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揽胜觅踪 >> 夏天,与梨树洲有一个约会 >> 阅读

夏天,与梨树洲有一个约会

2012-10-13 20:28:56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51
文/叶常青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题记
不知怎的,一到夏天,我就会想起梨树洲来,犹如《诗经•静女》中的男子,期待着与心仪的痴情女子有一个美丽的约会。
梨树洲,是一个离尘嚣很远、离天空很近的地方。从炎陵县城出发,南行30公里到达策源乡圩场,再沿盘山水泥路走15公里,在“湖南第一峰”——神农峰的脚下,有一处地势开阔的山间盆地,就是世外桃源般的梨树洲了。这里平均海拔1450米,有近10万亩的原始森林,常年平均气温只有10—20度,是盛夏消暑休闲的好去处。
今年7月12日,我又一次去了梨树洲,就像赴一次期待已久的约会。从县城出发,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到达策源圩时,璀璨的灯火把夜色燃烧得如火如荼、五彩斑斓。夜风微拂,清凉如水,荡漾的凉意,给人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车,在莽莽群山中穿行;夜,漆黑寂静。远道而来的株洲朋友,虽然无法领略沿途的旖旎风光,可是,吹着这清清爽爽的自然风,也可谓是大饱“肺”福了。尽管凉里泛寒,但是,大概“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缘故吧,他们的言谈中,透出的只有一个字——爽。在雪亮车灯的驱散下,一条灰白色的水泥路,在深夜的大山间七弯八拐地逶迤盘旋。放眼车外,偶尔,可见几处或者几点灯火。此外,便是黑魆魆的阴森、恐怖。一路上,除了邂逅一辆从梨树洲下来的摩托车和一辆面包车外,就再也没有遇到别的车辆或行人。开车的小黄,第一次上梨树洲,也是第一次夜间走山路,时不时地向我询问梨树洲快到了没有,我一边不时地给他鼓劲,一边与其他几个朋友聊点炎陵的典故传说,以打发寂寞而漫长的时光。
晚上9点左右,我们终于到了梨树洲,入住的酒店是刚开张的“梨树洲生态园”。酒店坐落在一个小山头上,徽派风格,装修简约别致,屋内的摆设是纯一色的淡黄色的实木家具,大堂的正前方有一幅“神农峰旅游区规划图”,旁边题有一首诗:
上中下洲梨树洲,各洲风景竞风流。上洲白水胜九寨,中洲铁杉和冰臼。
下洲飞瀑石上流,云中林海千古秀。五洲胜景何处寻,唯有深闺梨树洲。
看着规划图,读着诗,我想,尽管“养在深闺人未识”,但是,神农峰也好,梨树洲也罢,甚至整个炎陵,随着旅游产业的发展,她们的天生丽质,将越来越吸引逃离尘世喧嚣、追求心灵宁静的人们的目光和脚步。
尽管一路颠簸跋涉,但我们全无疲倦之态,相反,充溢胸襟的是登高临远的心旷神怡。站在酒店的前坪,抬眼望去,天空湛蓝,让人想起蔚蓝的大海。湛蓝的天幕上,零星有几簇飘逸的云丝。夜航的飞机灯光,自西而东,如流星般在天空中闪烁而逝。夜色下,连绵的群山,恰似一幅色彩素淡的水墨画。群山与天空似乎只有咫尺之遥。群山矗立,直耸云霄,既不失顶天立地的阳刚之气,又有着温和的阴柔之美。你看那山坡、山峰,还有那山梁、山脊,线条都是那样地柔和,而绝无刀削斧斫的痕迹。来到酒店的后面,咫尺之遥的“姜家乐”就在眼前,而稍远点,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地方,就是进入梨树洲后的第一家宾馆。同样是徽派风格的建筑,但是开张要早些,名字取得很大气,叫“酃峰第一家”。“酃峰”,就是“神农峰”。炎陵县,原名酃县,因“邑有圣陵”,1994年,经国务院批准,更名为“炎陵县”。这些年来,随着炎帝陵公祭影响的扩大,炎陵县也越来越为人们所了解,“酃峰”也因此更名为“神农峰”,名字一改,不仅有了慎终追远的意味,对炎陵的旅游也有促进作用。再往上,还有一家叫“乔老爷山庄”的宾馆,主人是位退休教师。夏天,是梨树洲的旅游旺季,宾馆几乎是人满为患,据说要提前一两个礼拜预定。
夜,渐深,渐凉,回到宾馆,老板和员工们在玩纸牌,其乐融融。我们睡意全无,于是,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泡开一壶壶浓茶,自斟自酌,自饮自乐,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自在。茶,一壶壶地泡,一杯杯地品,茶香氤氲,袅袅娜娜地沁入肺腑,渗入毛孔,就连呼吸都飘逸着茶香。坐在屋子里,不开空调,不吹电扇, 清凉自然来。这样的夜晚,在梨树洲这恍如隔世的地方,几个人在一起喝着茶,聊着天,真是一件赏心悦事,我们且慢慢享受这无边的夜色、茶香好了。
一觉睡到自然醒。5点多,天已大亮,远处的峰峦,在云雾缭绕中,显得神秘而妩媚。整个梨树洲,浸润在湿漉而清新的空气中,太阳也可略见些影子,薄而透明的光芒,没有半点的热度。“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走在环山水泥路上,不时会遇到三五成群的人,他们或是清晨漫步的游客,或是拿着铁钎、锄头的建筑工人,或是提着篮挑着担去策源逢圩的村民。我们来到被称作“姜家乐”的一农户家门前,沿着一条小溪往山谷深处走,去看看清澈的溪水,还有那蓊郁的铁杉和深深浅浅的石臼。
溪水清清,泛着浅浅的涟漪,趟过一整块一整块岩石铺就的河床。蓝天白云以及两岸的树木,倒映在清澈的溪水里,如同一块白布上淡淡的水印。溪水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要往哪里去。在“姜家乐”左上方20米处,溪流的中央,矗立着一块三角状的岩石,当地人称它为“金字塔”。溪水遭遇“金字塔”时,便缱绻地分开,依偎着塔身而过,之后,又重新汇合在一起,继续一路轻吟浅唱地往下游流去。跨过一座石拱桥,我们正好赶上几个去看铁杉和石臼的游客。于是,结伴而行,穿越一片竹林,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往一处V形的山谷走去。走了一小段路,下了一个坡,一个水坝便呈现在我们面前。隔水相望,对面便是蓊蓊郁郁的铁杉群落。一棵棵铁杉,在丛林中如壮汉一般伫立,撑起一团团亭亭如盖的绿云。更让人震撼的是,那些枯死的铁杉,虽然叶落皮脱,但灰白的树干、树枝依然倔强地伸向天空,仿佛在述说着千百年来抗击风雨雷电的故事。那桀骜不屈的气势,不禁让人想起沙漠中“三百年不死,死后三百年不倒,倒后三百年不朽”的胡杨。
溪水在水坝中小憩后,一部分流入一条水圳,供当地村民用微型发电机发电照明,大部分溪水则漫过堤坝,抖落成一匹白而发亮的绸缎,跌入深谷,形成“白米下锅”状的水潭,然后,又一路跌跌撞撞地往幽谷深处流去。山谷极深,很难听到水流的声音,透过浓密的枝叶缝隙,一路上,可见谷底一处处清碧水潭,而溪水总是不急不慢地往前流。山谷静静的、幽幽的,满眼的青翠碧绿,就连空气也被染绿了似的。呼吸着清新的负氧离子,整个人显得格外地精神。峡谷两岸,山势陡峭伟岸,而流淌在谷底的溪水却缱绻妩媚。我们沿着水圳的堤岸,大概走了百来米,便揪着藤蔓,踩着乱石和腐烂的枝叶,沿着一条羊肠小道,来到了山谷的底部,裸露的岩石,碧绿的潭水,湍飞的瀑布便一览无余地尽收眼底。但是,此时此刻,我们的兴趣更多地是集中在一个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石臼上。溯溪而行,光滑的岩石上,不时可以发现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臼。据地质专家考证,溪谷中有大小几十个石臼,它们有的如水缸,有的如木桶,有的如杯子,有的如纽扣,大的长3米,宽2.5米,深2.7米,最小的只有几厘米,形成了蔚为壮观的石臼群。这些两三百万年前第四纪冰川的产物,它们与岸上的铁杉群落,自开辟鸿蒙以来,就一直静静地守望着梨树洲这一块土地,相守相依,见证着梨树洲的沧海桑田。在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我也不禁喟叹宇宙的永恒、人类的渺小了。
8点,我们回到酒店。用过早餐,因为有事在身,便没有时间再去上洲看高山草甸,也无法去中州一睹瀑布群落的壮观,更不能去登临“湖南第一峰”——神农峰,感受“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逸兴豪情。所有的这些,与其说是遗憾,倒不如说是悬念。因为有悬念,便会有期待。于是,还没有下山,我的心里便有了与梨树洲的下一次约会。梨树洲就是那“俟我于城隅”的静女,在那远离尘嚣的地方,她正期待着你我的约会。所以,朋友,请记住:夏天,与梨树洲来一个约会。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7-07-11 19:47:05
2019-10-30 11:02:39
2016-11-15 16:43:25
2017-07-11 19:45:52
2019-10-30 11:01:24
2017-07-11 17:41:11
2013-11-23 20:27:41
2013-11-23 20:27:0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2,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