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揽胜觅踪 >> 大院桃源洞 >> 阅读

大院桃源洞

2014-08-10 09:41:19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10



文/陈立平



癸巳九月,序属三秋。我和教授,两个40年前的炎陵老知青,从策源乡出发,行走大院,穿越桃源洞自然保护区,直下牛角垅。一路看饱了山水。
是日,日朗云轻,高风送爽。上午,驱车行至策源上洞,碎石乡路尽头。路边客家老乡好奇:“尔里敢之老还去山里蹽呐?”二子一笑。是的,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包,右柱杖,且醉一回山。
山道弯弯,且行且陡,何止九曲回肠?鸟儿唱,山鸡鸣,近峰叠翠,远山含黛,渐入佳境。教授乃野游老驴,边走边辩认路面石砌残迹。这是昔日策源上大院的“国道”标记,若无石迹,偏入山里人的伐竹路,可不好玩。不久,进入一片星星竹海,遮天蔽日,群山一暗。万千翠杆,齐齐刷刷,直刺云天,好一派竹之军威!古君子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是仰慕这种空其心、坚其筋、奋而上的气节吧?秋阳照进竹林,光影斑斓,闪闪烁烁,真的好看。正值舌燥欲水,忽然传来哗哗溪流声,继而似小儿呜呜,又似金钟低鸣。左寻右探不见,教授却大笑。原来是风奏篁林,竹翻琴浪,天籁也。
近午,山势渐阔,已入大院范围了。转过一山脚,兀地见一守林人小石屋。三位村姑,正在屋坂冷浸荒田里捞取草胎。此物保水保肥,晾晒净卖给城里人是上佳的花料,勤快一点,一户一年可收入二三万元。路边及山角,遍布一类阔叶乔木,秋风凜凜,黄叶飘飘,满地是金,乃高山珍贵药材厚朴也。林场工人手植,数年成材,取皮入药。想那伐木割皮之际,对彼树而言,岂有半点厚朴之意?
大院者,好大一个院。海拔千米之上,却是喏大一爿平坡缓地,足有上百平方公里。常年无夏,冬季亦不甚寒。森林起伏,草甸连绵;奇树佳木,珍禽异兽,遍布山壑。红豆杉,银杉,大院冷杉,南方铁杉,银杏,华榛,青冈,赤枫,椆树,随处可见。高山萝卜,乌龙青茶,远近驰名。如此处女胜地,比庐山不差,较南岳更妙。幸或不幸,被某房地产巨贾相中,欲斥金百亿,开发旅游。尚未进场,已是鸡飞狗跳。
大院农家乐午餐,一盘黄焖鲜野猪肉,一钵高山萝卜,几碗米酒。佳肴入肠,精气神复振。两匹野驴,又掉头扑进新的画图中。
桃源洞,峡深林秀,水美石奇,人称世外桃源。近年融入神农采药故事,又叫神农谷。二子沿谷内镜花溪下行。两岸相夹的深峡中,无数嶙峋巨石,多有数层楼高,怪兽,卧牛,战阵,任你想象。镜花溪恰如一练白龙,在巨石和峡谷间左奔右突,尽情戏耍。忽而临峭壁,溅玉落珠,山谷回声;忽而入急滩,琼花雪蕾,潺潺歌唱;忽而下平阳,深潭如镜,安若处子。峡谷两壁无数知名的和不知名的杂树乔木亚乔木,盘根,错节,纠缠,攀附;或歪倚危岸,或耸立峭壁,随峰回路转,连成百姿千态万木争荣的绿色画廊。若非些许黄叶、红枫点缀,哪里相信时值深秋?人们总说松柏长青,到这里看看吧,常青常绿的树种哪里数得过来?所以桃源洞总有四季不败的绿。不过,同样的森林同样的绿,春季青翠嫩绿,夏时壮茁浓绿,惟有秋天,惟有老驴子,能从那绿屏中看出一种成熟的苍绿,一种隐约的苍苍秋意。万类苍葱之间,时见枯朽的巨木,曝在原地;或则朽而不倒,肃穆耸立,黑黝黝的枝桠爪指蓝天。生与死,如梵天之昼夜,实一体而两面。若无枯朽,哪来大自然的生生不息呢?仔细倾听,草生木长,虫吟鸟啼,水流风动,生命的乐曲一刻也未止息。森林和人类,性情正相反。一个吸碳排氧,一个吸氧排碳,可谓相辅相亲的天然情侣。二子在桃源洞的情侣氧吧里,如嗅香兰,如闻仙乐,如履仙境,恍恍乎将醉,飘飘乎欲仙。
遥想知青当年,从磨刀石出发,沿南流,上青石岗,翻越八面山,直抵茨坪。也是这样的云和天,也是这样的山和水。6个豆蔻少年,载饥载渴,且笑且唱,满身阳光地走哇,连不晓得什么叫危险。记得越过八面山后,忽然路断,误入一片原始黑森林。几个人用脚趾头想了一下,依照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常识,选一条山溪,披荆斩棘而下。历经半下午攀爬,跳跃,忽然一片光明,6个人毫发无损,兵不血刃,降落到茨坪的大路上。那时候真会苦中作乐,也真是青春无敌啊!心底充满一种说不出名目的志气,直觉得景色无边,前途无限,前面的生命也是无限的——说时迟那时快,一晃44年去去。岁月染白了青发,前面的路似乎也不是那么无限了。今天,迂迂行于山间的二子,从云天望下去,真是渺小又渺小的两颗粒子。相对于历尽沧海桑田的桃源洞,我们真是匆匆又匆匆的过客。物质是一大堆粒子聚集在一起的行为。人类这种东西纵然有灵性,也只是一种排列有序的物质。若以为物质是客观世界唯一的真实的实在,却又是上世纪最大的偏见。不断地分割,物质可化为空无。以光速行进,一粒微尘会成为一座泰山。连爱因斯坦都叹气,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分别,不过是人类的误会。四十年,四千年,四亿年,都是白驹过隙。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佛陀的悟识,与科学的观察,竟是惊人的契合。少年的无限幻想,是对是错?青春的勃勃英气,如今何在?斗转星移,心会老吗?读书万卷,能破书吗?尘网百年,可归真吗?面对物质世界的千千魅力,是着相还是不着相呢?能不能像巍巍然亿亿斯年的桃源洞,总能呈现生命的绿色呢?
夕阳时分,二子抵牛角垅。但闻树林阴翳,鸟声上下,游人归而禽鸟乐。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游人之乐。游人知闲游之乐,而不知二子徒步劳顿穿越之乐其乐也。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0-03-30 16:27:32
2013-05-10 18:09:07
2013-05-10 18:08:31
2013-05-10 18:08:06
2010-03-30 16:26:58
2013-05-10 18:07:32
2018-12-27 18:13:59
2013-05-10 18:06: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