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揽胜觅踪 >> 回眸之间,我便成了“酃县人” >> 阅读

回眸之间,我便成了“酃县人”

2019-10-30 10:19:28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5


文/刘奇叶 

       
  人生如云,有聚散,有缠绵,有漂泊,还会有梦的光环。但是,总会有一份情,烙印在生命深处无法抹去,哪怕是一次短短的邂逅;总有一种言语,在生命里铮铮地回响,哪怕是一声短短的叮咛。仲春清明节期间,我跟文友一道去炎陵祭祖祈福,途中,竟然结识了一位海外归来的“酃县”女子,成了她眼中的“酃县人”。
  炎陵(别称酃县),是中华民族始祖炎帝神农氏的安寝福地,千百年来,一直是全国各地各族人民以及海内外华侨华人的精神家园,牵引着无数炎黄子孙不远千里甚至漂洋过海前去谒陵祭祖,寻根探源。真是始祖有灵,这天阳光和煦,天空蔚蓝,心意盎然。我与文友在庄严肃穆的神农大殿焚香礼拜后,便偕行前往以休闲养生闻名遐迩的神农谷游览。
  这是一片独特的原生态的高山湿地,一个天造地设的生态景观,一个光景旖旎的世外桃源。她宛如一位婀娜多姿的仙姑,远远地向人寰展现其优美傲人的身姿,众多文人墨客为之心驰神往,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我和文友一会儿辗转在这俊秀幽美的神农峰(又称酃峰)之间猎艳搜奇,一会儿又徜徉于一株挂满红飘带的“树包石”底下,被这一奇绝的景致所吸引。随后,我们来到数十米高的珠帘瀑布前观赏留影,沉迷甚久不去。文友临走之际,特地招呼着我跟上他。我一边应声着,一边再次贪婪地呼吸了几下难得一闻的负离子,欲罢不舍回眸之际,骤然,一个清澈动听的女性声音把我吸引了过去:“你好!你也过来神农谷观光了?”我循声一望,发现是一位清丽的中年女性站在我不远处,仿佛很熟络似地投给我一个微笑。我迟疑地笑笑,但直觉告诉我,她认错人了。“咦,你不是酃县人吗?”她脸上宛若有了一点惊疑。“酃县人?你怎觉得我就是酃县人呢?”我有点狡黠地反问她。她听了有了羞怯之色:“啊!你不是酃县人、不是株洲人吗?”至此,我确信她是认错人了,而且推测她是一位不经常来这里的游客。因为,酃县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改名为炎陵县了。“我是株洲人啊,只是你说的酃县……”我没有正面回答她,我觉得我不能让她尴尬。“你可要知道,酃县在20多年前已改为炎陵县了。”我把话岔开了。“这个,我早知道呢!”她莞尔一笑。
  中年女子的回话让我愈加讶异。我开始新奇地打量着她:年龄四十有余,不高不矮的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材,双肩上背着一个精致的小背包,手上提着一只玻璃水杯,身后还紧跟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一张倩丽的脸上,写满对生活的自信和愉悦。“请问你应该不是炎陵人,哦不,不是酃县人吧?”我紧问她一句。中年女子听了,不禁扑哧一声笑了:“我是酃县人,哦不,是炎陵县人呢!”语气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这回,轮到我一番惊讶了:“你既是炎陵县人,为何要称作是酃县人呢?”谁知中年女子听了,并不觉得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声:“唔,这我习惯了。是受我父亲的影响,听他叫酃县叫惯了。这突然间回到了故乡后,一时改口不来,不好意思!”她说罢朝我一个羞赧的笑靥。“是跟着你父亲叫酃县叫惯了?”我愈觉话中有话,不由地走近了中年女子两步,饶有兴趣地跟她攀谈起来:“请问怎么称呼你呢?你父亲没住在酃县吗?他不经常过来酃县吗?”刚说完,我才感到自己被她感染了,居然也跟着她一个劲地称“炎陵”为“酃县”了。果然,中年女子听了也觉得谐趣,又一次扑哧笑开了:“我叫黄小莉,是个美国华侨,还有一个名字叫爱丽丝,祖籍地酃县。我父亲从小就在酃县长大的,很熟悉这里呢!”
  果不其然,这是一位身份奇妙的女子,一位有故事的女子。
  我朝前方匆匆望了望,想招呼一下已前去的文友等一等,可哪里还在人群中找得到他的身影?他也许早已跟着如织游人走远了。我索性停了下来,坐在路旁小憩的石凳上,同时招呼着刚认识的黄小莉女士一起过来坐坐。小莉女士觉得也走累了,便拉着小男孩的手一块靠着这条石凳坐了下来。
  一番交流后,我才知道,黄小莉女士出自一个红色革命家庭。她父亲黄爹出生在湘赣边界酃县鹿原镇的一个小山村,十七八岁时投身朱毛红军参加革命,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反围剿,打土豪,分土地。但是,黄爹在国民党反动派第五次围剿中被不幸打散,与革命队伍失去了联系。后来,当黄爹得知红军队伍已经北上长征后,只好隐身回家种田。谁知到了解放战争时期,黄爹被当地国民党武装抓了壮丁,半年后派遣给一个国民党军官当了警卫。全国解放后,这个军官便带着黄爹去了台湾,不久又移民美国居住。20世纪90年代初,黄爹忍熬不住乡愁之苦,带着他的晚年得子未满20岁的小女黄小莉回到了故乡酃县,一路满脸流泪地谒陵祭祖、探望乡亲。这次回乡,黄爹亲眼目睹了家乡的巨大变化。看到乡亲们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时,他心中充满喜悦。回到美国后,他彻底失眠了,无时不刻叨念着祖国,牵念着乡亲们。在黄爹眼里,他早已把始祖安寝的这片神奇的土地,深深地烙印在心底了。然而他终是老了,体质越来越弱;双肢患有严重风湿,无法行走自如。他心中盛满乡情,眷念着生他养他的故土。当女儿黄小莉坐在床边陪着黄爹说话的时候,他反复叮嘱女儿不要忘记自己是炎黄的子孙,不要忘记自己的根在中国。曾经有好几回,黄爹按耐不住乡愁的侵袭,半夜里挣扎着要爬起来回故乡去。哪怕是在梦乡里,黄爹都时刻想着望着能够再次回到祖国,亲眼目睹不断变化中的故乡,看看他的乡亲们……
  “今年迎来了祖国七十华诞大庆,我父亲尤其兴奋与喜悦不得了。他跟我说,如今,祖国经过七十年的改革开放,七十年的迅猛发展,已经越来越强大起来了,故乡酃县今天也应该是建设得愈加富足美丽,故乡人民的生活也应是过得更加富裕幸福啦!我父亲特地把我跟我先生喊到他床前,郑重嘱托我们带着孩子好好回国一趟,同时也捎带他的那颗炙热之心,往酃县鹿原坡谒陵祭祖,认祖归宗!只是……唉,这些日新月异的变化,我父亲若能亲眼看到该是多好啊!”黄小莉说话间,那一声喟然叹息,刹那间让我对黄爹以及黄小莉女士这一家子的拳拳桑梓情怀感动不已,肃然起敬。“咦,那你的先生呢?”我环顾四周一下,不解地问。“他呀,一看到酃县的惊人发展与巨大变化兴奋不已,人勤奋得不得了,拿着摄像机早已跑到前面拍摄去喽!”黄小莉欣喜地答道。“请问你家先生是哪里人?”我不由自主地又问。“他是中国台北人。”黄小莉女士顺口答道。“那你们一家子难得回来故乡一次,多跑一些地方看一看,把祖国发生的伟大变化和乡亲们幸福生活的情景画面,装进那些视频与照片里去,给黄爹看了,也足以慰他思乡之情了!”我说。“你哪里知道,一张简单的照片或一个视频,怎能一下消去他长年累月念乡之情?这不,我父亲还特地叮咛我,趁着今年伟大祖国七十华诞之际,要我在酃县炎帝陵坡上取一抔土、在酃泉(神农谷溪水)里装一瓶水给他捎带回去。让他在有生余年,好好地亲一亲、闻一闻始祖神农氏陵上的泥土与故乡水的芬芳!”黄小莉深情地说罢,右手特意轻轻地拍了拍背在背上的小背包。透过黄小莉女士那份庄重而虔诚的神情,我仿佛看到了一位高大华侨跪在一抔土面前的背影,听到他祷告始祖神农氏护佑中华的呢喃轻语……
  我发现自己眼眶早已湿润,觉得该是告辞黄小莉女士的时候了。是的,我得去追上走远的文友,还要把这个刚才听到的故事告诉他,与他一块分享。于是,我带着感慨与不舍辞别了黄小莉女士,一路小跑而去。刚跑过了一个路口,蓦然我记起了什么,我觉得自己傻傻的:竟然还没有问清楚黄小莉女士为什么把我当作了一回酃县人?还有,她眼中的那个“酃县人”,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因为这个好奇心,我停住了疾走的步伐,欲转身再去找到黄小莉女士揭开这个谜底。然而,我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为什么我非要知道这个谜底呢?或许,她所认识或曾经认识过的这个“酃县人”,是她当年跟随他父亲回到祖国谒陵祭祖时结识的陪同人员?抑或是一名跟我年龄相仿相似的乡里乡亲?也罢,何必偏要去解开这个谜底呢?我被她当作一个“酃县人”相识,这又有什么不好?我想,在黄爹的心目中,在黄小莉女士的心目中,以及他们一代又一代华侨华人的生命里,生生世世永远地烙印着一个“酃县人”印迹,叨叨念念自己的根在中国,铭心镂骨不忘自己是一名炎黄子孙,这不正是说明了“酃县人”之魅力所在,继而有力阐释了海内外华侨华人同胞认同一个文化符号的深刻内涵吗?
  想到这里,我饶有兴致地哼着自编的“我骄傲,我是酃县人”的小曲儿,一路轻快地向前走去。有幸当了一回“酃县人”,何尝不是生命中的一段奇缘呢?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2-02-02 14:04:58
2012-02-02 14:03:43
2012-02-02 14:03:15
2014-02-14 10:09:20
2014-02-14 10:08:40
2012-02-02 14:02:30
2014-02-14 10:07:38
2014-02-14 10:07:1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