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故乡故人故事 >> 沉淀在张治家庙的故事 >> 阅读

沉淀在张治家庙的故事

2019-05-30 10:21:12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45
文/彭运南                                                                                                              
  在茶乡,沿高彭公路东行,过月江桥不远,公路左侧有一栋古朴典雅而又恢弘轩昂的两层高宗祠,前坪两侧的石狮似坐似蹲,跃跃欲试,显得很威武,左前方矗立着一块浅黄色巨石,正面是行篆两体的“学士故里”,背面是一个大大的“张”字。抬眼望去,宗祠门匾很扎眼:“相侯世第”“张氏家庙”。正门对联也很醒目:“承留侯清河祖统诗书开将相世第;绍柱国永新元绪忠孝启义礼家风。”无论门匾或对联,都向世人展示出这个祠宇的非凡:不但是书香门第,而且是相侯世家!
  走进祠堂,神龛上方的“柱国堂”三字显得特别饱满,透出一股英气与豪迈,龛内摆满张氏列祖列宗牌位,黑色的木匾显得特别安静特别肃穆。两边的阁楼漆成红色,空荡荡的。回望紧闭的大门,除了庄重还有凝重,好在天井敞亮,和煦的阳光照射进来,满满的都是温暖。
  走出祠堂,与张氏老者索谱闲聊,话题从对联开始。原来所言留侯系指张良,所言柱国系指张钦,至于相侯世第、义礼家风,既是实指也是虚言,其中的故事很壮烈也很感人……
  月江张氏,据谱系源流,奉汉朝国师张良为祖。张良,名子房,封留侯,谥文成公。传至四十三世已到后唐,有个叫张应宿的另起世系。应宿,名钦,字汉弼,山东青州府清河县人,后魏平陆侯之裔,领清远将军节度使,推员外郎,承命讨伐彭玕之乱,奔马殷公,留镇永新以遏之,累功封开国男上柱国公,遂家焉。当时,能保境土,开田筑陂,泽梁湍险,无所不周,邑人德之,称为德广公。娶夫人耿氏,生三子,分别叫忞、愨、愿。其中第三子愿,字谨翁,荫朝奉大夫,侍鉴镇公膝下,居三家村为永新东门中州派世系祖。
  自谨翁后,历鹏、诚、廉、端、伯、志、成、钢、渊、棠、炽、塈、铨,至十六世佑卿公徙居茶陵月江。佑卿,字存甫,文毅公六世祖,因勤王难,自永新桃村徙茶陵月江。不过,谱传也可能有误。实际徙居月江的不是佑卿公,而是他的曾孙宗迪公:其孙明善公字诚之,住桃溪,早卒,配龙氏,生子宗迪,同母徙居茶陵月江,遂家焉,为月江派始迁祖。宗迪,名法祖,又因曾孙张治诰封通议大夫,吏部兼翰林院大学士。其次子天叙即张治祖父。
  天叙,字颐暹,因孙张治诰封通议大夫,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其三子垂训,字伯诚,号望雩,因子张治诰授通议大夫,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大学士。
  张治是伯诚公第三个儿子,名统平,又名治,字文邦,号龙湖,谥文毅。明弘治戊申年八月十六日戌时生,五岁能吟咏,洲以神童称之。正德丙子举人,庚辰科会元,杨继聪榜二甲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春坊赞善学士、吏部左侍郎兼尚书、起授纂修实录、主南畿试者、再主文武会试者、再入文渊阁大学士、少师少保、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等。生有两个儿子,衍七孙。其中儿子均受荫封,长子绪长字元孔,荫封督府任贵州思州知府;次子绪述字元孝,荫封中书舍郎任鸿胪寺少卿、授承德侍郎礼部精膳主事。
  从族谱来看,张治远祖或公或侯,确为将相世家,近祖却破落难振,其六世祖佑卿公还一度易姓避难。“幼避沙里,遇何翁引衄,伊表桃溪周右弼家爰赘,以妹肎姓字,以图存。至元十五年,诏天下,避乱者许复姓,始还张而家焉。然犹不敢彰明较著,解学士叙云,终元之世无显仕者,是其概也。”作为月江始迁祖的宗迪公随娘跟母,境况也是可想而知。
  传言张治发迹,官拜内阁大学士,得益于阴阳堪舆。据说张治祖父颐暹公虽然家道没落,但也不是甘受贫穷之人,他相信风水堪舆,曾从桃溪延请堪舆师寻觅风水宝地,希望后辈出息。他吩咐妻子每日宰杀家鸡招待堪舆师,堪舆师却从不见鸡肫上桌。堪舆师告知选择好的风水宝地后道别回家,妻子王氏塞给堪舆师一包点心,以备路上充饥。堪舆师越过界头岭,感觉有点饿,打开纸包发现全是鸡肫,原来每天的鸡肫被她用油煎炸好保存起来,只为给他当点心。他被主家的诚心打动,自惭形秽,遂返回张家重新指点风水宝地的择向,并交代了一些细节,说是此穴可挖到石板,但不可撬动,棺木放在石板上即可。无奈此地不是张家祖山,为了能顺利葬到风水宝地,颐暹公费了一番周折:母亲陈氏病逝后,他没有告知妻子,而是将母亲放置门后,唆使妻子与山主邻家闹矛盾,恶语相骂,邻家逞凶,追打陈氏,陈氏往家里跑,虚掩门扉,门扉其实已经破烂不堪,不经冲撞,轻易被邻家撞到,砸在其母亲身上,造成了门扉砸死人的现场。邻家见出了人命,也不再追究陈氏之恶语,向颐暹公一个劲的赔不是。颐暹公见母亲被门扉砸死,悲恸不已,但也没有与邻家纠缠的意思,他弱弱地对邻家说:“母亲原本已是耄耋之躯,况且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小户人家,也不想追究是非,只求有个安葬之地。”邻家见他这么说,也怕官司上身,大度地说:“我家所有山场,任你选择。”就这样顺利拿到了那块风水宝地。安葬时还真挖到了石板,无奈扛夫好奇,撬动石板,立马有两只鸽子从石板下飞出,颐暹公忙将石板盖上,还有一只没有飞出来,却被石板压成了跛脚。如果不撬动石板,张治三兄弟都可以位极人臣,结果只有张治成了阁老,而且是个跛脚。
  我曾对张治取号“龙湖”有些不解,毕竟此地未见也未听说龙湖渊源。查其族谱,月江张氏始迁祖宗迪公之祖父名寿宝,即张治的五世祖,字得敷,号南山。其所葬之地为人形龙湖,张治官拜内阁时曾经梦见,他在梦中说:“几年未踏桃村,路溪上桃花今若何?”醒来又接着说:“梦忆钩游如昨日,天涯回首,髣双皤其不忘本原也,如此。”张治自号龙湖,应与此梦有关。
  所谓风水堪舆纯系坊间的迷信传说,当然不可信。张治出息全凭天赋与苦读,其小时候凭母亲佣工绩纱,父亲做豆腐小卖等资助,还有随母亲乞讨株洲罗家被聘为罗家公子陪读的故事广为流传,这是可信的。明工部尚书雷礼曾为张治立传,详细解读了张治的一生,也很值得一读。
  一个人的成功,不是随随便便的。揭开神秘,探究本原。或许,从张氏宗祠,从张氏族谱,从民间故事,我们对于张治还可以知道更多……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1-11-10 10:06:07
2011-11-10 10:05:31
2011-11-10 10:04:19
2018-07-23 10:49:57
2018-07-23 10:48:56
2015-04-05 10:30:51
2015-04-05 10:30:28
2015-04-05 10:27:4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