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难忘将军桑梓情——纪念杨得志将军百年诞辰 >> 阅读

难忘将军桑梓情——纪念杨得志将军百年诞辰

2011-04-21 23:16:24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146

/华 山 周祥新 杨 婷

故乡,这个熟悉而亲切的字眼,牵动着多少游子的心,回归故乡,是多少身处异乡的人梦寐以求的夙愿。开国上将杨得志将军的故乡就在株洲县南阳桥三望冲。可1928离开株洲直到全国解放,戎马倥偬的将军始终没有机会回到养育他的故乡——株洲。回家,曾是将军心中的

201113是将军诞辰100周年,我们随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周祥新等专程前往南阳桥,去寻访将军曾魂牵梦萦的故乡……

走近将军故里

晨雾中,汽车沿着平整的水泥路向将军故里滑行,碾过一溜冰渣,发出咔咔的响声。同行的株洲县政协办公室主任聂爱华介绍说,这条县里为将军故乡新修的。

车到目的地时,只见将军故居静静地肃立在满天红霞中,屋后成片的竹林在风中晃动。据将军故居负责人、县政协盛和平主任介绍说,这栋房子为土木结构,已有百年历史,因年久失修而破损严重。2011年是将军诞辰100年,县里决定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对将军故居进行修缮和加固,同时在故居旁设立将军生平事迹陈列室,展出将军遗物和相关历史资料,供游客参观和瞻仰,现在这里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1113,杨得志出生在这里。将军原名杨敬堂,幼年随父亲打铁。父亲杨远逵,母亲陈氏,先后生下14个儿女。因家中贫困,常在饥寒交迫中挣扎,生病也无钱医治,9个孩子先后夭折,最后只留下将军及其大哥杨海堂和3个姐姐,至解放时,家乡则仅剩下将军的四姐杨桂泗。

现在守护故居的杨春明是将军故居的房屋主人。杨清明的父亲杨富七本是将军的侄子,自幼过继给将军做了儿子,算起来,将军应该算是杨春明的祖父了,杨清明是将军在湖南的第三代后人。

走进将军当年生活过的卧房跟厅堂,见将军当年曾佩戴过的斗笠蓑衣仍挂在斑驳的墙壁上;曾用过的柴垛架子和独轮车停放在屋中,仿佛在诉说着对将军的思念。同行的县政协文史委主任文金云告诉我们,新中国成立后,家乡的地方干部时常派人向将军汇报家乡的建设情况,并热情地邀请他回家乡看看,那绵长而浓厚的思乡之情开始一次次牵动着将军的心

在毗邻三望冲的乘霞垅村民左云球家里,我们听他讲述了将军上井冈山后首次回故乡的情景。左云球就是将军四姐杨桂泗的儿子。当年杨桂泗嫁与本乡乘霞垅村一位姓左的村民,生有一男二女,儿子左云球,大女凤娇,二女翠英。左云球跟将军感情很深,虽然光阴荏苒已过去了61年,可80岁的左云球仍对将军第一次回故乡的场景记忆犹新。

将军最爱穿姐姐纳的鞋

那是1950年元月7日,清晨,尚在睡梦中的左云球就被“得得”的马蹄声给惊醒了。惊奇的他爬起来从窗缝里望出去,只见田野上,几匹高头大马正往自家疾驰而来。南方少见马匹,他忙呼唤正下厨的母亲杨桂泗:“姆妈,姆妈,有骑马的到我们屋里来了……”。母亲杨桂泗闻声出来,就见马队已冲到禾坪里,为首的那人翻身滚下马鞍,直冲她走过来。杨桂泗仔细一瞧,来人竟是自己的亲弟弟、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司令员的杨得志将军——终于回到了阔别26年的故乡。将军是在渌口驻军处借了几匹战马,专程来到乘霞垅看望四姐的。姐弟重逢自是悲喜交集,热泪盈眶。外甥左云球姐弟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亲舅舅,更是喜从天降。

其时将军的父母、哥哥杨海堂等都已不在人世了。将军的大哥杨海堂,当年带将军上了井冈山后,在朱老总部下当排长。在反围剿的战斗中,不幸被国民党反动派抓住。尽管敌人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但始终英勇不屈,最后被用棉絮裹着,浇上煤油“点天灯”活活烧死。故乡南阳桥的亲人里只剩下他四姐杨桂泗一家和继子杨富七了。小时候姐弟俩跟着母亲一起讨过米。后来,姐弟二人又一同过继给叔父杨远星,现在又只有这么一个亲人,所以姐弟俩的感情极深。将军长征到达延安后,照的第一张戎装照片便寄给了桂泗姐。从上井冈山到共和国成立,将军得到第一次休假的机会,便是回湖南看桂泗姐,姐弟俩见了面更是有说不完的话。将军说桂泗姐虽然只比他大两岁,但他一直把她当长辈看,因为桂泗姐从小一直对他很疼爱,很象他印象中的母亲。

左云球至今还记得将军那次对他说的话:“我小时候,你妈妈为我做鞋,给我缝衣,夏天给我赶蚊子,冬天帮我暖热被头。我离开家乡去安源煤矿当童工时,是她送的我;我上井冈山投奔革命时,你妈妈整夜在月亮地里赶着给我做鞋。她拉着细长的麻线衲鞋底,好象要把她的心也衲进鞋里去似的。临走,你妈妈把鞋子给我打进背包里,挎到我的肩膀上,一句话也没说,紧闭着苍白的嘴唇,光流泪……”

将军这次回故乡,正值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春节。他在家乡与父老乡亲度过了一个隆重热闹的传统节日。他给乡亲们做了一场时事报告,还为云球主持了一个热闹的婚礼。婚礼上,将军嘱咐云球说,你俩一定要相亲相爱过日子。还有,如今是新社会了,一定要听党的话,在家安心生产,照顾好母亲,做个安守本分的人。

当时,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国家建设急需人才,而且将军要上朝鲜前线,因此离家时,带走了49个南阳桥的家乡子弟去参军。将军先后在西安、济南、南京、武汉、昆明、北京等地供职,云球曾多次前去看望舅父。将军在外几十年,仍旧乡音未改,用一口醇厚的家乡话与他拉家常,话亲情,问长问短,格外亲热。云球每次总要带些茶叶、焙鱼等去见将军,他说将军很喜欢这些家乡土产,说喝了家乡的茶,就好像回到了故乡。

1957年秋,云球写信给将军,说是想发展家庭副业,打算买几头小猪喂养却苦于没有本钱。将军很快寄了钱给他。将军第二次回乡时便询问云球说:“你上次写信来说要喂猪,喂在哪里呀!”云球领将军到了猪圈,看见几头猪长得膘肥肉壮,将军欣慰地笑了。后来,将军介绍云球到株洲三三一厂当了一名普通的油漆工。

1958年,杨桂泗去世。将军接到云球的电报,心情十分悲痛。因公务繁忙,将军不能回乡奔丧,只寄回了奠仪。

将军再回故里

1957年秋,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杨得志,从醴陵乘木帆船顺渌江西下,在高沙洲上岸,再次回到了家乡南阳桥。

下船时正下雨,道路泥泞,杨得志在乡供销社买了双套鞋。此次回乡,杨得志在三望冲旧居住了两夜。煤油灯下,将军与父老乡亲话亲情、拉家常,询问生产生活情况。乡亲们告诉他,社里号召社员喂养生猪,要求人均每年养一头肉猪出栏。将军说,养猪也要因户制宜,劳力充足的农户可以多喂几头,劳力不足的应当少喂一些,同时还要妥善解决饲料问题。

当将军问及发展粮食生产肥料问题如何解决时,社干部说,我们打算拆除旧土房,把墙土下田做肥料。将军沉思了片刻说,乡亲们的住房并不宽裕,有些人家,住人还嫌挤。养猪要猪圈,要是把旧房子拆掉,把猪关到哪里去?况且屋土也没有什么肥气,拆屋下田不是好办法。还是要多修点草皮,沤些氹肥,才能把田作好。生猪生产发展了,猪粪也是好肥料,可以提高粮食产量。猪多肥多,肥多粮才多啊!

当他听到某些党员干部作风粗鲁,动辄训人打人,罚跪群众后,便对党员干部们说:红军在井冈山的时候,我当班长,上级规定我们连每人每天要砍7000斤柴。第一天下来,每个战士只砍了2800斤,连里的排长便殴打士兵,结果柴越砍越少。这事被毛主席知道了,立即下令废除肉刑。现在你们还要打人,那怎么行呢?

由志愿军转业下来的乡总支田副书记想不通,他跑到将军面前行了一个军礼:报告司令员同志,对待那些农蛮子,不来点蛮的可不行,不然他会把你的话当成耳边风。将军一听就火了,“我刚才在会上讲的某些人,其中就有你一个,身为一个连长出身的人,还记得三大纪律吗?在朝鲜我们连美国俘虏兵都不准打骂,你把三大纪律当成耳边风是不是也应该打一顿?几句话把这位前连长驳得呆若木鸡。

这次杨得志回来,适逢三望冲高级农业社党支部研究“58跃进规划,杨得志应邀出席。党员们亲切地尊称他为志公。会上将军说自己没带党组织关系,只能算个列席人。支部书记刘细风拿出来年合作社的跃进方案,主打项目是两大宗:每户每人一头猪,粮食亩产过千斤。在讨论中,有些人还嫌规划过于保守,落后于邻队。最后大家把目光集中在将军这个昔日作田的老把式身上。将军随口发问:亩产千斤,肥料哪里来?众答:一人一头猪,肥料从猪屁股里来!”“还有别的来源么?众答:有,拆屋取陈土肥田。将军又问:一人一头猪,猪放到哪里喂?比如我家杨富七,大小五口,就只这么两间屋,五头猪关到哪里去?若是八口十口之家,怎么办?有人马上回话:可以把猪放到屋前屋后林子里散养。将军听完哈哈大笑:那岂不成了野猪?一个老屋湾聚居着几户几十户人家,各户的猪们不遵守纪律,混在一起满山跑,谁能分得清楚?是不是要给猪编个号,写上主人的名字?再说投食也有问题,一家喂食,所有的猪都来抢,行么?猪不是羊,老吃几根青草,长不出肉来。养这么多猪,米和糠从哪里来?还有买仔猪的本钱从哪里来?拆屋取陈土,总不能年年都拆吧,把屋都拆了,是不是人也跟着猪上山?将军语重心长,苦口婆心。

将军喝了口水,继续说:我当年在三门地主家里当帮作,即使是年成好,亩产500斤就是了不得,因为缺肥料嘛。这些猪即使天天吃泻药,也拉不出那么多肥料来咯!

20世纪70年代初,杨得志调任武汉军区司令员后,工作更加繁忙,抽不出时间回家乡探望,但他总在心里惦记着家乡的建设,希望经常有家乡的人到他那里走走。不论是求援、走访,还是探亲、看望,工作再忙,他也高兴接见、热情款待,与大家兴致勃勃地聊天,真是叙不完的乡情。

1994年,将军走完了他光辉的一生。惊闻噩耗,云球一家悲痛万分。云球带着家人赶赴北京,为将军送行。与舅舅告别时,时年已63岁的云球哭得像个孩子。其实,将军在弥留之际仍未忘记那个叫七望冲的小山村。今年13日将军百年祭典日,将军之子、南京军区副参谋长杨建华少将专程回到故乡株洲,替父亲看望乡亲们。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1-02-05 13:15:11
2012-12-29 09:24:13
2012-12-29 09:23:37
2018-12-27 17:42:26
2018-12-27 17:39:45
2011-02-05 12:09:27
2011-02-05 12:08:09
2011-02-05 12:06:3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