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记在朝鲜前沿的一次运输任务 >> 阅读

记在朝鲜前沿的一次运输任务

2017-07-11 17:36:37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48
文/文辉蜀
  1952年深冬的一个漆黑的夜晚,在朝鲜战场西线的金川郡独安洞,寒风呼啸,零星的雪花在空中飞舞,远处有隆隆炮声和断断续续的枪声。早已装满给养和弹药的五辆嘎斯车,从掩蔽的车库里徐徐开出,司机们忙着发动车和清扫车头上的积雪。这时雷连长和张指导员匆匆赶到现场,连长叮嘱我说:“文排长,这五辆车由你带队,一定尽早安全地送到前沿马沓里东山,梅岘里西山阵地,这关系到二百多号人的生活和弹药供应问题。”指导员补充说:“今天我在后勤开会时,首长对我们说‘美帝国主义很狡诈,在板门店谈判桌上讨价还价,拒不签字,它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首先告诫我们只管打莫管谈,这次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们一下,所以你们这次任务既光荣,又艰巨……”
  我们5辆汽车为防止敌机空袭,只开前面两个小灯,车上还盖了一块大白布,插上一些树枝,前后地拉开距离,顺着山边不平的公路颠簸前进,向通往金城的公路开去。我坐在4班长张光碧开的最后一辆车上,心中暗暗想着:每次出勤跟车,都能圆满完成任务,今晚不知会碰到什么情况?!不管怎样,只要我们人存车在就一定完成任务。张班长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他全神贯注地紧握方向盘,目不转睛的正视前方,凭着他多年地驾驶经验和一年多的夜间行驶实践,汽车一歪一歪地向前行驶。猛然砰!砰!两声防空枪从左侧哨所打出,紧接着枪声连连传出,消失在黑夜的远方,我们当即习惯地关灯、减速,慢慢摸索行驶。我说:“这该死的野马式(敌机名)使我们节约电呀!”张班长自言自语地说:“这一带里是敌机敌炮封锁最严的地段,要特别小心呀!他又随口念出在这一带行车的警句:车到九华里,油门踩到底(快速通过),到了兴开山,开车心莫散(险要山路)”。
  在离前沿阵地不远的峡谷地段,大炮正在封锁行人、车辆,敌机投下的照明弹如一排排路灯,照得四处通明。司机们知道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要徘徊等待,硬是要插炸后空隙闯过去,前面四辆车都巧妙插空开过去了,当我们最后一辆车正加速通过时,多发炮弹梅花点似的落在公路上和公路两旁,汽车突然一震!当即倾斜,挡风玻璃震得粉碎,前左轮内胎被弹片炸穿,气跑光了,张班长额头上鲜血直流……我左臂上也被碎弹片划出了血,我大声喊道:“张班长!你怎么啦?”张班长说:“额头上挂了点彩,不要紧,只是车子偏离了重心,走不动……”我立即果断地说:“这里很危险,不能久留,更不能换胎,干脆压钢圈也要离开这封锁地段,否则人车均亡……”。张班长忍着疼痛,咬紧牙关,用棉手套抹了一下脸上的鲜血,使尽全身的力气,操纵着笨重的方向盘,右脚死死地踩着油门,好不容易才将车子开出这炮火横飞,硝烟弥漫的险境。到稍安全的地方以后,我们才赶快更换轮胎,继而直奔目的地,胜利完成这次运输任务。随即,我们对伤员进行包扎,对汽车进行了简单地检修。当我们怀着喜悦迎着黎明返回驻地时,我前沿阵地的枪炮声响起了,它传来了胜利的喜讯。
(责任编辑:卫 华)
相关文章
2012-10-13 20:26:08
2012-10-13 20:25:37
2012-10-13 20:24:34
2012-10-13 20:23:48
2018-07-23 11:15:18
2018-07-23 11:12:57
2015-07-11 16:39:07
2015-07-11 16:38:3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