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朱德率湘南起义部队集结酃县始末 >> 阅读

朱德率湘南起义部队集结酃县始末

2011-07-18 23:37:1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328

/谭忠诚

酃县,也就是今天的炎陵有井冈第一站之称。这里是朱毛率领两支起义部队会师和转战井冈的集结之地。

1928年初,朱德带领南昌起义部队在宜章县城举行了年关暴动 拉开了轰轰烈烈湘南暴动的序幕。农民手握梭镖、鸟铳、大刀起来革命。起义迅速传递到郴县、资兴、永兴、耒阳、桂阳、安仁等十余县。朱德部队十数天即由原来的2000多人扩张至万余人。湘南特委将这支革命武装编成工农革命军第4军,朱德原部为第1师,宜章农军编为第3师、耒阳农军编为第4师、郴县农军编为第7师,永兴和资兴农军分别编为2个独立团。在夺取宜章之后,朱德带着主力部队北上至耒阳,陈毅则留在郴县一带开展地方工作。

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失败,310,国民党南京政府向湘粤两省国民党军下了协剿湘南的命令。月底,湘粤军阀即调兵遗将,集中9个师和1个军官教导团对湘南进行夹击,企图扑灭湘南农民运动的熊熊烈火。

大敌压境,强弱悬殊。此时湘南起义部队,名义上有一个师,实际仅仅一个团的兵力;各县虽有农军上万,但枪支很少,多是手持梭镖、大刀,没有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农民。朱德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觉得应吸取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失败的教训,要最大限度地保存力量。3月底,朱德在耒阳和陈毅进行了联络,最后作出了部队转移的战略决策:撤出湘南,会师酃县(现为炎陵县),走向井冈!

最先启程的是朱德的主力部队——工农革命军第4军第1师。他们在毛泽东派出的特使毛泽覃以及特务连的引导下,于329日离开耒阳县城,经竹市、敖山、观音阁,进入安仁县华王庙。次日,部队由华王庙出发,至雷南庙,拔掉了敌警察所。然后分两路沿古塘、双排山、灵官庙前进。41日进驻安仁县城。45日,由安仁县城出发,沿永乐江而上,经罗山苏古骑、狐狸冲、神州河、樟桥、羊脑,进入茶陵浣溪、湖口,10日左右就到达酃县沔渡,胜利完成了转移任务。

4师(耒阳农军)为掩护1师主力转移,承担了阻击敌人进攻的任务。331日,他们发动3万多农民分别在春江铺、荫田墟、冠市街三个战场同时抗击了敌正规军两个师的进攻。由于农军的战斗力最终比不过训练有素的湘粤军阀正规部队,农军防线很快被敌军突破,并于41日占领耒阳城。在掩护朱德部队撤离耒阳后,由邓宗海等率领的农军以及耒阳县党政机关干部,尾随朱德部队奔赴酃县。

48,唐天际按照朱德的指示,在完成警戒尾追之敌的任务后,正打算率领安仁县党政干部和农军撤离县城之时,追敌已到。唐天际命令部队拼死抵抗,掩护党政机关人员撤退。此后且战且走,进入排山、高陂,正巧遇上了朱德派来增援的部队。一个反冲锋将敌人的势头压了下去。由于不明我军兵力虚实,敌人不敢贸然追击。唐天际率部摆脱敌人的尾追,顺利进入茶陵边界的界首,并以急行军的速度直奔浣溪、湖口,进入沔渡。

朱德直接指挥下的部队转移迅速、利落,而南部陈毅所辖部队在向酃县集结的过程中则充满着艰难。

3师(宜章农军)较早接到朱德的预备通知:于不得已时撤到酃县集中,以保存实力。宜章与广东接壤,当时范石生率国民党36军已经进驻坪石,企图向宜章发起进攻。农3师是年关暴动后成立的第一支农军,具有较强的作战能力和较好的武器装备。他们迅速做好了转移的计划,当范军占领宜章时,部队已转移到了郴县。行军路上,3师再次接到了朱德发出迅速退至酃县的命令。

此时,敌军从南北两个方向向郴县逼近。农7师(郴县农军)在与农3师会合后,陈毅决定从两只部队中抽出精锐力量,集中于宜、郴交界的折岭一带,利用山险,设法阻击敌人,以争取时间,让大部队和特委机关尽快转移。43日,陈毅率领郴、宜农军数千人抵达折岭,构筑工事、战壕,充分利用有利地形,激战三天三夜,使敌未能前进一步。在估计主力及湘南特委机关已经撤退后,陈毅才领着阻击官兵朝资兴方向转移。

最迟接到朱德命令的可能是永兴的独立团。当时,桂阳北乡发生了农民反水骚乱,要永兴派部队前去帮助平息,县委决定由尹子韶带警卫团主力和张山川排去桂阳,黄克诚负责守卫县城。永兴城内剩下不足三分之一的兵力,枪支仅有二十几条。由于县委书记李一鼎对黄克诚存有不信任,朱德、陈毅所传递的信息,黄克诚竟一无所知。直到敌军兵临城下,李一鼎才慌忙安排黄克诚指挥向资兴三都撤退。

毛泽东预料转移会遇到麻烦,除了派出毛泽覃接应朱德外,还兵分两路去迎接南部的陈毅上山:一路由他和何挺颖、张子清率领工农革命军第4军第1师第1团,楔入湘南的桂东、汝城之间;另一路由何长工、袁文才、王佐率领第2团向资兴、郴州方向前进。

2团与最早抵达资兴县城的邓允庭带领的农7师会合。邓允庭告诉何长工,折岭之战后,他率2个团的部队先行撤出,陈毅率湘南特委机关和数千农军随后,马上即可到达。

何长工放心不下,建议邓允庭将两支部队合为一股,南下迎接陈毅。于是,部队在何长工的统一指挥下,连夜经旧市,渡滁水。在滁口果然遇上尾追之敌。战斗打了2个昼夜。由于我军人多势众、攻势凌厉,敌人不敢恋战而退走。于是,何长工、邓允庭掉头北上追赶陈毅主力部队,在资兴城郊与陈毅会合。

国民党第13军向成杰师(第2师)一直尾随陈毅,咬着不放,陈毅且战且退到资兴城。两军会师后决定由农7留下一个团断后,其余部队陆续转移,何长工率领的第2团则在大部队中穿插迂回,前后呼应。负责断后的是3团团长蒙九龄。当大部队尚未完全撤出城时,敌人就发起了进攻。开始是用炮猛轰,继而蜂拥进入城区。3团官兵转至城郊的老虎山,敌人又尾追而来。这一战,3200余人战死沙场,蒙九龄夫妇也在恶战中壮烈牺牲。

陈毅带着农军一路向东挺进。当队伍到彭公庙(现为彭市乡)时,湘南特委负责人竟然提出不随部队东撤井冈山,部队不得不停下开会讨论。会议在彭公庙的西家田祠堂里举行。会上,陈毅分析了形势,何长工介绍了井冈山根据地的情况,劝说特委机关与部队一道上井冈山。然而湘南特委书记杨福涛、共青团特委书记席克思却认为共产党员应该不避艰险守土有责,坚持留在湘南。会后,特委机关一行40多人强行北上,不久,在安仁与耒阳交界的地方被反动民团包围,全部惨遭杀害。

资兴城一役,农军基本摆脱了敌军的围追,但是前进的速度非常缓慢。据曾志回忆:在这支队伍中,有拄着拐杖的老人,有哭哭啼啼的孩子,更多的是一大群衣不整、神情恐慌的妇女。队伍中,有背包袱提篮子的,有抱着孩子的,还有扛着梭镖的,上头挑着包袱、衣衫,甚至尿布,简直像一支逃难的队伍。一百多里的路,走了四、五天。

队伍到达酃县水口后决定休整几天,并动员老人妇孺尽量回家,或者就近暂避一时。

农军沿木湾、南岸、石洲,到达十都。部分经木湾、袁树坳、酃县城,到达沔渡。各路人马分别是:南昌起义余部2000多人,宜章农军3000人,郴县农军3000余人,耒阳农军700多人,水口山工人武装2000多人,资兴农军1000多人,安仁农军200人。永兴农军800多人在黄克诚的带领下,几经曲折,最后赶到酃县,他们没能赶上会师,在酃县县城进行整编后径直开往宁冈大垅。

陈毅和何长工的部队在沔渡与朱德会合。当焦急等待的朱德见到他们后,分外高兴。何长工告辞朱德,请示朱德有何吩咐,朱德告诉他:你回去准备吧,第一是粮食,第二是营房,第三是开一个会。何长工领命回宁冈准备。

毛泽东、何挺颖、张子清带领的第1团,在连克桂东、汝城两个县城后于49退到资兴的龙溪洞。在这里,他们意外地遇上了萧克,这是第一支与毛泽东部队会合的湘南起义部队。毛泽东嘱咐萧克所部随第1团行动,撤至酃县,等待朱、陈部队的到来。途经水口时,毛泽东与宜章农军见了面,在县城,还意外地见到了他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生蔡协民、曾志夫妇。

这时,驻守茶陵的国民党第8军吴尚发觉朱德所率部队进入酃县,21日,指使张敬兮团纠合攸县、茶陵挨户团,窜入酃县,在城西的双江口分两路夹击酃县城。中午时分,大雨倾盆,我军第1团团长张子清指挥部队分两路抢夺湘山寺、草铺湾两个制高点,与敌激战4个多小时,击退敌人几次冲锋;傍晚,又从两个制高点分别冲下山头,敌人顿时阵容大乱,急往后退。张子清在追击敌人时,不幸脚部受伤,我军退至坂溪宿营。战士们抬着受伤的团长,到午夜时分才吃中饭,次日经石洲、十都回师大垅。

毛泽东刚回到茅坪,就传来朱德、陈毅两部均已到达酃县沔渡、十都一带的消息。他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立即带着第1团第3营一个连匆匆经大垅赶往十都。经过一个月的奔波辗转,毛泽东、朱德两双大手终于在酃县紧紧握在了一起。而后,1万人的宏大队伍开赴井冈山。从此,朱、毛二字和人民军队、中国革命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7-07-11 19:44:21
2017-07-11 19:42:53
2019-10-30 10:55:06
2019-10-30 10:53:34
2016-11-15 16:42:54
2016-11-15 16:42:17
2016-11-15 16:41:32
2016-11-15 16:40: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