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方言俚语 >> 与五官四肢关联的攸县土话 >> 阅读

与五官四肢关联的攸县土话

2015-10-15 17:31:54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674

文/刘富喜


一、开头的话
笔者富喜老刘,是喝攸水长大的攸古佬,对攸县方言情有独钟。
2011年在民间文学《乡土幽默》中专门写一章《可笑的攸古佬》——突出写“俺边哇攸县话”的种属、成因和特征,附录攸县方言趣谈、绕口令和趣味话。其中有一篇《福九老倌哇时闻》,被12修《攸县志》执行主编谭贻芳大加赞许,说是典型的攸县方言集成。
2013年主编《话说攸县》时,请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谭仕荣专门写一章《攸县方言爽》,以语言学析识攸县话的语音、词汇、语法和声调,并收集攸县方言谚语、歇后语、儿歌、绕口令、韵味话和部分常用词汇。
如今觉得余兴未尽,源源不断回记儿时诸多乡野逗趣之语。笔者发现,攸水居民极生动、形象的土话,竟然和人体相关。其中大多是状物拟态哇人的五官和四肢,哇得你忍俊不住而喷饭。其土气十足,却着实接地气。
二、哇五官、四肢的土话
先说对“头”的状物拟态,分别有:
侧脑或仗(qiang)子脑——实说头部偏侧习惯,又意指遇事依仗歪理的毛病。
嗜(shi 时)奇脑——意指想入非非、偏爱奇特而不着边际。
瘪子脑——实说头部扁扁的,又意指想法狭窄、局限。
渤子脑——实说额头突出,又意指毛病突出。
零光脑——实说头发剃得光光的像和尚,又意指一无所有穷光蛋。
猪脑或狗脑——把人脑比作猪或狗的脑,意指愚蠢得像不想事的畜牲。
癞子脑——实说癞痢头,又意指毛病多得逗人嫌,使人避而远之。
干颈(jiang 蒋)大脑荷——脖子特瘦长显得脑袋大,营养不良造成。
次说对“口”的状物拟态,多有:
长咀——指喜欢说长道短的人,或说事争强占理的人。
尖咀——实说嘴小嘴皮薄,又意指说话刻薄。
寡咀或寡口——意思是只说不做,只承诺不兑现。
唱嗯(ng)咀——说得比唱好听,答应“嗯”比谁都快,指说空话、许空愿。
或仗(qiang)嗯咀,指某人什么都没了,只依仗空口应答嗯的咀。
冒根咀——指说话无根无据,谎花连篇。
翻匙咀——指不满而翘嘴巴,像盛饭用的翻匙。又指爱顶嘴。
越口——攸县话“越开口”即普通话“张开口”。仅说“越口”,意指说大话。
饺子口或饺子咀——指光说漂亮话的人。
泄子口或泄子咀——指什么都说出去、什么秘密都藏不住。
喇叭口——指有事有话大声说出去,生怕别人不知道。
狮子口——指张开大口哇事,期求太大。
电把树——指某某的口像电杆树传声一样,什么都传过去。
再说对“脸”(攸县话即“面”)的状物拟态,大致有:
方面——类似普通话的国字脸。
鸾面——类似普通话的圆脸。
马面——脸长、面颊突出。
厚(hei)面——脸皮厚,不知自丑。
杩勺面——因说错做错而用杩勺(盛水的木勺)挡住脸,指害臊见不得人。
涝痂面——表面指脸上皮肤像饭锅底的涝痂,实指做了不干净的事难见人。
熟食牛肉面或气死面或死人面——指呆无表情,或气得脸发青没血。
阴阳面或笑面虎——指当面一套,背面一套,阴恶阳善。
又说对“眼”的状物拟态,就有:
螺豆眼——实说眼珠大大的像田螺,又意指欲望大、期盼大。
扣子眼——实说眼珠小得像布扣子,又意指小心眼、小里小气。
斗鸡眼——实说左右两眼珠紧靠鼻梁像斗鸡,又意指喜欢斗气。
扯皮眼——实说眼角有疤痕,又意指喜欢勾心斗角。
削皮眼——眼睛紧盯削下的皮屑,意指小气、占便宜。
也说对“鼻”的状物拟态,约有:
哈哄鼻——实指说话时鼻音重,又意指回复别人时含混不清。
钩鼻子——实说像白种人鼻子高、鼻尖钩,又意指弯钩钩物,自私心重。
朝天鼻——实说鼻孔外露,意指朝天打哄——说谎。
后说对“手”的状物拟态,计有:
痹子手——实指手残疾,又意指用手把东西遮藏,不让别人发现。
捞箕手——把手比作在汤里面捞渣的竹编的捞箕,意指见东西就捞、占便宜。
扒子手——即普通话的扒手。
三只手——比一般人多出一只手,即偷东西的手。
零星手——什么零零星星的东西都偷拿或顺手捎带。
搭子手——多占、多拿的手。
还说对“脚”的状物拟态,似乎有:
摆子脚——实指走路摇摇摆摆、即普通话的跛脚,又意指做事半途而废,或做事有起脑,冒煞圆。
榔根脚——实指脚跟痩弱、走路轻飘飘,又意指遇事摇摆不定、立场不稳。
花脚猫——实指某人喜欢像猫一样东游西逛,又意指不务实干正事。
最后说对“骨头”的状物拟态,有:
轻(qiang枪)骨头——指人微言轻,没分量。
贱骨头——指生得下贱,不自重。
腊骨头——指骨头上干腊,人瘦。又指腊得有香味,还有些能耐。
还有一些,诸如蛤皮肚(或形指大腹便便,或意指很会吃、肚皮装得鼓鼓的像蛤蟆肚一样)、福肚(客套说法,即长了有福气猛吃、又受得住的肚子)、病(piang)耳疖(指耳朵像生了疖,听见说话也不回话)、病(piang)虚聋(指不是聋子却装作没听见)等等。一时只回记起这么多,暂时列不出来了。
此外,还有更土而外人完全听不懂的一种表达:噜恰面、噜恰颈(jiang)、噜恰脚、噜恰爪(zao)。其意是脸或脖子、手、脚上皮肤枯燥不干净,似乎有疙瘩条纹(土话说洗廯蘼),像铁生了锈一样。而把手脚说成爪,更有讽刺成分——像鸡鸭爪子一样。
除状物拟态话五官、四肢外,笔者还回记起另外一些搞笑的土话,如,恁哩,咕哩,恁骨头(啃骨头),咬嗓,夹污,旮旯底,哚啰衫衣哚啰裤,喇嘛子钱,哑不凳,望(mang)天痴子,灯盏油货等,对此如何收集归类,笔者一脑茫然。
三、联想的话
面对诸多土里土气的、状物拟态话五官四肢的攸县话,有何感想?
笔者初步想到的是:
其一,古往今来的攸水居民,用人的五官四肢状物拟态,很顺便、很自然;很通俗、很上口;容易传开、容易传世。
其二,对人的五官、四肢的状物拟态,因选择最能体现特征的,故而极鲜活、极形象;容易懂、好意会。
其三,真的好土,有时土得掉渣。这是攸县话难懂难哇的又一表现。
其四,少有褒义的,如,方面——国字脸威武,鸾面——圆脸可爱。一部分是中性的,如,侧脑、渤子脑、大脑荷等,实说五官四肢形状。许多是带贬义的,几乎可信手拈来。特别是某些是低俗的,歧视骂人的,比方说必崽面(以隐私部位比喻人脸,意指见不得人,失怕人)、时闻必(指喜欢传话、说长道短)、丫杈卵(指喜欢插一杆,搅局)之类,笔者因其糟粕之嫌就没有展开列举。
其五,这些土话儿时在农村听得多,特别是大集体出工时使用频率高。随着现代社会的快生活的演变,这些土话慢慢遗忘。而一当有人提及,竟然有一种久违之感和乡土亲近之情。
其六,最容易被村妇街娌当作骂人的话(男人使用频率比女人低),是吵架的利器。笔者在农村亲耳所闻,双方以此骂人,一串串冒出来,劲头十足,令人汗颜而退避三舍。
其七,作为语言现象,有其发生、发展、消亡的规律。我们对那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土话应予容纳。而对那些低俗的能否况立此存照,不予流传?
(责任编辑:易小斌)



相关文章
2019-05-30 10:28:05
2010-11-17 23:28:27
2015-10-15 17:31:54
2015-10-15 17:31:26
2010-11-17 23:27:43
2012-10-13 20:41:00
2018-01-29 22:02:30
2017-07-11 20:00: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