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史海钩沉 >> 衡阳保卫战中的王伟能 >> 阅读

衡阳保卫战中的王伟能

2018-01-29 22:14:27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530
                   罗 平                

  1944年夏,侵华日军为挽救太平洋战争败势,打通大陆交通线,实施了“一号作战”计划。6月23日至8月8日,国民革命军第十军17000勇士在军长方先觉率领下,以孤军守备衡阳,在炎炎盛夏之下,与110000之众的日军殊死奋战47天,击退了日军优势兵力的多次进攻。弹丸之地的战场上,国军阵亡7000余人,日军阵亡近30000人,战况惨烈空前。是役,日军损兵折将,“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计划”被严重迟滞。因无法按时攻取衡阳且伤亡惨重,致使日东条英机军人内阁倒台。衡阳保卫战一役,打出了中国军队军威。当时正值中、美、英三国首脑在伊朗德黑兰举行会谈,美国总统罗斯福边听蒋介石介绍衡阳战况,边在笔记本上记下方先觉的名字。
  在衡阳保卫战中,活跃着一位攸县人的身影,他就是时任衡阳县县长兼县保安司令的王伟能。王伟能,又名王松涛、王求实,1909年出生,网岭镇陶和村人。1928年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后又任攸县铲共义勇队干部训练所负责人、铲共义勇队大队长、萍乡剿匪总大队长。1939-1941年任沅江县县长兼县保安司令,1942—1945年任衡阳县长兼县保安司令。
  衡阳是个大县,时有人口130万,行政管辖区域含今衡阳县、衡南县和衡阳市。当时社情复杂。大战来临,敌特活动频繁,大批公职人员弃职外逃,党政机构几至瘫痪。面对如此险情,王伟能以其高度的政治担当和娴熟的政治手腕,在战前和战争期间做了大量工作。
  一是动员民众破坏交通,构筑工事,负责驻军后勤供应。衡阳保卫战打响之前,王伟能在全县征调民工3.4万余人破坏了长衡公路。6月22日,调动民工破坏衡宝、湘桂、衡耒各公路和铁路,使衡阳境内所有公路、铁路、大道全被破坏,同时动员民众将城郊水田全部灌满水,从而严重迟滞日军机械化部队的进军速度。组织民工帮助军队挖掘工事,修建简易机场。4月上旬,国民党当局决定在衡阳郊区开辟简易机场,以备衡阳机场被日军控制时,可利用其空降增援部队和空投军需物资。王伟能奉命负责勘察和监修机场。他动员民工1000多人,在县境内洪罗庙至白马,修建简易机场。民工们日夜抢修,不到10天,简易机场竣工。衡阳保卫战中,简易机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地方政府首脑,王伟能还需承担驻军后勤供应之职责。衡阳保卫战打响之前,王伟能承担了驻守衡阳市区的国军第10军17000多官兵的粮秣、副食供应。7月,衡阳市被日军全面包围后,王伟能为首的衡阳县政府则承担在衡阳外围作战的国军第46、62、79、100军的后勤供应,其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
  二是组织地方武装,开展对日作战。衡阳保卫战前,衡阳县有警察大队600余人,大部分被派遣到四乡督导破坏公路,保护电线,盘查敌探。战斗打响后,能集结掌握者仅200余人。王伟能组织剩余武装,一面偷袭日军零星部队,一面收容溃散国军官兵,实力不断增强。8月下旬,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任命王伟能兼任衡阳县自卫队司令,司令部与县政府合并办公。此时,全县南、西、北乡共有自卫队7个大队。11月中旬,王伟能又兼湖南省两衡自卫区司令。11月下旬,日军集中兵力2000余人,企图剿灭王伟能领导的两衡自卫区武装。王伟能避敌锋芒,将部队转移至位置适中、便于指挥的洪罗庙北部。12月中旬,敌军进攻渣江、洪家庙。因装备悬殊,洪罗庙、渣江于17日失守。此时,部队伤亡严重,收入断绝,衣食两缺。在此危急情况下,王伟能召集主要干部会议,整顿队伍,重建信心,决定集结主力收复渣江、洪罗庙,并将部队编成16个大队。1945年1月1日晚开始反攻渣江。此时渣江日军兵力约400人,拥有大小炮5门,轻重机枪11挺,分守3个据点。经过一昼夜激战,我地方武装完全占领渣江市街。13日,渣江区域全部恢复,士气民心为之一振。为反攻洪罗庙,3月8日,王伟能亲自带队抵前线侦察。3月14日,我军发动攻击,20日结束战斗,敌300余人被完全击溃。我军乘胜追击,由渣江、洪罗庙两路进攻台源寺,4月7日收复台源寺。同月15日,敌约600人分三路反攻台源寺,另有800人由杉桥经高真寺、两路口、盐田桥一带进犯渣江。敌强我弱,王伟能率部主动撤出台源寺,凭借蒸水设防并以主力控制渣江。19日,盐田桥、两路口之敌向渣江东北石头桥前进,高真寺之敌向渣江东南前进,驻渣江6华里之马头山、台源寺之敌以一部占领渣江正南的驼背树,以主力进至渣江西南的蒸水南岸,实施强渡。王伟能所部以攻为守,于12月拂晓克复石头桥,歼灭敌之伊藤中队及所属步兵炮分队、通讯分队及驮马小队;同日下午击溃马头山之敌;翌日拂晓,南渡蒸水,全线出击,并由江柏堰出兵进攻关帝庙、杉桥;由洪罗庙出兵进攻台源寺。于是敌军全线崩溃,退回台源寺、杉桥固守。敌我双方恢复到4月中旬以前的态势。在衡阳保卫战期间,王伟能亲自指挥的“两衡抗日自卫队”大小作战百余次,俘敌93人,毙敌858名,缴获步枪537支、马枪10支、手枪13支、重机枪2挺、轻机挺15挺、迫击炮2门、子弹25985发,牵制日军兵力5000人左右。在战斗中,王伟能领导的抗日地方武装不断壮大,下辖7个支队,有长短枪3千余支、轻重机枪38挺、迫击炮2门。
  三是巩固政权,筹措财政。衡阳保卫战打响之前,衡阳县内一大批重要干部望风而逃,如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三青团干事长、田管处处长和税捐征收处处长,其所在机构也随之解体。随着衡阳保卫战的打响,全县原有的48个乡镇中,842个乡、保机构几乎全被摧毁。在此艰难时刻,王伟能不为困难为阻,大刀阔斧地组建适应战时需要的机构体制。一是将党、政、军各机关合并为衡阳县党政战斗指挥所,统一指挥境内重要工作。日军围困衡阳城后,主要交通线全被日军占领。为适应这种状况,王伟能呈请省政府主席薛岳同意,在湘江东岸和南乡与西乡一角分别成立湘东和西南两个行政公署,代表县政府行使监督和指挥权。对于不称职的乡、镇长予以撤换,以在乡军官和忠勇精干人员取代。在乡、镇之下,保之上设立联保督导员,并在联保区内选任精干保长为首席保长。为粉碎日军“以华制华”的阴谋,对于汉奸和汉奸组织,王伟能采取了三项对策:(1)受日军威逼及愚弄参加伪组织而志愿为政府做地下工作者予以掌握。(2)甘心附敌者诛灭无赦。(3)受敌威逼及愚弄参加伪组织未能摆脱者处罚之。地方抗日武装先后捕获并镇压伪衡阳县维持会会长周健安、泉溪乡伪维持会长周子周等大小汉奸几十名。同时,为防止敌特渗透,王伟能还在统治区内清查户口,重新建立简单户籍册。通过上述工作,衡阳县境内凡有地方抗日武装活动的地区,秩序逐渐恢复。全县48个乡镇中,能完全正常推行政令的有永康、永靖等22个乡镇,能部分推行政令的有元梅、集福等22个乡镇,仅有县城附近的4个乡镇完全被日伪控制。为调动各界人士抗日热情,1945年6月5日,在县政府驻地枫树桥还召开了衡阳县临时参议会第一次会议。
  衡阳保卫战失败、衡阳市失陷后,衡阳县党政机关和地方武装经费来源完全断绝。为筹措经费,王伟能先在长乐、永康2乡包征屠税,按着在钟武、锡山、仁义等乡征收营业税,月收入约30万元。此收入与地方武装的维持费用相比,无异杯水车薪。在电请省政府同意后,在部分乡镇开征1944年田赋。这样,税捐收入近150万元,但与每月开支550万元相比,仍捉襟见肘。于是,王伟能在境内发行衡阳金库流通券5000万元。1945年4月,渣江、洪罗庙等地收复后,王伟能在被收复地区开征营业税,每月能增加收入约100万元,勉强能维系支出。
  王伟能在衡阳保卫战期间的表现可圈可点,最啧啧称奇的是王伟能亲自组织、策划营救出被日军俘获的国军第十军军长方先觉中将。
  衡阳保卫战进行到1944年8月8日,守卫衡阳的国军第十军已弹尽粮绝,盼援无望。摆在方先觉面前是三种选择:突围、自杀和停止抵抗。突围,剩下的几千伤员很可能遭到日军杀戮;自杀,又实是不甘;浴血47天,第十军官兵已尽最大努力。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反复权衡,方先觉最后选择停止抵抗,下令放下武器。方先觉被日军关押在衡阳南郊的天主教堂。远在重庆的蒋介石得知后,指示军统戴笠务必帮助方先觉从日本人手中逃出来。这一批示最终转到军统衡阳站站长黄荣杰手中,黄荣杰求助于王伟能。一天,王伟能邀集衡阳青红帮维持会头目、地方绅士开会,宣布成立“营救方先觉小组”,由他任组长。在充分了解日军警戒情况和方先觉所在的准确位置的情况下,研究出具体行动计划。计划内容为:(1)与方先觉取得联系,请他找个借口,大摆宴席,争取将看守日军灌醉,救援人员乘机潜入天主教堂附近,伺机将方先觉带回。(2)派人从铁丝网外面掘地道,直接进入方先觉房间。(3)准备小船一只、竹排一只。(4)要做好必要的战斗准备。(5)救出方先觉时,方先觉伏卧竹排上,水手潜入竹排下。(6)吸引可能发现方先觉潜逃的日军注意力,达到调虎离山的目的。营救方案确定后,各方分头准备。方先觉得知要帮助他出逃计划后,立即予以配合。他装出一副乐不思蜀的神态,整日与监视看守他的日军下级军官和士兵打牌、喝酒、瞎侃,使日军上下普遍认为方安于现状,从而放松了警戒。11月18日夜,大雨如注,伸手不见五指;教堂内灯光如昼,酒肉飘香,方先觉正在宴请所有教堂内的看守日军。他带头豪饮,日军官兵也不示弱,一个个嗷嗷叫,一个比一个喝得凶。就在日军喝得酩酊大醉时,当地维持会会长、红帮五爷欧老五大摇大摆地进到了教堂。欧老五与负责看管天主教堂的日军大队长山岛大佐相熟,彼此都很欣赏对方的豪爽义气,经常在一起酗酒,所以欧老五能像自己人一样进出教堂。此时,当欧老五走进天主教堂,喝得半醉不醉的日军发现了他,毫不在意。当日军发现方先觉不在的时候,欧老五已带着方先觉走出几十里地了。按照计划,欧老五领着方先觉渡过湘江,绕道衡宝路,渡过蒸水河,从松亭港、板桥到达衡阳北乡的洪罗庙镇。一进镇即大声疾呼:“方军长来了!”此时,早就准备鞭炮和欢迎的人群一涌而出,堵满了街道,鞭炮声震天动地。王伟能站在欢迎队伍的前面,热烈地握住方先觉的手直摇:英雄,英雄,衡阳人佩服你,感谢你!第二天,王伟能亲自带领一支小分队护送方先觉。第三天晚上,小分队到达衡阳县西境长青湾王家大屋(又名中正堂)乡绅王品生家。王品生邀邻家广西大学毕业、两衡游击队中校政治指导员王赐生作陪。饭后,方先觉将在羁押期间写好的诗词《中湘颂》交给王伟能。诗曰:
  民族义旗飘衡阳,志士起蒸湘。孤军奋斗显身手,视敌如犬羊。精诚结团体,万民共颂扬。还我田园全骨肉,携手上疆场。反攻国军将接近,下粤汉,复桂湘。
  天空比铁翼,寇兵心胆丧,战舰如云会东海,沸腾太平洋。蒸湘诸将勇,两衡好儿郎。大家齐出动,捐躯赴国觞。视死如归,为我中华民族争荣光!
  王伟能读罢《中湘颂》热血奔涌,激动不已。交给王赐生的夫人万权,嘱她尽快谱曲。出身于衡阳豪门的万权,毕业于华中艺专音乐专业,是衡阳联中的音乐教师。她领会诗词意境后,用慷慨激昂的旋律,将《中湘颂》谱成讴歌衡阳保卫战的颂歌,由联中学生曾琪首唱,很快(下转第29页)(上接第24页)在衡阳境内广为传播。离开衡阳县境后,方先觉一行又步行10多天到达湘西芷江,12月11日,方先觉搭乘专机到达重庆。
  鉴于王伟能在衡阳保卫战其间的表现,不久,他被擢升为第九战区司令部少将高参。1949年在北平参加傅作仪将军组织的和平起义,被认定为起义人员。
参考文献:
  ①王伟能:1945年6月17日呈湖南省主席薛岳的书面汇报《衡阳沦陷期间工作概况》。
  ②方先觉:《中湘颂》,《湖南日报》,2015年8月21日。
  ③张和平:《落日孤城•中日衡阳会战纪要》,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2012年。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8-12-27 18:07:15
2016-01-10 10:32:38
2016-01-10 10:31:33
2018-12-27 17:45:34
2018-07-23 11:09:58
2018-01-29 22:14:27
2015-07-11 16:36:36
2015-07-11 16:34: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