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独臂将军晏福生传奇 >> 阅读

独臂将军晏福生传奇

2014-02-14 10:02:43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06
文/王祖元


晏福生,1904年2月28日出生于株洲县鸿仙乡(原属醴陵)姚家大屋,少年习武,1925年投身安源工人运动,1926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5月参加红军,经过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晏福生由一名普通战士锻炼成长为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期间经历了无数次生死考验和战斗洗礼,在他身上有着许多传奇感人的故事。
两次“牺牲”
1934年4月,晏福生由一名普通战士已经成长为红六军团十七师四十九团的政治委员。8月,红六军遵照中华党委的西征的命令、离开湘赣根据地开始西征,并于10月24日,与贺龙红军的红二军团胜利会师。1935年3月晏福生升任红十八师政治委员。4月12日市部参加陈家河战斗,正当晏福生率部冲进陈家寨,并进入敌人丢下的指挥所时,发现一股敌人突破红军的包围向西南方向逃窜,调动部队已来不及了,便只身带着警卫员向宣德尾追逃敌而去。天渐渐地黑下来了,敌人没命地逃,晏福生拼命地追,并低声对警卫员说:“我们来他个放长线钩鱼,只要不失去目标,就可大功告成”。快到后半夜了,安福生只见时机已到,几个箭步,冲到敌人面前,举枪命令:“缴枪不杀!”敌人以为被红军包围了,只好乖乖地举手投降。晏福生和警卫员押着这些俘虏往回走去……,当时在主战场,战斗结束后,战员们发现政委和他的警卫员都不见了,以为政委在战斗中牺牲了,师长张振坤怀着沉重的心情总结提议:“为晏福生政委默哀三分钟。”结果就在全师指战员万分悲痛之时,晏福生和警卫员浑身挂满了缴获的长短枪,押着一队俘虏由远及近入会场。当晏福生发现会上的严肃情景,幽默地对大家说:革命还没有成功,阎王老子还不费心收我呢!全场指战员忍俊不禁,破涕为笑。
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后改为红工方面军)开始长征转移,并对部队进行了整编,红十八师改编为红十六师,晏福生任政委,周球保(周红杰)任师长。他们部队经过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转战,于1946年9月进入甘南地区。并向通渭地区前进,为迅速会合红一,四方面军协同作战,晏福生、张辉率红十六师为右路纵队前卫。
10月5日入夜,红十六师进至娘娘坝时,获悉镇内守敌不多,政委和师长各指挥一个营袭人镇内,一举消灭了守敌。战斗中张辉师长不幸中弹牺牲。
10月7日,晏福生继续率部北进,在罗家堡与国民党从盐关镇出来堵截红军的主力部队碰了个面对面。敌我双方各自抢占有利地形,展开了一场激战。红十六师连续打退了国民党军的多次冲击,但由于胡宗南调集的堵截大军越聚越多,怎么也脱离不开敌军,整个红六军团陷入了危机之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晏福生命令部队退出山头阵地,决心从山下的斜坡处杀开一条血路,掩护军团主力转移。
红十六师刚撤至斜坡,民党军一窝蜂似地扑了上来。晏福生在阵前指挥部队向敌人冲杀。激战中,师参谋长杨景、师政治部主任刘礼年相继负伤,师部的4个指挥员只剩下晏福生一人了。他满怀悲愤,命令三营猛击敌人队伍密集的右翼,迷惑吸引敌人;其他部队趁机从左翼突袭,杀出一条血路。此时,军团模范师的一个连也抢占了红十六师阵地侧后的一个山头阵地担任警戒,军团直属机关和后勤部门的同志迅速冲出了封锁线,军团主力部队也迅速转移。
正当晏福生指挥红十六师撤出战斗时,国民党的飞机飞抵红军阵地狂轰滥炸。一颗炸弹在晏福生附近旁炸开,他躲闪不及,右臂被弹片割断,鲜血直涌。警卫员向宣德、麻婆子冲上来,扶定晏福生,并为他包扎伤口。晏福生用左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密电码交给向宣德:“这个你负责带出去!”几个警卫战士明白了政委的意思,谁也不愿意把他留下,便一齐拥上前,架起晏福生就走。
晏福生急得大喊:“敌人上来了,保护文件和密码要紧,你们必须赶快走!这是命令!”
警卫员们又试图把政委背到较安全的地方。晏福生挣脱他们的搀扶,纵身跳下身后的陡坡。此举被敌人看在眼里,猛扑过来想抓活的。警卫员端起枪一阵猛射,10多个敌人当场毙命。他们又转身冲下背后的陡坡,却寻不到晏政委的踪迹,只好带着政委的重托,挥泪离开了战场。
军团长陈伯钧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十六师政委晏福生同志阵亡。”军团政治部主任张子意也在日记中记载:“我部晏福生同志牺牲。”在红二、六军团胜利渡过渭水,到达目的地总结战斗经验时,王震在排以上干部大会上沉痛地提议:“请大家起立,向晏福生同志默哀三分钟!”
然而,晏福生没有死,他跳下陡坡后,被酸枣树、粗蒿草七阻八拦,竟意外地滚落在坡底的一个土窑洞边。他看了看四周,凭着自己的经验毫不犹豫地滚进了土窑洞的最深处,洞门口连脚印都没有留下。由于失血过多他很快就昏过去了。忽然洞外传来的脚步声,将晏福生惊醒过来。原来几个敌军发现了晏福生藏身的窑洞,边小心翼翼地边走边观察着地面,直走到窑洞口,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他们不禁生疑了,站在洞口嘀咕:“他妈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莫非红军就是人们传说的天神?”但他们还是不死心,猫着腰往洞内瞧,洞内黑乎乎的,其中一个大声喊:红军长官,出来吧!又平静地听了听,一点声音都没有,然而又不敢进洞去摸,只好懒洋洋地走开了。
敌人远去,晏福生悬起的心和警觉的思绪稍一松懈便不知人事了。一直到次日清晨才苏醒过来。他感到伤口疼痛难受,忽又听得洞外有人说话:“黑娃,昨天我看到几批国民党队伍来这里搜查,说是要抓一个红军长官,可就是没有抓着,你说他能躲到哪里去?”“爹,会不会躲到这圈羊的洞洞里。”晏福生从对话中确认来人是同情红军的群众,在洞内答腔:“老乡,我在这里。”
父子俩把晏福生救回家,又是喂米汤,又是递山药蛋。晏福生吃了一些东西,感觉追上部队的时间紧迫,起身告别。他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一枚印章和仅有的两块银元递给老乡说:“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请你收下这点钱给我找身旧衣服来换一换,我这枚私章请你设法交给红军。他们就会知道我还没有死。”然后追部队而去。一直追到通渭,还是没有追上部队。晏福生架着残臂,体力日渐不支,伤口生了蛆,奇痒难忍,他用木棍一条条掏出来,继续赶路。当他坚持走到大水头地区时,终于晕倒在路旁。当地的农民兄弟把他救回家,问明情况后,找来一块门板,将他抬到驻在水暖堡地区的红四方面军的一个师部。
这个师的师长不认识晏福生,但知道晏福生已经牺牲了。面对这个伤残疲惫的陌生人,他警惕地问:“你说你是红军方面军十六师政委,你们方面军的副总指挥是谁?”
“肖克。”
“你认识肖克吗?”
“认识。”
“他认识你吗?”
“认识。”
“那就好了,二、四方面军会合后,他调到我们三十一军当军长了”。晏福生喜出望外,“请你们马上给肖军长发电,就说晏福生还活着,请他派人来接。”
肖克接到电报,又惊又喜,遂派徐继海把晏福生接到军部。
两人见面,百感交集,肖克扶着晏福生久未得到治疗的断臂,要医生诊治。经检查,认定必须截肢。肖克立即将晏福生转送到红四方面军卫生部,在山丹县“一刀准”闻名的卫生部苏劲光为其手术,挽救了他垂危的生命。
从河西走廊走路到延安
1936年11月8日,红四方面军指挥部率五、九、三十军,共2.1万余人,西渡黄河,革军委正式授予河西部队西路军称号。奉命打开通往新疆的国际通道。
随西路军后勤医院治疗断臂的晏福生,在刀口未愈的情况下,奉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的命令,到总部教导团担任政委,杜义德任团长,率部挺进河西走廊。
部队在河西走廊遭到国民党“马家军”10余万人,且大多数为骑兵的围追堵截。西路军广大指战员同占据优势的敌人进行了一个多月的上百次殊死血战,一直打到倪家营子。部队在倪家营子还未立足,敌人的骑兵就围了过来。经过7天的血战,西路军损失更加惨重,可以说是弹尽粮绝,待援无望,不得沿祁连山向东突围转移。突出重围的部队在梨园口、石窝子又多次遭到敌人的追击,许多同志壮烈牺牲,西路军剩下不到3000人。
总部决定徐向前、陈昌浩两同志回延安;成立以李卓然为书记、李先念为副书记的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率部继续西进,确定由王进场、朱良才率部分部队掩护主力撤离后进入祁连山打游击。晏福生率干部团余部随军长王树声行动。他们在完成排斥任务后,部队已没有还击敌人的子弹,只好分散进入祁连山。
巍巍祁连山荒无人烟,晏福生等30余人随军长王树声进冰天雪地里,吃野菜,睡山洞,艰难地同敌人周旋了10多天。正当他们准备出山时再一次被敌人的骑兵发现,人员被打散,晏福生身边只剩下了警卫员。
望着渐渐西下的夕阳,晏福生对自己的命运和前途不免有些忧愁,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克服困难去狭北,找到党,找到红军,到延安去!”
凭着这坚定信仰,晏福生同警卫员日宿夜行,一路风尘抵达甘肃永昌附近。由于警卫员实在饿得不行了,晏福生只好让他在一个较隐蔽的地方停下来休息,自己准备进村去讨点吃的。当晏福生避开敌人的骑兵巡逻队讨得一点炒面回来时,却再也找不到警卫员了。他强忍着悲痛,独自一人行进在甘肃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环境险恶,野狼出没无常,晏福生由于连日奔波,走着走着,脚下一绊便摔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趴在荒野上打起呼噜来了。就在他进入梦乡时,衣服“哧啦”一声从肩头扯开,军人的警觉使晏福生猛醒过来,原来是一只狼。趁狼还没摔掉口中的破布,晏福生纵身一跳,稳稳地落在狼的侧后,接着一个飞腿踢中狼的胯下。
饿狼先是一惊,旋即两眼直冒蓝光扑向晏福生。待狼的4条腿刚着地,晏福生又一个飞腿正中狼的臀部,狼向前一个仆身倒地。晏福生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劲,顺势拾起打狗棒,“嘿”的一声,正打中狼的腰部,饿狼又一个滚身,挣扎着爬起来,嗥叫着一瘸一瘸地逃走了。
晏福生战胜饿狼,打起精神,走出了戈壁滩,一路东渡黄河,进入宁夏与甘肃交界的李家集,又被国民党的民团拦住了去路。民团中队长见他有一种军人特有的气质,一只断臂,怀疑他是红军的侦察员,带回部队严加盘问。
一开始晏福生就琢磨着:自己是南方人,只要一开口说话就会露出马脚,这个地方又没有人认识我,只要我装成哑巴,就一定能骗过敌人。
不管敌人怎么逼问,晏福生只当作什么也没听见。民团中队长火了,叫人把晏福生往死里打,他只是“哑哑”地发出叫声,装出十分委屈的样子,一边“哇哇”地哭,一边指着自己的断臂比划着,意思是说左臂是在山上砍柴的时候摔断的,没法子才来要饭。民团中队长见折腾他好几个时辰也没弄出个什么眉目来,的确象个要饭的,才真地把晏福生当成哑巴放了。
逃出狼窝虎口的晏福生离开李家集拼命地赶路,他知道此地离陕北不远了。一天傍晚,他饿昏在夏官营一个长工院旁,好心的长工给晏福生送过来一碗饭,又围着问寒问暖,收留他在长工院里美美地睡上一晚,交谈中又打听到离夏官营不远的镇原城驻扎着一支红军。
历经艰辛,1937年3月底,晏福生终于到了镇原,见到三十一军军长肖克。再一次意外重缝,俩人三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不久,晏福生到了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随后参加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4-02-14 10:03:58
2014-02-14 10:03:25
2014-02-14 10:02:43
2017-07-11 19:43:41
2010-03-08 19:31:31
2019-10-30 10:54:17
2019-10-30 10:52:47
2016-11-15 16:42:5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2,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