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红色记忆 >> 发生在酃县苏区的几次重要战斗 >> 阅读

发生在酃县苏区的几次重要战斗

2015-04-05 10:32:36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835
文/王锡堂


从1928年4月至1934年10月,在酃县苏区发生过多次战斗,其中有接龙桥阻击战、虎爪歼灭战、河排伏击战、下坪保卫战、酃城攻克战、九峰坳保卫战等几次重要战斗,它为井冈山和湘赣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发展和巩固产生了极大影响。也使酃县地方武装得到了锻炼和发展。不少革命志士在战斗中英勇牺牲,他们的英名将永垂史册。

接龙桥阻击战

4月17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 一团从湘南返回井冈山,再次来到酃县城。在洣泉书院刚刚住下,就有当地干部跑来报告,追击朱德部队的湘敌吴尚第八军张敬兮团和罗定率领的攸茶挨户团正离开茶陵,向酃县窜来。情况紧急,毛泽东顾不上休息,当即召开了干部会议,部署了接龙桥阻击战。毛泽东说:“一个多月来,我们兜了一个大圈子,大家都练成铁拐李了,这些日子,我们几乎天天打仗,同志们都很辛苦,可敌人不给我们半点喘气的时间,今天又接到敌情,吴尚两个团的兵力正问酃县窜来,妄图把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和湘南农军消灭在半路上。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们要在酃县城打一个漂亮仗,给朱德、陈毅部队解除后顾之忧。”
毛泽东说完后,张子清对战斗进行了具体部署:一营为左翼,由宛希先率领,扼守城西湘山寺高地;三营为右翼,由团长张子清、营长伍中豪率领,占领湘山寺对面的天鹅仙高地,与左翼部队遥相呼应,控制湘赣大道;毛泽东、何挺颖率领直属部队据守接龙桥一带,指挥全军。酃县赤卫大队随部队参加战斗。
张子清部署完战斗任务后,马上在两个高地安排了哨兵。
次日中午,两个高地同时响起“砰!砰!”的告警枪声,全团官兵丢下饭碗,迅速按预定路线,分三路登上高地。张子清举起望远镜,望看蜂拥而来的敌人,对旁边的伍中豪、罗荣桓说:“来势真不小啊,真有点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架势呢!”
罗荣桓颇有风趣地说:“我这个“家门”罗定早就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不经得一打,可团长的这个“家门”张敬兮倒是个诡诈凶残的老行伍,可要应真对付才是啊!”
“管他是乌龟还是王八!我们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揍他娘!”八连连长鄢辉接着罗荣桓的话大声说。
张子清朝鄢辉肩上捶了一拳。“你这个张飞,还有点猛劲,但还得有点谋略,认真对待,有勇有谋,才能克敌制胜哩!" 说话间,只见敌人进入我军射程之内,张子清当即命令说:“准备战斗!”随着张子清手中的枪声一响,左右两翼同时开火,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和战士的喊杀声连成一片。敌人慌忙组织冲锋,全被我军击退。
下午4 时,敌人集中优势兵力,由张敬兮亲自督战,向我军发动第十一次进攻,步枪、重机枪、迫击炮一齐扫来,有的战士中弹,倒在了血泊中。站在张子清旁边的警卫员小蔡心怦怦地直跳,生怕团长发生意外,忍不住地说:“团长,这里危险,你还是进指挥所吧。”张子清说:“怕危险,还当什么团长?”随后,他看了看周围的地形,便对小蔡说:“快去九连向罗荣桓、王良传达我命令,叫他们火速通过那个山谷,插到敌人后面,给他个屁股开花!”张子清一边说,一边指着右手那个山谷。
敌人继续冲锋,双方战斗进入了白热化,打得难解难分。突然间,敌人背后枪声骤起,罗荣桓、王良率部给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敌人受到前后夹击,败下阵去,狼狈跑了。
张子清刚下令休息,突然听到左翼阵地枪声一阵紧似一阵,他拿起望远镜朝对面望去,发现敌人前锋已经渡过碧江,向湘山寺发起强攻。他对旁边的伍中豪说:“敌人想狗急跳墙,攻占湘山寺,然后直插接龙桥,摧毁我军指挥所。”
伍中豪说:“怎么办?”
张子清说:“马上支援一营!听我的命令,你指挥七、九连留守天鹅仙,我率八连前往湘山寺支援。”
伍中豪大声说:“团长,你留下,我去!”
张子清严肃地说:“时间紧迫,马上执行我的命令!”随即率八连跑步前进,迅速插到了敌人侧翼。
敌人在机枪、追击炮的掩护下,端着枪往上冲,宛希先居高临下,指挥一营奋勇还击,撂倒了一批又一批敌人。敌人凭着人多和装备精良,继续向湘山寺发起猛攻。就在此时,张子清率领八连猛扑敌军指挥所,张敬兮、罗定见机不妙,拔腿就跑。树倒猢狲散,剩下的敌人丢下机枪、弹药慌忙逃命去了。
张子清举起手中的勃朗宁,高呼“同志们,冲啊!”全团指战员一跃而起,旋风般的冲向敌人。三路人马把敌人重重围住,敌人抵挡不住,一部被消灭在碧江河边,张敬兮、罗定好似丧家之犬往茶陵逃去。张子清命令部队继续追歼,可是,当张子清抬起脚板向前冲的时候,一颗子弹飕地飞来,射进那只正好抬起的左脚板,鲜血直流,一阵钻心的剧痛后,张子清晕倒在了地上,几个战士一齐向前,把张子清背回了洣泉书院。张子清身负重伤,使毛泽东心如刀割,火烧火燎似的。他恨不得马上将张子清送往茅坪后方医院。当晚,部队便离开酃城向茅坪开拔。
接龙桥战斗的胜利,为毛泽东、朱德提前在酃县沔渡胜利会师扫清了障碍,也为井冈山革命艰据地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但张子清因伤势严重和缺医少药,久治无效,于1930年春在江西永新逝世。

虎爪歼灭战

1928年4月,朱毛两军会师,使敌人非常恐慌。6月上旬,蒋介石急忙调集湘赣重兵向根据地发动第一次大“会剿”。此时湘敌吴尚第八军正从茶陵向宁冈推进,前锋一团已到达酃县,赣敌第九师、二十七师的五个团在杨池生、杨如轩的指挥下,也正从吉安向永新靠拢。毛泽东和朱德分析敌情,决定对江西敌人取攻势,对湖南敌人取守势,用声东击西的办法,先出兵酃县,阻击湘敌,引出赣敌,然后再杀一个回马枪,一举歼击赣敌。并立即对战斗进行了具体部署:三十二团经大陇、黄蜂寨,从东边插向十都,毛委员率三十一团、酃县赤卫大队经砻市、睦村、沔渡,从西边插向十都良田,来个东西合击。
第二天清晨,人们还在睡梦之中,毛泽东、朱德率领的部队就离开茅坪。十时左右,朱德率领的二十八、二十九团到达十都,正遇上敌人一个营分两路夹攻十都,朱德识敌阴谋,命令部队迅速抢占云凤仙的山头,两军对峙,硝烟弥漫两山之间。敌人凭借火力优势,多次向云风仙发起攻击,都被我军打退。下午,敌人精疲力竭,我军发起总攻,集中火力猛击对面山头,敌军顷刻大乱,慌不择路往山下逃命,我军乘胜追击,消灭大部分敌军。
毛委员率三十一团到达沔渡与十都之间的良田村,接到侦查员和当地群众报告:敌人一个营在洞里驻扎,团部驻在尹家祠;前卫连驻在沔渡大江的长滩、虎爪一带。随即决定分兵两路,三营和酃县赤卫队进军虎爪,消灭驻在那里的敌人,毛委员率一、二营围攻尹家祠的敌人,割断敌人团部与虎爪敌人的联系。
虎爪,地处沔渡大江,一条小河环山向西流去。敌军士气骄横,战备松懈,一到这里,便三五成群,有的下河摸鱼,有的到田里捉泥鳅,有的跑到农民家里偷鸡摸狗,有的醉倒在床上,我三营乘敌不备,兵分三路悄悄包围上去,一路猛扑河边、田垅,没有丝毫准备的敌人听到枪声,顷刻嚎啕大叫,乱作一团,有的当即倒在河中和田里,有的来不及穿衣爬上河岸向牛角垅逃窜,埋伏在这里的第三路红军,立即朝山下射击,敌人展翅难逃,全部歼灭。
与此同时,驻在洞里的敌人团部也遭到一营、二营的猛烈攻击,狼狈逃走了。
吴尚吃了败仗,退缩茶陵不敢轻举妄动,江西敌人错误估计形势,急忙调集兵力向我根据地进攻。毛泽东、朱德闻讯以后,随即率部杀回宁冈,组织了著名的七溪岭龙源口战斗,歼敌三个团,缴枪千余支。后来在根据地广泛流传的“不费红军三分力,打败江西两只羊(杨)”就是对这次大捷的真实写照

河排伏击战

1928年7月,二十九团冒进湘南,造成根据地“八月失败”。8月23日毛泽东率三十一团一营到达桂东,迎返红军大队,回师井冈山。10月1日,收复宁冈全县,使一度失去的根据地重新回到人民手中。然而,根据地仍在敌人重重包围之中,盘踞在四周的敌人妄图反扑重来。11月,湘敌八十四团、八十五团由茶陵向酃县推进,到达酃县县城。随后分两路合围宁冈龙市、茅坪,一路由八十五团团长张敬兮率领,经沔渡向龙市正面进攻;八十四团为第二路,经十都向大陇进发,切断我军后路。
红军得知敌人的阴谋后,决定集中兵力,消灭张敬兮的八十五团。朱德率二十八团和三十一团一部分,埋伏在酃县、宁冈交界的睦村几个山头上,等待敌人。中午时分,张敬兮率八十五团进入睦村,朱德一声号令,将敌人打得晕头转向,死的死,伤的伤,所剩残兵慌忙向酃县沔渡逃窜。早已接到情报的酃县赤卫大队和区赤卫队、乡暴动队赶至沔渡河排对岸的山头上进行埋伏。敌人逃至这里,立即受到酃县赤卫队的猛击,敌人几乎全军覆灭。张敬兮走投无路,只得剃了胡子,换了衣服,化装成农民抄山路逃回茶陵去了。在十都的八十四团,见势不妙,也连夜逃走。 睦村和沔渡河排战斗的胜利,进一步保卫了根据地,恢复了边界割据。

下坪保卫战

1930年秋,红七军挥师北上,决定到江西与中央红军会合。在粤北乐昌強渡乐昌河(武水)时,由于人多船少,过河缓慢,被敌人阻击截为两段。被阻于河西的五十八团一个营和直属队及部分后勤人员在军长张云逸的率领下,抵制韶关方面来的敌人,未能过河,被迫返回梅花地区。部队经过整编,向湖南转移。在行军途中,听说酃县有个苏区,便决定向酃县前进。经过20多天的行军作战,于1931年2月下旬到了酃县苏区黄挪潭的平湖、上洞一带,受到了酃县县委及苏区人民的热情接待。
3月1日,即红七军到达黄挪潭的第二天,汝城匪首胡凤璋率领一个团共千余人向黄挪潭疯狂扑来,当时因病住在黄挪潭的前酃县县委书记周里得此消息后,立即写信告之张云逸。当天晚上,张云逸便对部队作了紧急动员,他攥紧拳头,声调铿锵地说:“根据地的人民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一定要打,一定要保卫好根据地,就是打得变成酃县游击队,也得打!”广大指战员更是义愤填膺,摩拳擦掌。会上,张云逸与县委书记张平化及黄挪潭区委负责人共商对策,对战斗作了具体部署,决定军民配合,在下坪一举歼灭来犯之敌。
3月2日凌晨,红七军一个营从板下楼出发,翻过将军山,到达婆婆仙,然后分兵两路,一路经牛角垅、下良桥,正面迎击敌人;一路经秧田垅,坪埂到下坪松江口迂回包围敌人。酃县赤卫队一部直插烟逢埂,切断敌人向梨树洲逃跑的退路,另一部则直插瓷器窑,切断敌人另一条退路。根据地的人民纷纷参军参战,有的带队,有的组织担架队,救护伤员,有的送茶送饭,红七军战士目睹这种情景,战斗情绪更加高涨。
胡凤璋率领的挨户团一进入凉桥,便受到红七军的正面迎击,疲惫不堪的匪兵慌忙逃窜,红七军紧追不舍,胡匪刚退到下坪松田埂,又遭到红七军迂回部队的狠狠打击,在红七军南北夹击之下,匪兵溃不成军。部分残匪逃到瓷器窑时,又遭我赤卫队的意外伏击,只得四处逃窜。战斗结束,我军击毙击伤和俘虏敌人200余人,缴枪110余支。
3月3日,正值正月十五,中共黄挪潭区委、区苏维埃政府在廖家祠举行盛大宴会,招待红七军全体指战员,当地干部、群众代表与红七军将士频频举杯,共度元宵佳节,共庆下坪战斗的胜利。
下坪战斗是红七军进入湘赣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个大胜仗,迫使湘敌三个师滞留桂东、资兴一带,不敢轻举妄动。
红七军离开黄挪潭时,将一批缴获的枪支、弹药赠送给了酃县赤卫队,并留下梁文光、何德胜等一批干部帮助酃县工作,从而使酃县赤卫大队扩到3个中队,拥有130余人、枪。1931年7月,改编为酃县警卫连。同年11月,又改编为酃县警卫营,共200余人,180多支枪,营长何德胜,政委梁文光。

酃城攻克战

1931年11月湘赣主力红军独立一师东渡赣江,护送湘赣省代表赴瑞金参加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敌人趁机调集十个正规师,连同各地反动武装,进攻湘赣革命根据地。酃县国民政府慌忙调集三乡挨户团聚集酃城,妄图配合敌人主力,一举吞并苏区。酃县警卫营根据湘赣省委“冲破敌人围攻,巩固苏维埃政权”和“各县警卫营进行有计划,有目的的军事袭击”的指示,决定趁敌人来到之前,痛击县城挨户团。何德胜,梁文光抓紧进行了战前动员。11月下旬初,警卫营开到离县城二十多里的坂溪区,一边训练,一边派人进城侦察。此时,湘赣独立一师由瑞金返回湘赣边界,途经上犹、万安、遂川到达酃县县委和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石洲。师领导听取酃县县委汇报以后,决定派二团协助酃县警卫营攻打县城。
第二天,独立一师二团到达坂溪,认真听取了何德胜、梁文光的侦察情况汇报:“县城只驻有挨户团两百多人,我们可以乘虚而入,攻占酃县城。”
11月25日,战士三更起床做饭,四更出发,何德胜、梁文光率警卫营担任向导,到达离县城三里远的三里亭,被小河对面的挨户团哨兵发现,立即鸣枪射击。县城挨户团听到枪声,抢先占领了画眉桥的对面山头,团长彭年、政委谭家述听取何德胜、梁文光对地形的汇报后,当即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开展正面攻击吸引敌人主力,一路抄小路从石玉、碧江方向围攻县城,敌人顾前弃后,腹背受击,顷刻,土崩瓦解,弃枪逃命,我军缴枪百余支。县长谭仲玫见势不妙,化装西逃。何德胜、梁文光带着部队穷追猛打,迅速占领了县城。接着打开监狱,解救了被关押的革命志士和无辜群众。饱受压迫和剥削的县城居民对县国民党政府早巳深恶痛绝。一名赣籍店员向警卫营提供情报,县长谭仲玫身穿一身老百姓衣服,头扎一条青手巾向西门逃跑了。警卫营立即派出部分战士向西追击,在湘山寺脚下的双江口,生擒了县长谭仲玫和三名伪职员,并随后押至石洲处决。
酃城攻克战的胜利,巩固了酃县的红色政权,同时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熖。直至1935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国民政府才寻找到谭仲玫的遗骨。

九峰坳保卫战

1932年农历元宵过后,酃县挨户团纠集七县联防武装共300余人,从沔渡方向出发向我苏区和警卫营进行偷袭,包围了马坳乡苏维埃政府,打死打伤3名乡政府干部,情况十分危急。我交通站星夜派交通员赶至十都乡万家大屋,向警卫营报告敌情。何德胜、梁文光听完报告,立即进行了敌情分析和战斗部署,并火速召开了排以上干部会议。何德胜脸色刚毅,声音高昂地说:“这是一场保卫苏区的战斗,为了争取战斗的主动权,我们必须抢时间占领九峰坳主峰。卡住敌人通往苏区的道路。”
九峰坳,位于石洲、十都交界的咽喉之地,只有一条崎岖山路供行人来往。何德胜、梁文光率全营指战员连夜向九峰坳进军。临近九峰坳时,已是佛晓时刻,只见浓浓雾海笼罩着山上山下。何德胜、梁文光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仔细观察,发现山顶上有隐隐约约的星星点点在移动,得知敌人已经占领主峰。
情况突变,不容迟疑,何德胜、梁文光当机立断,决定三个连分別左,中、右三路摸上山头,包围敌人。何德胜、梁文光亲率一连战士摸至山腰,被敌人发现,子弹象雨点般呼啸飞来,一排排长负伤,二排排长牺牲。何德胜举起手枪,大吼一声:“同志们!为了保卫苏区,我们一定要冲上去!”突然间一排子弹射来,何德胜倒在了血泊中。
梁文光忍着悲痛,继续指挥战斗。冲到离主峰几公尺的地方,梁文光高喊:“穷人不打穷人,士兵不打士兵,共产党是穷人的军队,赶快投降吧!”话音刚落,山顶飞来几颗罪恶的子弹又夺去了他的生命。
全营战士看着两位首长牺牲,更是义愤填膺,他们同声疾呼:“为营长报仇!为政委报仇!”一连连长何彬三代理营长,指挥战斗。此时,马坳、大源、安坑、龙口等乡的暴动队接到情报,迅速赶来增援。便刻之间,九峰坳周围,红旗招展,杀声震天,各路战士从四面八方冲上山头,敌人尸横遍野,狼狈而逃,我军毙伤、生俘敌人200余人。
战斗结束后,战士含着悲痛,把何德胜、梁文光烈士的遗体抬回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石洲,县委书记张平化主持召开了近千人参加的追悼大会。会场布置得庄严肃穆,在场的战士群众,个个泣不成声。追昔抚今,人们都为警卫营失去两位优秀指挥员而感到无限悲痛。追悼会后,战士、群众排成长长的队伍,把何德胜、梁文光的灵柩送到县苏维埃政府右边的金钟仙上安葬。
梅山常青,洣水长流,50多年过去了,井冈西麓的酃县人民一直没有忘记何德胜、梁文光烈土。解放后,石洲人民重新修建了何德胜、梁文光烈士纪念碑,由原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题写了碑名。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4-02-14 10:03:25
2014-02-14 10:02:43
2010-03-08 19:31:31
2017-07-11 19:43:41
2019-10-30 10:54:17
2019-10-30 10:52:47
2016-11-15 16:42:54
2016-11-15 16:42:1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