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往事如烟 >> 流经我老家的那条沙河 >> 阅读

流经我老家的那条沙河

2012-12-29 09:36:2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461

文/罗泽贤



有一条小河时常让我魂牵梦绕无法忘却,她就是流经我的老家——攸县网岭镇景新塘村一条名叫沙河的小河。
《攸县志》载,沙河是攸县西北部的一条河流。她发源于境内丫江桥乡观音山的的东南麓,流经槚山、网岭、小坪、宁家坪、皇图岭……等地,全长40多公里,然后进入醴陵县境,末了,注入渌江。我的老家景新塘村就座落在小坪到宁家坪约摸四、五华里这段流程的河畔,就是这短短的一段,给我们提供了丰裕的物产,也给我的童年生活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沙河的河床全系流沙构成,可能这就是她被命名为沙河的缘故。河不宽,十来米的样子,个别地段有二十来米。每年汛期,河水挟着泥沙一路狂奔。我们村有座无名的小山斜躺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去路,河水碰了壁,不得不往后退让几步,放慢速度,转个弯子继续前进。一部分泥沙趁着水速减缓的时机沉积在山岩近旁,年久月深,堆成了一个面积三、四十亩大小的沙洲。水涨之时,这沙洲就被遮盖在水下,白茫茫一片,俨然一口大湖泊;洪水退后,沙洲露出来了,成为村里一块可耕的田地,村民就叫它做湖田。湖田的泥土伴有不少细沙,土质松软,适宜种植花生、大豆、高粱一类作物。惜土如金见缝插针的农民,抓住枯水季节栽上这些农作物,因此,中稻收割后,村里人就抓紧时间收获它们,比邻村多了几分忙碌。虽说忙碌,但却是村里人最快乐的时候。
这个时候也是我们这些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收花生的季节,孩童们在地里吃花生是不受限制的。吃饱了花生,我们还用高粱秆做起玩具来。经常做的是眼镜。先将高粱秆的表皮剥下来,用为做眼镜的框架,接着照眼镜的模样曲出两个圆圈、一对耳钩,再将一些高粱秆截成四、五分长的短节,用作眼镜框架等处的接头。高粱秆的表皮很薄,里面是些白色的软绵绵的类似塑料泡沫般的东西,任何一根尖细的秆子都可刺进去,这正好帮助我们把眼镜的构件连接起来,不到几分钟,一副高粱秆玩具眼镜便做好了。我们把它架在鼻梁上,一个个故意挺着肚子在湖田洲上走来走去,模仿绅士们的样子,惹得正在挖掘花生的大人们也笑了。
冬天,洲上栽种萝卜。湖田洲长出的萝卜,个大味甜,冷天炖着吃,滋味特别鲜美,放进嘴里不用嚼咀就吞进肚子里了。我母亲赞它是“落口茸”。每一想起,就令我垂涎欲滴。我在外工作多年,可惜至今再也没有吃到过像我们湖田洲那样好的萝卜。
一条河流对农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的灌溉作用。攸县以盛产水稻闻名,村里北边的耕地与湖田洲相连,散布在沙河河畔,因为有了沙河,水源充裕,能保证水稻的正常生长。如果遇到旱年,距离河床较高的农田缺水,村里人就用两条或三条龙骨车将水次第从河里车上岸来,基本上可以解决干旱的威胁。
人们常说,靠水吃水。沙河既然陪伴着我们,村里人当然要想方设法“吃水”,其内容之一就是捕捉沙河里的鱼鳖。枯水季节,沙河的水位不高,许多河段露出了一大片沙滩,多数河段河水也止盖住河床的沙面,仅脚背那么深,河水清彻明亮,沙粒历历在目。“水至清则无鱼”也是事实,但这不等于说沙河里完全无鱼,只是有些鱼习性不适于此而少些罢了。沙河里最多的是游鱼。大的一条有二、三两重,肉质细嫩。游鱼在水中行进的速度非常快捷,你刚看见它在眼前晃动,一眨眼就窜到十来米开外了,似乎时刻在进行百米冲刺。我们这些孩童平日在水里泡,经常被它冲撞,可就是抓不着这些鬼精灵。但有一次,我目睹了村人大量捕获到游鱼的场面。几个村民选择在湖田洲水面较窄的河道,用河沙堆起了一道临时堤坝,将河水拦腰堵住,中间留个两米左右的出水口,在口子上装上一只大鱼筌。这时,村里十来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从沙河上游的小坪段开始,对游鱼进行追赶,他们手里挥舞着竹竿、木棍一类工具,嘴里不停地大声吆喝。河水清浅,人影清晰,人看得见鱼,鱼也看得见人,所以游鱼被吓得没命地顺流而逃,有的急得在水面上乱跳乱蹦。小伙子们顾不了那些半路上脱逃的鱼,只管往前赶,沙河里传出来的尽是他们“乌号、乌号”的呼喊。游鱼越来越集中了,到达我们湖田沙滩上那道临时堤坝时,已经挤成了一团团的,几乎难以动弹,在阳光的照耀下,浅浅的沙滩水面一片银光闪闪,最后,游鱼都陷进了那只大鱼筌里,一下子就捕获了两大箩筐,大家都兴高采烈,欢呼雀跃。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捕鱼法,特别是捉到了我玩水时抓不着的游鱼,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也跟着大呼大喊,忘乎所以。
沙河里另外一种较多的鱼叫鲇鱼,它身体表面多黏液,无鳞,背部苍黑色,腹面白色,头扁口阔,上下颔有四根须,肉多骨头少,独具特色。另外还有一些习性近似鲇鱼的鱼。沙河涨水时,在沿途河岸边冲出了许多小型深潭。枯水时,中流的水流量很小,而这些小潭与中流就有了一段距离,静悄悄的,简直像停止了流动。鲇鱼们白昼就伏在潭底的泥土里,夜间才出来觅食。怎样才能抓获它们呢?总不能“竭河而渔”吧。但河边的人在与沙河长期的交道中,掌握了一套药草毒杀捕鱼法。我有幸参加过这样的一次捕鱼活动。
有年暑天,当教师的四伯回家休假,他约了我父亲、我三伯的儿子我阿庚哥一块去沙河捕鱼。我和四伯的儿子我坎源哥也跟着去了。我俩年纪小,以玩为主,但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四伯和我父亲首先选择了一处河岸边的小潭作为捕鱼的场所。阿庚哥是位经验丰富的捕鱼行家,一看就认定潭里藏了不少的鱼。于是,我们从河岸砍下些柳枝和芦苇,又到家里搬来了好几块门板,用这些材料借助沙粒的压力绕着水潭筑起了一道拦水坝,圈定了捕鱼的范围。接下来就是投放药物。这药包括茶枯和辣蓼草。茶枯是茶籽榨油后剩下的渣滓,含有茶碱,对鱼有杀伤力,对人却没有害处,它还有一股香味,颇能调动鱼儿的食欲。辣蓼草是一种秉性辛辣的植物。将这两味药物放进大锅里加水烧煮,使其药性得到充分发挥。原本就是酷暑,又值气温升到最高的正午,我们抓住这个时机,将药物连同沸水一同泼进潭内,过了十来分钟,那些贪吃的鱼闻到了香味,便纷纷从潭底浮出水面,高高兴兴地来“饮药自尽”了。不一会儿,药性发作,一条鱼儿猛地啪打一声,跃出了水面,旋又跌入水中翻腾挣扎,溅起水花四射,刹那间,亮出白肚皮直挺挺地躺在水面上不再动弹了。接着又一条鱼儿做着同样的动作。又接着潭面上到处水花四溅,啪打声连连、热闹非凡,我们都拍手叫好,乐不可支,赶忙将捞网伸进潭里将“中毒”的鱼捞上来,放进装着新鲜水的木桶内。有些服毒不多的鱼还重新活过来了。不到半个钟头,两只桶里就装了40多斤,有鲇鱼、乌鳢、王叉牯、沙鳅,让我们满载而归。
在沙滩里“打豆芽菜”也可算是一种“吃水”法。豆子,农户家家有,只需选择一块含水量适度(沙子湿润而水不浮面)的沙滩,将豆子埋进一尺来深,在其上做个标记,以防忘了具体地点,此外就不需再费什么力气了。大约六、七天后,豆子的芽就会钻出沙面,露着黄黄的细嫩的叶尖,豆芽就算打好了。此时要立即挖出来,不能让它长出沙面。长出来就变成绿色,那是豆子秧苗而不是豆芽菜了。这种借助沙河打出来的豆芽,芽长而又壮实,特别可口。
妇女们在利用沙河水资源方面也不落人后,她们将沙河当作了露天洗衣场。沙河上有座通往邻村的木桥,长约二十来米,一丈六七高,桥头岸下有块深水区,最好洗衣。妇女们带上衣物,到沙河里洗的主要是蚊帐、被褥等大件,放只木盆,就可以开始作业,洗出的脏水、肥皂水随即倒在河里,让河水冲走,那清洁新鲜的流水则源源不断地灌进木盆来,比在家洗衣服方便得多了,也洗得更干净。衣服洗完后晾在竹竿上,将竹竿缚在木桥两个桥墩之间,被风吹得飘飘扬扬,很快就吹干了,还给乡村增加了一幅特别的景观。
这就是我——一个湘东地区农家人儿时生活的图景,也即我与沙河结成深厚情愫的原因。感谢上苍赐给我们村这条沙河,提供了那么多的便利,我们与她世世代代和谐相处,幸福无比。沙河绕过我村的那四、五里流程,每一小段都留下了我儿时的足迹,都有回味无穷的故事。现在,我虽已离开家乡,但只要提到她,一股暖流便立刻灌注到我的全身,分外亲切,我会像一个小孩巴不得马上回到母亲的怀抱里般想回到沙河的河畔,吸吮她的乳汁,享受她的爱抚。
啊,我亲爱的沙河!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5-01-06 18:51:18
2015-01-06 18:50:25
2018-01-29 22:11:30
2018-01-29 22:10:14
2012-07-20 16:33:00
2012-07-20 16:31:57
2012-07-20 16:28:37
2010-03-30 16:28: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