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往事如烟 >> 九 十 述 怀 ——回忆革命烈士周香照及其苦难家史 >> 阅读

九 十 述 怀 ——回忆革命烈士周香照及其苦难家史

2015-07-11 16:30:17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307

文/周自谋


1924年农历正月二十六晚上,我降生在湖南醴陵泗汾乡肥塘村(现石虎村)一个贫民家庭。父母亲又喜又愁,喜的是添了个男丁,家有一崽一女,龙凤双全;愁的是家境十分贫穷,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靠父亲做裁缝的一点微薄收入难以养活两个孩子。父亲对母亲说:我们这个“宝贝孩子”生出来就是一个“苦命八字”,取什么名好呢?考虑来考虑去,最后说,那就取名“自谋”吧。父母亲没有本事,靠他自己自谋生计,自谋出路,自谋前途。
我2岁时,父亲突然“失踪”,母亲带着我到山里、地里、城里、镇里、河边、塘边、亲戚家、朋友家四处寻找,杳无音讯。“父亲,你到哪里去了?我们找得你好苦呀!全家人都在等你、盼你,希望你早点回来,家里已是无米下锅了。”等呀、等呀,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仍不见父亲人影,母亲以为他早已不在人世了。然而,一年以后的一个夜晚,忽然听到大门吱呀一声响,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全家人都吓得屏声静气,直冒冷汗。母亲战战兢兢小声问道:“你是谁?”只听那个影子说:“我是周香照,你们还不认得么。你们不要害怕,我真是周香照,对不起你们三娘崽,这一年多你们受苦了。我在外面‘逃难’,没有告诉你们,真对不起。”父亲回答说。
后来才知道父亲在这段时间里,一直从事党的秘密工作。父亲周香照1892年农历8月30日出生于醴陵市泗汾镇石虎村石塘组周祥公祠东边茅草偏房内。由于生活贫困,父亲从小就当学徒,做裁缝,看牛种地,起早贪黑,忙内忙外,还要举债度日,到了年关如同到了“鬼门关”,地主土豪带着保丁上门逼债。为了反抗压迫和剥削,推翻万恶的旧社会,父亲1926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醴陵县南乡二区二十乡苏维埃主席,1927年上级组织任命担任县农民协会主席。当年参加国民革命军攻打株洲,由于蒋介石发动“4.12”反革命武装叛变,大革命失败,部队被敌人打垮冲散,父亲带着枪支秘密回到家乡,利用裁缝这门手艺作掩护,串村入户,动员民众加入农会,积极发展党的组织,为武装暴动作准备,经过半年酝酿,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1928年春节后,父亲扛着长枪,带领农民赤卫队攻打醴陵县城关镇,并亲自担任总指挥长。除了父亲这支长枪外,其他农民使用的都是棱镖、大刀、扁担、耙头等武器,以燃放大爆竹助威壮胆,喊声、杀声、口号声响彻云霄,敌人被声势浩大的农民运动吓破了胆,急忙调集警察部队,与农民赤卫队在渌江桥上交火,敌人用机枪扫射,当场打死两名赤卫队员,伤者无数,由于敌强我弱,攻城夺权计划失败。父亲跑到攸县躲藏,3月2日,被国民党“清乡团”拘捕,押回泗汾乡公所。敌人欣喜若狂,以为抓了一条“大鱼”,可以从父亲那里得到共产党员的名单,以便一网打尽。敌人对我父亲诱逼说:“你还年轻,家有妻儿子女,只要你把地下党员名单交出来,马上放你回家,与家人团聚。”父亲痛斥敌人说:“要命有一条,要共产党员名单没有,砍了我的头,也只有一个碗大的疤”。敌人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3月4日上午,在泗汾乡公所进行“公审”,在“公审”大会上,敌人对我父亲动用了“老虎凳”“吊半边猪”“踩杆子”“辣椒烟火薰”等酷刑,父亲多次晕倒在地,敌人用冷水淋头,醒来以后,又用皮鞭抽打,打得遍体鳞伤,鲜血直流,但父亲始终闭口不开,敌人无计可施。当天下午把父亲押往醴陵县监狱关押,敌人又用了重刑,父亲还是守口如瓶,敌人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5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急急忙忙跑到县监狱探视父亲,父亲紧紧握住母亲的双手说:“敌人马上要枪杀我,你不要哭,不要伤心,我死后,你不要改嫁,帮我带好自谋与冬莲两个苦命的孩子,把他们抚养成人,好好维持这个家。你们一定要跟共产党走,穷人才有出头之日;同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你必须完成,回去以后,马上到周佳泉(同村人,地下党员,攻城时任连长)那里去一趟,告诉他千万要保守党的秘密,万一被捕,不管敌人使用何种计谋,何种酷刑,都不能出卖同志,救一个,算一个,有了革命的种子,才能发展壮大,革命最终会胜利的。”这两件事交代完后,父亲又对母亲说,你快去买一个包子给我吃,等到母亲拿着包子回到监狱时,敌人已把父亲押往“状元洲”刑场枪决了。父亲想吃一个包子的临终愿望都没有实现,就和我们永别了。父亲被刽子手枪杀后,没有举行告别仪式,当天下午用三块银元雇了两个零工,由叔父周岂昭护送,从刑场直接送往墓地,在恐怖和恐惧的气氛中进行安葬。父亲入土后,母亲一路泪如雨下,到家后,我们娘娘崽崽哭成一堆,这是无人知晓的痛切肝肠的悲痛场面!
父亲牺牲时,年仅36岁。敌人还不断放出风声,要把共产党员的后代斩草除根,免留“后患”。我们不敢在家久住,母亲带着我们四处流浪,沿街乞讨,破庙夜宿。在讨饭的日子里,常常吃人家的剩饭剩菜、馊饭馊菜,有的“小气”人家,不但不给我们一把米,还一顿辱骂:“快出去,叫化子,脏兮兮的,真讨厌。”我们受到极大侮辱,气得我眼泪往心里流、肚里吞,无处诉说。更可怕的是遭人家恶狗追咬,有几次我的裤子被狗撕烂,双腿被咬得鲜血直流。在旧社会里,狗也嫌贫爱富,仗势欺人。我们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人家都说黄连苦,我比黄连苦三分。
我读了两年小学后就失学了,当了人家的放牛娃。姐姐10岁就给人家当童养媳,母亲感到孤单,并考虑我长大以后无钱成亲,经媒人介绍,我8岁时与何金连结婚。母亲对我说:“自谋,这也算你成家立业了。”从此以后,我走上了自谋生计之路,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少年儿童干起了大人活。每天从“石成金”运煤到豆田,或从攸县皇图岭用土车(独轮车)运柴到醴陵星火瓷厂炭棚,起早贪黑,风餐露宿,累得汗流浃背,腰酸背痛,双脚打跪。特别是到攸县运柴,往返有一百多里,要半夜三更起床,到月亮出来后才能回家。脚常常被草鞋打破皮,脚板被磨出血泡来,血泡破了以后,泥沙就粘在血糊糊的“鲜肉”上,走起路来痛得要命,两肩被扁担压得又红又肿,双手像松树皮一样,手背“龟裂”,手掌满是“老茧”。路人议论说:“这是谁家的孩子,真造孽。”即便这样拼死拼命干,还难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经常是糠菜半年粮。这样的日子何时终了?
1949年新中国成立,全国人民翻了身,我家也分了田地和房屋,成了新中国的主人。我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投入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战斗中,贡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我先后参加了土地改革,清匪反霸,统购统销,互助组、合作社等运动。在以后的煤矿和瓷厂工作中,我又多次获得了省、地、县各级“劳动模范”和“节约标兵”等荣誉称号,直至1980年光荣退休。退休后仍然闲不住。虽然体力逐渐不支,退休工资也很低,但是除了尽力补偿原来一心扑在工作上而没有照顾好家庭的歉疚,帮助儿女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之外,还热心做了不少力所能及的社会公益事业。如多次捐款修路和逢年过节携礼品慰问村里的五保户等等。2014年9月1日,快要90岁的我,还不辞辛苦自费编印了一本《劝世文》小册子,免费发给附近村民,为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家庭和睦、文明守法,弘扬了正能量。
2014年的农历正月二十六,是我90大寿,当天晚上我召开了家庭成员大会,首先由序良儿朗读了我写的《忆父亲周香照烈士》,随后我宣读了我的遗嘱,接着发给每个儿女儿媳及孙子、孙女、孙媳、外孙、曾孙们300元的“闭眼钱”“期望钱”“爱幼钱”,共计6000元,教育子孙后代“尊老爱幼,知足感恩,老实做人,诚信做事”。这16个字也是我们周家的家风与家规,要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一片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1983年8月15日,国家民政部颁发了父亲周香照烈士证明书。每当我捧起父亲烈士证明书时,忍不住眼泪双流。父亲生得伟大,死得光荣,葬得凄惨。父亲牺牲时,我才4岁,由于担心和防止敌人“暴尸”和“挖坟”,父亲遗体由两个零工从刑场直接送往墓地,冷冷清清进行安葬,没有花圈,没有乐队,没有燃放鞭炮,没有“净身”换衣,我和姐姐都没有参加送葬和祭拜活动,使我终身遗憾。今年,在父亲牺牲86周年纪念日(2014年4月4日,农历三月初五)之前,我花了6697元(2014年9月26日市民政局补助专项经费3000元)对父亲陵墓进行全面修缮。陵墓前竖起了永久性的石刻碑文与挽联,墓前正中央安放着醴陵市人民政府刻制的“周香照烈士之墓” 金色青石新墓碑,以供后人缅怀。2014年9月30日,是国家设立的首个“烈士纪念日”,我在父亲墓前敬献花圈,燃放鞭炮,供奉祭品,以示追思。同时,对父亲的英雄伟业加以整理,打印成册,发给儿孙,赠送亲友,以继承先烈遗志,为民族复兴而奋斗。这几件大事圆满完成后,现在我可以踏踏实实、安安心心欢度晚年了,真正享受天伦之乐,无忧无虑向百岁迈进。


(责任编辑:卫华)













相关文章
2015-04-05 10:19:49
2015-04-05 10:19:05
2015-04-05 10:16:29
2018-01-29 22:11:30
2018-01-29 22:10:14
2015-01-06 18:51:18
2015-01-06 18:50:25
2017-07-13 10:44:1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