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 炎陵:抗战歌声背后的故事 ——炎陵山民救助美国飞虎队员的故事 >> 阅读

炎陵:抗战歌声背后的故事 ——炎陵山民救助美国飞虎队员的故事

2015-10-15 16:43:2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81

文/张林 周卫明 段湘华 华山


深谷里救起飞虎队员
顶着酷暑的我们随策源乡荣塘村村主任朱品为刚攀到飞水寨瀑布的上方,就见到一座松柏拱卫的坟茔,这是陈芳藻老人的坟。朱主任叹着说老人已于今年春天去世了,临终前交待愿长眠于此。我们有些唏嘘,四年前采访陈芳藻时,老人为我们拉的“光明行”等琴声仍缭绕耳畔,思绪再次回到71年前的那段历史……
1944年9月一个闷热的下午,正在飞水寨旁砍柴的陈芳藻听见一阵轰鸣,一抬头,只见一架拖着黑烟的飞机直冲向飞水寨深谷,一声巨响后,谷底升腾起冲天大火。随即,他发现空中有把大伞晃晃悠悠地往深谷坠落,伞下还挂着个人。好奇的他向崖边赶去,只见那人挂在悬崖边一株歪脖老松树上,正在解脱伞绳试图爬上来。可老松树离崖顶还有10多米距离,他根本上不来。
见到陈芳藻,飞行员眼见有了希望,他激动地冲着陈芳藻喊着什么。陈芳藻寻思着,也许他是在向自己求救。身边没有可用的工具,陈芳藻挥刀砍了两根长藤,连接起来后甩了下去,飞行员拽住藤条,手脚并用,很快就被陈芳藻拽了上来。
这时陈芳藻才发现,原来是个蓝眼睛、白皮肤、高鼻子的外国人,整整比他高了一个头,手上戴枚黑戒指,腰里别着把手枪。因为语言不通,陈芳藻不知道他叽里咕噜地说什么。正犯愁时,村民朱厚一拄着文明棍赶来了。那外国人看见朱厚一文明棍上的国民党党徽,立即笑着从飞行服背后掏出一个“血幅”。“那是一个丝绸缎带,大小跟一张奖状差不多,上面用中文写着‘来华助战洋人(美国人),军民一体救护’。”俩人这才明白,眼前这个外国人是赴华助战的美国人。
见飞行员饥饿难耐,陈芳藻忙跑回家,将家里仅存的7个鸡蛋煮熟后送了过去,飞行员接过鸡蛋,一口气全吃完后,冲陈芳藻笑着竖起了大拇指。见天色已晚,他们怕出问题,立即带着飞行员去乡公所。下山时,几个山民见是外国人,操起扁担就要打,飞行员见状也掏出了手枪。陈芳藻忙解释说他不是日本人,是美国人,是帮中国人民打日本鬼子的。

抬着飞虎队员翻越湖南最高峰
到达乡公所时,夜已很深了。由于时任乡长兰子青也听不懂飞行员说什么,只好带他们找到前任乡长钟子仙。
钟子仙早年毕业于湖南省第三师范学校,懂些英语。发现终于有人能听懂自己的话了,这位飞行员很是高兴,马上与钟子仙交谈起来。原来,飞行员名叫安得鲁•唐纳德,是美国飞虎队队员。当天他与战友罗伯特•厄普邱奇各驾驶一架P40型轰炸机,在湘南上空与日军战机作战,不慎双双被日军击中。
见唐纳德腿受了伤,兰子青连夜找来郎中为他疗伤。当晚安得鲁•唐纳德便住在乡公所。几天后,陈芳藻等人用轿子抬着受伤的安得鲁•唐纳德,穿过陡峭的梨树洲,翻过海拔2212.5米高的酃峰,将他送到江西遂川机场。
临别时,眼睛潮潮的唐纳德紧握陈芳藻的手,一步三回头地登上飞机。

飞机残骸,散落民间
飞水寨其实是一条近百米高的瀑布,云雾中但见一道白练从顶峰直泄而下。当年,陈芳藻曾带我们攀上水声轰鸣的飞水寨。老人说:“飞虎队战机就坠落在瀑布下的深谷里。”
今天,站在飞水寨瀑布上游的我们,听着潭底隆隆的水声,仍觉得腿脚有些发软——这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悬崖,真不知当年陈芳藻是如何攀下去救飞虎队员的?
朱品为说:“送走唐纳德后,陈芳藻也曾下到谷底去看过,见飞机残骸大都被山民拾走了,只剩下那个深深扎入谷底的飞机头。也许是机头太重,加上两岸峭壁太过险峻,无法将它拖上悬崖……”
由于飞机材质好,许多村民将其改制成农具,不少老农的烟锅子也是用残骸碎片制成的。
陈芳藻就是当年攀到那株歪脖老松树上,将降落伞取下带回家。见美国降落伞的布是用特殊丝绸做的,挺结实,陈老就用它做了几付背儿子的绑带。剩下的伞布被陈老搓成了丝,制做成了二胡琴弦。朱品为说,他是听着陈老琴声长大的。
据朱品为介绍,当年坠毁飞机燃烧的大火熄灭后,他父亲朱树一也曾随村民爬到谷底。见飞机上的机枪全摔烂了,仅觅到了几颗机枪子弹和一件圆形的物品,上面的英文字母还清晰可辨,写着ELEVATOR(升降舵),可惜后来我们搬家时失落了。“那株歪脖老松树还在吗?”我们探头向崖下望去。朱品为叹了口气:“原来还在,可惜前几年一场冰雪摧毁了它。”

常拉“光明行”怀念美国朋友
随行的村民组长陈庭辉告诉我们,他祖父陈芳藻当年从遂川机场回来后才得知,安得鲁•唐纳德的战友罗伯特•厄普邱奇驾驶的飞机被日军击落后坠毁在了炎陵一山之隔的郴州桂东县,飞机落地后爆炸起火,没来得及跳伞的罗伯特•厄普邱奇当场死亡。
“祖父当年说起此事有点伤感,却也替安得鲁•唐纳德庆幸,希望他能平安回到故乡与亲人团聚。”陈庭辉还说,爷爷虽再未与安得鲁•唐纳德见过面,但还是喜爱用那把特殊的胡琴拉“光明行”“二泉映月”等曲目,以思念安得鲁•唐纳德等用生命与中国人民一同抗战的美国空中英雄。而炎陵县政法委 常务副书记、曾在黄挪潭乡(现策源乡)任乡长书记多年的万志雄回忆道,有年秋天,他与朱品为在县里开人代会时,接荣塘村山民电话,说安得鲁•唐纳德的后人来到飞水寨凭吊。当天散会后他与朱品为连夜赶往飞水寨,遗憾的是当他们赶到飞水寨时,唐纳德后人已翻越酃峰往桂东去了。
虽然万志雄最终没见着唐纳德的后人,可美国飞虎队员后代专程来凭吊父辈当年被中国人民救援的故地,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万志雄说希望如郭小超歌中所唱的那样,愿中美两国人民世世代代珍惜这段用鲜血凝聚的抗战情谊。
告别飞水寨下山时,脑海中突然冒出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在上海与中国大学生的对话:“美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二战期间,美国飞行员在中国上空被击落后,当地人民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保护着他们!”
中美两国人民同仇敌忾之情由此可见。

相关链接
飞虎队(AVG),又称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二战期间在中国对日军作战。飞虎队队员作战时都随身携带“援华助战条幅”,以备在作战中一旦被日军击落跳伞时,能据此得到当地群众的援助。由此也缔结了美国飞虎队队员和中国抗战军民深厚的情谊。
(图片均由华山拍摄)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6-01-10 10:37:25
2016-01-10 10:37:00
2016-01-10 10:36:26
2016-01-10 10:35:37
2015-10-15 16:45:18
2015-10-15 16:44:48
2015-10-15 16:44:18
2015-10-15 16:43:2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