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揽胜觅踪 >> 云岩寺听禅 >> 阅读

云岩寺听禅

2018-07-23 11:19:56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30


                                文/肖晓菲        
  历来喜欢寺庙的静虚,也曾到城内的庙宇里独游,抛开俗念,感受佛教圣境的清幽。前年某日,有人邀约去云岩寺,因陪父母亲,未能成行;去年的一天,也有人约我前去,又因俗事缠身,还是未能成行。当时想,佛家是讲究缘分的,辗转千年才能换取今生的一次邂逅。云岩寺早已在我心中长成一道清逸的风景,却是一再错过,难道是尘缘未到?也就上月一个周末,有朋友又叫我,同去云岩寺。于是,欣然前往了。
  云岩寺,在醴陵最南边的贺家桥镇。我对贺家桥的印象,浅显,甚至模糊。知道的,只是关乎云岩寺的一个传说:唐宝历年间(825-827),一个叫昙晟的和尚从江西云游到此地,突然看到奇景:九峰山山顶云蒸雾绕,幻如仙境,似有千佛在跃动。昙晟有所省悟,庄重地跪下身来,朗声发愿:从今要广为化缘,在这里建庵筑庙,使它真正成为一方圣地。昙晟面壁岩石下,苦心修炼,得道有成。死后谥“无住禅师”,得舍利数百颗,舍利塔建于寺院的右侧辖神殿内。
  车至贺家桥镇,阳光朗朗,清风万丈。远眺罗宵山脉九党荆山支脉的九峰山,果见群山回护,山岩陡峭,古树参天,仿佛这就是上古时代神仙出没的地方。爬过长长的一道陡坡,隔着寺冲水库薄薄的雾霭与烟水,听到了寺里的钟声隐隐传出,云岩寺就掩映在这清静幽深的九峰山麓。
  九峰山至今仍有保护较好的原始森林,山中生长着多种罕见的树木。云岩寺门前及院内就有数十棵高大挺拔的谷口奇松、西坡神松、九峰五柏等古树。古树成林,佛性禅心,相濡以沫。当年,明代住持野符在谷口碑石刻下千古佳句:“古寺云岩,九峰名山。昙晟宝所,第一禅关。”野符住持抛散富贵,在此潜心礼佛,饱读万卷经书,度化了万千的世人。
  下了车,仰望着这座幽栖在山林中的香火古刹,古老的建筑承袭着佛教文化,一砖一瓦,在质朴中透出内敛的深度;一花一木,都飘散着禅的韵味。这方江南净土,不止是佛门弟子追寻的佛地,也是所有生命和谐共生的圣地,更是远近乡民共同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宝地。它承载着当地人们愿现世安稳,此生平安的梦想;也承载了海外行人的匆匆步履,他们带着天南地北的尘土,来过,又走了,留下的,是不同的夙愿与缘份。
  此时的我,不是悠悠过客,也不是匆匆归人,染一身风尘,来找寻心灵停泊的驿站。我从门前的古树下走过,走进了古刹千年的禅境里。当与镶嵌在大殿墙壁上的诗文对望时,闻到了一股久远的翰墨清香。诗文《云岩赋》为德斌禅师亲笔之作,历经沧桑变迁,如今只剩下了光与影的痕迹。摸着碑文上的古墨,触到了字行里所蕴含的风骨。禅师在此隐居20余年,将一生的光阴付诸云岩寺。或许,他并不奢求要在历史上留下多么深刻的足迹。不曾想,正是因为他与众僧的诗作,掀开了醴陵自宋明以来理学思想和文化教育繁荣发展的一页。站在被岁月拂掠过的瓦檐下,我想,这是他们与生俱来就有的佛性吗?这世间,有谁,生来就是佛?
  低眉沉思时,殿内的钟声唤醒了我独自飘忽的思绪;双脚踏进了大殿的门槛,看那莲花座上,栩栩如生的佛像,想那浩瀚无穷的佛法,我却不知,红尘与佛界,相隔到底多远?那远离亲人故土,敲叩重门的僧人,在落下的发丝里,难道不牵系着故人?人生沉浮,如滚滚尘浪中的船只,又何处才是真正停泊的岸?问佛,佛不答。我再次祈祷,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的欲望与肤浅。反思过错,又见佛祖在笑,他不计较此时的我,是深刻还是浅薄,他要用静默的时间挽回迷失的灵魂。当灵魂深处在浩瀚的佛国里飞翔时,竟濡染了几分性灵,滋长了点点慧根。原来,佛门之道,并非主张选择遁世,只是红尘万象,各有各的缘法。有人追寻一生,被佛门拒之一世;有人低眉回眸间,便了悟禅意。船只系在人间柳岸,四方小院,守着流年,不贪不嗔,亦是幸福安康的彼岸。纶音佛语,缓慢从容,有如流水一般浸入了我的思想,占据灵魂,渗透骨血。这一刻,告诉自己,这云林漠漠的千年古刹,就是心魂的归处。
  阳光将我的身影拉长,在精巧的回廊上,迎面走来两位尼姑,手捧经书,莲步轻移,一身灰色的布衣掩不住那婷婷身姿。她们的脸,那般纯净、空灵,有着荷花般的气韵。两人低头细语的神态,和美,恬静,给人万物皆空的超然之感。后来了解到,她们是由南海来此修行的,每天上午11点出寺到斋堂吃一次饭,其余时间各自独守室内,守着心里的清欢,守着一份与众不同的信仰,梵音素食,与树木虫蚁共悟菩提。我听后,心生感动。她们从我身边经过,不曾看我一眼,眉目间清澈无尘,有着我不敢逼视的洁净。目光追随着那孤寂的背影,泪水已悄悄地溢满了双眼,重裹的心灵也在悄然打开。我的信仰深藏闹市,太多的诱惑横在眼前,看似华丽,却常常感到空虚落寞。耳旁充斥的全是喧嚣的声音,在餐桌上大啖其食,做些假意谦让时,又何曾思考过它的来与去?
  观过观音堂,行走在梵音冲洗过的石径上,才发现,我又回到了来时的原处。或许,人生就是如此,寻寻觅觅、来来往往间,不断地接受这般的轮回。寺院中,披一身仙风灵骨的舍利塔,仰望高天行云,在历史中保持着沉默。塔在辖神殿中,殿后有古云岩,组成了云岩寺的三圣一景。皆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据县志记载,“清季有恶少。倡议拆视(墓塔),斧凿才动,闻雷声促作而止。”古塔的精妙,潜藏的禅机,一直被世人津津乐道。在战火硝烟的年代,它那闪烁的佛光护佑了醴陵人民的安宁,数次抵抗着屠城的入侵者,生命的强音在这里高声的呼喊过。那些日子,记得的人真的太多太多。
  半倚在奇松古柏下,思索着寺内被白云漂洗的旧事,从万人床、放生池、千年龙井等古迹里,似乎还能分辨出历史遗留下的淡淡痕迹。那些过往,如同精美绝伦的釉下五彩瓷,在光的作用下,闪耀着温婉与灵性的光芒。想那苍松古柏之下,隐现着一代又一代得道高僧,身着僧袍,手捻佛珠,静坐在明净无尘的石几上,品茗对弈,诵经参禅。那生动的背影和着云岩古寺的往事,是一副永恒存在的画卷,沉淀着佛教文化的意蕴,漂浮着岁月的馨香。
  老井旁,我坐了好久,聆听着来自神灵和自然的禅语,如翻阅了一本发黄的经书,参了禅悟了道。云岩寺,我一身风尘而来,背上灵魂与精神回去,暂且作别的身影,还会再度重来,那时候,或许已容颜更改,而你,一怀风骨依旧如昨。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3-11-23 20:27:41
2013-11-23 20:27:06
2013-11-23 20:26:40
2017-07-11 17:41:11
2013-11-23 20:26:10
2019-10-30 10:20:32
2019-05-30 10:20:15
2016-09-08 22:13:1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2,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