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民间故事 >> 炎帝榆望氏和潞水传说六则 >> 阅读

炎帝榆望氏和潞水传说六则

2012-10-13 20:38:52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85


文/段立新



炎帝榆罔氏遗葬天堂山
很久很久以前,炎帝榆罔氏死了,人们遵照他生前的遗愿,准备把他安葬在他的封地露岭山系的一个山头。按风水先生的说法,潞水是一个风水宝地,炎帝榆罔氏的墓正好选在龙脉的脉眼上。可是,墓坑挖好后,人们发现坑底下是空的。原来,这一带属喀斯特地貌区,溶洞比较多,炎帝榆罔氏的墓坑凑巧打在溶洞上。风水先生阳丙吉认为坑底有洞,脉气就破了;脉气破了,就藏不住真龙,把炎帝榆罔氏安葬在这样的墓穴里有什么好处呢?还是给炎帝榆罔氏另找一块墓地吧。大家四处寻找,最后在另一个风水宝地鹿原陂为炎帝榆罔氏找到了一块墓地。于是,人们就把炎帝榆罔氏的灵柩南迁,安葬在鹿原坡,这就是现在的炎陵县炎帝陵。这个原本打算安葬炎帝榆罔氏的山叫做“天堂山”。炎帝榆罔氏属于神农氏部落,是神农氏部落的后裔,人们又把炎帝叫作“炎帝神农氏”。后来,民间又称炎帝神农氏为“神农皇帝”、“神农天子”。因为这个原因,潞水民间就把天堂山叫做“天子山”,意思就是安葬神农天子的山。
《酃县志》记载说:“茶陵睦乡有潞水溪,相传炎帝卜葬于此,弗吉,乃归栖鹿原。”意思是茶陵县一个叫睦乡的地方有一条河叫潞水,相传炎帝榆罔氏最初打算安葬在潞水河发源地的天堂山,经风水先生看地之后,认为葬在这里不吉利,于是,人们就把炎帝榆罔氏移葬到酃县的鹿原陂。酃县就是现在的炎陵县。
筙田茨田的来历
移葬炎帝榆罔氏这一年的双抢时期,人们发现,凡是经过炎帝榆罔氏护丧队伍踩踏过的稻田,产量比往年要高出不少。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人们反反复复地回忆着,最后的疑点都落到了护丧队伍踩踏这件事情上来了。大家想,总不会是“踩塌”了的缘故吧?嘿,不管怎么样,先试一试再说吧。于是,人们便模仿护丧队伍“踩踏”的样子,一手扶着棍子,双脚交替,在禾苗中间来来回回地划动着。这么试了一番之后,到晚稻收割的时候一看,果然,所有经过“踩踏”过的稻田都增产了。这样,作为一种农耕技术,这种“踩踏”的方式就日渐推广起来了,潞水人把它叫做“筙田”。再后来,人们觉得用脚划不如用手抓这样快,于是,慢慢地把筙田改变成了用双手抓田,这就是潞水人所说的“茨田”。
坛官“随遇而安”
在潞水人信奉的神灵中,有一种神灵名叫“坛官”,潞水民间把他们叫做“石公老爷”。坛官是怎么来的呢?这有个传说:据说,安葬好了炎帝榆罔氏之后,天老爷决定封赏所有为炎帝榆罔氏办丧事的人,让他们去各个地方当神仙。不知怎么一来,单单没有封赏坛官。坛官是干什么的呢?就是负责给法坛点香添灯油之类的打杂人员。坛官们不得其解,便一起去问天老爷。天老爷拍拍脑袋一想:哎哟,真是忙糊涂了,怎么就没有封赏坛官呢?给他们补一个封赏吧?不行!一下子封了这么多人当神仙,天上、地下,所有该安置神仙的地方现在都已经安置好了,到哪里给这一班坛官找位子呢?算了,还是让他们自己找个地方安身吧。天老爷便笑了笑,说:“哦,你们呐,哈哈哈,好说,随遇而安吧。”
也合该是坛官们倒霉,他们闹哄哄的,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天老爷所说的话。有人把天老爷的话听成了“到安仁去安身”,哦,到安仁去呀,好呢,于是就去了安仁;有人把天老爷的话听成了“到有树的地方去安身”,哦,到有树的地方去呢,好呀,于是就去了有树的地方。所以,现在,安仁、茶陵的山间地头,大凡有树的地方,都能看到大大小小的坛官庙。
潞水矿产多
炎帝榆望氏死后成了天上的神仙。在天上,他很想念留在潞水的子民,就决定下凡到潞水来走一走,看一看。只见他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又老又瘸、一身臭烘烘的老头子,降下云头就来到了潞水。当时,正是农历六月,天气炎热。炎帝榆望氏一路走来,只见这里的人,男的在山间田头种田,直到月亮上山才回家,女的在家里劳作织布,直到公鸡打鸣才睡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个个都穿得破破烂烂,长得又黄又瘦。炎帝榆望氏看了,心里真难受啊,他想,我一定要帮一帮我的子民。于是,他借口口渴,向路边人家讨水喝,以便知道大家希望得到怎样的帮助。
他来到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只有一个老人在家,老人很热情,一听炎帝榆望氏的来意就说:“诶,馊粥比水更能解渴呢,客人还是喝馊粥吧。”说完,就把家里仅有的一碗馊粥舀给炎帝喝。原来,潞水人有一个习惯,夏天喜欢喝用米汤和豇豆叶熬成的馊粥。炎帝当然了解潞水人的这个习惯,再说,自己好久没有喝到这样的粥啊,今天能喝到一碗馊粥,感觉真好比是吃了山珍海味,不要说心里有多高兴。但是,他一点也不声张,只是一个劲地和老人闲谈,谈着谈着,他突然问老人:“你们要秤砣秤的还是戥子戥的?”老人说:“秤砣虽小压千斤,当然要秤砣秤的呀。”炎帝榆望氏站起来,手一挥,对老人说:“头在马牯岭,脚踏唐家园,有人识得着,代代吃不完。”笑一笑,转身就走了。
据说,就是因为有了炎帝榆望氏这样的点化,潞水才有很多铁、煤、石灰石三种矿产。后来,人们在开采矿产的过程中悟出,炎帝所说的秤砣秤的是指铁、煤、石灰石等粗重的矿产,戥子戥的是指金、银等贵重矿产。
碣石黄狗泉
离开老人家里之后,炎帝榆望氏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来到了露岭山区一个叫碣石的山村。当时,碣石这个地方山清水秀,是一个适宜于人生活的好地方。他来到一户人家门前,向主人讨水喝。屋主人是一个女的,她抬头一看,哎哟,怎么是一个脏兮兮、臭烘烘的叫花子呀!呸!真讨嫌!还要水喝呢,你想得真美!只见她眉头一皱,不耐烦地说:“我屋里冷水没人挑,开水要人烧,你若是要水咭,拿瓢自己找!”这户人家养着一条大黄狗,女主人对炎帝十分冷淡,大黄狗却不吠不闹,一个劲的围着炎帝摇头摆尾,显得十分亲热。炎帝这个气呀!他想,人还不如狗,怎么是这样一个女子呢,真是人间少有呀!碣石这个地方都是这样的人吗?好,我就惩罚一下你们,让你们好长个记性,以后好好做人。这么一想,口里的话也就出来了:“碣石妹姬(妹姬,在潞水方言中就是小女孩、女孩子、女人的意思)生得恶,水从砂里过。”谁也奇怪,碣石这个地方的水真的一下就不见了,只有半山腰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山泉还有一点点水。这个小山泉叫做黄狗泉,据说是炎帝榆望氏特意留给大黄狗喝的。所以,碣石从古到今一直严重缺水,不能种水稻。
人心比天高
离开碣石以后,炎帝榆罔氏继续往前走,走到到一条大路口。大路口边空荡荡的,只有一栋茅草屋,茅草屋前的晒谷坪上有一棵大树,大树下摆着桌子、椅子,桌子椅子旁边放着茶水桶、茶杯子,茶水桶、茶杯子旁边坐着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穿一件皱巴巴、蓝不蓝灰不灰、补丁打补丁的衣服,笑眯眯地坐着。一看见炎帝榆罔氏走来,便连忙招呼炎帝榆罔氏坐下,然后,请炎帝榆罔氏喝茶。炎帝榆罔氏正走得热汗淋淋呢,接过茶一喝,茶水凉津津的,喝一杯,身上热气泄了一半,再喝一杯,身上热气消得无影无踪,凉风一吹,真的是好舒服啊。
炎帝榆罔氏一边喝着茶,一边乘凉,一边就和老太太攀谈起来了。炎帝榆罔氏问老太太:“老人家,你这里人来人往的,要是开个茶水店子卖茶水,也足够你赚几个糊口钱啊,为什么不开个茶水店子呢?”老太太说:“你这个客人也真是,井里面打的水,屋后背摘的老木叶(潞水民间把家常用的茶叶叫做“老木叶”),山上砍的柴草,烧烧煮煮就是一桶茶水,还值得卖钱呢。”炎帝榆罔氏说:“那你在这里摆茶水又图个什么呢?”老太太说:“出门人在外不容易,要是冬天能有个地方避避寒,有一灶火烤,夏天能有个地方歇歇凉,有一口茶喝,几多好啊。你问我图什么,说真话,我年纪一大把的人,图的就是这个。”这话说得炎帝榆罔氏大为感动,他想,这可真是一个大善人啊,我得帮帮她。于是就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气说:“老人家,你在这里开个酒店卖酒,怎么样?”老太太哈哈大笑,说:“好呢,等我开得起酒店卖酒时,我第一个请你,白喝,不要钱。”炎帝榆罔氏也哈哈大笑,说:“那我就明年来喝酒吧。”说完,笑一笑,转身就走了。
说来也怪,炎帝榆罔氏一走,老太太的茅草屋里突然飘来了一股浓浓的酒香。这是哪里来的酒啊?老太太顺着酒香一路找去,最后找到了屋后面的水井边。莫非,这酒就是井里面来的?老太太舀起一瓢水,闻一下,香喷喷的,喝一口,酒味十足:甜甜的,回味绵绵,这可是实打实的酒啊!你想,这香香的、甜甜的、回味绵绵的酒谁不喜欢?老太太便撤下茶水桶,真的卖起了酒。想不到,一卖二卖,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老太太一家卖成了个万贯家财。几乎是在眨眼之间,老太太一家起高楼,住大屋,男女老少,披金戴银,日子过得可真舒服啊。
第二年,炎帝榆罔氏真的来老太太家喝酒了。这一回,炎帝榆罔氏又是一副又老又瘸、一身臭烘烘的老样子,老太太一看,眉头就皱了,心想:哎呀,我这酒店子,体体面面的,怎么能有这样一个烂叫花子来喝酒呢?正要发脾气把人赶出去,炎帝榆罔氏先说话了:“老板娘,生意还好吧?我可真来喝酒了。”老太太细细一看看,明白了,这个人我去年见过,是开过这么一个玩笑。好,说话算数,就让他白喝一回酒吧。
像去年一样,炎帝榆罔氏又和老太太攀谈开了。炎帝榆罔氏问:“老板娘,你们一家人现在是生意好,生活也好,你还有什么不如意的吗?”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哎,你不晓得,别人都是蒸了酒就有酒有糟,人喝酒,猪吃糟;我呢?光有酒,没有糟。没办法,只好另外置办东西养猪啰。哎,要是我还有糟来养猪该多好啊。”炎帝榆罔氏大吃一惊:这话怎么是眼前这个老太太说出来的呢?哎,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呗。炎帝榆罔氏心里这样想,脸上却不露声色,他淡淡地笑了笑说:“放心吧,你就会有糟养猪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炎帝榆罔氏这一走,老太太家井里面的酒也走了,老太太家的高楼大屋也走了,老太太一家人身上的金银绸缎也走了。人们睁开眼睛一看,乖乖,一年前,老太太家里是什么样子,现在又是那个样子,只是在大树下面的桌子上多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四句话:
“天高不算高,人心比天高。井水当酒卖,还说猪无糟。”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7-07-11 19:59:42
2019-10-30 10:27:18
2013-11-23 20:33:55
2013-11-23 20:33:00
2016-11-15 16:51:24
2010-09-06 16:22:05
2010-09-06 16:16:47
2016-09-08 22:25:3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