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为了迎接胜利的曙光 ——回忆革命烈士彭观荣 >> 阅读

为了迎接胜利的曙光 ——回忆革命烈士彭观荣

2015-01-06 19:03:17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313
肖又铮/辑



1949年8月10日,祖国解放的曙光即将照亮株洲县古镇朱亭。然而一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革命志士却血洒狮子岭,他就是英烈彭观荣。
彭观荣,1918年12月出生在株洲县龙凤乡山田村一个贫苦农家。父亲彭东阳,靠租种他人田地养家糊口。观荣出世,给这贫寒之家平添了欢乐,也带来了忧愁。彭父凭着自己的泥工手艺,垒起了几间茅房,房子建成,却没有出门的路。原来在买地写契时,对方欺负彭家无人识字,契约上故意不写彭家已买出路,无奈之下,彭家只好出钱买下了一条路。此事之后,彭父痛下决心,再穷也要让彭观荣读书识字。
观荣7岁入私塾读书,10岁考入湘潭县立第三高小,16岁高小毕业,旋考入湘潭县立中学。21岁考入国立11中师范部,1942毕业,担任小学教师,24岁的彭观荣开始奔走于动乱的山村,撒播文化知识的种子,培养新的一代,以实现他“教育救国”的抱负。
1946年夏天,彭观荣担任天石完小校长。时值“双士会谈纪要”公布一周年,他对抗日战争胜利后,经过重庆谈判确定的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满怀信心,认为从此可以专心致力于教育,为灾难深重的祖国造就人才。于是,他四出奔波,延聘了杨嗣、阳光、廖新宇、王学明等思想进步(有的是地下党员)的教师。然而,不久国民党反动派撕毁了“双十协定”,公然发动内战。敌人四处抓壮丁,催征粮食,准备负隅顽抗。在湘潭地下党组织领导下,彭观荣和杨嗣、阳光一起领导全校学生进行反饥饿、反内战、反征兵、反征粮、反征税的宣传,办起了读书社,出墙报,演文明戏,在群众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党组织看中了这位思想进步的青年校长。经过斗争考验,1949年3月,彭观荣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他的爱人王学明知道这事时,他踌躇良久,对心心相印的妻子说:“有些事你们不要乱说,即算是被敌人抓去了,也不要说,准备牺牲就是了”。当解放大军正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胜利南下,天台乡伪乡长何藏书、地主恶霸莫兰卿、何再庚等顽固派积极收买枪支,组织“自卫武装”,妄图顽固到底。彭观荣奉命利用与伪乡长的邻里关系,承担了伪自卫队队长、枪支的造册登记工作,获取了伪乡自卫队武装的详细情报,上报湘潭县工委,为解放后清匪反霸提供了重要依据。
敌人愈是接近灭亡,愈是诡计多端。蒋家王朝为阻遏解放大军南下,密令各粮库迅速调粮外运。彭观荣得知后,以老同学的身份前往争取当地粮库保管员,向他说明形势,指明出路,要他设法拖住不调,为革命立功。这位粮库保管员听取了彭观荣的劝告,停运了粮食,为以后的筹粮支前做好了物质准备。
4月,杨嗣回县城,彭观荣担负起天台地区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工作,与湘潭县工委单线联系。当地恶霸莫兰卿之孙莫骄,早欲挤走彭观荣,取代校长之职。5月,这个横行乡里的地主少爷将彭观荣等地下党员活动的情况,密报湘潭县教育局。彭观荣为麻痹敌人,经与地下党同志研究并请示上级批准,辞去天台完小校长职务。他将校产一一登记入册。妻子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嘱目胜利,满怀信心地说:“让莫骄去保管,解放后接收时照数清点,少了一件,都以莫骄破坏学校论罪。”
彭观荣辞职以后,全力投入了迎接解放的工作。他到农村调查地主、富农的储粮、存枪情况,和其他党员一道,积极发动当地农民、学生,开展筹粮、护桥、护校、护路的准备工作。他组织秘密贫农小组,吸收罗春生、张长发、彭月庭等同志入党,刻印《贫农报》和党的文件,分发给龙华盛定帮、衡山石湾邹继纯等处。他的家成了地下党秘密接头的据点。七月,白崇禧鲁道源兵团五十八军匪部溃退朱亭。伪乡政府与溃军便衣侦缉队勾结起来,到处搜捕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白色恐怖笼罩了天台山乡。
7月28日(农历七月初三日)傍晚,彭观荣与妻子印完粮食登记册,正要吃晚饭。这时,一阵枪声传来,观荣走出门外察看,回来说:“国民党军队在溃逃,这里最多半个月就解放了”。晚饭过后,他去给新婚的堂兄道了喜,不一会回到家,就动手清理文件,又将调查的粮食分布情况一一登记入册藏好。时至午夜,为迎接解放而劳累了一天的彭观荣正要解衣就寝,忽然,狗叫声由远而近,观荣立即叫醒当天到达的地下交通员尹振祥,作好对付敌人的准备。
窗外有人在问:“彭校长在家吗?”
“是谁?”妻子抢先以问代答。
“远方有个朋友要找彭校长。”
彭观荣虽然喜迎解放心切,但深知敌人阴谋狡猾,迟疑着没有去开门。
“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一群便衣特务冲进房里,一个彪形大汉用手枪逼住观荣,观荣镇定自若。特务们将他捆绑在床柱上,用铁棍抽打,威逼观荣交出地下党名单和活动计划。
彭观荣忍受巨痛,坦然地说:“我是教书的,以教书为业,没有什么活动计划。”
一个特务从像片堆中找出一张杨嗣的照片问道:“这是不是杨嗣?”观荣接过照片,见背面上是杨逝一,泰然答道:“不是杨嗣,是我的同学杨逝一。”
特务扬手就是一耳光,吼道:“不交出杨嗣来,就打死你”。
敌人翻箱倒柜,除了搜出几张腊纸和一块钢板,一无所获。于是将彭观荣和尹振祥带到了区公所。敌人严刑拷打彭观荣。十个指头压碎了,他没有屈服,腿打伤了,他没有吭声。在残酷的折磨面前,彭观荣早已视死如归,宁肯牺牲自己,也不出卖同志和组织。
第二天清早,彭、尹二同志被押送朱亭。行至福祖桥,两位战友含泪告别。尹振祥被敌人带去寻找袁明,中途乘机逃脱。彭观荣拖着一条受伤的腿,步履艰难地行进在千万次走过的故乡石板路上。他浑身疼痛,但想到即将到来的胜利,想到自己所干的一切都是为了迎接全中国的解放,他精神抖擞,昂首挺胸,艰难地走完了二十多里路程。
彭观荣被关进一间猪栏里。这里又黑又脏、又臭,蚊子、苍蝇成群。他拒绝进食。晚上,他的脸上被蜈蚣咬了一口,肿起了一个很大的包,他也拒绝就医。镇上反动人物召见彭,劝他进食,引诱他交出地下党名单,都没有得逞。一天,敌人告诉彭观荣:“张长发已承认认识你,你一定认识张”。接着,提彭、张对审。彭观荣识破了敌人的奸计,不动声色地说:“我是天台完小校长,学生家长认识我的多,可我不一定认识每个家长,这个人我就不认识”。就这样,彭观荣机警地保护了同志。
胜利的大军势不可挡,鲁道源匪部准备弃镇南逃。彭观荣知道,敌人要对他下毒手了。他向房东大娘借了一支两寸长的断头铅笔,从牢房墙上撕下一块手掌大的白纸,给妻子写下了隐约可见的遗嘱:“学明系时代女子,他日好自为之,百钢、难难愿抚养成人……”然后从容就义,时年31岁。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3-11-23 20:19:30
2013-11-23 20:19:00
2013-11-23 20:18:26
2017-07-11 17:36:37
2013-11-23 20:15:29
2010-04-18 22:36:10
2019-10-30 10:17:13
2019-10-30 10:15:4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