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故乡故人故事 >> 走过这条富豪街 >> 阅读

走过这条富豪街

2016-09-08 22:19:52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99

文/宋才逢


  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
  南风渐近,下海经商的大潮开始拍打这座小城时,1987年5月,城市的最新高度——21层的庆云大厦,招兵买马,而我有幸被纳入其旗下成为兵头将尾之一。之后,摸爬滚打生意场,替单位赚取利润。由于跑多了经济特区和沿海城市,眼界顿开,久埋心底的虚荣给星火燎原起来,也西装革履领带,也金利来皮带意大利皮鞋,也抽起了洋烟喝起了洋酒……
  株洲,火车拖来的城市,理所当然各方面信息总比别处来得快那么一步,就有了铁一小和市经委推倒围墙,临街开辟搭建连结出了一溜商业门面,每个门面七八、十几、二十几个平方米大小纵深不等。像商量好了似的,就各个门面争先恐后学广州深圳珠海样大张旗鼓搞装修,一家比一家豪华堂皇夺人眼眸。就在此起彼伏的开张鞭炮声中较着劲,卖起了品牌名牌招牌的服装、鞋袜、饰物,等等,也就自然而然形成了一条大道旁的半边商业街。
   这时,这些个门店中有老板学南方的式样,鼓捣些音响大喇叭,整天价日朝外播放港台流行歌曲招徕顾客,其中,苏芮的《跟着感觉走》特别磕绊行人的脚步。一时间,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热闹闹,经意不经意地掀开市面繁华的一页又一页,人流如织,熙熙攘攘,无利不起早和无利也起早的人们,仿佛正摩肩接踵经过这条街。
  不知不觉,就有人叫它富豪街了,坊间市民们的感觉出奇地统一,竟然口碑乐此不彼地传扬,媒体亦予以文字上的承认并推波助澜,于是,就叫响了,叫出了名气。

  富豪街,地处闹市中心,位于交通十字锅形喷泉大转盘一侧,自钟鼓岭农贸市场北出口始,直东向延伸至小十字路口。它坐南朝北,左连奔龙商厦、新洲酒家,与建设大道一侧的株洲日报、二轻商场相望;右拐向南即庆云大厦、株洲饭店、民族饭店及现在的南大门,全国第二大枢纽株洲火车站就在那里;隔新华路与人民药店、新华书店、株洲百货大楼、电影院及建设大道另一侧的邮电大楼、株洲宾馆等,门脸遥相照应,呼吸共有的商圈氛围;还有方通车不久的方毅题词的株洲大桥;桥下湘江北去,过桥乃大兴土木开发方兴未艾的河西……
  跟着感觉走,让它带着我,希望就在不远处等着我……
  每天,富豪街门店的巻闸门早早拉巻,和朝霞晨风一齐涌进门店的非青年男女莫属,接之是成群结伴逛街的女同胞,当然,还有凑热闹看新奇过干瘾的市井居民,和刚刚不知在什么地方做什么生意发了的暴发户们万元户们炫耀光顾,径直汹涌澎湃至夜阑。生意一时间火爆得不得了,用白云宋丹丹的话说,那是相当相当壮观。
  可以说,在富豪街的乘势而为的引领下,大街小巷都形形色色斑斓灿烂丰富起来,天生爱美爱潇洒追逐时尚的男女,卸下挺工人的工装、挺干部的中山装、挺列宁的列宁职业装,一扫蓝灰黑的单调沉闷压抑,西装、牛仔裤、喜来登、踩脚裤、皮裙、筒靴、皮夾克、皮鞋……红男绿女,从理想从电影从画报回归现实,真正地摩登、时髦、洋气起来。这儿就是风向标,广东深圳北京上海吹什么风,这个城市就满城这股风的味道。

  上世纪90年代初叶,手机刚刚时兴,价格昂贵,仅有单位为其主要领导人配备。邮电局在庆云大厦多功能厅举办过一次吉祥号码拍卖会,一个号码卖到五六万元。与会的有不少富豪街的老板,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举牌中带走了一台又一台带8尾数号的“砖老壳”——大哥大手机。可见,他们在这块风水宝地上确实做发了,开始了某种意义上先富起来的财大气粗。当人们还习惯去邮电局掛长途电话的传统观念作法时,他们的门店早就有了固定电话了,先是4位,后是5位,再是6位数,确实叫人羡慕。在绝大多数单位都只有一部电话或使用内部总机分机的时候,富豪街的老板们几乎都在使用名片,天南地北的散发。总见他们用摩托车载了货,或喊板车三轮车送货,大包小包的扛进门店里去,又见闻信赶来的顾客们一个又一个拎着鼓鼓囊囊的塑料袋离去。进进出出间,老板们赚了个盆满钵满。有邻居神秘兮兮的红着眼告诉我说,富豪街的老板们每天夜里数票子,数到发黑眼晕,不是睡过去的,是被数字铺天盖地嚇晕过去的。我想过,我们城市脚踏三轮车简称“踩势”,就是他们的生意给带发的兴旺的,他们养活了这个行当,包括周边的盒饭摊。
  心情就像风一样自由,突然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我……

  1997年春末的一个傍晚,舅兄在他工厂打来电话,让帮忙替外甥女挑双皮鞋,说晚上十点多的火车去武汉音乐学院赶钢琴艺考。我和妻子关了店门后,即去庆云商场、株洲百货大楼等处,看过了所有的女鞋没中意的,不是式样忒土,就是颜色不对路,价格也高低不相称。妻说,还是去富豪街吧,送就送双有档次的鞋,兆头又甚讨彩,穿富豪街买的鞋,说不定将来会走出条富豪的路来的啵!于是,几十米长的街,近20余家店铺,氽进氽出,终于在拐角处的一家皮鞋专营店驻足,妻一眼便相中了那双红色高跟羊皮鞋。眼光有毒,不错,我夸赞道。染着一头金发的女老板对我说,这种式样的鞋俏得很,每天都要销出去好几箱的,看你是对街开店的老板,熟人熟面孔,一囗价298元,別人买起码398元还价冇商量!我立马掏出钱夾付款,妻心细说,不晓得尺码怎么办?我自作主张:跟小女儿同年个子差不多脚也大小不到哪里去,应是36码,老板,请你来双36码的打包!妻子拎着塑料袋套上鞋子鞋盒,向老板要了一张名片。老板莺声燕语港台普通话腔:若不合脚,包换的啦!
  赶到火车站,和已等候久矣的舅兄一家人会合,妻子连忙送上鞋让外甥女试试。外甥女穿上红色高跟鞋,艺术气质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配件白连衫裙,披肩短发,亭亭玉立,楚楚动人。外甥女说蛮好的,就是紧了点,我36码半的尺寸。舅嫂说,没关系的,穿着穿着就穿大了去的。
  我要妻子拿出名片,用手机拨通了老板的手机,说明原委。老板电话中说她刚到家,让在车站等着,別着急,一会儿开摩托车送双36码半的来斢换!不到10分钟,女老板从摩托车上下来,递上鞋子,换走先前的鞋子,说,是这位小妹妹吧再试试!外甥女穿上鞋后兴奋不已:蛮好,谢谢了啊!
  后来,果真被妻子言中,外甥女穿着这双红皮鞋,赴哪赶考哪过关,最终顺利地考上了大学,近几年更在长沙经商成功,成了有房有车的小富婆。

  跟着感觉走,让它带着我,希望就在不远处等着我……
  1995年始,我家住河西,店子开在人民中路和南路的十字路囗一带,虽转调了几个门面,但最后还是在一夾缝中的鸡茅小店落脚十年,讨生活。
  这样,先前每天吧,后来经常地,不论风风雨雨,不论三九三伏,我就从这富豪街经过,经过了它的辉煌鼎盛,经过了它的炫目光彩,经过了它的老爷车、班尼路、圣马田……
  经过了几个春夏秋冬吧,又经过了它的门店频繁变换主人,频繁变換经营牌子,兼有小吃、油炸食品、光碟门店杂陈其间不伦不类;经过了它的品牌名牌,又杂牌冒牌伪牌,及鱼龙混淆的水货、旧货、走私货……
  经过这条富豪街的期间,芦淞服饰市场群迅速崛起影响全国,株洲百货大楼的领袖地位庞大巩固,各个集团品牌店的围剿张扬,它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狹窄,那种日进斗金,到三天不开张开张呷三天,到维持,到守株待兔,到得过且过交不起租金交不起税金……单打独斗,小打小闹,开价冇谱,门前冷落车马稀,等等,终究不可避免地遭到市场规律的唾弃与不屑,以至不得不无可奈何花落去地退出历史舞台。
  经过这条富豪街,经过了它的一二十年,经过了它的一生。我也在岁月催人中,步入花甲,从而吿別残酷刺激还无聊无趣的生意场。
(责任编辑:钟莹峰)
相关文章
2010-02-07 18:12:36
2012-02-02 14:15:32
2012-02-02 14:14:45
2010-11-17 23:41:00
2012-10-13 20:37:17
2018-07-23 11:24:14
2012-10-13 20:36:39
2012-02-02 14:13:1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