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红独四团在炎陵策源 >> 阅读

红独四团在炎陵策源

2015-07-11 16:38:3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644

文/谭忠诚


1933年,从炎陵(酃县)的黄挪潭地区(今策源乡)走出一支革命武装,活跃在赣西湘东。他们湘赣边界开通道,湘南地区筹粮草,密林深山斗顽敌,护送主力踏征程,这支部队便是是湘赣红军独立第四团(简称红独四团)。
红独四团与炎陵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支队伍里三分之一的官兵来自该县,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县内的地方武装两次成建制地划入红独四团……而策源乡,更是红独四团的大本营。然而,在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期间,由于团长李宗保叛变投敌,红独四团因此蒙上一层污垢。这支立下赫赫战功,威震湘东和赣西的队伍沉淀在历史的洪流中,以至于很少有人提及。笔者在收集历史资料的基础上,以红独四团与策源乡的渊源为主线,叙述这支队伍一段不平凡的历程。
一、斗米湖编队
1932年11月间,敌人用重兵进攻上犹、崇义苏区,红独十二师几乎全军覆没。失去了这个区域,等于截断了与赣江东岸中央苏区的联系。上犹、崇义苏区的失陷,无疑是湘赣省的一块“心病”。为了收复这一地区,牵制粤敌和发展湘南苏区,湘赣省遂决定成立红军独立四团,重新组织力量恢复,力图打通湘赣省与中央苏区的通道。1933年8月16日,湘赣省军区依照中央军委指示,宣布组建独立第四团,命令李宗保负责组建工作,并任命他为红独四团团长。
李宗保,湖南永兴县高亭乡承上李家人,1912年1月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7年,湘南大地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16岁的李宗保毅然参加暴动,随后随农军转移上井冈山,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李宗保机智勇敢,深得上司器重。1933年6月,年仅22岁的李宗保就担任了湘赣省军区第二分区指挥部的指挥兼政委,负责酃县、宁冈、遂川三个县的武装工作。接到命令后,李宗保带领湘赣省红军学校一个连约120人的队伍来到酃县斗米湖(现策源乡平胡村),将刚刚改为中国工农红军湘赣军区酃县独立营(原称独立第九营)改编为红独四团第一营,打起了“湘赣省红军独立第四团”的旗号。当时酃县独立营有官兵290余人,是一支斗争力很强的地方武装。接着他又将队伍带到江西遂川县,在黄坑将遂川独立营改编为四团第三营。9月间,赣南的上犹、崇义两县的赣南独立营亦加入四团,被编为第二营,这样,红独四团共有三个营,另有机枪连、特务连、短枪排、司号排,总人数达到1100多人,枪支900多支。
红独四团成立之际,正值国民党发动对苏区的第五次“围剿”, 蒋介石集中100万兵力,自任总司令,杀气腾腾地向苏区扑来。红独四团既要参与反“围剿”的斗争,又得贯彻湘赣省委恢复上犹、崇义苏区的指示,可谓艰苦卓绝。李宗保带着这支刚刚组建的队伍奔波在湘赣两省的酃县、桂东、上犹、崇义、遂川等县,战斗时有发生。成立后不到两个月,就打了六、七场战。尤其是佐安、芦林两次战斗,打得尤为激烈。
二、两头扯亮剑
1933年冬,红独四团在崇义、上犹、遂川活动一段时间后返回斗米湖休整。这时候,国民党加紧了“围剿”的步伐,紧逼苏区。酃县挨户团团长陈大观在长旺村一个称“两头扯”的地方修建了一个哨口,派出几十个士兵把守。盘查出入人员,并监视瓷器窑方向的动静。两头扯两边是峭壁,是策源的天然大门。哨口的建立,像一把锁把策源锁上了。
红独四团果断决定亮剑,端掉这个哨所。他们兵分三路,一路直插长旺,另外两路分别从羊角岭和栗山包抄。担任主攻的战士们悄悄靠近哨所后方,爬上哨棚,往里面丢下炸弹。敌人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不在哨棚的敌人赶忙往水口方向逃跑,又被包抄的部队击溃。共缴获1000多发子弹、炸弹30多个以及其他军品。
三、蒲田坳激战
1934年8月7日,任弼时、肖克、王震率红六军团9000余人从遂川县横石山出发踏上西征之路。红独四团担任六军团的先导,他们日夜兼程,通过藻林、佐安、高坪等地,连续打开敌人四道封锁线,于11日达到桂东县寨前圩,接着又继续向西行进,当行进到资兴东江边时,湘赣省委命令红独四团留在根据地,继续担任保卫根据地的任务。红独四团的战士们依依惜别战友,回头返程。
8月下旬,红独四团回到策源梨树洲。这时候,郴州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欧冠已经带领湖南保安第十七团先期到达水口,在斗米湖的蒲田坳部署了一个营的兵力,步步紧逼到了酃县苏区的核心地带。酃遂独立团决定打掉这个“黑窝”,得知红独四团到了梨树洲,立即派人去联络,请求协助行动。红独四团觉得敌人攻到自己的大本营来了,官兵们个个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要狠狠打击入侵之敌,
8月23日,天才蒙蒙亮,两支分别从石禾坪和梨树洲出发的部队达到蒲田坳,战斗打响。敌人在廖营长的带领下,凭借着早已修筑好的战壕和碉堡负隅顽抗,红独四团和酃遂独立团的战士们发起轮番进攻。关键时候,红独四团的两挺水机关枪由于缺水而不能发挥威力,战斗一直处于胶着状态。直到午后,才结束战斗。敌人退出蒲田坳,红独四团和酃遂独立团亦付出了死伤近百人的代价。
四、石禾坪补员
长时间的征战,敌强我弱的恶劣环境,使得红独四团减员非常严重。1933年冬,国民党调集湘粤赣三省的兵力四面向苏区合围,他们每侵占一地,便修筑碉堡,步步为营,红色苏区区域不断缩小。酃县剩下桃源洞、皮坑、密花、上洞、下坪等为数不多的地方没有被敌人占领,遂川县仅剩下上下七烟。河西道委与遂川县委商议:道委赴湘赣省,遂川县委搬至酃县。不久,中共酃县县委和中共江西遂川县委合并成立中共酃遂中心县委,办公地点设十都密花乌石下。
当时,过境的遂川县党政军机关以及难民就达2000多人,加上国民党对苏区的经济封锁,粮食和食盐成了当时最大的困难。为了缓解这一问题,红独四团奉命到周边的遂川、上犹、崇义、桂东、资兴、郴州一带游击,打土豪,筹集粮食和食盐,为根据地军民解决了部分生活之需。敌伪档案有这样一段记载:“本月(指1934年3月),李匪宗保大部在下爪寮构筑工事,一部窜左安、阳湖,掠抢盐谷,经我胡凤璋部派队搜剿,该匪因被我压迫,于中旬潜向酃、桂、资、汝边境丛山逃窜”。
1934年春,红独四团为筹粮西进郴州。在郴州市郊会合了李林的湘南游击队,驻扎在黄茅山。湖南军阀何健闻讯,迅速纠集三个团的兵力对黄茅山发起攻击,敌众我寡,在坚守两天两夜后,李宗保不得不作出突围的决定。虽然成功突围,但是红独四团损失严重,110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700人,500多条枪,战场上尸体遍野。湘赣省委派出在白区工作的同志动员当地老百姓埋葬烈士们的遗体,收留掉队的伤病员。红独四团不得不返回根据地。
在护送红六军团西征的返程中,红独四团兵分两路,一路由李宗保带领,另一路300余人由营长宋月章带领,结果在途中遭遇伏击,只有28人平安到达目的地。蒲田坳一役,红独四团又损兵折将。一连串的作战,一连串的牺牲,部队减员非常严重。蒲田坳战斗结束后,队伍当晚开往石禾坪(现策源乡上洞村),在征得酃遂中心县委的同意后,将140人的酃遂独立团补充到红独四团,编入一营三连。
五、红水江休整
大量敌伪资料显示,红独四团在黄挪潭地区活动频繁。据国民党西路军第一纵队刘建绪部关于追堵红六军团军事报告书称:“李宗保一股,枪约300余,随肖匪(即肖克)窜抵郴州东南时(本月17日),曾奉肖令率部解伤病匪兵回赣边老巢,本(8)月下旬在汝城西南及资兴东北等处经我军兜剿击溃,窜入黄泥(梛)潭深山中。”
策源境内山鸾叠嶂、沟谷交错,有着易守难攻的天然地形,既便于打仗,亦便于养兵。黄梛潭、斗米湖、梨树洲、红水江等地是红独四团多次驻扎的地方,红水江更是红独四团的大后方。早在1933年,遂川县红军医院就迁到酃县桃源洞,后又迁至红水江,与酃县红军医院合并成立酃遂红军医院。这所医院所收治的伤病员主要来自红独四团。医院位于深山的腹地,山高林密,只有一条逆江而上的羊肠小道。医院设两个分院,一条小溪从中间流过。东面为一分院,收的是重伤员,西面是二分院,收轻伤员。因为这一阵战斗频繁,伤病员剧增,最多时达200余人。红独四团许多伤病员在这里得到医治之后,重返战场。李宗保在大院竹子溜负伤后,曾经在红军医院疗伤2个多月时间,直到1934年国民党组织对红水江围剿时才离开。

主力红军西征不久,苏区全部被敌人破坏。红独四团在赣西活动一段时间后,不得不转移至资兴的连坪山区,继续开展游击战。1935年春,李宗保变节,向国民党投降。方维夏将红独四团的剩余人员转移到桂东县的东边山,后汇入蔡会文领导的湘粤赣游击大队。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6-11-15 16:40:55
2017-07-11 19:43:41
2011-11-10 10:01:25
2011-11-10 10:00:49
2019-10-30 10:54:17
2011-11-10 10:00:02
2019-10-30 10:52:47
2017-07-11 17:37:0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