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往事如烟 >> 采 煤 记 —— 一位老采煤工的回忆 >> 阅读

采 煤 记 —— 一位老采煤工的回忆

2018-12-27 18:11:46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37


文/黑 栗        

  我有一段采煤生活,没齿难忘。
  我的家在攸县黄丰桥公社乌井码头上。乌井冲这个名字,与煤有关。乌井冲煤炭有三大特点:一是灰分少,块煤入炉,燃尽后不留煤渣;二是矸粉少;三是发热卡高,一般在6000卡以上。早在清末民国时期,由于临近攸河,便于木帆船装运,故成为攸县出城后,沿江而上的煤炭集散第一码头。每年春汛之后,大小船只停靠在码头上,船老板装载煤炭沿攸水而下,经转船,到洣江再到湘江经湘潭、至长沙,亦有运到武汉。那时的乌井码头,虽说只是半边街,却也热闹,并且远近出名。
  我从小与煤炭结缘,家里缺煤烧,有时到路边或煤坪拾点煤块,或扫点地皮炭做成煤球以应急。当然,也要上山到煤窑买煤挑回来。教书被处分回乡时,正逢苦日子刚过,粮食生产形势稍有好转。以生产队为分配单位的大集体,为谋求提高工值,请了几名采煤师傅,在宝宁寺的后山开发了一口小煤窑。小煤窑每天能出几吨煤,大家的手头活了,谁都巴不得小煤窑开得兴旺发达。
  我回到队里,都认为我人高马大,是个好劳力,年长者也很善意地对我说:“现在回来了,好好做事,还是有饱饭吃。”半个月过后的一个傍晚,生产队长来到我家对我说:“煤窑上煤层又开阔了,需要增加运煤工,队里让你去试试,到煤窑上做事好,每天半日出工,下午回来你有时间整整自留地。”我听了队长的话,便很高兴地答应了。
  第二天,妻子给我准备了一套洁净的旧衣服,因为煤窑有“矿三子”的说法:即“下井是哑子,换装成花子,上岸像公子”,初见也得像点样子。我来到煤窑,管班师傅对我说:“你来了很好,你的任务是运煤,按照定额每天拖煤18趟,事很苦,但时间短,完成定额就出班,下午休息。”说完,他叫坐岸老头(即在井面管煤火、烧水等杂事工作的,算半个劳力,每个班记8个工分,我们井下工是全劳力,记12分)给我准备一根拖鞭和一个新制成的木拖箕,叫我试试拖鞭的长短是否合适,并让我用木棍将木拖箕下面的两根铁溜条擦光滑,以减少磨擦,拖起煤来省力。
  拖鞭是用苎麻编织的,套入用柳木板制作的拖肩是因为柳木是水边生的树木,不烧肩。苎麻托鞭从肩上两端而下,套住胸背,再经臀部胯下连结成一条绳,约1米长。绳端套有一铁钩,闲时挂在腰间,作业时将铁钩挂牢在木拖箕前端的扣眼里,拉动装满煤炭的木拖箕前行。我试着将拖鞭套在肩上,长短合适。再看看木拖箕,拖箕上宽下窄,断面呈梯形,一般底宽20至23厘米,上宽40厘米,高约50厘米,用樟木板钉成,十分结实,能装50-75公斤煤。拖箕的底部顺直嵌有半圆状木条,在半圆木上凿出一道凹槽,请铁匠打成两片铁溜条嵌入凹槽,套牢。两铁溜片平行,距宽20厘米。这种木拖箕运行轻快,摩擦力小,用拖鞭带着运行方便省力,看上去像一小帆船在巷道里运行。
  初始,我由一名熟练的老师傅带着进入窑洞。从窑口进窑洞,便是下坡路,老师傅姓李,年纪60岁了,他推着木拖箕一骨碌地下去了,只听见轰隆隆声,而我进入窑井,见四面黑洞洞的,路灯微弱如豆,只得弓着腰,一手扶住木拖箕,一手摸着下坡的梯子,慢慢地溜下去,口里不住地喊着“八爷!你到了哪里,等我啊!”“我到了平巷等你。”等我扶着木拖来到平巷时,八爷对我说:“下斜井,人俯伏着在前,双手扶住木拖,一溜烟地退下来就行。”八爷是一位忠厚的长者,他边说边做示范,我依着他说的,双手扶着木拖,人在前,俯伏着,把脚板踏在梯杠上,一步步往后退,果然又稳当又快捷。八爷说这是他几十年扯木拖积累的经验,这煤井的下坡路,都是铺了木梯的,木梯宽约33厘米,每梯距约10厘米即装有一横杠。装木梯的目的,用于木拖箕装满煤往上拖时运行通畅稳当。
  至于在平巷,则用竹片平铺,煤挖到哪里,路就铺到哪里。我顺着路推着拖箕来到挖煤工作面。我们队里这口煤窑,煤层并不开阔,约有1米宽,煤层左右均为竖立的岩壁,工作面上有两个人,一人挖煤,一个上煤。我来到工作面时,让路在一旁,只见八爷已装满了一拖箕的煤,堆的如小山,他用拖钩往拖箕眼中一钩,弯下身子伸直腰,起步时煤拖徐徐跟在后面运行,稳稳当当地行进着,无任何左右摇摆的状态。我第一次装的煤只有半拖箕,装煤的师傅说:“生手拖煤,三日不齐班,四日不齐担,你就慢慢地摸索吧!”我挂好钩,凭着我的一身气力,弯下身子就走。由于第一次拖煤,腰部摇摆着,使得后面的拖箕摇摇晃晃地跟在后面,行不了10来步,便“哐”的一声倒在路旁,幸好只有半拖煤,我反转身,用劲把拖箕扶正,又慢慢地走。装煤师傅说:“拖煤时,弯着身子与拖箕平行,插直腰,莫左右摇晃。”我依照所说,拖着煤前行,到上坡时,因窑里灯光暗淡又不熟悉路,木拖箕碰了一下梯脚,又翻倒了。我平下心,耐着性子,翻身扶正煤拖,慢慢地爬着梯子,不料腰一扭,这煤拖又翻倒了。就这样,还没到半路,已经翻拖十余次了,翻来翻去,这半拖煤只剩几勺子了。
  这时正碰见已完成第一趟任务的八爷来了,他对我说:新手翻拖是难免的,但是翻了拖,煤屑倒在路上,一定要收拾干净,免得积少成多,碍路。我对这10余次翻拖,非常懊恼,真是看事容易做事难。人家拉满堆炭的拖箕,还那么听话,一不翻拖,二不掉煤屑,我却有力无处使,有点让人笑话。但还得耐着性子,尽量保持拖箕平衡,像乌龟似的在梯上慢慢地往上爬。不一会,八爷的第二趟赶上我,他腾出双手,在后面扶着我的木拖箕,口里说着:“你只管放心往上爬,我在后面为你撑拖。”第一趟终于拖到窑面,喘息不停的我,伸直身子,用力地用手捶着酸痛的腰部,大声地喊叫着:“难呀,难呀!”八爷卸掉煤,对我说:“头难,头难,习惯了便不难了,到时我老倌子会走你不赢呢。”说完,他一溜烟飞快地钻进了煤井。
  这一天,当八爷走完这18趟任务出班时,我跟着出班,数一数只走了10趟,每趟还只有半拖箕,数量、质量仅完成一个班任务的一半,人却累得不得了。出班后洗完澡,手麻脚软,腰酸背痛,回到家里就赖在床上。
  到底是人年轻,一夜过后,精神恢复,想起八爷的话,第二天又兴冲冲地来到煤窑。进班前听了八爷的一番过去拖煤的话,更使我振聋发聩。他说,他20岁进入附近5华里的贺明秋煤窑做工。老板雇佣的一个窑工,是以半个月为期限的,第一个月做满定额发工资320文(旧时铜元有10文一个的,有20文一个的,20文的即16只铜板),第二日做满定额加40文,以后每日递加40文,做到15日就有880文。如果中途停工一天,则工资又得从头天算起,以示处罚,以后每做一天,再递加40文。每个窑工做满半个月休息一天,休息日定为古历每月初一、十五日。一个窑工的工作定额是按规定每天要走2万步,即算来(从井下工作面拖到井面)不算去(即空着拖箕走进工作面)实际要走4万步,约有35公里。计算方法是平巷一步算一步,陡巷(45度以上)一步算三步,半陡半平(30度)一步算两步,转一个“之”字弯,加25步,这是里程的计算。重量的计算是:每一拖煤加五秤连皮110斤,相当现在的75公斤。要完成这个定额,每个窑工每天要劳动12个小时的工作量。
  管班师傅是老板的心腹,主要是监督窑工完成定额。其规矩是老板交给管班一根木棍,上面用红布包着,端正地插在窑门口的竹筒内,窑工下井都要看它一眼,盘算今天的定额尚差多少。管班发现当天未完成任务的,立即喝令站直,抽出木棍子对窑工屁股以下部位猛抽三板,以示惩罚,而窑工不能有丝毫反感。对于煤井内灯火照明用油,老板也按定额管理,为避免浪费,按每个窑工每月1斤茶油发给。八爷说他用走马灯(即一铁杓上有一活动铁钩,衔在口中随人走动照用),只用1根灯芯,灯火如豆,衔在口中摇摇荡荡的,不致熄灭。就这样每月可节约半斤茶油,弥补家用。
  旧社会窑工生活的艰苦,让人听了触目惊心,联想今天窑工劳作生活,虽然规定每个班拖煤趟数,但未有过秤斤两。今天的煤窑是集体的,我是集体一员,在窑上做工,是以主人翁态度,而不是雇工形式,对此,吃点苦我也心安理得。于是,我渐渐安心窑工工作。
  经过几个月的锻炼,腿部壮实了,腰部挺硬了,扯起拖箕来,渐渐地得心手了,拖也不再屡翻了,走起来步履更轻松了。此后,我成为集体煤窑一名得力窑工。计算起来,在生产队煤窑一干就是5年,社员们都说我为集体作了贡献,因为挖了煤炭,有经济收入,生产队的劳动日(10个工分)值由过去的几毛钱上升到1.2元以上,最高的一年达到1.8元。社员们高兴极了,年终评奖,我也评为“先进生产者”。望着这“先进生产者”奖状,心里高兴,这是对我的辛勤劳动的肯定。
  挖煤师傅是一种技术工,号称庄头,掌一窑的生产与安全。挖煤师傅有两手绝活,一是会装树,即装顶棚。为人身安全起见,每掘进两尺,必须装棚,棚身顶住煤层顶板,使不得塌顶,以保证煤层顶板因挖煤松动的煤块或煤矸石掉下来,被顶棚顶着,不致事故发生。装顶棚,首先在左右两边岩壁上用岩嘴(即一处铁置尖嘴方头的工具用木柄装上,用手挖煤的工具,外地人称“个齿耙”)在上顶端挖成树坑,用一根横梁木推进去,并在坑两端用木尖嵌塞进去,使之稳当;然后在靠壁两端各竖一门柱顶着横梁,形成煤巷的门架;再在门架与有空煤顶相距约6、7厘米的顶区之间,平铺上一层细木条,细木条上再铺上一层白柴(即连枝叶的细柴枝),使煤屑或石掉在白柴上,被顶住,不致漏下来。
  另一个绝活就是开槽挖煤,挖煤的工具就是岩嘴。用岩嘴去挖煤层,先开槽,开槽看成煤的纹路,挖出一个深槽,然后一层一层地剥下来,这样挖出的煤成块状的多,有经验的师傅挖出煤块煤多,因为块煤卖出价钱高。我们这些扯拖箕运煤的辛苦了一个时段之后,庄头师傅会让您换换手,去挖一二天煤。这本是一件好事,一可以学挖煤技术,二可以轻松一两天。我的同伴八爷他是从不去轻松这一两天的。这一天装头师傅指名要我到煤炭工作面去挖煤,我想换一二天活轻松一下也好,于是我拿了岩嘴跟着师傅来到工作面。
  原来煤层工作面中间这两天来了一大煤矸石。师傅用左手掌铺在煤矸上,用右手拿着岩斧在煤矸上敲了敲,听见很沉闷的声音,对我说:“你放心在煤矸石周边开槽挖煤,估计这一二天,煤矸石还不致松动掉下来。我依照师傅指点,先在煤矸石下面开槽挖煤,挖至约6厘米深时,我忽然感到煤矸石在松动。正当我把岩嘴放在煤矸石下侧身去探望时,那70厘米直径的煤矸石慢慢松动,眼看要滚下来,我吓了一大跳,赶紧走开,看看那大煤矸石滚在工作面中间,心似乎要从口里蹦出来。我顺着窑路,爬出窑外,口里不住地说:“我不挖了,我不挖了!”当我把这情景讲给人家听时,都说:“好危险呀!”自此,我宁愿多吃点苦,再也不提去工作面挖煤的事。
  就这样,我17年挖煤生涯,没学到一点挖煤技术,到头来还是个苦傻的拖煤工而已。后来我到了公社煤矿,那里矿大业大煤多巷多,我也是干着运煤工的老本行。不久,公社煤矿来了个姓颜的知青,他个子矮小,也分在运煤班,他很多事不懂,我自然也就当起了师傅。我很乐意地告诉他当运煤工的一些小决窍,他把这一诀窍用在点子上,很有作用,于是前也“师傅”后也“师傅”地叫起我来。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5-04-05 10:19:49
2015-04-05 10:19:05
2015-04-05 10:16:29
2018-01-29 22:11:30
2018-01-29 22:10:14
2015-01-06 18:51:18
2015-01-06 18:50:25
2017-07-13 10:44:1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