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作家与作品 >> 真情实感 文如其人 ——读刘湘林先生《金色的田野金色的歌》文集感言 >> 阅读

真情实感 文如其人 ——读刘湘林先生《金色的田野金色的歌》文集感言

2015-01-06 18:56:22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65
 

                                            文/彭雪开


    刘湘林君出版文集了,可喜可贺!大作告成,嘱我作序。明未学者顾炎武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序。”大概作序,也有难言之隐。说过头话,有吹捧之嫌;言不及义,又怕伤害作者,左右为难。但我还是答应下来了。
    一则攸县是我的故乡,自古多文士,爱好写作的且有成就的人不少。刘君任攸县作家协会主席,团结一批作家,写了不少好作品,像攸县一中高级教师陈安国老师,还出版了长篇小说。我作为株洲市作家协会的兼职副主席,自然有责任与家乡作家做一些交流。二则刘君与我相交数年,我知道他的为人。他老家在农村,大学毕业后,经过自己的努力与组织的培养,进机关下基层,先后任过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政研室主任,乡镇党委书记,及部、办、委的一把手,最后在档案史志局长的岗位上退休。退居二线后,他仍执着于文艺创作。他无论身在何处,身任何职,做人做事为文都实实在在,有口皆碑。他嘱我作序,是经过考虑的,我岂能拒之。三则我不是搞专业评论的,但爱好散文写作,也出了几本小册子。在散文创作这个领域,我与刘君自然有不少话题。何况文人出书作序,已成通例;而序言要说的,也是五花八门,无一定规;要说的不一定专业,但谈谈自己的读后感,倒也无妨。
    散文写作,最讲究一个“真”字。刘君的散文、报告文学,就体现了这一点。作者在《金色的田野金色的歌》中,抒写了攸县山川地貌、田园风光,以及翻身农民得解放的喜悦心情、农业劳模及技术人员培育良种的场景。“走在乡间的田野上,那锦绣色彩令人感受到田园诗篇的意味。蓝天白云之下,四通八达的灌溉渠闪耀着银光,平坦的稻田像巨大的地毯铺展着,笔直的田堤在地毯上交叉纵横,将它划为一块块方正的网格,那网格里,随着季节的变换,翠绿而金黄。”字间里蕴藏率真与真情。在《鞭炮声声响攸州》一文中,攸邑人生产鞭炮的历史,以及制作燃放过程,如同史家笔法的描述,为后人了解攸县风俗文化,提供了生动直观的活标本,具有史学价值。像这样率真有情的文章,有《山村巨变》《矿区给力展新颜》《乐做嫁衣裳》《情满攸州路》。刘君在这些文章中,反映了新时期农村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及领导干部的创造物质、精神财富中的精神风貌。
    散文写作,更讲究一个“情”字。刘君的文章,也体现了这一点。在《台湾印像》中,作者游览了宝岛的著名景观后,回忆了台湾人民反抗外敌侵入的悲壮历史,情感随之得到升华:“台湾,美丽的宝岛,从它无与伦比的独特风姿,在我们心里雕刻了一道美仑美奂的靓丽风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宝岛的山山水水,让我们陶醉;宝岛的悠久文明,让我们痴迷;宝岛蕴藏的奇珍异宝,让我们感叹!”《怀念我娘》,是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作者回忆了母亲生病期间,牵动儿女亲人的感人细节;回忆了母亲生前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痛爱儿女的言行举止;回忆了母亲待人接物、善待他人的感人情景。自我情感深深地渗透在描写母亲生前的生活细节中,一个博大母爱情怀的形象,便镌刻在读者的心田上,难以忘怀。在《心中的牵挂》这篇文章中,对何建新先生的大爱行为,作了生动的记叙与描写,体现了作者同情弱者、褒扬善者的美德。常言说的“大爱无疆”,在这篇文章中,得到了较多的体现。另外,作者在《高尚人生,济世宏篇》《探本溯源传经典,哲理迪人播文明》《杏坛春来映奇葩》《一片叶子的赞歌》等篇什中,对攸县文坛老将文友然先生、涂士勇先生等的道德文章、乐世情怀、善育学子、善待文友,以及其他深勤耕耘的教师形象,作了动情的描写与恰当的点评,给读者留下了难忘印象。作者对家乡风物的深情描写,充分体现在《白石洞的魅力》《凤塔鸳鸯树的传说》《酒仙湖畅想曲》《仙境皮佳洞》《攸县节庆文化》等篇什中。
    关于散文的“真实性”与“真情性”问题,新时期以来,评论者及散文作家,多有争呜,但绝大多数人主张散文不可虚构,真实性与真情性,是这种文体的内在要求。它强调作家主体,面对客观事物(客体)时,对进入作家视线的“物象”“具象”,要有反思、体验意识,而自己的生命体验,最为重要。在此基础上,根据自己的人生阅历、知识学养及人生感悟等,用自己的语言恰当地表达出来,这可能是写好散文的真谛。因此,散文的真实性、真情性,关键是营构一种“情境”,从而达到一种情与人、与事、与物的有机统一。如果说诗歌最高境界是“意境”美,小说是典型“形象”美,戏剧是“冲突”美,那么散文最高的境界,应是“情境”美 。显然,要达到情境美的境界,散文作家们还有许多东西值得探索,决非一朝一夕之功。
    近几年,我的专业转向“历史地名”研究领域,对当今的散文创作了解不够,更谈不上研究,出于对散文写作的爱好,偶尔在报刊杂志上露下脸,又搞我的专业去了。散文怎么写、如何写,更多地是创作实践问题。但我觉得散文写作,最根本的还是“真”与“情”。至于作家们如何样做到情与境合、水乳交融,应是不断探索的大学问。让我们共同努力,一块创作出优美的篇章来吧!
我对故乡的文友们了解不够,自己创作不多,就忽忙地说了以上的话,谬误难免,还请刘君及故乡的文友们海涵,是为序!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8-01-29 21:48:15
2018-01-29 21:46:48
2018-01-29 21:45:12
2014-08-10 10:27:59
2014-08-10 10:27:29
2014-08-10 10:26:51
2014-08-10 10:26:20
2017-07-11 19:50:4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