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伟人毛泽东十三次来株洲(下) >> 阅读

伟人毛泽东十三次来株洲(下)

2012-07-20 16:18:27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47

                                                          文/吴志平  谭立洲


第七次:亲自率一团在酃县城掩护朱德部队转移

3月底,湘南暴动起义部队遭到国民党8个师的进剿,被迫向井冈山撤退。毛泽覃受毛泽东指派,率一个连从酃县中村出发,前往湘南策应,于4月上旬在耒阳遇见朱德部队。这时,湘粤军阀在蒋介石的指挥下,从四面八方对湘南起义军进行围攻。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朱德决定部队和各路农军分头向井冈山撤退,约定在酃县集中。朱德率南昌起义余部和部分农军由毛泽覃带路,很快攻取安仁,为调动敌人的兵力往北走,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北打攸县,东走茶陵、酃县。于4月中旬到达酃县沔渡。

何长工、袁文才率领二团在酃县中村集结,只休整了两天就前往湘南策应。在彭公庙,何长工等接到毛泽东的指示,要他们立即撤回井冈山,他断后掩护。何长工、陈毅率领大队人马,经中村、水口、策源、大院、十都等地到达沔渡。朱德率部已先期抵达。朱德向何长工询问毛泽东的消息,何告知毛泽东担任后卫,大约还得三四天才能到。胡少海、龚楚率领二十九团、宜章独立营和郴宜两县赤卫队、苏维埃政府、工会、农会负责人和眷属男女老少4800多人,经东江、何家山行至酃县水口,赶上毛泽东部。一见面,毛泽东询问朱德的消息,龚楚告知朱德日内会到酃县,并汇报了部队在湘南初步改编的情况。第二天,毛泽东率一团赴酃县城,龚楚、胡少海、肖克率部队未经酃县城而直接去了沔渡。但因宜章县委和农民团驻在十都,肖克他们随即前往十都。

421,毛泽东率一团到达酃县城,团部驻洣泉书院。这时,尾追朱德部队的敌军张敬兮一个团和罗定清乡团、罗绍志挨户团由茶陵方向开往酃城。为掩护朱德部队安全转移,毛泽东、张子清在县城西郊部署了阻击战。第二天中午,敌人进攻县城,张子清和伍中豪率一团一、三营在城西的湘山寺、八角亭、天河仙一带阻击敌人。敌人发起10多次进攻,都被打退。战斗非常激烈,持续到下午四、五点钟。此时,张子清命令九连连长王良和连党代表罗荣桓率部从天河仙插入敌后,把敌人打个措手不及。敌人仓惶往茶陵方向逃窜。张子清率军乘胜追击,在追击中,腿部和脚踝两处负伤。战斗结束后,部队当晚转移到坂溪。在坂溪吃了晚饭后,经石洲往井冈山转移,于第二天早晨赶到十都,再回到宁冈茅坪。

第八次:朱毛在十都第一次会面和两军会师

朱德率领的2000多人队伍,在茶陵休整后,于4月中旬向酃县进发,经桃坑抵达酃县沔渡;在资兴与何长工、袁文才率领的革命军第二团回合的陈毅,率领8000多湘南农军,也和何长工一道,抵达沔渡,与朱德会合。

再说毛泽东回到宁冈茅坪,听说朱德的部队到了酃县与茶陵交界的地方,迅即率部下山迎接。此时朱德也得悉毛泽东的部队到了十都,随即率直属部队赶往十都。424,朱德与毛泽东两位巨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两军胜利会师。这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至此,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湘南起义农军和前来接应的井冈山部队以及各县党政干部、眷属1.8万多人,陆续来到酃县沔渡、十都一带汇集。其中部队1.3万多人,主要有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2000多人,井冈山部队1000余人,宜章农军3000人,郴县农军3000多人,永兴农军1000多人,耒阳农军700多人,宋乔生领导的水口山工人武装2000多人,资兴农军1000多人,安仁农军200多人。

两军会师后,毛泽东在十都向朱德的直属部队和湘南来的部分农军发表了讲话,中心意思是“鼓励与团结起来”。随后,毛泽东和朱德、陈毅等领导进一步研究了部队整编等事宜,根据前湘南特委的指示,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5月下旬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

朱毛会师之后,425,朱德、陈毅率领直属部队先行到达砻市。毛泽东在沔渡看望和慰问朱德的主力部队和部分湘南农军以后,于428,经睦村来到砻市,朱德的主力部队也抵达砻市。54,在砻市召开会师和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成立大会。

第九次: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攻打酃县

朱毛会师、红四军成立后,蒋介石惊恐万状,当即调集湘军吴尚第八军、赣军杨如轩、杨池生两个师,分别从攸县、安仁、茶陵、酃县和吉安、永新、莲花、遂川等地,向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会剿”。

5月下旬,湘敌吴尚第八军3个团从茶陵向宁冈推进,前锋一个团已到达酃县。6月上旬,赣敌第七师杨池生为总指挥,杨如轩为前线总指挥,率5个团再次进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为牵制湘敌,毛泽东、朱德趁赣敌主力还未到永新之际,决定派三十二团、特务营、三十一团的特务连守山,亲率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一团分两路攻打酃县,造成攻打湖南之势,诱湘敌退守湖南,然后回师歼击永新之敌。部队在茅坪召开誓师大会,旋即分两路向酃县进攻。毛泽东率三十一团经砻市、睦村从西面插入十都良田村。酃县赤卫大队闻讯赶来参战。部队刚到良田,发现敌军一个营驻在沔渡洞里,团部设在尹家祠,前卫连驻大江虎爪滩。当即毛泽东兵分两路突袭敌人。三营和酃县赤卫大队进攻虎爪;一营、二营进攻尹家祠敌团部,割断敌人之间的联系。驻虎爪的敌军骄横好逸,纪律松驰。三营和酃县赤卫大队趁敌不备,一路冲杀,敌军顷刻乱作一团,当即被全歼。敌军团部也遭到一、二营的猛烈攻击,狼狈往沔渡逃窜。毛泽东率部乘胜追击,直抵酃县城。朱德率二十八、二十九团从茅坪出发,从东面攻打十都,与敌一个团激战数小时,敌一部沿河逃至沔渡,正碰上三十一团,被全歼。红军已形成对酃县城围攻之势,敌军星夜撤往茶陵。红军部队在酃城驻了7天,打土豪分果实。湘敌遭受沉重打击后,按兵茶陵,不敢侵犯根据地。赣敌则以为红军大部队进攻湖南,在永新城蠢蠢欲动,企图乘虚向根据地推进。当赣敌被调出永新城时,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大部队迅速回师集中到宁冈县新城。

第十次:在酃县大院主持召开三级干部会议

“八月失败”后,毛泽东决定留三十一团一营留守井冈山,自己亲率三十一团三营前往湘南迎返红军大队。

1928821,毛泽东率三十一团三营离开永新,经荆竹山到达酃县大院东西坑。当地干部群众听说毛委员来了,红军来了,便高兴地送来粮食、蔬菜,热情慰劳部队将士。但大家听到红军大队在郴州失利的消息后,又为今后的革命斗争担忧。毛泽东见此情况,晚上召开县、区、乡干部会议,会上毛泽东分析了此次红军失利的原因,鼓励大家坚定革命意志,紧密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会议很好地稳定了根据地的人心,也进一步增强了酃县人民巩固和发展革命根据地的信心。

823,毛泽东率部到达桂东与朱德率领的红军大队会合,撤至江西境内。

第十一次:在株洲主持召开红一方面军总前委扩大会议

1930913清晨,毛泽东率领总前委机关30多人,在警卫营的保护下,由白田铺向株洲进发。当日中午抵达株洲镇中正街(今解放街)宿营,总前委机关驻协丰长绸布店,为了解决红一方面军放弃攻打大城市,建立巩固的农村革命根据地的问题,当日下午毛泽东在协丰长绸布店召开了红一方面军总前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兼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三军团副军团长兼红三军军长黄公略等10余人。毛泽东在会上扼要地分析了当前形势,回顾了此次攻打长沙不克的主要原因有三:1.未能消灭敌人主力于打工事之前,敌共31团之众。我在文家市、猴子石两役虽已消灭敌兵5团以上,但大部分尚未消灭,即进入城壕,因此,敌有余力守城;2.群众条件不具备,城内无工人暴动,无士兵暴动以为内应,粤汉路、株萍路及对河群众没有起来,不能断绝敌人之水陆交通,不能封锁敌人之经济及军事运输;3.技术条件不具备,敌之工事的欧式的重层配备,铁丝网、壕沟等共计八、九层,我们只有肉搏,没有炮火破坏敌之工事,交通器具如无线电等我们也没有,以致两军团联络不好,因而失机。会上,在基本统一认识的基础上,做出了“东进赣西,进攻吉安”的正确决策,当日下午8时发布了“攻取吉安的命令”。这次会议从理论上和实际上纠正了立三左倾冒险错误,扭转了中国革命运动中的一次严重的危机,是中共党史、红军史上一次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会议。

毛泽东在结束株洲总前委会议之后,于14日随红三军团和一方面军总部乘火车抵达萍乡。

第十二次:在醴陵主持召开湘东特委会议

毛泽东在萍乡部署三军团与前卫部队的战斗之后,考虑到湘东战略地位重要,做好湘东地区的工作,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政权,将有助于支援红军攻打赣西;也有利于湖南发展革命斗争,将来能与赣西连成一片成为红色区域,是一块十分理想的根据地。因此,他指示张启龙,准备到醴陵召开湘东特别会议,听取湘东的情况汇报并研究下步工作。

915,毛泽东与张启龙、石青等湘东特委成员乘火车返回醴陵,驻在状元洲桥公所楼上。毛泽东到达醴陵后,首先起草了呈递中央的报告,总结了红军第二次攻打长沙久攻不克的经验教训,制定了红军东进赣西后的行动计划等。17日晚上,在状元洲桥公所二楼会议室,召开湘东特委会议,指示必须选派干部到湘东开展工作,打通湘赣联系发展湘东红色区域。这次会议,为湘东工作指明了方向,为后来全面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第十三次:重上井冈,留宿茶陵

1965521,晴空万里,毛泽东主席的专列从长沙出发,经株洲抵达醴陵站。下午2时换乘苏制吉姆汽车,向茶陵驰来。下午5点左右,毛主席从银灰色的轿车中走出来。高大魁梧的身材,亲切的面容,顿时使在场的人惊呆了。他在时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陪同下,走进县委常委办公楼。

晚饭后,毛泽东兴致极高地在院内花间小径漫步,张平化、李颖(时任茶陵县委副书记)陪同。呼吸到“故地”的气息,他兴奋异常。张平化、李颖汇报茶陵的变化,毛主席听后若有所思地说:“当年,我们工农红军在这里帮助建立了县工农兵政府。那时,为了这一政权的建设斗争很尖锐。”“那时,很不容易,我来茶陵时很狼狈。”当李颖汇报到1960年茶陵已修建了横跨洣江的“湘赣大桥”时,主席饶有兴致地说:“茶陵有了大桥,不错!不要叫湘赣大桥,就叫茶陵大桥嘛!”

夜幕降临,毛泽东回到卧室。李颖遵嘱将清同治九年版《茶陵州志》找来。这天晚上,主席一直阅读到凌晨三点才就寝。

次日上午,当汪东兴问要不要安排与茶陵县委的同志见面时,毛主席高兴地说:“当然要见嘛!路过一次茶陵不易呀。”10时许,毛主席身着银灰色服装,脚穿布鞋,笑容满面地出现在县委、县人委的负责同志中间,并和大家在县委常委办公楼前合影留念。合影后,毛主席说:“这次就不说什么了,我们还要赶路。”小轿车满载着茶陵人民的敬仰之情,在茶陵干部群众的瞩目中驶过茶陵大桥,驶向江西井冈山。

毛泽东重上井冈山,留宿茶陵,这是他解放后唯一的一次在县城小住。“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就是毛主席重上井冈山时留下的著名诗篇。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7-07-11 19:44:21
2017-07-11 19:42:53
2019-10-30 10:55:06
2016-11-15 16:42:54
2019-10-30 10:53:34
2016-11-15 16:42:17
2016-11-15 16:41:32
2016-11-15 16:40: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