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故乡故人故事 >> 炎陵云中天河传奇 >> 阅读

炎陵云中天河传奇

2012-07-20 16:40:45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60

/华 山


39年前,4000名坚韧的炎陵开山者以“重新安排河山”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征战在巍巍自源大山之中。他们一锤一钎,凿壁穿石,遇沟架渡,坚持苦干了4个春秋,削平了11座山头,凿通了19个隧洞,架设13座渡槽,终至建成一条用来发电灌溉的人工天河,把炎陵人民的一面精神之旗,插在了自源大山之巅。

这条穿行缠绕在崇山峻岭间的云中天河,就是闻名遐迩的炎陵水口幸福渠。如果说新中国奇迹之一的南京长江大桥是倾全国之力,那这条幸福渠则全凭炎陵县一己之力修建的。它是完全靠人力和手工工具,在古老的自源大山上抠出来的一条人工天河。后人说这条人工天河是炎陵人用命抠出来的,因为有12名修渠的英雄就永远长眠在了这里……

这是一条怎样凌空飞渡水云磅礴的河呀?头上是鬼斧神工直刺青天的悬崖峭壁,脚下是瘦石突兀壁立千仞的幽深峡谷,盘卧在自源大山里这条绵延不绝的天河在云海中若隐若现。水流所至,山下的沃野片片,山上自然风光瑰丽旖旎。置身白云环绕山腰的自源大山,仰望这条空中盘旋的天河时,那阵阵的涛声里,仿佛还回荡着当年雄浑的劳动号子!

以当时近乎原始的劳动条件,是什么样的动因支撑着炎陵人打造出这人世间的伟大力作?

翻开这条河渠的历史,上世纪70年代生活过的人还没忘记这首歌曲“劈开自源大山,河漠水穿山而来,炎陵人民多壮志,誓把山河重安排!”这首激昂雄壮的旋律响彻罗霄山脉的年代,正是我们共和国艰苦创业的岁月,却也引发了19万炎陵儿女激越的豪情壮志。1963年映山红绽放时,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华国锋来炎陵视察,他认为山多地少、石厚土薄的炎陵可以利用炎陵的山区水利资源发电。1973618,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来炎陵视察时再次指出,炎陵要“以水发电,以电兴县”。他说:“上水利发电好!不要把水浪费了,要让酃县的水做了工再走。”

有了老一代革命家的鼎力支持,炎陵人决定修建一条穿越自源大山的水渠,把下村乡境内的河漠水引到水口乡自源村,在这里建造一个当时全省最大的水电站,灌溉农田的同时用来发电,以解决炎陵当时缺电的困难。他们提出:“九牛爬坡,人人出力”,县里成立了建渠指挥部,王厚功(短期)、谌国良先后任指挥长,时任县水利局长的唐自善出任常务副指挥长。1973年春节刚过,由4000名炎陵民兵组成的36个连队(其中一个女子连),自带口粮和简易工具浩浩荡荡开进自源大山,投入了开山建渠的大会战。建渠大军住山洞、搭茅棚、睡席棚,有的还住在山崖下,铺地盖天,晚上睡觉翻身常会压死蛇,被子总是湿漉漉的。

由于山上不通公路,运输环境极其困难,所有的建筑材料及生活物质全要靠人从自源山下一担担挑上山。1973冬天大雪封山,路上结冰粮菜没法挑上去,民兵们便用裤子装米驮在脖上,手脚并用爬上山:“那时候修渠是群众的迫切要求,虽然困难,也要下决心搞水力发电。”39年后,时任沔渡乡带队干部的曾广禄回忆说:“那时我们乡有个钟老爹病在床上,临行前我去看他,老人拉着我手不放。他说我活了80多岁,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见小山村里通上电。可我等不到通电的那一天了。但他说你们一定要把这个水引来,让后世子孙都能用上电。听了老人的话,我的眼泪掉下来了。老人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见村里通上电,可临死他都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人民的要求就是最大的动力。现已年逾八旬的唐自善说:“乡亲们的创造性很了不起,比如几百米长的大渡槽有的一块石头就有好几千斤,50多米高的地方怎么搬上去?大伙用木头搭架子,自己造土吊车把它吊起来。那时就连小孩子,上学前搬石头,放学后也帮着搬石头。为什么?为了垒渠备料,为了早日把河漠水引到水口发电。”

为了在山腰上抠出一条水渠,就需要开山炸石。普通人很难想象,平时连羚羊都很难爬上去的悬崖断壁,是怎样凿出渠道的?“渠道要穿过地质条件恶劣的悬崖峭壁,非在峭壁上把山劈开后再打隧道不可。”曾广禄告诉我们,当年他们没有先进的施工机械,只有钢钎和炸药。人们用长绳把自己吊在悬崖峭壁上施工,头上巨石嶙峋,身下万丈深渊,负责打眼放炮的人一锤打下去一个白点,常常打坏了十根钢钎,还凿不成一个炮眼。而一旦炮响,乱石滚滚,给在崖下修渠的人也会造成危险。“为打穿隧道,来自三河乡的刘定一等人经常腰里绑条大绳、身上扛着炸药爬到绝壁上,悬空吊在悬崖,一手扶着钢钎,另一只手用游锤打钢钎。要在几百米的山崖上每隔15砸一个小眼,边砸边爆破,一小段一小段往里推进。”

那时曾广禄终日带领队员在蛤蟆落井等悬崖处凌空作业,排除爆破而产生的松散石头,可他们的生命仅仅就系在一根粗绳上。长时间在悬崖峭壁上凌空飞荡,使得曾广禄的腰部被绳索勒得血肉模糊,晚上睡觉衣服和肉都粘在一起了:“当时头实在晕得受不了,在那空中乱荡。一天一般都要干五六个钟头,最长是八个钟头。到石门关的第三天就把我牙打掉了。那天一抬头,上面掉下一块石头,砸到嘴上了,一砸之后头晕过去了, ()清醒过来跟上面联系,搭不上号了。为啥?张不()嘴了,伸手一摸,三颗门牙打到里面,把舌头卡住了。那时腰里都别把钳子,就把钳子插进嘴里,用力一别,咔吧一声拽下两颗牙,第三颗牙扶起来,再拽,满口吐血……”

最险要处在石门关等地段,当地民谣云:“石门山峰高入云,岩石一层叠一层,人过要有虎豹胆,猴子经过要小心”。那天我们行进在自源山的峭壁险峻之间采访时,正赶上这里塌方。当我们心惊胆颤的随段红日等人从石门关悬崖处爬过时,深切感受到了当年修渠人终日与悬崖为伴的惊险。1974年杜鹃花开时,正悬吊在石门关崖壁上凿洞的刘定一,腰上系的绳子突然被上面震松的巨石砸断:“大伙眼睁睁地看着他如同折翅的鹰掉进深不见底的峡谷……”忆及吞噬过战友的夺命谷,曾广禄眼泛泪光,可他说崩坎窝的施工更是难上难。

崩坎窝段是整个修渠过程中难度最大,危险最大的咽喉工程,“叠嶂峰峦峥嵘势,崖如刀切”说的就是这儿的状况。这里的山石虽险却松脆,越炸越松垮。今天炸一处,明天山就塌下来了,是个“冒底箩”,还常出现“哑炮”。四次开挖,四次垮方。为此指挥部挑选了300人组成突击队,任命策源乡武装部长潘保喜当队长,新婚没几天的东风乡金山村谭建良也加入了这支队伍。尽管指挥部再三重申要注意安全,可1974年冬天,崩坎窝还是因炸山头时出现塌方,好几个民兵被崩塌的山石砸下了崖底,人们拼死冲下山谷挖掘被山石掩埋的伙伴。

听到崩坎窝段出事,唐自善哆嗦着嘴唇冲到现场,看见崖坡下躺着两具尸体,除谭建良外,还有技术员李自强,不少人愣着一动不动,但是谁也没有哭,没流泪,没一声怨言。望着尸体抬下山后,人们又不言不语地拿起了锤钎……

坚强的炎陵人啊,那是一种怎样视死如归的精神!他们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所释放出的巨大能量和献身勇气,足以让后人震惊不已。历史俱往矣!但历史却镌刻下这样一组凝重的数据:4年来,整个渠道及配套工程共完成土石方135万立方米,总投工205. 74万个,如把这些土石垒筑成高2,宽1的墙,可纵贯炎陵南北,把炎陵与桂东连接起来。这其中,有父子兄弟,有姊妹婆媳,有新婚夫妇,有举家三代……水口乡有对新人,新婚第三天便双双上山建渠。由于风餐露宿及被石块砸伤了腰,丈夫的身体垮了,水渠建好后没多久便扔下妻子先走了。1974年冬天,来自东风乡高山村的张建新结婚前两天还冒险踩着冰渣给山上送粮。挑到蛤蟆落井处时,突然一阵狂风,将这个年轻的生命从他深爱的大山上掠走,天黑时他的遗体才在崖下找到……之前他的结婚照已拍好,却永远的定格在了24岁的青春年华!

冬去春来,4000炎陵人靠着铁锤和铁锨,苦战四个春秋,在付出857人受伤、12人牺牲的代价,终于将从下村横贯自源山的河漠水引到水口,他们将这条用血汗修筑成的人工天河命名为“幸福渠”。

水引来了,水电站的心脏部分——高水头发电机组却还没有着落。这种设备当时全国只有广东韶关水轮机厂生产,可厂子却关闭停产了,唐自善赶赴省里向平化书记求援。平化书记即提笔给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赵紫阳写信:“紫阳同志,湖南酃县是革命老区(我的家乡),修建了湖南第一座高水头发电站,需要高水头发电机组,我们湖南不能生产,据说全国仅你们韶关水轮机厂生产,请你想办法帮助解决。制造所需的钢材问题,见面再谈,不胜感激之至。”赵紫阳见信后,立即批示韶关水轮机厂想办法恢复生产,予以解决。可当唐自善赶赴广州时,不巧赵紫阳进京开政治局会议去了,时任广东省委第二书记的王首道热情接待了他。

在赵紫阳、王首道及平化书记等领导的关注下,1977328,三台高水头发电机组终于赶制出来,一直守在那里的唐自善等人连夜运回水口电站。回家后他才得母亲已去世并下葬11天了,原来亲人们忍住悲痛没告诉他。197749水口电站举行落成典礼,国家水电部发来贺电,张平化赶来庆贺,除题写了“水口电站”牌匾外,还即兴赋诗一首:“清泉喷射九重天,冲散乌云万万层;湍流成宵震天地,井冈星火永燎原!”

随着水口电站建成发电,电站的二期工程筷子篓等水电站也相继建成。自此,炎陵水电建设迅速发展,装机容量名列全省前茅。1983年,炎陵被列为全国农村电气化试点县;1986年成为全省第一个农村电气化达标县。

今天,幸福渠已成为自源大山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更被看成是炎陵人的一座精神丰碑。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8-07-23 10:49:57
2018-07-23 10:48:56
2015-04-05 10:30:51
2015-04-05 10:30:28
2015-04-05 10:27:44
2018-01-29 21:57:44
2015-01-06 19:09:13
2018-01-29 21:56:2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