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谭震林攸城脱险记 >> 阅读

谭震林攸城脱险记

2010-09-06 15:22:24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 浏览:377

龙应生

谭震林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生于1902424日,家住攸县城关珍珠巷。兄妹8人,他排行第三,母亲叫他“三伢子”。他从小聪明贤惠,机灵乖巧。因为家里比较贫困,12岁辍学在县城“大城堂”书店当学徒。3年以后因店铺倒闭,为谋求生活出路来到茶陵“徐文元”书店当学徒,以打字、印刷为主要工作。师傅管教严,工作很辛苦,工资也不高。在书店,他最大的收获是阅读了古典名著《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书藉。同时还受到了一些进步刊物的影响,萌发了革命思想,走向了革命的道路。

大革命时期,他积极组织和领导了攸县的革命斗争。192711月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攻下茶陵县城,成立了第一个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他当选为政府主席。谭震林心系攸县的革命斗争,为恢复攸县革命组织,更好地开展攸县的革命斗争,他先安排攸县地下党员吴桂林、王者、刘喜庆等同志到茶陵工作,同时还秘密与他们商议组织攸县地下党组织事宜。并派人深入县城与潜伏的党员李世隆联系,了解县城一些情况。经过多方努力,19286月上旬,攸县地下党组织在攸县的良江乡司空山秘密召开了会议。省委任命谭XX为书记(未到职)。谭震林、蔡会文、刘振国、王者、欧阳伟、李贞元、刘喜庆、李世隆为委员。但是,成立不到一个月,由于叛徒告密,革命组织遭到严重破坏。欧阳伟、王者牺牲、李员元、刘喜庆被判刑,李世隆自首。从此,攸县革命斗争处于低潮。

鉴于攸县在井岗山根据地建设中的重要地位,以及攸县地下党组织多次遭到严重破坏的情况,19281125日,湘赣边界各县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大会指出“建立攸县党组织是边界党部工作的重点”(见《攸县革命史》第80页)。此后,谭震林即肩负党组织的重托深入到攸县开展工作。以下就让我把谭震林攸城脱险的故事给读娓娓道来。

1928年上旬的一天,夜幕降临,攸县西街一片寂静。往日的热闹被寒风吹得冷冰冰的。街道行人绝迹,店门关得严严实实。谭震林趁着朦朦夜色潜入到了堂兄谭老四家。

谭老四30开外,小时候读过私塾,知书识墨,有时还和地方上的官儿们打闹在一起。谭震林先前在茶陵工作时与他有过来往,但后来因各处一方,来往较少,对堂兄的情况不太了解。想到自己与他是堂兄关系,从小两人玩得也很融洽,就决意去堂兄家住宿一晚并且打算在与堂兄谈话时了解攸县城的一些情况。

他跨进谭老四厅堂左边的前室,室内没有人。只见后室房门紧闭,室内有人在说话,同时不时地传出麻将的碰撞声。谭震林紧张的窥视着,敏锐的感觉使他警惕起来,随即退出来,站到厅堂的大门口,准备迅速离开。前脚步刚跨出大门,迎面碰上了堂兄谭老四。他是从外面进来的。

“四哥”!谭震林镇下心来叫他。

谭老四定神一看,站在他面前是一位商人打扮,头戴圆领帽,身着浅蓝色的长袍,手提藤条编织的小提篮,真有几分商人气质。

“呦,震林弟,我差点认不出你了。进屋,进屋。”一股热情大方的姿态掩藏着他内心的惊慌。堂弟的突然出现使他有些惘然。这个时候不是他来的时候,这里更不是他来的地方,然而他偏偏来了,他这样琢磨着,内心忐忑不安。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佯装着笑意把谭震林引进屋里。

这里是厅堂右边的前室餐厅,餐厅后屋是厨房,四嫂在厨房内做饭。微弱的灯光下看不清四嫂的模样,谭震林向前打招呼:“四嫂”。四嫂见是震林,也不在意,没有久未相见的那股热情,只是顺意的应允着,眉头打起皱来。她心里明白,自从大革命失败以后,攸县反动政府到处联防设卡要捉拿“共匪要犯”谭震林。此次他来攸正中奸计,那些搓麻将的人尽是联防队的,其目的就是守株待免。这次他自己窜进了铁笼子,有进无出。她想提醒提醒他注意点,暗中做了个手势,然后说:“堂弟在外几年,干些啥事?走的是黑道还是红道?生意买卖如何?”谭震林笑着回答:“为弟的在外学些手艺,混碗饭吃,没什么道不道。”四嫂接着说:“这就对了,如今世道要守个规矩,能赚些钱创家业就行了,别的事不要干。”说完下厨室去了。

谭震林拿条凳子挨着厅堂侧门坐着,倾心注视着左房后室那些搓麻将人的动静,如有异变,也想迅速离开此地,不觉中内心也有些紧张起来。门外的冷风袭进来,他打了个冷颤。谭老四坐在对面的木坑上一声不发的大口大口地抽着旱烟,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吞下去不吐出来,显得难言的样子。自己是联防队员,知情不报,罪责难逃。左思右想,难作定论,只好用烟来消愁。四嫂闻着烟气喘起来。她突然灵机一动,从厨室走出来对谭老四说:“那些搓麻将的人刚才说要烟,不知要什么烟,你去看看。”谭老四起身对震林使了个眼色说:“我有几个朋友在搓麻将,我去看看,今晚你就别走了。”说完就走了。四嫂赶紧做了个手势要震林往外跑,自己机警地进入茅屋。这显然是发出了一种此地危险的讯号。

谭震林提着藤篮飞一般地潜入到黑夜中。经过大街,窜过胡同小巷,来到了河西江边,这是他初到攸城的地方,来时租用的小鱼船现在不见了,滚滚的攸河水拍击着岸边的岩壁发出惊人的碰撞声。面对滔滔江水,想起党组织交给他的重任,是去,是留,留在何处?思绪万千。情况又不容他多想,脱离危险是他当务之急,不可延误。这里离街很近,能听到大街上慌乱的嘶叫声、喧哗声和汽笛声。原来那些守株待兔的联防队员得知谭震林跑了,气得抓耳挠腮,暴跳如雷,立即报告上司。随即国民党的宪兵、别动队、联防队全体人员,以全副武装,在大街小巷挨家挨户搜查,不想让他们诱捕的对象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跑了。

谭震林定了定神,强打起精神,沿着江边向东走。这里没有路,是鹅卵石铺成的石滩,还有被江水冲塌的江岸落下来的大堆泥块和砂石。他小心翼翼地前行。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来到县城东门的一个小胡同里。夜静悄悄的,大街上那些喧哗声也静止下来了。他越过一座低矮的小墙,正要寻找去处,不小心左脚踢翻了墙壁旮旯里的铁桶,“哐啷”的响声震动了房主,室内灯光亮了,并传来尖利的问话声:“什么人?”房主的狗也汪汪地叫起来。谭震林迅速闪进一个黑暗处藏起来,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又继续向前走。

出了东门,漆黑的夜也逐渐光亮起来,四周的山坳呈现出朦朦的轮廓,远处的灵龟峰也触目可见,灵龟寺的钟声隐隐传来。他想起“夜半钟声到客船”这句诗,意识到已经是深更半夜了。饥饿和寒冷使他决意去灵龟寺避一避。

古老的灵龟寺建筑非常美观,室内分前庭后院,两侧有耳房,中间有个天池和回廓。寺中住有两个尼姑,一老一少。谭震林叩开佛门,开门的是一位老尼姑,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半夜敲门必有灾难在身,阿弥陀佛。”谭震林单跪拱手答:“施主在上,吾今难身在逃,来寺庙避避。”寺主答曰:“善哉,善哉,吾以慈悲为怀,请进。”进屋后,老尼姑见谭震林寒冷与饥饿之状,忙引入后院柴室,燃火暖身,又端来供果让其充饥。谭震林感激不尽。由于过度疲劳,谭震林在此甜甜入睡。

第二天清早,天刚朦朦亮,谭震林谢过寺主,在灵龟峰山脚下租了条小船渡过攸水河,从原路返回井岗山。1928年毛泽东在《论井岗山斗争》一文中有句这样的话“派人去过(攸县),无功而返”(见《攸县革命史》第81页),指的就是谭震林这次去攸县的事。从此,一直到解放初,他再也没回过攸县,1955年,谭震林阔别几十年后,第一次回攸县,特意拜访了灵龟寺老尼姑,并建议攸县县委拨款修善灵龟寺。

(责任编辑:陈益元)


相关文章
2010-03-08 19:28:06
2016-09-08 22:16:21
2016-09-08 22:15:35
2016-09-08 22:15:09
2016-09-08 22:14:45
2019-10-30 10:16:35
2016-09-08 22:14:00
2019-10-30 10:14:5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4,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