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李宗保其人其事 >> 阅读

李宗保其人其事

2013-05-10 16:56:38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114
文/谭忠诚


湘赣革命根据地斗争时期,在酃县苏区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便是湘赣红军独立第四团(简称红独四团)的团长李宗保。
李宗保,字郭清,湖南永兴县高亭乡承上李家人,清宣统三年农历十一月(公元1912年元月)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7年,湘南大地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16岁的李宗保毅然参加暴动,随后随农军转移上井冈山,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李宗保机智勇敢,深得上司器重。1933年6月,年仅22岁的李宗保担任湘赣省军区第二分区指挥部的指挥兼政委,负责酃县、宁冈、遂川三个县的武装工作。
组建红四团
当时,湘赣省有块“心病”,那便是上犹、崇义苏区的失陷。1932年11月间,敌人用重兵进攻上崇苏区,红独十二师几乎全军覆没。失去了这个区域,等于截断了与赣江东岸中央苏区的联系。为了收复崇义、上犹苏区,湘赣省遂决定成立红军独立四团,重新组织力量恢复,打通湘赣省与中央苏区的通道。
1933年8月间,湘赣省军区命令李宗保负责组建工作,并任命为红独四团团长。随后,李宗保带领湘赣省红军学校一个连约120人的队伍来到酃县黄挪潭,将刚刚改为中国工农红军湘赣军区酃县独立营(原称独立第九营)改编为红独四团第一营,当时酃县独立营有官兵290余人,是一支斗争力很强的地方武装。接着又将队伍带到江西遂川县,在黄坑将遂川独立营改编为四团第三营。9月间,赣南的上犹、崇义两县的赣南独立营亦加入四团,被编为第二营,至此,红独四团正式成立,全团共有3个营,另有机枪连、特务连、短枪排、司号排,总人数达到1100多人,枪支900多支。
红独四团成立之际,正值国民党发动对苏区的第五次“围剿”, 蒋介石集中一百万兵力,自任总司令,杀气腾腾地向苏区扑来。红独四团既要参与反“围剿”的斗争,又得贯彻湘赣省委恢复上犹、崇义苏区的指示,可谓艰苦卓绝。李宗保带着这支队伍奔波在湘赣两省的酃县、桂东、上犹、崇义、遂川等县,战斗时有发生。成立后不到两个月,就打了六、七场战。佐安、芦林两次战斗,打得尤为激烈,团长李宗保总是身先士众,带领官兵们奋力冲杀,在不利的情况下,总能迅速扭转局势,变被动为主动,夺取战斗的胜利。红独四团开局就打出了威风,士气大振。
兵败黄茅山
1934年8月7日,任弼时、肖克、王震率红六军团9000余人从遂川县横石山出发踏上西征之路。红独四团担任六军团的先导,他们日夜兼程,通过藻林、佐安、高坪等地,连续打开敌人四道封锁线,于11日达到桂东县寨前圩,12日又继续向西行进,越过郴宜公路,往新田县进发。
护送红六军团结束后,红独四团在郴州会合了李林一百多人的湘南游击队,驻扎在黄茅山。不久,湖南军阀何健集合3个团的兵力对黄茅山的红独四团发起攻击。敌众我寡,在坚守两天两夜后,李宗保不得不作出突围的决定。虽然成功突围,但是红独四团损兵折将严重,110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700人,500多条枪。战斗结束后,战场上尸体遍野。湘赣省委派出在白区工作的同志,动员当地老百姓埋葬烈士们的遗体,收留掉队的伤病员。
黄茅山一役极大地挫伤了官兵们的斗志,李宗保怏怏不乐南退广东,计划与广东西边山一支队伍联手,但联络出现问题,无奈,他只好原途返回。当行进到黄茅山时,再一次遭国民党部队的包围,于是又一场恶战。此役虽然没有造成大的伤亡,但是弹药几乎消耗殆尽。李宗保简直绝望了,不得不率部返回根据地。
激战蒲田坳
就在红独四团部分队伍返回酃县梨树洲时,郴州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欧冠已经带领一个团先期达水口,在平湖的蒲田坳部署了一个营的兵力,步步紧逼酃县苏区的核心地带。酃遂独立团决定端掉这个“黑窝”,得知红独四团到了梨树洲,立即派人去联络,请求协助行动。李宗保不假思索地回答:“打”!
8月下旬的一天,天才蒙蒙亮,两支分别从石禾坪和梨树洲出发的部队达到蒲田坳,战斗打响。敌人在廖营长的带领下,凭借着早已修筑好的战壕和碉堡负隅顽抗,红独四团和酃遂独立团的战士们发起轮番进攻。关键时候,红独四团的两挺水机关枪由于缺水而不能发挥威力,战斗一直处于胶着状态。直打到午后,才结束战斗,廖营长被我军击毙,敌人退出蒲田坳,红独四团和酃遂独立团亦付出了死伤近百人的代价。战斗结束集合部队时,李宗保禁不住眼泪双流。别看李宗保作战勇猛,但绝不是一介粗蛮的武夫,他看着队伍一天天缩小,官兵们一个个倒下,内心无比痛苦。
队伍当晚开往石禾坪,在征得酃遂中心县委的同意后,有140人枪的酃遂独立团被补充到红独四团,编入一营三连。
游击湘赣边
主力红军西征后,敌人加紧了对苏区的“围剿”步伐。湘赣省委机关以及红独三团、五团都转移到了武功山区,李宗保无法与上级组织取得联系。无奈之下,红独四团不得不转战于酃县、桂东、遂川、上犹、崇义的崇山峻岭之间开展游击战争。
上犹县光姑山有个“民生矿业公司”,是邓造华纠合桂东土豪邓泽英开设的,他们私建武装,残酷剥削矿业工人,工人们强烈要求铲除这个吞食民脂民膏的“矿业公司”,他们秘密与红独四团取得联系。10月间,红独四团奇袭光姑山的“矿业公司”,将其一举摧毁。11月,在风坪洞处决了恶霸地主李瑞先。在崇义县,红独四团以上堡、思顺为活动中心,他们经常以便衣队装扮客商,探听敌人情报、击敌人地方武装、骚扰守望队、捕捉敌人侦探,使敌人心惊胆战。在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他们还宣传发动群众,动员恢复苏区。
1935年初,红独四团感到在遂万泰地区敌人的“清剿”频繁,难以立足,于是团长李宗保与政委旷珠权率部队再次挺进湘南。原湘赣省苏维埃政府教育部长方维夏、中共酃遂中心县委书记陈山等人亦随四团一同前往。几经辗转,才到达资兴连坪。凭借着险峻的深山密林地形,部队方才搭棚安营,稍事休整。
驻扎连坪期间,尽管生活异常艰苦,但是李宗保的部队秋毫无犯,得到群众的衷心拥护。当时,当地曾经流传这样一首民谣:要想世界好,去找李宗保;要平世界乱,首先杀欧冠。
缴械青腰圩
欧冠将李宗保的存在看成心腹之患,亲自到资兴坐镇,发誓要剿灭李宗保这支部队。除了武装围剿之外,敌人还在群众中制造恐怖,造谣中伤李宗保,污蔑红军。土豪劣绅们派出岗哨,禁止群众上山。红军战士得不到群众帮助,有时候几天都吃不上一口饭,衣不遮体,弹药无济,伤病员一天天增多,许多人倒下了。指战员们情绪低落,李宗保深感孤军无援,没有主张。
3月的一天凌晨,红独四团500多人忍着饥饿,摸索走过坎坷的山路,朝青腰圩进发,计划筹集一些粮食和衣物。谁知何家山的靖卫团欧阳归和青腰乡的靖卫团欧阳九已经得知情报,早就埋伏在必经之路,一时枪声大作。红军急急退入松树林,由于弹药不足,李宗保命战士点燃鞭炮,诱敌消耗,伺机突围出去。傍晚才抵达田坪,部队方住了下来。队伍再一次遭受沉重的打击,许多战士受伤,一部分被冲散后不知去向,李宗保此时觉得万念俱灰。
与此同时,敌人加紧了对李宗保的攻心战,以杀绝亲戚相威逼,以封官许愿相引诱,诱降李宗保。国民党迫使李宗保胞弟李宗佑、叔叔李金谱、堂弟李宗波到红独四团驻地传话:“永兴县政府要在他父亲六十二岁生日之时抓起来,李宗保不投降,就将其父亲杀掉,如果投降,政府会安排官给他做”。
在威逼和利诱面前,李宗保选择了投降。1935年3月17日,李宗保带着一个连和一个自动步枪班约50余人下山到青腰圩缴械。国民党如获至宝,20日,资兴县政府派员专程迎接李宗保,之后又送其到长沙,面见省政府省长何健。何健封其为湘南边区上校招抚员,在南岳集训改编后任保安第一旅第三团团长。
就在李宗保向敌人缴械投降的危急之时,方维夏挺身而出,和陈山一起整理部队,率领红独四团余部转移至桂东东边山,与桂东县游击队队长罗荣会合,继续开展游击战。
魂断平江城
投降之后,李宗保充当了国民党进剿红军的马前卒。国民党利用其在红军担任过指挥官的便利,安排他在资兴负责招抚工作,期间遇游世雄的西边山游击队,发生交火,李宗保负伤。
受伤之后的李宗保回到永兴,娶名门闺秀曾月为妻。每日里无所事事,内心空虚寂寞。一年以后,自觉良心受到谴责,对自己的变节深深后悔。加上妻子与他人有染,遂带着身边的随员往洞庭湖区寻找红军。1938年9月9日,在平江县城被国民党收买的勤务兵马丙廷杀害,时年27岁。
李宗保短暂的人生有着太多的起伏跌宕,充满着传奇色彩。他的人生最后以悲剧谢幕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8-07-23 10:17:05
2018-07-23 10:15:28
2018-07-23 10:14:01
2010-03-12 22:09:32
2011-07-18 23:41:44
2018-01-29 22:13:11
2011-07-18 23:41:05
2018-01-29 22:11:5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