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杨得志:“大跃进”故乡行 >> 阅读

杨得志:“大跃进”故乡行

2010-11-17 23:30:54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637

/苏绍泉


解放后,杨得志将军有过两次喜归故里的机会,他是专程来看其姐姐杨桂泗的。本文记的是第二次,那是1957年深秋,那次回乡实际是一次调研之行。将军是我的老乡,那时我正在将军老家毗邻的渌口镇上公安派出所工作。将军离开时,到镇上候火车,曾在我的小床上夜宿一晚。从那时起,就常听到一些关于将军的小故事。1991年将军去世后,又从将军的亲属和乡村干部那里得到一些材料,其中有些可能是鲜为人知的。在七旬有五的年龄上,再不写下来,只怕以后想写也写不动了。

一、九十里水道轻舟一日还

1957年深秋,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杨得志,带着秘书兼警卫的郭长荣,一日,从醴陵县城乘一叶小舟,顺渌江而下,直奔老家南阳桥乡,行程90里。此刻两岸农村大跃进的氛围早已浓浓。以冬修水利为中心的跃进战鼓敲响了,到处红旗招展,人声鼎沸,将军除了细细向老船夫打听农村新闻,还同郭长荣侃大山。郭长荣记起在朝鲜志司时,一位会汉语汉诗的朝鲜老大爷送豆腐来,在首长本本上曾留下一首豆腐诗。杨得志问是否还记得?郭长荣一口气背下来:

菜羹无味久,豆腐截新。

便见宜疏齿,真堪养老身。

鱼纯思越客,羊酪思胡人。

我土思为美,皇天善育民。

老头还说,豆腐是个好东西,是中国人发明的……杨得志补充道。将军接着说,1949年冬李石义随我回老家,他同我一起着实读了一回古寨三望村和毗邻的古镇渌口。我和李一起还背下《漉浦吟》,打油诗比古诗好记:

巍巍青山吐渌水,天成漉浦护城河。

两江渔火我为伴,子美津口吟新歌。

三街六巷舟渡九,一城八总贾商多。

先苏后晒似秦淮,街中远眺登白螺。

中午时分,三人一起就在船板上中伙安宿。杨得志兴致未尽,他告诉郭长荣:漉浦,津口都是渌口镇的古称。中饭后,两人接着天南地北再侃下去。他俩是上下级,更是同生共死的亲密战友。在朝鲜的一次车祸,差点双双马革裹尸还。侃来侃去,天已麻黑,船一靠周家埠,船老板喊客人上坡,乡党支书记刘绪安接过醴陵县委副书记袁明辉的电话,早早拿着手电候在河边接船,刘绪安踩着山间小道,把将军一行送至宋家大屋杨桂泗家里。8年后再度重逢,姐弟俩依偎在小油灯下,又是一个夜话天明。

二、南阳桥口头新闻社首发号外

杨将军达到的第二天,口头新闻社王主编发了一条特大新闻:昨日近中午时分,杨司令员一行四人,其中军队警卫一人,醴陵公安二人,乘一叶小舟顺江而下,从周家埠登岸回家探亲,途径高家埧时,被正在挑塘泥的一群社员误为路上闲人,当即收编为挑塘泥的泥腿大军,起初,便衣警卫郭胖子打算亮出首长的司令员身份说事,不料被将军一个制止的眼神打了下去。司令员对身边的三条汉子说,我本是农民出身,劳动是本色,干点农活算个啥。我好久没有干过挑塘泥这种农活了。来!来!来!我们大家一齐干起来吧!将军身着兰尼制服,额头上冒点小汗珠,担子挑得两头沉,挑了一担又一担,连工地上的茶水也不曾喝一口,这下可把郭秘书急坏了:这烂泥巴砣砣要挑到什么时候才算个了呀!正在这时,刘绪安书记出现了,一声:杨司令员我们来接你了,刹时,社员们欢腾起来,嗨!原来是三望冲的杨司令员回来了,叫他挑塘泥,多不好意思,失敬失敬!这个故事新编很刺激,很快就传开了,一是机智地嘲笑了那个家中无闲人坐,路上无闲人走”的荒唐口号,二是对将军的我本是农民出身,劳动是本色的谈话,赞赏有加,将军的自省、胸怀、个性,尽纳其中,即使再过一百年,农民还是愿意听。

说到这里,将军还有一个故事新编,名叫《老铁匠一个巴掌把小徒弟打成将军的故事》这是笔者40多年前从渌口镇一家理发店里第一次听到的,故事说,杨得志小时学铁匠,一次顶撞了师父,被重重打了一个耳光,小杨生气远走高飞,22年后竞当上了新中国的开国将军。将军回老家探亲,师父因欠徒弟的耳光债,追悔莫及。杨得志却很认真的说:我师父真行,他一个巴掌打出一个将军来,真是不打则已,一打惊人!故事根据将军的铁匠世家和年幼外出等特点,演绎的有声有色,娓娓动听,与《杨将军挑塘泥的故事》一起,成年累月在乡间坊间行走。

三、乡社干部会上直击强迫命令风

将军在回乡的第三天,总支派乡长廖竹斌,团总支书记刘坤长邀请他去乡社两级扩干会上讲个话,包括全体党员在内,共到会200余人。杨得志对大家说,只是与乡亲们见个面,我几十年不回家,乡里的事一点不懂,不知讲什么好,刘书记定了个题目,叫我讲总路线,一个主体,两个翅膀,这个勉强可以。刚讲几分钟,将军话锋一转,直击当时农村中存在的具体问题。他对与会者说:现在我们农村中有个时髦的口号,叫做家中无闲人坐,路上无闲人走!我看这个口号行不通,假如有个社员的堂客临产,要去请接生婆,他是否要在胸前挂一个牌子,上书敝人老婆要生小家伙了,我现在就去请接生的,故敝人非闲人也,敬请沿途君一路放行!话未落音,会场里的一声,笑个前仰后翻。

针对某些乡社干部中盛行动辄打人的问题,将军大声疾呼:毛主席一贯主张说理斗争,而某些人却行打出血来斗争。我在井冈山当连长时,几个排长因少数战士完不成日砍柴1000斤的任务,便动手打人,毛主席闻讯后,立即做出指示:今后在红军中一律废止肉刑。战士听了传达以后,积极性大增,有的一天能砍上二三千斤。尔后毛主席又亲手制定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准打人骂人,连抓来的俘虏也不准打骂啊!

会刚一散,乡总支副书记,志愿军转业下来的田连长,跑到将军面前行了一个军礼:报告志愿军最高司令官同志,对待那些农蛮子,不来点蛮的可不行,不然他会把你的话当成耳边风!杨得志一听这话就火了:我刚才在会上讲的某些人,其中就有你一个,身为一个连长出身的人,还记得三大纪律吗?在朝鲜我们连美国俘虏兵都不准打骂,你竟敢打起农民兄弟来了,你把三大纪律也当成耳边风?是不是也应该打一顿?几句话吧这位前连长驳得呆若木鸡,再也不敢报告下去了。若干年后,人们还就此事挖苦他:老田,你的经验好哇!司令员给你记的是几等功?!

四、笑评三望冲高级社跃进规划

三望冲高级农业社党支部研究“58跃进规划,将军应邀出席,党员们亲切地尊称杨将军为志公。志公一称从此传开了。会上志公称自己没带党组织关系,只能算个列席人,十几个人抽烟喝茶一阵寒喧过后,支部书记刘细风拿出来年合作社的跃进方案:粮棉油,牧副渔,糖菜烟,丝麻茶,果药杂,样样都在找新门路,当然主项目还是两大宗:每户每人一头猪,粮食亩产过千斤。大家就此展开了热烈讨编,并表示一致通过,也有些人还嫌规划过于保守,落后于邻队。最后大家想听取老把式志公的意见。将军随口发问:亩产千斤,肥料哪里来?众答:一人一头猪,肥料从猪屁股里来!”“此外还有别的来源么?众答:有,拆屋取陈土肥田!志公又问:一人一头猪,猪放到哪里喂?我家杨富七,大小五口,就只这么两间屋,五头猪关到哪里去?若是八口十口之家,怎么办?有人马上回话:我看可以把猪放到屋前屋后的林子里散养,洞庭湖区自古以来就是这么散养的。志公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那岂不成了野猪了么?一个老屋湾聚居着几户几十户人家,各户的猪们不遵守纪律,混在一起满山跑,谁能分得清楚?是不是要给猪编号,并写上主人的名字?投食也有问题,一家喂食,所有的猪都来抢,行么?猪不是羊,老吃几根青草,长不出肉来。养这么多猪,米和糠从哪里来?还有买仔猪的钱从哪里来。还有拆屋取陈土,总不能年年都拆吧,把屋拆了,是不是人也跟着猪上山,来个上山主义!话未落音,党员们一个个笑得起滚,有的捂着肚皮连声叹:哎呦,我的妈呀!

志公喝了口水,继续他的长篇发言:我当年在三门地主刘振海家里当帮作,即使是年成好,每亩产量500斤就是了不得,因为缺肥料,产量上不去,即使天天喝泻药,那几个人也拉不出那么多肥料来咯!又是一阵大笑。如果我敬伢子向东家吹牛,保证亩产8001000斤,到了秋后算账,老板会要我的小命!接着志公又跳回到现实中来:我看过毛主席关于养猪的一个批语,他号召每户养一头猪,有条件者可以多养,到了你们这儿就变成规定一人一头猪,粮食亩产还未过800斤,就喊打1000斤,这同军人打仗盲目冒进一样,是会吃大亏的!按亩产1000斤的规划,放开肚皮吃饭,拿什么交公粮,到了青黄不接时,大家吃什么?我送诸位四个字,那就是实事求是。在现有条件下,只能多积土杂肥、选良种、精耕细作,有余钱可以买点硫酸怕嘛!(又是一阵笑声,有人低声议论,志公连这个也知道)只要学会按比例施肥,就会变成硫不怕。眼下36计,先过800斤是上计!

笔者在《杨得志回忆录》中读到这样的警句:战争不是单凭欲望和情绪的事业,战争是科学,从某种意义上讲,战争是世界科学中最严格的科学这话讲的多么精辟。我们的军事家在三望冲关于种田的谈话同他的关于打仗的谈话,殊途同归,讲的是一个道理。

五、出手营救鸭司令杨得财

看鸭户杨得财,何需将军出手营救?对于80后出生的读者需稍作一点背景交待:1957年城市反右斗争初战告捷之后,中央于88发出了《关于向全体农村人口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教育的指示》要求就农业合作社的优越性、粮食统购统销、工农关系、肃反和遵守法制等几个问题,举行大辩论,借以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此前,毛泽东在写给供高干传阅的《1957年夏季的形势》中说:我认为迅即由中央发出一个指示,向全体农村人口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教育,批判党内的右倾机会主义思想……主要锋芒向着动摇的富裕中农,对他们的资本主义思想,进行一次说理斗争。以后一年一次,进行坚定的斗争……使合作社巩固起来……农村中也要先让农民鸣放,即提意见,发议论,然后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批判之”。(见毛选卷五)这次运动,地方上管叫“农村反资斗争,可与反右斗争齐名,三望冲就是在个背景下拉开了打出血来斗争的序幕。

三望冲陈家大屋,关押着十几名被斗的资本主义分子,其中有富裕中农、中农,也有贫农,为了证明这些人与封建势力沆瀣一气,发起向社会主义农村阵地的猖獗进攻,又加了两个木乃伊式的老地主做道具。这些人俗称咬卵分子,或称咬屌屄。中农杨立见公然对抗大跃进,说什么在大路上扎个跃进门,纯粹是搞形式主义,浪费了社员们的钱!此君被押上台被辩论时,自然辩不过广大群众,头一个遭打罚跪。农民杨敬之猴年马月曾当过旧军队中的连长,又是特牛的富裕中农,怪话多多,是个双料货,只能推上台来拳脚批判之。贫农杨得财,是村里著名的鸭司令,土改后亦农亦鸭,与老婆一起一直养着一棚湖鸭。鸭们到禾田爬一遍,一吃害虫,二代人中耕,三拉屎肥田。鸭司令四季有蛋供应市场,邻里欢迎。不料反资斗争一来,杨得财被打成本土头号资本主义分子。在批判会上,被剥去上衣打,身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看鸭不仅冒得财,得到的是一餐难以咽下的砣股肉,人们后来称之为炮打湖鸭司令部事件。据说这些资本主义分子上台之前,都由家人帮助做了厚厚的护膝,实践结果是,跪着比站着挨揍的机会更多,这不失为一种黑色幽默。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一个政治教育运动,怎么也要付出血的代价呢?对此历史不得不追问。

志公得知陈家大屋还关着农民,十分不满意。他对家人说,这个是右派,哪个是右派,哪里有这么多的右派啰!这些人都是老实农民!老革命又一次遇到了新问题。他上门找支部书记刘细风坐谈,问他们这样打人关人是说理斗争吗?打人私设班房算不算肉刑?剥了上衣打是大辩论吗?假如那个老头被一拳打得一口气上不来,家属不收死人要活人怎么办?我前几天在乡干部会说,我们对待农民兄弟连美国战俘都不如吗?你不是法官,却有权把人关起来,出了人命,上面那个干部会为你担当,拍拍胸脯,老子负责?一席话,刘细风终于从狂热中冷静下来了,想起出人命案后果,惊出一身冷汗,答应立即放人,当十几位资本主义分子难兄难弟一一从当年的牛棚中走出的那一刻,围观群众个个笑得要死,大呼志公这回回得真是时候!被释放的分子们,一个个向将军磕头致谢,志公将他们一一扶起:别这样,别这样!事后,又分别对干部和被斗对象做了善后工作,小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六、帮富裕中农杨绍俊讨回光洋60

当资本主义分子被释放出来后,一石激起千重浪,富裕中农杨绍俊在家中再也坐不住了,他决定找志公出面找回被人莫名其妙拿走的六十块光洋。事情的原尾是这样的:在斗争资本主义分子哪些天里,货真价实的富裕中农杨绍俊估计自己在劫难逃,一天到晚像丢了魂似的,坐立不安。管财务的支委刘某,看准了这个很好筹钱的机会,他把杨叫到合作社办公室,心照不宣地作了一次钱权交易。杨绍俊答应了将自己窖藏多年,死了爹娘都不用的六十块光洋,借给合作社日用开销,借以破财免灾。自鸭司令被救出后,他觉得救出光洋的时候到了,这才求上志公。志公听了始末,只说了一句:岂有此理!就带着杨绍俊找当事人索回光洋,哪知刘某已经到银行按1:1的比例把银花边换成了人民币,接着又把人民币变成了合作社办公室桌上的电话机,银花边已经没有了!,杨绍俊听到这样的回答,急得两眼一黑,几乎昏了过去,志公却步步紧追:借中农的钱也是要还的,即使今天借地主的钱同样要还,否则他也不会借给你的,你借杨绍俊的钱,我做主免去息,但本金一分不能少,而且借期是有限的哟!最后达成一个协议,年内分两次还清,每次偿还人民币30元。后来兑现了。杨绍俊在回来的路上一再向志公道谢,感激不已。

七、28字短信寄语父母官

杨得志的探亲假期满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岗位济南军区,但他对家乡父老兄弟仍在牵肠挂肚,两个月后,杨得志给乡党总支书刘绪安写了一封电报式的短信,文曰:

刘绪安同志:

你是我家乡的父母官,感谢你对我们家乡的照顾。谢谢。

                                  杨得志

全文只有28个字,没有承蒙热情接待之类的客套语。直呼乡书记是我们家乡的父母官,感谢父母官对家乡的照顾。在感谢谢谢这些字眼中,更多的是充满着善待家乡父老的期盼,再引伸一下,那就是:尤其那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再也不要发生了,读来语重心长啊!现年已85的刘绪安说:父母官三个字的责任重大,我把将军的手书珍藏了许多年,背诵了许多年,可惜在文革中被那伙不讲理的造反派撕掉了。

八、历史仍在沉思

笔者在写完《纪行》最后几行时,感慨良多。

杨将军在当年中央高层正掀起反冒进’”的时刻,不顾小心当蜗牛的警告,甚至不顾反冒进者离右派只有50来远了的高压,在他的调研点上,对着神仙GDP,大喊!这同今天坚持科学发展观几乎是一个方向,这样的见事早,实乃难能可贵。

杨将军仅引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废止肉刑等几个老名词,就四两拨千斤,很快纠正了那个一打就通的错误倾向。简单明快,值得称道。

杨将军与农民同呼吸共命运。不是挂在嘴上的时髦口号,而是一件件做起来。农民用自己的方式,用自编的故事秀他,美他,决非偶然,而是偶然中的必然。

201111,是杨得志诞生100周年纪念日,笔者撰本文以表纪念和追思。


(责任编辑:陈益元)


相关文章
2019-10-30 10:16:35
2010-03-12 22:08:26
2019-10-30 10:14:51
2011-07-18 23:41:44
2011-07-18 23:41:05
2016-09-08 21:29:21
2011-07-18 23:40:20
2016-09-08 21:28:3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