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张 平 化 历 险 记 >> 阅读

张 平 化 历 险 记

2013-11-23 20:19:00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59
                                                     文/王锡堂


张平化,1907年5月出生于炎陵县的一个贫苦农业家庭。1924年春,就学于衡阳省立第三师范,1926年冬,参加北伐,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回酃县开展农民运动,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曾担任中共酃县县委书记、湘赣军区第2军分区政委、红二军团4师政治部主任、红二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部长、32军政治部主任、八路军358旅政委、晋绥军区政治部主任、东北民主联军政治部主任、中共西满分局常委、西满军区政治部主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解放后,历任中共武汉市委书记、中共湖北省委第二书记、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部长、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国家农委第一副主任等职,是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届、十一届中央委员。2001年7月,张平化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1978年12月,胡耀邦在一次谈话中曾这样评价张平化:“平化同志总的来说,有这样八个字,一是叫久经考验,二是叫饱经风霜。”在他的一生中,有过多次风险,其中最危险的一次是1931年被诬陷为“AB团” 分子,由于王震重视调查,才幸免一死。
事情还得追述到1930年1月,张平化接任中共酃县县委书记,领导苏区人民打土豪、分田地,开展武装斗争,全县革命形势迅速发展,至1931年6月,酃县苏区扩大到4个区,34个乡,苏区和游击区面积达到1100多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53%,成为湘赣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区在王明“左”倾错误的影响下,出现了肃反扩大化、简单化的错误。有人诬告张平化是“AB团分子”,并告到了湘赣省委,罪行有两条:一、1928年3月,红军攻克酃县县城,放火烧了张家祠,张平化说,这样好的祠堂烧掉,真是太可惜了。并且还说“烧尽土豪的屋,杀尽土豪的头”的口号是错误的。二、1930年红军杀了袁文才、王佐后,张平化很同情。
再说,王震刚从瑞金参加完中华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回到永新,便被湘赣省委保卫局局长谭牛山叫去,谭牛山说:“有人控诉张平化是‘AB团分子’。”并列举了上面两条罪状。接着,谭牛山传达了省委决定:“现经省委决定,派你速去执行逮捕和处决张平化的任务。”
王震一听,觉得就这样定张平化是“AB团分子”过于草率、简单,可是又不便说出来,否则会引火烧身。第二天,王震立即率一支部队和一批干部从江西永新出发,赶到了酃县县委、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石洲里。一路没跟敌人打一仗,就毫无险阻到达了石洲,王震对省委决定更是有了疑问,决定先作点调查再说。
连续两天,王震找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县赤卫队的同志交谈,大家反映,张平化接任酃县县委书记后,领导苏区人民打土豪、分田地,建立地方武装,根据地面积有了很大发展,苏区和游击区面积已占全县面积的一半以上。同志们还说,张平化全家11口人,为革命已经牺牲了7人,父亲是共产党员,乡农民协会委员长,被敌人逮捕后始终坚强不屈,最终被敌人严刑拷打致死。祖父不是共产党员,但在全家受敌人包围时,毅然让亲人撤走,独自一人留在家里。被捕后,他痛骂敌人,被押至水口枪杀。此外,还有他的叔父、哥哥、嫂子、堂兄、弟弟被杀害。
第2天晚上,王震久久没有入睡,他想,对朱昌偕(中共永新县委书记)这些好同志自己未能保护好,对张平化这样的好同志,就是拼了自己的命也要好好保护,决不能让他再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再也不能让张平化家里为革命献出第8条生命。
第3天,王震找到张平化,他说:“我这次来酃县,是向你传达湘赣省委的一项决定,现在你身兼两职,既是县委书记,又是县赤卫大队党代表,一手难抓两条鱼,为避免顾此失彼,省委决定免去你的县委书记职务,要你集中精力专抓赤卫队工作。”张平化认为这是正常调动,并没有介意,表示服从分配,随即向随王震前来接任县委书记的甘步衢办理了移交手续,打起背包前往赤卫大队驻地梨树坪。对此,县委的同志都不知其中原由。
十几年血雨腥风过去了。1942年,张平化在延安中央党校参加整风运动,在一次座谈会上,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对王明“左”倾错误路线和苏区肃反扩大化错误进行了严肃批评,并列举了十多年前发生在苏区“一逼就供,一供就讯,一讯又逼”的恶性循环事实。他心情十分沉重地说:“在这条错误路线的影响下,当时苏区乱抓、乱杀了很多干部,如袁德生、段德昌等,还有一些干部,也差一点被杀,其中就有在座的张平化……”
张平化闻言,不觉大吃一惊,顿时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怎么差一点被杀?”他把疑问的目光投向任弼时,想探个究竟。
任弼时面对张平化继续说:“是王震前去酃县一看,觉得你不像‘AB团分子’,便刀下留人了。”
听完任弼时的话,张平化想起了十多年前王震带队伍到酃县的那件事,觉得也确实有这种迹象,一个上级领导人到我主持工作的地方来,居然没给我说明来意,也没有要我汇报工作,这不反常吗?可更令张平化费解的是,自1934年调到湘赣省委宣传部以后,就一直和王震在一起,并一同长征。抗战开始后,同在贺龙领导下的120师,王震是359旅旅长,自己是358旅政委,见面甚多,为何王震一直不提此事?
座谈会一结束,张平化便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找到了王震:“胡子,你那次到酃县,是不是抓我的?”
“是,有人供你是‘AB团分子’。”
“那你为什么又没抓我呢?”
“我作了一点调查和分析,觉得你不像,你领导的那个小块根据地,周围都是敌人,处境那么艰难,不但没有把根据地丢掉,而且坚持下来了,还扩大了地盘,这些,一个反革命能做到吗?于是我对省委决定大胆作了更改,免去你的县委书记,回去也好交差。”
自此,张平化对王震的救命之恩是终身难忘。1986年8月25日,红二方面军部分老同志在中南海座谈编写红二方面军战史问题,张平化早早到会,他谈到王震保护自己的经历后激动地说:“谢谢马克思在天之灵派了这么个不怕鬼的人来抓我,否则,不要说派一个坚决执行王明路线的人,就是派一个不敢负责的人,我也早在1932年见马克思去了。”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0-09-06 15:21:33
2017-07-11 19:43:41
2016-11-15 16:42:54
2016-11-15 16:42:17
2016-11-15 16:41:32
2016-11-15 16:40:55
2011-11-10 10:03:46
2010-09-06 15:20:4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