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四代人守护无名烈士墓83年 >> 阅读

四代人守护无名烈士墓83年

2011-11-10 10:01:25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23

  /华 山


茶陵,一块先烈热血染红的英雄之地——战争年代先后有5296名烈士长眠于此——烈士陵园里那一座座丰碑铭刻的是历史,寄托的是哀思……然而,仍有许多烈士墓散落在偏僻的田野地头:由于当时条件所限,不少烈士上无棺椁、旁无亲眷地被匆匆埋在峻岭山野,孤零零地在风雨里飘零多年。为了让烈士不再孤单,建党90周年和建市60周年前夕,茶陵开展了“请烈士回家”的“慰烈工程”——民政局对照英名录和档案,翻山越岭跋涉数月,在全县2507平方公里土地上寻觅散葬烈士,将这些有名和无名的烈士集中安葬,让烈士回“家”……至今已寻找到3848个散葬烈士墓。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不少散葬于山野的烈士多年来却并不孤单,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陈件苟是严塘镇井头村五组的一位普通农民,723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在准备上坟的东西,尽管手已经明显没有年轻时那么灵巧了,但从他的眼神和扎花的动作来看,他是那么地用心。

原来“八一”快到了,他照例要去四组岭上那座无名烈士墓去祭祀。这个习惯,他从5岁跟随父亲陈秀海去上坟开始,已整整保持了65年了。每年清明、八一,特别是大年三十等日子,他都会去无名烈士坟上扯草、上香,从未落下过,这个传统从他父亲陈秀海时就传下来了……

陈件苟要看望的这座烈士墓,长眠的是一位当年湘南八月暴动满古寨战斗中牺牲的无名红军战士。这位无名烈士的墓为什么会建在井头村四组的岭上呢?陈家又为什么要为这位无名烈士守护数十载呢?

19283月湘南暴动失败后,从井冈山下来的红军部队在满古寨(现严塘境内)被白军包围了,枪炮声响了一天。天黑时红军开始突围,可刚冲下山部队就被打散了,陈秀海与这位无名烈士等七八个人合起来突围。其实陈秀海之前跟这位无名烈士彼此并不认识,陈秀海是红四军29团的,他俩是突围时撞在一起的。当最后打的仅剩下他俩时,这位战友也倒下了。陈秀海不忍扔下战友,背起昏迷不醒的这位战友跑回了井头村,将他藏在后山的洞里,每天为他送饭熬汤、采来草药为他治疗伤口……可这位战友因伤太重始终昏迷不醒,最终还是死去了……这让陈秀海痛心不已,自己连战友的名字和籍贯都还没来得及问清。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帮这个战友安顿好后事。他在无名战友遗体前立誓,一定要终生为他守灵,直至找到他家人……

当时国民党军到处抓捕红军伤兵,如果有人窝藏红军伤兵哪怕是尸体,也会要牵连全家的。可陈秀海不忍让战友暴尸荒野,就用家里仅有的一斗谷子跟村里的乡亲换来了一口棺材,趁着月黑风高,将这位无名战友偷偷葬在了现在四组所在的野岭上了——其时如血的映山红正在怒放。

就这样,每年清明、八一、大年三十为无名烈士扫墓就成了陈秀海一家人立下的规矩。

1999年,陈秀海怀着没有为战友找到亲人的遗憾去世了。临终时,这位老党员特别嘱咐养子陈件苟与儿媳段桂兰,年年要记得给烈士上坟添土。

陈秀海虽然骨灰安葬在了五组,但当时58岁的陈件苟却作出了一个决定,他在紧邻无名烈士墓处给父亲陈秀海栽了一棵树,也立了一块碑——他知道这是父亲生前的愿望!

在陈件苟一家的照看下,参加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斗争的两位仅有一面之缘的战友,如今都长眠在了这片他们曾经热爱和战斗过的土地上。

随着岁月流逝,进入古稀之年的陈件苟夫妻每年上山为无名烈士清理坟地、除草祭奠有些力不从心了。2000年段桂兰因病去世,临终时,照例嘱咐儿子陈雪民与妻子陈菊花和女儿陈建红,一定要照看好无名烈士的墓,年年要记得给烈士上坟添土,万万不可懈怠。从此陈雪民夫妇与妹妹陈建红就常替父亲去为无名烈士上坟祭拜了。2007年陈雪民夫妻去东莞打工时,又交代儿子陈俊俊:“别忘了你们太爷爷的承诺,要替我们常去无名烈士坟上看看……”

这以后,为无名烈士扫墓上坟的担子就落到了陈俊俊和弟弟陈强强身上了。

在井头村,无论老人、孩子,对于陈秀海一家四代为无名烈士守墓的故事都非常熟悉。村里也常组织村民给无名烈士扫墓。每当此时陈件苟老人都会早早过来。尽管孩子们扫墓时动作非常小心,可每次仪式结束后,陈件苟都会仔细地再检查一下墓,生怕孩子们不小心碰坏了这里。

扫墓后陈件苟常会在坟头上坐坐,老人说他只是想多陪一陪无名烈士叔叔,和他说说话。

在无名烈士的坟头旁,长着一株挺拔的井冈红松,树下是一丛丛茂盛的映山红,连陈件苟也不知道是谁种下的。每当春天来临,这些蓬勃生机的火红杜鹃和井冈红松,让萋萋青草环绕的坟墓不再孤单!

其实对于无名烈士,按照规定可以将墓迁到烈士陵园。当民政局同志委婉地提出时,陈件苟和井头村村民的心里却不是滋味。最终,尊重陈件苟一家人和井头村村民的意愿,无名烈士墓暂时没有搬迁。但从那以后,陈件苟老人除了常去看望无名烈士外,还会不辞辛劳地跑到烈士陵园去看看……他很纠结的对记者说,从心里说,他全家真舍不得陪伴了83年的无名烈士离开他们;但他也明白,无名烈士如果入住烈士陵园后:“就算是找到他的部队和老首长了,算是又回到组织了,大家也可以来纪念他了!”

这一天,我们和县民政局的同志,也给无名烈士敬献了束野花,三鞠躬表示迟到的悼念。

如今陈件苟老人最喜欢的还是年轻时哼的那首《映山红》,虽然他从未和无名烈士见过一面,但65年来他对烈士的记忆却越来越深……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6-09-08 21:28:36
2013-07-04 09:35:16
2013-07-04 09:34:45
2013-07-04 09:33:50
2013-07-04 09:32:36
2010-03-30 16:17:35
2019-05-30 10:01:56
2010-03-30 16:16: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