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田忠固追忆攸县西乡地下党组织活动 >> 阅读

田忠固追忆攸县西乡地下党组织活动

2018-12-27 18:03:2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68



文/丁才安        

  1949年4月,在人民解放军即将取得全国性胜利的前夕,攸县桃水和衡东长岭地区,在中共湖南省委所辖的攸县工委的直接领导下,成立了攸县西乡地下党组织。它的诞生在“迎解、支前”中,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但是,由于“左”倾路线的影响,1952年这个地下党组织被无端地否定了,20多名党员有的被除名,有的遭逮捕……厄运的降临,使人们感到困惑不解,期望着早日洗刷掉这个不白之冤!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尤其是党中央《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正式发表以后,迷雾才终于拨开。攸县西乡地下党的问题,于1985年7月彻底查清,还历史以本来面目。人们奔走相告,欢呼党的实事求是政策又一次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为了总结过去,回顾历史,启迪后人,以史为鉴,从根本上杜绝“亲者痛、仇者快”的悲剧重演,建党70年周前夕,我采访了攸县西乡地下党成员、原湘东化机厂保卫处长离休老干部田忠固同志。通过与他的深入交谈,尽管我对这段历史知之甚微,但一种对历史负责的政治责任感,促使我将这段史实记录下来,以告慰当年为革命出生入死而牺牲的先烈们!同时,鼓励和鞭策幸存者珍惜过去,展望未来,激励斗志,在新的历史时期,为党为人民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一、地下党组织筹建的前前后后
  据《攸县志》载:自民国二十七年(1938)起,攸县属湖南第二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设衡阳。解放后的1952年以前,攸县仍属衡阳专区。解放前后的攸县西乡,是一个封建统治势力比较簿弱,自然条件较差,人民生活困苦且与衡山相邻的特殊地区。这里是攸衡公路的必经之地,山势险要,是湘赣边境进入衡阳,远及两广的交通要道,战略地位相当重要。
  1949年,解放战争节节胜利,解放大军渡江后,国民党反动派妄图在衡阳与我军决一死战。由于攸县西乡的特殊政治环境和地理位置,中共湖南省工委领导的攸县工委,派工委委员颜昌祺、工委组织特派员李孟球,到属攸县西乡的桃水、长岭、睦田、老君潭、清江桥、牛头湖、杨木塘、谢家坪等地,发动群众和展开活动。并于1949年4月底,成立了攸县西乡地下党支部,由谭豪文任支部书记。与此同时,地下党支部还秘密建立了党的外围组织——农会。到7月底止,发展了农会骨干分子500多名。在这些骨干分子中,先后发展了田建业、田忠固、龙 键、龙晚岚、郑桂林、谭冬生、谢秋华、夏光祖、田经伟、胡明全、田铁群、欧阳桃仙、田建龙、谭普乐、谭海庆、余春娇、刘乐康、田陌阳、谭曼林、毛霖林、沈曼文、谭鹿鸣、龙瑞年等23人加入地下党。西乡地下党成立后,在白色恐怖下,党组织采取单线联系,不准互通情报。此时,攸县大革命时期党的负责人陈向民,也在桃水一带发展组织,曾派罗培元来西乡工作。由于双方隶属关系不同,互不相识,给往后的工作带来了组织上的真伪难辨。
  在攸县西乡地下党支部的领导下,除充分发挥党组织自身的战斗堡垒作用外,还利用农会开展群众工作,注重团结进步青年和知识分子,组织读书会,在知识分子中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的思想。在较短的时间内,攸县西乡地区的广大人民群众,斗志昂扬。地下支部还翻印了《中国向何处去?》《告全县父老兄弟书》等资料,组织读书会的同志写标语、印传单。当时参加读书会的有谭泽民、谭侃、王壮哉等人。党支部书记谭豪文,曾指派欧阳桃仙以西乡进步青年代表的身份,参加县城进步青年师生大会。他徒步70多里,冒着生命危险,到会发表演说,有力地推动了学潮的蓬勃发展。在统战工作中,西乡地下党动员开明地主吴石根,交出稻谷3400斤,支援前线。在“迎接解放、支援前线”的口号声中,地下党的同志与群众心连心,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惧,发动群众开展“三抗”(抗丁、抗粮、抗税)斗争,有力地打击了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并积极组建地下武装,发展了武装人员20余名,摸清了夏泉有个姓周的团长家里存放了6支手枪;尹家巷一个朱姓团长,家藏卡宾枪2支,冲锋枪6支和子弹两箱的重要情报后,设法弄到了手。后来,这些武器都上交到了县公安局。我和田经伟也调到了县公安局工作。
  1949年8月4日,攸县人民获得了解放,西乡地下党为新生的人民政府输送了一批骨干,欧阳桃仙、龙晚岚、谭海庆、田建农系小学教员,分别考入了“军大”或“革大”,其余绝大部分同志都已参加了革命工作。同年9月4日,随军南下工作团一行73人到达攸县,7日与地下党员骨干会师后,决定整顿地下党组织。这次整顿,在“左”的路线指导下,误伤了同志,使西乡地下党支部蒙受了不白之冤。
  二、蒙冤受屈的日日夜夜
  1949年9月,中共攸县县委的机构已经正式成立,党员由地下党员的秘密活动,全部转为公开活动,并且成了各级地方政府的领导力量,党员们都感到喜笑颜开。同时,也意识到肩负着建设新中国的艰巨任务,正准备以崭新的姿态去投入新的战斗。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厄运降临了。经过三次整顿,一个经过战斗考验的好当当的地下党组织,被完全“整”掉了。23名党员中,有的以“特嫌”罪名加以逮捕;有的则宣布以“除名”处理,株连全家;有的则冠以“假党员”的“雅号”。除在当时兴师问罪外,“文革”中更是惨遭批斗、游街、改造、清队、下放……一个个的蒙冤经历一言难尽。仍在工作岗位上的田铁群,于1953年重新入党后才得以幸存;田忠固、龙晚岚、欧阳桃仙等也不得不违心地履行第二次入党手续,这是非常令人辛酸和难堪的事情。
  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不测事件呢?我们在党的拨乱反正恢复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和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红头文件中,可以找到圆满的答案。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党的某些领导干部的马克思主义的学识水平不高,给党的工作和人民群众所造成的危害是无法估计的。西乡地下党之所以被彻底否定,全体党员都被视作冒牌货,加以清理。究其历史原因是,党组织处于白色恐怖下,有政出多头,互不认可的一面。这主要表现为攸县地下党工委,与大革命时期隶属于湘赣省委的中共攸衡潭醴边区委负责人陈向民之间的步调不一致有关,加上极左思想意识,认为西乡地下党的余春娇、刘乐康出身剥削阶级家庭;谭普乐担任过伪保长,在1950年“减租反霸”运动中自杀,就一并断定整个支部不纯,株连所有地下党员(仅谭豪文一人因在皇图岭入党,未予除名外,其余23名党员全部被剥夺了党员权利,不承认其党员资格)。这些同志虽然蒙受了冤屈,但绝大多数同志仍然能从党的利益的大局出发,继续兢兢业业为党工作。原在兰州军区工作的谭海庆被强行戴上“假党员”的帽子,被开除军籍、党籍后始终坚信党的实事求是原则,是一定能够战胜任何艰难险阻的。西乡地下党的问题看起来不是一件牵动全局的大事,但是,从思想路线和工作方法来分析,它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个深刻的哲理,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三、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这是我党的杰出领导人之一刘少奇同志留给我们的一句极其宝贵的遗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重新被确立为中国共产党的法宝之一。1983湖南省委南岳会议以后,中共攸县县委组织专门班子,用了近3年的时间,通过内查外调,取得了第一手翔实的资料,恢复了包括西乡地下党在内的攸县地下党组织的名誉。西乡地下党,其所有成员中凡属攸县党组织管辖和出生地在攸县的地下党员,均恢复了名誉(有的建议由当地党组织和军队党组织为其恢复名誉)。原在长沙工作的田建业同志也已调回省政府工作;开除党籍、军籍的谭海庆同志,也恢复了党籍、军籍,于1985年办理了离休手续。现在享受县团级待遇的有谭豪文、田建业、田忠固、龙晚岚、欧阳桃仙等人;胡明全、余春娇、田建农等人也已离休;对于已经去世的毛霖林、谭曼林、谭冬生、田铁群、郑桂林、刘乐康、龙瑞年、谭鹿鸣、沈曼文、夏光祖等人,也按有关政策作了妥善处置;现住农村的田经伟、田陌阳、谢秋华等人,每月发放了相应的生活补贴。这些老同志深深感谢党的政策的英明伟大,给他们带来了无限的温馨,西乡地下党的业绩将永远激励来者。
愿党的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不断发扬光大,千秋永耀!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1-11-10 10:01:25
2011-11-10 10:00:49
2011-11-10 10:00:02
2018-07-23 10:16:00
2018-07-23 10:14:55
2015-04-05 10:33:58
2015-04-05 10:33:31
2015-04-05 10:33:0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