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用生命捍卫的“秘密” ——井冈山根据地酃县苏区的党的保密故事 >> 阅读

用生命捍卫的“秘密” ——井冈山根据地酃县苏区的党的保密故事

2018-12-27 17:41:1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88
文/王锡堂
        
  鸾山系湘东地区  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开始,“保守党的秘密” 就成为入党誓词的重要内容。在硝烟弥漫的井冈山斗争年代,在面临生与死选择的危急时刻,多少共产党员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与安全,用生命捍卫了党的这一誓言。发生在酃县苏区的几则保密故事就是一个生动的说明。
“ 决不能让敌人抢走党的秘密文件”
  1927年10月 ,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到达井冈山,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10月16日,毛泽东在酃县(今炎陵县)水口,亲笔写信给中共湘南特委,要求派人到酃县,加强对酃县党组织的领导。11月,正在湖南三师求学并已担任三师特支书记、共青团衡阳地委代理书记、湘南特委委员的刘寅生回到了家乡。为更快地开展党的工作,他与凉桥临时党支部书记周礼(周里)爬山涉水,来到了井冈山,向毛泽东请示汇报工作。当晚,毛泽东和他同卧,倾心深谈,面授根据地工作,并盛赞刘寅生的领导才华。
  刘寅生回到酃县,立即召开党员代表会议,建立了中共酃县特別区委,并任书记。接着于3月上旬,发动和领导了震憾全县的农民起义,镇圧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大土豪,没收了他们的粮食财产,分给了贫苦农民,起义队伍迅速发展到3000余人。同月18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到达酃县中村,称赞酃县三月暴动取得的胜利。并在周南小学召开了师委和酃县特别区委联席会议,决定将中共酃县特別区委升格为中共酃县委员会,刘寅生仍任书记。随后又成立了中共中村区委和中村区工农兵政府,在道任、联西、中坪、心田等村开展了插牌分田,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广大青年农民涌跃参军参战,为了保卫酃县苏区,毛泽东批准了酃县县委的要求,成立了酃县赤卫大队。3月28日,工农革命军离开酃县中村,前往湘南,策应湘南起义部队上井冈山。刘寅生从长远考虑,决定让赤卫大队跟随工农革命军锻炼一个时期。
  4月下旬,毛泽东、朱德两支部队在酃县沔渡胜利会合,开赴井冈山。国民党酃县县长陈应时乘工农革命军和酃县赤卫大队远离酃县之机,网罗反革命势力,大举清乡,捜捕屠杀共产党员和农运骨干。为便于发动和指挥全县的革命力量,打退敌人的猖狂反扑,刘寅生和县委几位领导同志商量,决定将县委机关从偏僻的平乐茅坪迁往离县城20多华里的五都下江洲张平化的一个姓吳的亲戚家里。不久,又经县委委员刘平章新发展的党员林立卓介绍,搬到离县城更近的南岸段家垅段积善家。
  这是一栋建在半山腰的用黄泥筑成的瓦房,四周没有人家。屋前是一片梯田和小溪,屋后是高山和茂密的森林,既便于隐蔽,又易于撤退。一天,刘寅生通过刘平章指派林立卓去水口购买硫磺白硝,准备加工一批炸药,防止突然事故的发生。返回途中,林立卓被挨户团抓住,在敌人严刑拷打面前,供出了县委机关驻地。
  5月23日天刚破晓,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狗吠声,正在睡觉的刘寅生、周礼(周里)、刘平章、黄元吉迅速爬了起来,刚穿好衣服,就听见外面一片大喊大叫:“抓活的!抓活的!……”刘寅生透过门缝观察,只见林立卓带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挨户团官兵正跑向他们的住房。就在这危急时刻,刘寅生最先考虑的就是如何保守党的机密文件和同志们的安全。一边点火烧毁秘密文件,一边指挥其他同志突围,周礼、刘平章、黄元吉迅速来到刘寅生身旁,协助烧毁箱中的文件。他沉着冷静地对同志们说:“党的秘密文件就是党的生命,关系到根据地和党组织的生死存亡,决不能让敌人抢走一纸一字。现在情况十分危急,一切行动听我指挥。剩下的文件由我烧毁,其他同志立即突围。”周礼拉开大门,三人一齐冲出屋外,敌人慌忙端枪射击。周礼把手中提着的一只红色皮箱抛在屋前的田埂下,敌人都以为里面装的是金银钱财,一窝蜂地跑上去争抢。周礼、黄元吉趁机跑向深山而脫险,刘平章中弹牺牲。
  刘寅生烧完最后一页文件,准备登上厨房屋顶跳到后山突围,一阵雨点般的子弹突然横扫而来,刘寅生连中数弹,倒在了血泊之中。挨户团团总周树帜慌忙冲进屋里,望着还有余煙的满地纸灰,只得一声长叹。
  刘寅生用年仅24岁的生命确保了根据地和全县党组织的安全。周礼、黄元吉逃出虎口,上到井冈山,向毛泽东汇报了刘寅生牺牲的情况,毛泽东深感悲动。随后,在毛泽东的关心下,重建了酃县县委,并将酃县赤卫大队派回酃县,活捉了叛徒林立卓和挨户团团总周树帜并当场处决。
誓死不供出党的秘密
  1926年,酃县农民运动如火如荼,刚从湖南省岳云中学毕业回到酃县中村的周介甫在家乡办起了农民夜校,招收了30多名青年农民到夜校学习。他亲自给农民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地主豪绅圧廹剥削农民的罪恶,启发广大农民团结起来,与反动势力作斗争。在他的发动下,成立了酃县最早的常安团(今中村乡)农民协会,斗争矛头直指土豪劣绅,对他们进行清算,实行减租、退息。对敌视农会的劣绅,还抓住戴高帽子游乡,当地土豪对此恨之入骨。其伯父周伯云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是周家的叛逆”。 周介甫以笑回答:“你骂得对,我不仅是周家地主的叛逆,而且是整个地主阶级的叛逆”。几句话把伯父气得瞠目结舌,无话可对。
  周介甫出生于书香门第,曾祖父任过福建省的县知事。祖父是县内闻名的老中医,父亲是周南学校校长,可算是中村一户有权有势的殷实家庭。由于父亲早年去逝,他受勤朴、善良母亲的影响,深知人间温寒。随后在岳云中学,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背叛了地主家庭,走向了革命道路。
  周介甫以自己的革命行动,嬴得了广大贫苦农民的拥护,1926年9月,酃县农民协会成立,大家一举推选他任委员长。1927年11月,经刘寅生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8年3月,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到达中村,帮助酃县成立了中共酃县委员会和中共中村区委员会,周介甫被选为中村区委委员。在随后的插牌分田运动中,毛泽东又亲自提名,由周介甫和部队干部谭希林具体负责这项工作。为了解除群众顾虑,动员广大贫苦农民,周介甫当着3000余人参加的军民诉苦大会烧毁了自家的土地山林契约,把所有土地、财产、粮食、农具全分给了贫苦农民。从而使中村插牌分田得以顺利进行,为今后根据地的土地革命开了个好头,毛泽东为此称赞。
  4月下旬,工农革命军离开酃县,地主反动势力乘机反攻倒算,县委和中村区委机关被迫迁往平乐茅坪的大山之中。为了保卫苏区,周介甫广泛发动群众,组建了茅坪农民游击队,开展打土豪的斗争。一天,周介甫带领70多名游击队员开赴新开,活捉了大土豪欧学书,正在审问之时,100多名挨户团兵包围了游击队。周介甫当即指挥游击队分路突围。周介甫率领的一路途中多次与敌遭遇,有的中弹牺牲,有的被俘被杀,最后剩下周介捕一人,退到了一处悬崖顶上。敌人妄想活捉,周介甫手持大刀,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肉搏战,连续砍伤了几个团丁。眼看冲上来的敌人越来越多,有被活捉的危险,周介甫一转身跳下了几丈高的悬崖,幸亏被树枝档了几下,掉在松软的沙滩上。苏醒之后,他爬到了一户农民家里,户主正是贫民夜校的学生陈玉莲。在她的精心护理下,周介甫的伤势有了很大好转,随后转移到道任的大山里,在这里,他又得到贫苦农民张庚秀的照顾。伤愈之后,准备出山寻找党的组织,不幸被伯父周伯云的儿子周传申探听到他的住处,带着挨户团官兵抓走了周介甫。
  第二天,周介甫被押到龙潭何家大厅。审问他的是中村挨户团团总、岳云中学的同学何国干,他为人奸诈、阴险毒辣、橫行乡里、残害百姓。抓住周介甫后,他得意忘形,妄图从周介甫身上打开缺口,找到共产党的所有机密,将中村以至整个酃县的共产党员一网打尽。
  周介甫身穿长衫,昂首挺胸站在厅中,何国干连忙起身说:“老同学,让你受惊了!”并叫卫兵解下了周介甫身上的绳索。周介甫十分明白何国干的用心,严辞相对:“我来了,就不准备回去,要想从我口里得到共产党的机密,那是白日做梦,白费心机。”
  何国干讨了个没趣,顷刻目露凶光地说:“老弟,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母亲就是你一个儿子,还等你光宗耀祖,只要你老老实实交出共产党员的名册和今后的活动纲领,说出他们现在的住处,你就可以回到家里,敬孝母亲。”三四个如狼似虎的匪徒,手执皮鞭、棕绳猛朝周介甫全身抽打,衣服浸满了鮮血,周介甫始终没吭一声。接着,何国干命令匪徒施用踩杠子、吊打等更毒辣的酷刑,周介甫还是没有屈服。严刑拷打半天,何国干没有从周介甫口中得到一点东西,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当晚,周介甫给母亲写下了51个字的遗书:“母亲大人:我这次是牺牲了,这也是我个人的最后目的达到了,你老人家不要挂念啊!介甫为主义而牺牲,虽九死犹不悔。”
  何国干无法向主子交差,只得将周介甫交给县国民党政府。第二天,十余名挨户团匪兵按照何国干的旨意,用刺刀刺穿周介甫的双手虎口肌肉,用铁丝穿紧押往县城。鮮血染红了双手、铁丝,一滴一滴掉在路上,沿途百姓见此惨状,无不切齿痛恨,周介甫忍着穿心的剧痛,步履十分艰难。终因流血过多,昏死倒在了路上。苏醒过来,再也无力行走,团丁请示排长:“怎么办?”排长回答:“走不动就打!”一名匪兵当即开枪,周介甫鮮血直流,染红了整个山岗,年仅25岁。排长听到枪声,大声责骂开枪的士兵:“你这混蛋,我只叫你打,又没叫你开枪,人死了,我怎么向上峰交代?”
临危将密信呑入肚中
  1927年10月,井冈山根据地创建后,酃县设立了秘密交通站,负责传递上下信息,并随后组建了武装交通队,担护邮件的护送任务。
  1930年2月吉安陂头会议后,酃县在湘赣省委领导下,革命形势大踏步前进,苏区范围扩大到4个区、34个乡。为方便上下联络,迅速、安全传递党的军事情报、作战命令和各种文件信函,当年,酃县苏区邮政局在石洲成立。四个区分別设立分局,并从酃县至永新设置了两条秘密交通线路:一条是由石洲出发,经马坳、洞里、三台星、长江、黄狮头、坑口、界化垅、莲花到达永新。另一条是由石洲出发,经小江、黄上、大陇、砻市、古城到达永新称为主干线,分局至县局也设置了多条秘密线路称为支线。县区邮递员都是经过挑选的机智、勇敢、立场坚定的优秀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
  当时,信件分平信、快信、特別快信三种。快信在信封左上角都有“十” 或“0” 两个符号标识;划有三个“十” 和三个“0” 的,属十万火急,也属最高机密信件,必须立即出发,不分昼夜,不论雨雪。邮递员外出,局长就得亲自出马,为掩人耳目,其信件都藏于草鞋、夾衣、竹杆之内。
  为了确保信件特別是密件的安全送达,邮政工作有十分严格的制度和纪律。除平信外,都要登记收发时间和交接人姓名,领回凭条。原分局局长谢书林曾回忆说:“如果信丢失了,人就没有命了。”
  1933年夏,国民党调集重兵对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大“围剿”, 交通线路遭到破坏,邮递员也常常受到敌人袭击,交通线路不得不频繁变动。邮局也一度迁入青石、桃源洞大山之中,同时对邮递员也规定了联络暗号,邮递员在规定地点转交信件时,呼喊一声对面山头的山名,藏在山里的邮递员就可以出来进行交接。
  一天,县局邮递员管昌洪、刘炳汉接到县委一封带有三个“十” 号的机密信件,当即将密件藏入竹杆之内,乔装成打柴人,从石洲出发,送往湘赣省委所在地永新。途经江西宁冈七溪岭时,突然遭遇敌人袭击,情况万分危急。手持藏有机密信件的管昌洪心中十分清楚,敌人的目的是抢走机密文件,不会急于开枪。他当即卧倒在路旁丛草之中,把密件取出撕成细片,呑入肚中。随后两人手持竹杆,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而壮烈牺牲。敌人捜遍管昌洪、刘炳汉的全身,破开竹杆,都没有找到任何信件,便垂头丧气地走了。
  从1928年至1934年,酃县牺牲的秘密交通员、邮递员有名可查的就达52人之多。他们为迅速、安全传递党的秘密情报,为保护党的秘密出生入死,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们的名字将永垂史册,流芳百世。
(责任编辑:卫 华)
相关文章
2017-07-11 19:43:41
2016-11-15 16:42:54
2016-11-15 16:42:17
2019-10-30 10:54:17
2016-11-15 16:41:32
2019-10-30 10:52:47
2016-11-15 16:40:55
2017-07-11 17:37:0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