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揽胜觅踪 >> 走笔洮水 >> 阅读

走笔洮水

2018-07-23 11:20:33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25


                               文/谭熙荣   
  6月24日,应井冈山脚下的将军村洮水村委会的邀请,几位文友在这里游玩了一天。这里有不少可圈可点的景观和故事。
东阳湖
  人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我说东阳湖水甲桂林。
  湛蓝的天空,珠玉般的湖水,满目的青翠,游人进入湖区,如入仙境,乐不思蜀。
  在游艇上,我们欢呼,嬉笑,拍照,不由自主将手脚伸入湖水,与大自然作亲密接触。
  东阳湖岛屿星罗棋布,湖岛交错,山水相依,有千岛湖之称,茶陵政府准备将其打造为五星级的旅游景区。目前已初步规划为“一带五区”,即东阳湖观光游憩带、东阳湖观光接待区、中芫客家体验区、夏乐休闲娱乐区、桃坑康体养生区、江口生态保育区。不久之后,这里将成为湘南乃至中国高品位的原生态养生旅游区。
  不久,东阳湖这颗耀眼的明珠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红军寨
  从洮水水库堤坝上船,约莫一个多时辰,我们在一个溪流边下了船。船工一人在船上等候我们,其余人缓缓进山,依级而上。
  山里比水上阴凉多了,上岸便少了许多暑气。几分钟后,我们就见到一个牌坊,用杉树支起的,牌坊中央悬一块杉木板,上书“红军寨”。阶梯蜿蜒而上,树叶落在坡上,半掩着长有青苔的泥坡,稍不小心,还会摔上一跤。
  山顶有几栋用黄泥砌的房子,茶陵叫抖墙。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其中的两栋房子上,挂着木牌,其中一块牌子写着“毛泽东湖口挽澜事件红军居所”,另一栋的木牌上写着“中共湘赣边茶陵游击队、国民党第四十四军抗日前线联合指挥部”。
  据一位86岁的老人讲,毛泽东曾在这里住了一晚,然后去了井冈山。
  我们来到满是水草的红军井边,喝上一口甘甜的井水,想起那句“吃水不忘挖井人”,心中充满了感激。
升子仙
  2010年8月, 我国的丹霞地貌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目录”。
  在洮水,这种景观随处可见。有的孤峰兀立,桀骜不少,蛮有点茶陵牛的精神;有的如一堵巨墙,平整光滑,大气磅礴;有的干脆囊括了整座山峰,甚或接二连三,此起彼伏,蔚为壮观。山中溶洞甚多,颇有开发价值。
  升子山就是典型的丹霞地貌,半山腰有一溶洞,离地20余米。溶洞约二三间房子大小,古时僧侣将其辟为烧香礼佛之地,曰“升子仙”,常有素人专门居于洞中。
  石山如此众多,遂想,洮水正在造旅游之景,何不将其丹霞地貌开发几处,或雕塑群像,供人景仰,或开发溶洞,供人游览。游人多了去处,村人添了银子,岂不两全其美?
凤凰交颈
  洮水的自然景点比比皆是,而说起凤凰交颈,村民们两眼放光,大赞其美。
  凤凰交颈地处滋坑神仙岭的半山腰。下车一看,是一处洼地,洼地两侧,是两座山峰,互不相扰。两座山各伸出一角,似欲在此交汇。西侧山岭的一角,被一条小河隔断。
  相传远古时代,一雄一雌两只神凤,相交已久,彼此爱慕,看到此地甚好,欲行百年之好。雷公大怒,霹雳一声,将雄凤的脖子击为两段。
  雷神何来惊天一怒?原来,炎帝神农氏崩于潞水,欲葬于这里。天子下葬之神地,岂能容两只凤凰亵渎,这就让雷神动了武力。
  神农氏的灵柩一路东上,来到这里,正要开坑下葬,主事问道此地名甚,听说叫滋坑,马上停止。
  原来茶陵方言称厕所为坑,皇皇圣帝,哪能葬于一个叫滋坑的地方。
  后来,神农氏葬到了洣水上游的炎陵县。
  百姓有感于凤凰的冤屈和雷神的霸道,就将此地名为凤凰交颈,至今未改。
谭余保故居
  声名远赫的谭余保,可谓职业革命家。那一次,将陈毅五花大绑,用烟斗敲其脑壳,甚至差点杀头,便是这位茶陵牛。
  不打不相识,自此,两位共产党人成为至交。
  走近谭余保故居,我们远远感受到一种威严。房屋右侧,一棵不知名的参天古树,伟岸、翠绿,有如革命者超常的坚定与顽强的生命力。三进普通的民房,静静的坐落在一群民居之间,没有修缮,没有保护,室外杂草丛生,蛛丝纵横,更不要说门楣有什么鲜红的标识了。
  1930年10月,茶陵县苏维埃政府搬迁到严塘镇湾里村,第一任政府主席陈德发调白区工作后,谭余保继任主席一职。艰苦异常的游击战斗,使这位农民的儿子磨练了意志,锻炼了胆识,成长为“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湘赣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兼财政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书记,中共热河省委副书记……众多头衔见证了一个革命者的成长。
塌陷的药房
  听说我们要瞻仰谭家述的故居,向导带领我们来到一处破败的老房子前。左侧与厅堂部分已经倒塌,如不修缮,一两场大雨之后,右侧仅存的几间也会坍塌。大门门楣依稀有些字迹,是解放初期留下的,好像是公共食堂。
  这里并非谭家述的故居,而是一处药房。
  十几岁的谭家述曾在这里当过几年学徒。而今,这位共和国中将的故居,已荡然无存。
  2014年,茶陵县作协副主席李巧文为《谭家述》一书收集素材,前往采访,故居还在,不过已是断垣残壁,“人非”物亦“非”。
  巧文在《谭家述》后记中写道:回城的路上,我心里一直轻松不起来。一个共和国的中将,一个曾经出生入死为革命的优秀将领,如风一样逝去了,在故乡,好像没留下什么痕迹,包括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屋。
  谭家述的一生颇有传奇色彩:拜过乞丐干娘,当过逃兵,负过重伤,偷看毛泽东吃饭,娶过四个老婆。
  当然不仅仅是传奇,他的家人,为革命付出了血的代价:第一个老婆被杀,姐姐不得已剪破喉咙,哥哥谭家旺被敌人活活用甑蒸死……
谭氏烈士墓
  离洮水水库不远的一处山坡上,静静躺着一家七人。墓碑上刻着“一门忠烈”四个朱红大字。
  一家七人均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最大的54岁,最小的,才28岁。
  谭名瑞,谭保连,谭爱连,谭聪连,谭方连,谭寿连,陈奴婆,共和国记得他们的名字,鲜艳的国旗上,有他们洒下的满腔热血。
  谭保连,茶陵游击队队长,七区警卫连连长,县独立营营长,县独立团团长。牺牲后,敌人割下他的首级,悬挂示众。
  烈士驾鹤西去,英魂长留心中。
八角寨
  临近中午,我们来到八角寨山下。向导介绍说,这里海拔有500多米。朝山顶望去,两边山势呈喇叭口,高耸陡峭,的确如向导所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要。
  1944年年底,要过小年了,这里展开了一场恶战,战斗的双方是国民党第44军与日本侵略军。
  日本军队此行是想通过八角寨,去占领地处江西的遂川机场。从遂川机场起飞,可以直飞日本本土。
  国民党第44军硬是拿着低劣的装备,在茶陵游击队与当地百姓的支持下,击退了日本鬼子无数次进攻。战斗从年底一直打到次年正月,日本军队损失惨重,不得不绕道而行。当然,我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此为茶陵抗击日寇的最后一战。
  站在这片浸染抗战将士鲜血的土地上,我们肃然起敬,默默在心里向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致敬。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9-10-30 10:20:32
2016-09-08 22:13:17
2016-09-08 22:12:49
2016-09-08 22:12:05
2016-09-08 22:11:29
2019-05-30 10:20:15
2016-09-08 22:10:42
2010-04-18 22:00:0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2,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