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地名文化 >> 朱 亭 的 份 量 >> 阅读

朱 亭 的 份 量

2017-07-11 17:42:3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10
文/宋才逢
  假若有这么一杆秤,那就,请将小小的朱亭镇,上秤,给称一称。

  先把一个宋代和它的朱熹,放上秤盘。
  公元1166年的某月某日黃昏,一叶扁舟,自长沙,溯水,载来大儒家朱熹和岳麓书院山长张栻,时二人正结伴上南岳游玩也。当舟进湘江这一弯——浦湾(朱亭镇旧称),只见夕阳下的江面帆影片片,浪波粼粼,间或有漁歌互答;江岸上炊烟袅袅,牧童的短笛在吹响,鸟语花香里牛羊鸡鸭踏歌归巢;暮色渐次纱笼远山近峦,一幅水墨长卷,宛如陶潜笔下的桃花源之境。二人皆心驰神往,便弃舟登岸,携一路劳顿,入住临江的港上木桥边的蔡家码头饭铺寄宿。
  名声遐迩的名人驾到,闻讯赶来拜访的本土学子士绅,毕恭毕敬款待之,且诚心竭力挽留请求他们驻此讲学,以泽被湖湘好学问之子弟。朱张二人于杯觥交错中,出于盛情难却、盛景难辞,遂应诺践教。于是乎,乡贤们推荐热心善举之侠义者在浦湾边结苇织亭,供作讲堂。
  依山朝江,紫气东来,朱张二人每天除切磋细研儒学的精妙外,必指点江山启蒙众生,其腹笥渊博学识的口若悬河雄辩滔滔,盖过了北去湘水的欢唱舞蹈,令古驿道上好一阵人来车往喧嚣蔽日,挤宽和挤广了这一方水土的和平。
  由此,朱张的讲学成就了浦湾的精神高地、逸出了一段泛着思想光芒的千古佳话。浦湾人民感恩二位大家邂逅钟情这一弯,认定他们讲学的苇亭称作“朱停”,进而,又将浦湾易名为“朱亭”,广而吿之并薪火相传。
  朱亭,有这样的文脉牵挂校对她的定盘星,你说她的份量够不够沉够不够重?

  再把一个唐朝和它的杜甫,放上秤盘。
  某年某月某日傍晚,也是一叶扁舟,也是自长沙,逆水,载来诗圣杜甫和他的家眷,在浦湾上游约2公里处的晚洲,欲去衡阳的一家人竟鬼使神差舟泊小憩,即登岸觅胜聊以解闷释忧。晚洲的簌簌江花撩拨着他的诗心,晚洲的袖珍景致抚摸着他的诗思,回望颠沛流离、凄风苦雨、人生旅途一路坎坷无休无止,国势衰颓又自栖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浪迹天涯又神州处处无芳草,囹圄心态,孤独灵肉,情愫难禁地,老诗人夤夜展纸驰笔,挥洒了这首《次晚洲》:
  参错云石稠,坡陀风涛壮。晚洲适知名,秀色固异状。棹轻垂猿把,身在度鸟上。摆浪散帙防,危沙折花当。羁离暂愉悦,赢老反惆怅。中原未解兵,吾得终疏放。
  是夜,风声,林涛声,江流声,禽兽的嘶鸣吼叫声,陪伴着疾病缠身的老诗人的老家老国老情怀与老酒老月老乡愁老残梦。
  杜甫不朽,他的《次晚洲》更刻印在朱亭的名片之上永垂风流,遐迩诗之国度,兼勒石岩壁经年累月叫地方志收藏。
  朱亭,有这样伟大的诗篇一行一行添加她,你说她的份量够不够沉够不够重?

  再把一个三国和它的张飞和张飞的战马,放上秤盘。
  三国争雄,浦湾成了吴蜀交战前沿的必争之地。刘备袭取荆州后,勇冠三军的猛张飞遵命率部乘船由北而来,这日上午,船靠镇中"祖师殿"前的江岸码头。
  张飞牵战马下船,沿码头阶梯拾级而上。岸沿,将战马系于一大樟树,将丈八长矛斜倚树身,方引领一干随侍步入"祖师殿",焚香叩拜,祈祷千里战事如愿。果其然,从此出发的蜀国人马,刀枪相向吴国将士,山一程水一程地长驱无往而不胜,声威天下。
  后人,籍此由头,奉承此樟树,敬若神明,感恩戴徳赐予为“拴马樟”。数人牵手难以环抱的古樟,历尽漫长的风霜雨雪,淸香绵延不绝,葱翠蓊郁成一域景。性情中的“拴马樟”,年轮却低调地萦绕储心。
  谁又没有读过《三国》?《三国》,还有张飞,还有张飞的战马,还有这浦湾边的“拴马樟”,一伫立她的蔼凉中令人浮想联翩,谁还挪得动脚步?
  朱亭,有这样煊赫的人物、植物、事物堆得她满满,你说她的份量够不够沉够不够重?

  如果尚不能压秤,就烦请把这些传说、传奇,放上秤盘。
  东汉伏波岭下驻扎的马援将军,曾率部渡江来浦湾招兵买马;汉时王莽,曾屯兵浦湾;唐黄巢曾率起义队伍,歇马浦湾;明大将常遇春、汉王陈友谅,在浦湾一番恶战……杀伐声虽已远去,战争的烟云虽已殆尽,但正史或野史里,口碑的春秋屹立不倒,岿然巍然数千年。
  古老一地,不可能没有释道儒三教筋骨的支撑,否则早软不拉叽遭古老唾弃。禅宗六祖慧能三传弟子怀让,打衡山前来传播佛法。这日天黑边,来到浦湾对岸的荷花洲上,总不见渡船驶来,淡淡定定的他于江边随手拔起几根芦苇,掷向江流,旋即施展轻功,脚点浮浮漂漂的苇叶飞跃过江,露了一套童子功,山呼了得。
  怀让在浦湾盘桓颇久,选古枫下、樟荫中、茅棚里,聚众讲法。昼昼夜夜,四面八方涌来领受佛法的虔诚信众络绎接踵,竟蔚为大观。后人,在一山腰建筑“祖师殿”,和“一苇亭”,纪念佛法南下,香火日旺一日,磬音过滤滚滚红尘,丝丝缕缕漫散。人与山山水水草草木木及万物生灵,拥有了平常心自由心慈悲心,善莫大焉矣功徳无量矣。
  另有,另有,另有……
  朱亭,有这样心口诵传的故事码得她高高的,你说她的份量够不够沉够不够重?

  当然,还应把这当代的现实,放上秤盘。
  地理上的。两排明清民居逼仄出的麻石小巷的麻石铺排韵律,岸畔栉比的吊脚水楼浸染悠荡纯粹,蜿蜒的河街,左右逢源伸入座座古码头的沧桑。仅存的大码头的石门洞,仍在无声或有声迎送每位造访者,细细叙述:往昔舟楫梭织,商贾繁忙,人流熙攘……轻轻推敲:云天,林山,碧江,小桥,流水,人家……
  物理上的。交错纵横的镇中街道干净清爽,逐街向道挨挨挤挤的金器店、玉器店、百货店、南杂店、铁匠铺、裁缝铺、茶馆、饭馆、客栈等,宁谧守候生意的光顾,仿佛一切都古香古色在传统里的某个章节,缓缓慢慢地磨转着,汨汨着。
  化学反应的。清道光26年,朱熹的隔代弟子钟震,继前辈讲学处建立“龙潭书院”。几毁几兴终毁的遗址上,曾站立一排“厂社挂钩”时期的“知青屋”。当年城里上山下乡来的那一代知识青年男女,与长岭乡、黄龙乡的农民一道战天斗地,创造了七万多亩的人工林海,其松、杉、梓木及篁竹、茶园、果圃等的荣耀,被联合国粮林组织认可,陆续派官员多次考察。长篇报道上过《人民日报》,被誉之为人工林海之乡,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到此取经,成为上世纪70年代名扬世界的人工造林范本。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视察后赞叹:“山上是银行,山下是粮仓。”可见,“龙潭书院”的根基上,结出的果实不乏文化的含金量。
  精神空间的。据说,现今小镇的父母官,为了长住近三万人口的福祉,为了小镇的小康生活,乘势改革开放欲施大作为,拟规划将88平方公里面积的小镇提升为株洲旅游线路上的一个亮点,在内涵与外延上全力打造小镇的文化品位。譬如:构置诗廊诗墙,铭镌名人诗赋于其上;重建山亭;矗朱熹张栻塑像;设千年古镇陈列室;进镇处建古典式牌坊或牌楼;筹划小镇转型升级国家级森林公园;促使小镇融入湘江风光带变亮丽风景线;让“祖师殿”链接南岳为佛教文化圣地游开辟新资源;让水陆舟车四通八达,城乡客货纷至沓来。让小镇成为物流中转站和养生宜居在……这是中国梦中的一个梦,但愿梦想早日成真。
  朱亭,有这样看得见摸得着嗅得出的时下和越来越近的越来越清秀越来越水灵越来越美丽的明天置垫她的盘底,你说她的份量够不够沉够不够重?

  怎么,仍不成吗?来,把我与她的情结,一一塞进她的秤盘。
  1964年,和几个同学借寒假的腊月暖阳天气,爬货车,于朱亭站下,去镇上长长的集市佯装大人样凑热闹,采购了些鲜冬笋、五指椒、菡菌子等,办下所谓年货中的山珍。感觉街道旧旧的,房屋旧旧的,小镇旧旧的,落羽的光阴碎片旧旧的,行动的男女老少们们恍惚电影里的二三十年代的人物,他们一从发黄的黑白照片的光阴深处走来。1970年参加工作,师傅的岳丈住朱亭镇港街上,曾与另一位徒弟在江边师傅岳丈家的吊脚楼里宿过一夜,晚餐吃的是扣肉盖干豆角、白辣椒炒香干、石灰蒸蛋、干扁小泥鳅、江水煮活刁子鱼及时令菜蔬等,喝的是湘潭汾酒。翌日晨起,往街上小饮食店吃的是葱油粑粑、肉包子、油条、红薯圈、糯米饼等,配套甜酒冲蛋三鲜汤粉及焦炸紫苏叶蘸白糖粉,品尝咀嚼原汁原味原生态的地方土特产。信步时双目不得蹿野,麻石路面坑凹不少,湿漉漉的显明亮光滑。1976年1月,在镇后山上的林业招待所,参加省《工农兵文艺》编辑部举办的全省文艺创作学习班,常独自下山去江滩找块石头坐了,望着寒山寒水,望着江上空灵迷蒙像雾像霁的,发痴发呆。常独自小镇街巷闲逛,体验民风民俗的纯朴语言的柔软及镇民的和善友好点头微笑。十来天的学习创作得了些小诗,其中《公社林业大学》《巡诊日记》发表在该刊1976年3期和4期上,丰富了我青春的文字。80年代初,在工厂仼厂工会主席期间,春节前特地去镇上慰问家住朱亭的两位职工,顺带买了点野鸡野兔及野猪肉等,因公因私两不误的愉悦,恰似一曲悦耳的弦歌陪伴吉普车车轮匀速地演奏。90年代初,偕一维修工去朱亭机械厂修理过设备,晚餐后趁酒兴瞎徜徉:山静,水静,物静,人静,正发生的一些事情静,区別于默默的安静……
  总之,走过“朱张桥”,桥下的小溪映照过我少年的懵懂,桥上行人依旧,仅仅更换了四季循环的服饰。喝过“吕家古井”的井水,至今那甘甜还淸洌在心胸,那水还在滋养着车马行走,湿润着千里万里也走不出的乡情乡音。“龙潭书院”的遗址上,想象当年的读书人,当年的琅琅书声,想想朱亭人之所以不旁鹜什么,之所以不失落什么。“拴马樟”下,紫阳阁中,流连民间的斑驳过往,勾留遙远的如梦如幻,缱绻一切的前世今生,倾听万物生命的足音,缠绕思古之幽情。更不忘翻阅小镇的近代史,这块土地亦是一块红色的土地,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先后有肖光海、彭观云等27位英雄血洒疆场为国捐躯哟。
  朱亭,有我这样细枝末节无水分的干货铺垫她,你说她的份量够不够沉够不够重?
  天地间本身就有这么一杆秤,是鲁班发明的先秦发扬光大的,是一杆16两1市斤的老秤。在把小小朱亭镇放上秤盘后,时间的提钮上的提绳,恳邀祖国的巨掌一握,56个民族哦嗬一声喊,起秤!铸炼所有元素符号精髓的秤砣被历史后移,后移!哈哈,秤杆上的北斗七星和南斗六星和福禄寿三星,银光闪烁,定住!经天纬地的日月向时代报吿:不欺世,不盗名,不缺毫厘!她地处株洲市南40余公里,京广铁路线上的一个四等小站,路上京珠高速公路畅达五大洲四大洋,弯弯的一条母亲河逶迤怀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内陆中西部的一颗璀璨明珠哦!她的自然风光的细腻格调,她的人文底蕴的淳朴气质,她的优雅从容冲淡秀外慧中,她的蓬勃生机活力,她的超越时空的矜持含蓄惊艳,等等,等等。
  朱亭镇,该足够足够足够份量!湖南的四大名镇之一,自不待说。华夏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千年古镇之一,堪称名正言顺地得天独厚江南独一份,当之无愧!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3-05-10 18:05:52
2013-05-10 18:04:38
2018-12-27 18:05:15
2012-12-29 09:40:08
2016-01-10 10:31:09
2012-12-29 09:38:48
2016-01-10 10:30:46
2016-01-10 10:30:2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