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故乡故人故事 >> 三爬岭上饮清泉 >> 阅读

三爬岭上饮清泉

2012-12-29 09:34:14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53
文/肖又铮


三爬岭是距我老家朱亭20多里远的一座郁郁葱葱的山岭,属湘东朱亭地区丘陵地带。所谓“三爬”,是上山要经过三个险峻的陡坡,每一坡叫“一爬”,逐渐增高。从山麓到“一爬”,不过400米,从“一爬”到“二爬”相距800多米,而从“二爬”至“三爬”(即山顶)足有1200米。
可以想像,一个人肩不挑,手不提,徒手步行到山顶,恐怕也要气喘吁吁,要耗费好一阵功夫。然而推着土车,越过三爬岭打柴火,却是我上世纪70年代经受过的难以忘怀的体力活。
那时,老家附近的山一片荒芜,谓之“和尚山”。乡亲们不得不去老远的地方弄柴火。记得我那次去三爬岭打柴火,有4个愣头小伙作伴。那是炎热夏季里的一天。清早出门的大伙儿,推着土车,唱着歌,尚未至“二爬”处,就已汗流浃背,所带茶水,大都喝得精光。然而,即使喉咙里冒烟,一个个也一鼓作气冲上了山顶。因为越往上走,希望似乎越大。
上到山来,大约还不到9点钟。果然,大家第一次看到几棵苍翠松树下,有一栋低矮却精致的小木屋,不一会,各自放下土车,冒昧地走进屋子里。只见屋内桌椅板凳摆设虽然简单,可窗明几净。左侧有两个大水缸放在红漆木架上,水缸的木盖上放着小巧的水瓢,木架旁边小方桌上摆着5、6个白色的小瓷碗。一切显得那么整洁而别致。伙伴们用心欣赏的时候,一位穿着蓝色短褂的老婆婆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我们腰间系着扁担,和颜悦色地说:“各位口渴了吧,请喝水缸里的泉水。这水,是蛮卫生的。”说着,健步来到水缸旁,用木瓢将水缸里的水一瓢一瓢舀到瓷碗里。看到这,大伙立即从凳上站起来。每人双手接过老婆婆递来的瓷碗,好似干渴的蛤蟆,咕噜吐噜将一碗水一饮而尽,沁人心脾!老婆婆看到我们喝水的样儿,又笑着说:“请各位自己舀水喝,别客气!”有个同伴小声问:“喝水要钱吗?”哪知70多岁的老婆婆竟听得清清楚楚,她哈哈大笑道:“我和老头子在这里不是来做买水生意的,我们的水,谁都可以喝。何况你们是本乡本土来这儿辛辛苦苦打柴的乡亲。”
热情的老婆婆说话间,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大爷扁担一闪一闪地挑着一担水走了进来,迎着大家乐哈哈地打招呼:“各位辛苦了!到我家里来,没什么好招待的,敞开肚皮喝点水吧!”老婆婆此刻迅速将一些生姜片放到另一个空水缸的底部,然后由老大爷把挑来的水缓缓倒进水缸。顿时我想:老大爷大热水挑水、肯定一步一艰辛!我问老大爷:“这水是从哪儿挑来的?”他走近门槛,指着对面的山坡,举重若轻地对大家说:“那边山脚下有一口老井,井里的泉水长流不断,这水缸里的水就是从老井挑来的。”我估计从那儿到山顶,几上几下,挑来一担水,至少也得一小时,每一瓢泉水淌着老人多少汗水!
老婆婆这时走到屋外,看到我们绑在土车上的水瓶全空了,大声叫喊着:“各位莫嫌气,将空瓶子全装满水再去打柴火!”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实在不能再给老人多添麻烦,一边说“好好好,”一边在水缸里,各自舀上一瓢水,又尽情享受了一番,立即告别两位老人,推着土车离开了小木屋。说也怪,那天直到下午回家,谁也不感到口渴。
事后,我们得知,三爬岭上两位老夫妻本是一个殷实人家,4个儿女也都很孝敬。但他们在家闲不住,主动向大队干部申请,住到了高山上的茶亭,自愿为过路人无偿服务。
前不久,我回老家,与当年一同打柴火的伙伴,提及多年前三爬岭上喝泉水的往事。他们颇为伤感地告诉我:山下的泉水断流了,山上的木屋已夷为平地,可敬的两位老人已过世多年。听到这些,想到那沁甜的清泉,我禁不住悲从中来……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4-02-14 10:09:42
2010-03-30 16:33:11
2017-07-11 19:53:08
2017-07-11 19:51:27
2010-03-30 16:32:29
2017-07-11 17:40:07
2017-07-11 17:38:57
2016-11-15 16:50:2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