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揽胜觅踪 >> 山路元无雨 空翠湿人衣 ——渌江书院记游 >> 阅读

山路元无雨 空翠湿人衣 ——渌江书院记游

2019-10-30 11:03:10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2
 
文/胡琳苑        
                                                                                                                                                                                  
  我以为冬天就这么到来了。
  唬人的北风肆意扫荡着这片土地,天始终阴沉着脸不给人喘息的机会。路上人来来往往依旧热闹,孤独的人依旧唱着欢乐的悲歌。车窗外是绵密的雨,串珠般的雨粒斜斜地打在玻璃上,疾驶的车追赶着风,惹得胆小的窗子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
  眯着眼睛小憩一会儿,就到了渌江书院。这时候雨也停了,一切都似乎刚刚好。
  渌江书院坐落于渌江河畔的西山之上,西山山脚下,是一扇由汉白玉石搭建而成的拱门,上面有书法家李铎先生写下的“湖湘文化”四个大字。
  小心门栏,抬头一看是“渌江书院”几个隽逸的字,两旁写着“尊贤以礼,积厚成陵”,简短八字,将醴陵镶嵌其中,更让人觉其妙处。再往里走,小心脚下,不要踩入水坑看着水花四溅。“求经师,不如求人师”红红的字体赫然映入眼前,雨水早已经把石壁打湿,沿着深深浅浅的壁痕溢了出来。就像这里走过的无数迁客骚人一样,我也踏着前人的步子,随着曲折蜿蜒的台阶,一步又一步走向那云深不知处的书院。
  往右走,左边是挂着雨滴的灌木丛。过于寒冷的冬天并没有把这里的植物一举侵灭,半红半绿的叶子反而在这样雾白色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明艳与灿烂。看见前面那株被红得发亮的小果子压弯的灌木了吗?多像一团在空气中跳动的火,热烈又纯净,还没有来得及被风吻干的雨包裹着那一粒粒小小的红,妖娆又迷人。
  再往上走,往前看看,绕过满载着灌木的小路就到了日月亭。在走着这条山路时,不知平行时空的朱熹,会不会也匆匆忙忙地不顾这一路泥泞,踩下深浅交错的脚步,赶着去给学生们讲课呢?就到了,日月亭被洗心泉拥抱着,泉水清澈可见底,孤独的金鱼不安地守着这片天空,如果它也活了上千年的话,看着我们这群新来到此处的人,它会不会像须发尽白的老者一样,给我们讲述这千年来的日月星辰、历史风云。
  看,前面就是日月亭了。“日虹新带西山雨,月色柔铺绿水波”,就像“秦时明月汉时关”一样,能够被时间留住的,一定承载了历史的风沙,也一定是这片土地留给后人最大的礼物。历史可鉴事,文化可润心。就在这日月亭坐一会吧,我想如果我出生在了明朝,此时此刻,王阳明先生会不会看着这满目冬景,脱口而出“格物致知”“知行合一”呀。还有呀,还记得那天吴敬恒、蔡元培、章太炎、张继等人相约到西山凭吊革命家宁调元吗?你看他们也同样是在这样的季节,也同样是看着这红绿相接、淞雾缭绕的西山,想起旧友,想到革命梦想,那满腔的情怀会不会忍不住溢出来,会不会变成惋惜的哀叹与泪水,留在那个时空里,而我们又刚好与之相遇,而后只听得“钟仪操南音,不忘本也”。
  好了,拍拍身上装着的寒气,继续往前走吧。
  书院经过长时间的修缮与整理,日益显示出它的庄严与宁静。清朗的泉水前面是一头象尊,长而卷曲的鼻子正对着日月亭,像是在与之嬉戏。
  再往前走,小心绊倒,那些吸满水的木板很滑。看见那两颗耸立的古树了吗?高而仿佛直入云端的古树欠身相互致意,拥抱着,像是一扇天然形成的拱门。抬头看,渌江书院就赫然映入眼帘。原本像是长在云上的书院就这样撞进了眼里,也许我是身在其中而不知云深了吧。再向远看一点,今早的雨雾倔犟地把书院背后那连绵着的山遮挡起来,像是给一个深闺女子戴上一层面纱,山色空蒙,看着让人别样欢喜。
  回过头来,再往前走一走,这里有一段山坡。走慢一点点,等一等还在后面摇着尾巴的家犬。
  前面就是渌江书院了。门院前一方池水,松树依垂在门前,白墙青瓦,让人仿佛置身江南旧时光。地面上积了一层浅浅的水,不小心踏下去,只听得水声在空中炸裂开花,像是冬日柴火冒出星子的声音。往左拐,去看看书院前面的这片小天地:左边深浅交错的大树,太多承受不住雨水重量的叶子,不得不离开树干成为落叶,成为这红黄渐变的地毯的一分子。石桌规矩地躺在树下间隔处,跌落至此的叶子用力地贴住石桌,让这本就清冷的空气更显寒冷。不知左宗棠先生是不是也曾经站在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方,看着书院里面朝气热闹的孩子们,既怜爱又无奈地摇着头?
  往右看一看,那一条直通向山顶的路会不会是书院孩子们的秘密花园?还没来得及完善的后墙,保存了最原始的书院记忆。书院像一个小小的四合院,中间走廊相通,调皮的小孩子一定会在课间四处奔跑,教书先生的胡子花白,拿着教鞭,看着小朋友们摇头晃脑。
  看见书院右边的宋名臣祠了吗?宋代三大抗倭将领吴猎、皮龙荣、杨大异就庄严地站在这片土地上,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他们身上鲜红的衣襟似乎带着宋朝的风,连同这千年来的历史尘埃,尽数扑入我们的眼帘。
  再往前走,不远处就是靖王寺。也许雨下得太久了吧,雪白的墙壁有些泛青,乌黑的瓦片整齐地码在上面,鱼鳞似的。靖王寺里面昏暗得有着压抑,靖王雕像高大得如同山一般,一眼望去,便不由得肃然起敬。人杰地灵,一方水土养育着人,前人总是把自己美好的品性留在这片土地上,代代相传,人才辈出。
  看见前方的路牌了吗?台阶有些拥簇,别着急。这条路曲曲折折,我也不知道要通向哪里,就这么走吧。
  落叶把木质走廊铺得拥挤,生命消逝的颜色把这略显暗淡的小路点燃。右边是高高的西山,种类繁多的植物或热烈或萧条地生活在这里,发芽,生长,开花,结果,落叶……这条小路似乎把书院围绕了起来。往左看,那清白的墙,是不是我们刚刚走过的靖王寺?“噔噔噔”,重重的鞋跟在这里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从屋檐上滴落在即将装满的水缸里鸣奏出来的音乐。枫叶撒了一地,红得仿佛就要燃烧起来。深吸一口气,闻到了清凉的山风了吗?承载这片土地千年的泥土,让大自然的味道细细地飘出,不知道古时会不会有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步履轻盈地走过同样的路?
  前方就是红拂墓了。“红拂有知应识我,青山何幸此埋香”,红拂女足智多谋,跟随李靖南征北战,她是如此地痴情,为爱而交付此生。而今她静躺在这片山岭中,看着无数的后来者拜访。责怪也罢,称颂也罢,她都静默不语,把时光装进这瓶历史的酒酿里。
  一直往下走,那里有一颗被压弯的柚子树,黄澄澄的颜色,让这清灰的风景变得登时热闹起来了。
  慢慢走吧,慢慢欣赏,我们还有一生的时间。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3-05-10 18:09:07
2013-05-10 18:08:31
2012-07-20 16:25:23
2013-05-10 18:08:06
2013-05-10 18:07:32
2012-07-20 16:24:50
2018-12-27 18:13:59
2013-05-10 18:06: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