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革命前辈在炎陵 >> 阅读

革命前辈在炎陵

2014-08-10 10:24:34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036

文/张观怀


炎陵县(原名酃县)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历史时期,毛泽东、朱德、陈毅、罗荣桓、彭德怀等老一辈革命家在炎陵县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战斗故事。
一、何长工沔渡脱险
话说1927年9月9日,中央特派员毛泽东根据中央在汉口开的“八七”紧急会议精神,回到湖南组织和领导湘东赣西的秋收起义。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起义部队多路受挫,面对残局,毛泽东于19日在浏阳文家市里仁学校召开前敌委员会会议。毛泽东分析了当时的严峻局势,为保存革命实力,决定转兵湘赣边界,“落草”井冈山。
10月上旬,毛泽东率部到了井冈西麓的酃县十都。当晚便将一师一团卫生队队长何长工找来。有人会问了,这人的名字好生奇怪,为什么要取名“长工”呢?
其实,这个名字是毛泽东帮卫生队长取的。他本名叫何坤,1919年底赴法国勤工俭学。1924年归国后回到家乡,曾担任中共华容县委书记、农民自卫军总指挥等职,把华容县的农民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马日事变”后,一片白色恐怖,他的妻子,两个小孩以及30多名亲属均被敌人杀害,何坤自己更是悬赏的通辑对象。他突围后在武汉找到毛泽东。毛泽东说,你就留在这里干吧,我看你何坤这个名字也不能用了,你在长辛店做过工,就改名叫何长工吧。随即安排到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北伐军番号)共产党员卢得铭任团长的警卫团二营五连当排长。
秋收起义失利后,警卫团跟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毛泽东在十都对何长工说,决定派你去执行一次任务,一是向省委汇报工作,二是联络朱德的部队。毛泽东又说,你在长沙有亲戚,又熟悉长沙情况,脑子灵活,能够应付各种场面,舍你其谁?毛泽东拍了拍何长工的肩膀,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假如你何长工牺牲了,我毛泽东一定为你举行一个隆重的追悼会。
第二天,何长工出发了。走到沔渡墟时,正碰上从十都撤到这里的贾少棣民团。哨兵见何长工没有路条(证明信)又是外地口音就把他抓到关了起来。何长工在屋里大喊冤枉。这时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听见屋里的喊叫声,便踱了过来,问哨兵谁在喊叫。哨兵回答,报告何队长,抓到一个红军探子。这个姓何的队长凑到窗户上往里看。这时何长工也站在窗户边大声说,报告何队长,我是从红军中开小差的逃兵,我也姓何,叫何士申,庐江堂的,家有老小,望本家帮忙放我回家吧。一笔难写两个何字啊!
这个何队长,见是庐江堂的本家,态度便缓和起来。就跑到团部对贾团总说,抓到那个是红军的逃兵,如果我们把他杀了,等于帮红军杀逃兵,划不来呀,我看不如放了他,今后红军的逃兵就会越来越多。贾少棣见有几分道理,就点了点头。何队长见团总同意放人,便旋即返回来,把本家何长工放了出来,给了他十几个铜板,还把他送到沔水河边,搭上一个木头商人下茶陵的杉木排上。
就这样,何长工脱离了险境,潜入长沙,向省委作了汇报。后来在韶关的犁头埠又见到了朱德,完成了毛泽东交办的汇报和联络的任务。
二、毛泽覃乔装上井冈
1928年的1月,寒风嗖嗖, 有两个身着国民党部队军装的年轻人在通往酃县七都黄挪潭的山间小路上疾步行走着。当有路人的时候,军官走在前面,当兵的紧随其后。可在没有路人的时候,当兵的走在前面,军官随当兵的走。两人也不太说话,只顾匆匆赶路。
这两个人一直走到黄挪潭一个老乡家里,那个当兵的用联络暗号,把中共凉桥支部书记周里找来。国民党部队的士兵怎么知道中共酃县地下党的联络暗号?
原来这个兵是伪装的,其真实身份是中共湘南特委委员的黎育教(酃县人)。他向周里介绍同行的军官说,这位是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受朱德军长的派遣上井冈山联络毛泽东。为了途中安全,泽覃同志乔装成国民党第十六军中尉副官,化名覃泽。因为他路途不熟,语言不通,湘南特委就指派他护送,所以也穿上了这副行头。
正当他们一行三人走到湘赣边界处的山林中,突然遇到一股武装悉悉索索成扇形包抄过来,拉动枪栓的声音都能听见。对方是挨户团、国民党军,还是红军,人员有多少? 因树林茂密还不知底细。这时黎育教与周策畅并排站在毛泽覃的前面,慢慢往后挪动。
在这危急关头,随行的另一位向导周策畅大喊了一句,是不是进山打野猪的师傅。话音刚喊出,对方的脚步就停了下来,有人回应了一句,我们是来打老虎的。刚才还猫着腰的周策畅立刻直起身子大声说,都是自己人。
不一会树林里钻出来一大帮人,周策畅一眼就看出对方领头人就是宁冈县农民自卫军首领,现在已是工农革命军第二团团长袁文才。袁文才上前指着毛泽覃说,自己人怎么是这个行头,要不是早点喊出暗号,我们就会动手啦。黎育教连忙将毛泽覃奉命乔装进山找毛泽东的情况作了简单的介绍。袁文才端详着毛泽覃说,你们兄弟长得还挺像的嘛。
为了防止再发生误会,袁文才从带来的部队中抽出一个班,护送毛泽覃到了宁冈茅坪见到了大哥毛泽东。毛泽覃的联络工作,促使朱毛加快了会师的步伐。
三、毛泽东戏说洣泉书院是“金屋藏娇”
毛泽东在炎陵县开展革命活动期间,曾多次到洣泉书院,他为什么又把洣泉书院戏说是“金屋藏娇”?原来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
1928年4月, 为了打破敌人对湘南起义军的“会剿”,保存革命力量,朱德毅然决定东撤,向井冈山转移。朱德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先行,经安仁、茶陵到达酃县沔渡。陈毅率领湘南各县农军万余人随后跟进。
郴县农七师在师长邓允庭,党代表蔡协民的带领下于4月20日到达酃县城。师部设在城内的洣泉书院。师长邓允庭特地在书院内找了一间稍偏的房间,安排蔡协民与曾志休息。
为什么师长要单独安排党代表蔡协民与曾志到偏房休息?师党代表蔡协民,湖南省华容县人,1925年入党后参加广州第四期农讲所学习,与毛泽东有师生情谊。曾参加南昌起义,后随朱德南下。1928年1月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参与领导了湘南起义。不久任郴县农七师党代表,4月奉命率部东撤上井冈。曾志,原名曾昭学,湖南省宜章县人。衡阳女三师毕业,15岁就加入了共产党。湘南起义后任郴县农七师党委办秘书。与党代表蔡协民结婚,蜜月还没结束就随军东移。所以师长邓允庭才出面安排一间偏房让这对新婚夫妻共叙鸳鸯之情。
就在这时候,完成掩护湘南起义部队东移任务的毛泽东也率部回到酃县城。他快步来到洣泉书院,经过偏房时,听见屋里传来细小的男女说话声,他没有敲门就推门闯入,只见蔡协民正搂着一个花容月貌的女人在嬉笑。
蔡协民见有人不喊报告就闯了进来,忙松开手,显得有些窘迫。毛泽东看到这个场景,惊喜得大喊一声,哈哈,没想到你蔡协民在此地金屋藏娇啊!恭喜,恭喜!毛泽东同时抱拳向他俩拱手致意。
蔡协民急忙上前和毛泽东握手,说,毛委员,想不到你也到这里来了!毛泽东拉着蔡协民的手,风趣地说,该死,该死,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毛泽东同时把目光转向满脸红晕有点害羞的年轻女子问蔡协民,她芳名叫什么,谁家的闺秀?
蔡协民忙向毛泽东介绍。曾志以前没见过毛泽东,听到说眼前这位就是有“农民运动之王”之称的毛泽东时,连忙走上前来与毛泽东握手。
毛泽东见曾志年轻漂亮,蔡协民英俊威武, 微笑着说,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嘛。
三人坐了下来,屋里又传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四、沔渡墟朱德考林彪
1928年4月20日,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和湘南农军第一师从湘南转移到了距江西宁冈仅16公里的湖南酃县沔渡。军部就设在沔渡墟下街的张家祠。正在等待湘南各路农军到沔渡集结后,再一起上井冈山。
23日上午,朱德在沔渡住了三天,还不见陈毅率领的湘南农军第三师和第七师跟上来,心里有些焦急。朱德对一个多月前在耒阳才结为伉俪的新婚妻子伍若兰说,快去把林彪找过来。
不一会,一个身材虽然精瘦,但显得很精神的年轻军官,一个立正站在朱德面前,这人就是二连连长林彪。
朱德为什么不找参谋长王尔琢,而要找一个当连长的林彪来询问呢?当年,林彪才21岁,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1926年秋在叶挺独立团任见习排长。曾参加过南昌起义,后跟随朱德南下,经广东,转湘南。在湘南起义中的耒阳城战斗,因连长脚疾,朱德就指定林彪代理连长指挥部队,结果林彪以4个轻伤的代价消灭敌人一个连,令朱德刮目相看,战后提升林彪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一团一营二连连长。这次找林彪来询问,也是想考察一下林彪对军情的分析能力。
朱德对林彪说,陈毅率领的各路农军尚未跟进,你分析一下,陈毅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赶到沔渡。林彪稍为思考了一下,便向朱德作了汇报。他根据何长工、袁文才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团到资兴渡头接应陈毅所部已经东撤的情况,再将农军的行军速度估算了一下,他非常认真地回答说,报告军长,据我分析,陈毅的队伍今天下午肯定可以赶到沔渡。朱德盯着林彪问,能作如此肯定吗?林彪大声回答“能”。
朱德一挥手,林彪敬了一个礼,转身走了。
下午,参谋长王尔琢快步走进张家祠,高兴地向朱德报告,何长工、袁文才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团和陈毅率领的各路农军已经陆续开进沔渡。朱德急忙同王尔琢,伍若兰等人大步流星向沔水桥头走去。
五、赖毅拜师认“酃”字
1927年10月,毛泽东在水口叶家祠发展了六名红军战士参加中国共产党,并亲自为新党员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第一次实践把“支部建在连上”的建党思想。
话说在这六名新党员中,其中有一个叫赖毅的班长,湖南平江人。大革命失败后,1927年秋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因作战英勇,立场坚定, 经二连党代表何成匈介绍,在水口列为发展的新党员。但在填写入党表格时却遇到了一个难题。什么难题呢?就是入党地点酃县水口的“酃”字,他不认得,也写不出。有人会说,这好办,找人问一下,不就解决了吗?殊不知,当年加入党组织还处于秘密阶段,党员身份还不能公开。尽管赖毅还读了几年书,但因这个酃字是个冷僻字,所以不认得也写不出。再说按当年的规定,填写入党表格还不能告诉别人。当晚就要举行入党宣誓了,可入党表格还没填写好,这不就成了赖毅的一个难题吗。他偷偷找到二连党代表何成匈请教酃字的写法,可党代表何成匈也写不出。怎么办?何成匈说,我带你去拜九连党代表为老师,他是个大学生肯定知道。
这个任九连党代表的大学生是谁?他就是建国后1955年授为元帅军衔的罗荣桓。湖南衡山人,曾先后在青岛大学、武昌中山大学读书,1927年9月带领农民自卫军参加了秋收起义,后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毛泽东昵称他为“罗眼镜”。罗荣桓与湘赣边界特委秘书谭政(湘乡县人,1955年授为大将军衔),在水口连队建党活动中协助毛泽东做了很多具体工作。
何成匈带领赖毅来到水口朱家祠找到罗荣桓,罗荣桓告诉他说,这个酃字很少用,主要是用在两个地名上,一个是在我家乡不远,有个地方叫酃湖,再就是现在站在这个地方叫酃县,用的就是这个酃字。罗荣桓拿起钢笔在纸上写了一个酃字说,写嘛,你就记得下雨天的雨字,下面三个口字,再加一个耳朵就行了。今天晚上就要开会(宣誓)了,你赶快回去把表格填好交上来。赖毅立即返回了驻地。
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赖毅授衔为中将。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8-01-29 21:51:05
2018-01-29 21:49:42
2012-07-20 16:20:19
2012-07-20 16:19:16
2012-07-20 16:18:27
2011-04-21 23:19:46
2012-07-20 16:17:02
2011-04-21 23:19:0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4,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