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方言俚语 >> 湘东安仁话 >> 阅读

湘东安仁话

2018-01-29 22:02:05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58
                              文/侯清麟        

     
   地方话是非常有魅力的。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乡音是本性。世间鲜有语言异常天赋者,成年后外出能完全改掉乡音,一方水土养成的一方人么。
  唐代大文豪贺知章在《回乡偶书》中云:“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史载此诗系贺知章离家一甲子后所写,可见他也与我们这些成年后再外出的现代人一样,亦没能跳出“乡音难改”的藩篱。
  蔡栋先生编撰的《南人北人》中说:湘北人易出帅,而湘南人只配为将。其实从语言的表现来看,湘北人是以一个大地区为一体,如常德话、益阳话大体相似,故而他们做官做人眼光高,互相提携和协作精神强。而我们湘东南人因一个县甚至一个乡的语言都有不小的差异,语言相差导致性格不同,从而做人做事每每有与湘北人相反的效果。
  我的老家湘东南安仁县,更是如此。隔河言有别,过山音不同。当然安仁人鲜有大成功者是不是完全语言相差影响性格致使成功者寥寥,这有待研究,但至少我的性格严重影响了我的人生,甚至曾为此苦恼过。现早已年过花甲,心态平和了,回老家的次数也多了,不断“复习”乡音,倒也觉得家乡话好象并不那么不中听,再说自己不成功能完全怪乡音吗?此事一想通,竟慢慢儿觉得我们湘东南安仁话亲切而不乏味道。
  安仁话有些词和字写法与汉字无别,只读音不一样。像大与太均读”太”音,鞋与孩都说”孩”,何与河都念“禾”,牛、油、由都读”由”的音,光、江而是念”缸”,米、敏都读“敏”,王与黄不分都念“王”,金、中念“金”,本、秉、丙均念“丙”。我当年恢复高考时因分不清本科还是丙科竟不敢填外地的学校。“杵”与普通话的跪字同义。
  安仁话与普通话读音相近且意思也一样的词字不少。比如“箭眼(眼读暗)”,即窗子。因以前的窗子没有玻璃,在框里人为地用的杉木方条通过榫接隔成有规律但不相称的小长方形或正方形的格子,有如从里向外射箭的观孔或猫眼,表述非常形象,可不少安仁人认为这是安仁最土的字眼之一。又如“懒得齿你”就是”懒得理你”的意思,原也认为此话也与外星人语,但细细想与普通话里的“不齿”中的“齿”字读音与意思完全相同。我们安仁人读“苋”为“现”,后听外地人都读“罕”。我一直以为我们安仁的读音不对,结果一查字典是安仁人读的音准确。还有吃饭的“饭”,湘中一带甚至两广人都说“凡”音,其实我们安仁土话就是正常的标准普通话发音!
  安仁话中有些乡间俚语比成语还精彩、还幽默风趣。如形容古装戏叫“龙袍龙褂”就非常切题而且形象。又如一个人不务正业、好吃懒做,安仁话说他”牛屎烂荡”;某人喜欢吹牛皮,就说他是“腊鹅吊鸡”;别人不需要他做的事他做了安仁人说是“呷古(了)冒(没)事”;不需要你说话你却阿谀奉承乱说乱侃,人们骂他“长姑白说”;外地人叫做“恶作剧”,我们安仁人俚语为”歪脓作血”;某人大声喊叫或小孩无休止地哭闹,称之”喊冤扯戏”;还有”死懒好呷”与”游手好闲”, “兵是熨贴”与熨熨贴贴,”嬉戏腰子剥皮”与玩得”不亦乐乎”,”骚里卖样”与扭扭怩怩”,“摇山伽许”与极不正经,”黑顾龙东”与伸手不见五指,”污屎打屁”与邋邋遢遢等等大体意思相近,但却说不清这些安仁话的出处。
  某些安仁土话俚语很有哲理。象“吃了桐油呕生漆”,就好比贪官,到被”双规”时,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得多,太不必为;“人穷看崽大,崽大有世界”意思浅显易懂;“做了好事千年在,小事作恶害子孙”即使是外地人也好理解;还有“烂扁担配烂箩,色婆子(虱子)配狗作(跳蚤)”,“龙配龙凤配凤,色婆子(虱子)配红红(一种昆虫)”,“我正不怕邪,有理打得牙(父亲)”,“细即(小孩子)偷根针,大了是贼精”等,不仅通俗易懂,老辈经常挂在嘴边潜移默化教育人,而且这些用安仁话念起来还非常押韵!
  还有的安仁话词组与普通话千差万别。如“打啪哇”意为说谎话,“狗屁弄东”意为糊说八道”,”呷环心眼”意为做事偷工减料,”洋行舞道”意为行为不端,”搭灾猪衙伽”意为乱接别人的话又有挑事弄飞,“许(水)做得(里)油”意为吹牛皮没边!“多事乎哉”意为惹事生非,“死起是顾喊”意为累得要死要活,“蛇臭(苦)”意为很难闻,“绷闹”意为年纪很大或米酒的酒精度很高,“孬让”意为老婆,“孬官”意为丈夫,“嗲饥”意为父亲,“阿浦”意为母亲,“地夫”意为门槛,等等,这些连我这安仁人也不知道为何要这样说?
  还有很多土话和俚语,我能够说出来,也晓得它们的意思,可惜中文和汉语拼音学得不好,难以完整地表述其义,但这些东西与我的乡音,如血液一般溶于了骨子里,就象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一样,不但几十年来指导我做人做事,而且不少成了我为人的准则。尤其让我难以释怀的是,有许多我不能用准确拼音将某些粗俗但又富含深不可测的完整意思总结出来,这是我想了许久都无法做到的巨大遗憾,不知有否安仁高人,能让我“壮志有酬”,这将是我惬意的事。
安仁话影响安仁的性格,在外地,只要是成年外出的安仁人一张口,人们就能听出来你是安仁人,所以我们安仁人自嘲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安仁人讲普通话”。不知安仁的方言还是偏远的地域所致,决定了安仁人说话直率的性格,导致安仁人至目前为止,大成功者少之又少。比如安仁人会读书,但至今为止好象还没出过一个院士;安仁人会经商,也好像没出现国家顶级富豪;安仁人能做事,在当前若以当大官为成功的话,也没有出过象样的大宦……
  由此,需要我们安仁人不断努力,开放环境,调整性格和育人方式,学习外地人优秀的做人做事的风格,将安仁人的勤奋能干廉洁奉公等优良传统发扬光大,摒弃狭隘的个人英雄主义,互相补台不拆台,互相欣赏,互相帮助,互相多包容,提高协作精神。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越来越多的安仁人将成为时代的骄子!
                        (责任编辑:易小斌)
相关文章
2017-07-11 20:00:46
2014-02-14 10:15:07
2012-02-02 14:25:27
2012-02-02 14:24:30
2019-05-30 10:31:09
2019-05-30 10:28:42
2010-11-17 23:28:27
2010-11-17 23:27:4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