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往事如烟 >> 我参加解放战争的经历 >> 阅读

我参加解放战争的经历

2018-07-23 11:08:20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47


                        曾炳生 口述 彭志文 撰稿     
  我名曾炳生,生于1926年,攸县坪阳庙乡坪台村曾家组人。1946年冬,国共战争拉开序幕,我被国名党抓壮丁紧急送往东北战场,与3个老乡被安排在国军新6军169师508团2营4连2班。
  我们这批人此前没有经过任何军事训练,大多数人甚至枪炮都没有见过,长官见此情况即将我们这一大批新兵紧急调往铁岭,在那里进行简单的军事训练,主要是操枪射击。那段时间天天爬在地上训练,特别累人。
  我们当然也知道打仗是提着脑袋吃饭的,训练结束后,我们3个老乡便商量着逃跑。那天晚上我们3人(另两人即王检生、谢然瑞)悄悄地离开了军营。说实话,我们3人都只读了三、四册书,根本不懂地理知识,出了军营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大约走了30多里路程的样子,走到一处名叫大板河桥的地方,不料被守桥的警察抓住,警察立即用绳子吊住我们,在一小房间里关了一夜。经过一番审讯,警察负责人倒也宽大,见我们是湖南人,山高路远的,便安排我们在那铁路段的第三所二分段值班。1947年上半年,我们在那里当了6个月的警察。其后调往抚顺看守军火仓库。那种工作虽也轻松,但生活十分清寒,一日只吃两餐饭,二两米一餐,作为年轻人确实饿得慌。此时正是东北战场最为剧烈的时期,我们也常听到国军战败的消息。为防共军袭击和抢夺军火仓库,我们日夜站岗巡逻,生怕出现意外而丢命。
  1947年9月间的一天,有一老汉挑着担子在岗哨门前歇脚。老汉主动与我和另一站岗的拉话,他问长问短的,你们是哪里人?都是农民出身的吧?你们是怎么当兵的?还有父母吧?在这里吃不饱饭吧?我们都一一作了回答。老汉问过我们后,即说起他的情况。他说他是这地方的一个种田人,又说你们在这里看守仓库连饭都吃不饱,莫如趁早找个有饭吃的地方去。我们也说哪里有饭吃我们就去哪里。老汉说有是有,你们作为军人哪能随便说走就走的。这样吧,你们真的要走我是可以带你们去的,但千万不能走露消息,那是要杀头的。于是老汉与我们约定时间。就在三天后的夜幕降临时,我们3个老乡与异地几个人,趁人不备时,走出军营,随那老汉出发了。老汉带我们穿过一大片高粱地,一晚上恐走了五、六十里路,结果是找到了共产党的部队。解放军待我们真是如同亲人,迅急安排我们吃饭。待我们吃饱饭后,又一个个向我们问寒问暖的。原来这部队就是有名的第38军。几天后,我们被安排到38军151师451团2营5连,至此我们都成了解放军战士。
  紧接着,我们部队参加攻打抚顺的战斗,仅20天就解放了抚顺。我们是新兵,第一次打仗,部队没有让我们直接上前线,只在后方进行后勤运输方面的工作,还是比较安全的。经过几天休整后,部队攻打沈阳,我们还是没有在第一线作战。沈阳战争较为激烈,解放沈阳时,我军与敌军的尸体遍布街头巷尾。部队集中100多辆汽车收拾尸体,有许多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这阶段我们天天去城里收尸,并于野外掩埋尸体。沈阳解放后,部队组织辽西战役,我们一连与敌作战5次,这才有了战斗的体验。这时已至1948年冬末,东北气候严寒,幸亏缴获了敌军大量的被服,这才度过严寒。
  辽沈战役结束没几天,部队便接到入关的命令。1949年正月平津战役打响,我们151师担任主攻任务。国民党一个名叫陈长捷的司令带部队守天津,这人很顽固,我军上层做了许多工作,他也不投降。战斗打响后,上级命令我们这个连攻打一处名叫4号的碉堡,这地方平坦开阔,易守难攻。敌军借碉堡优势,以猛烈的火力阻止我军的数度冲锋,部队一度伤亡很大,几次冲锋后166人只剩下33人。调来几门大炮,用大炮轰击,这才拿下。紧接着攻打第6号、7号障碍物。部队在前沿进行了土攻作业,挖了许多条战壕和多处防空洞。战斗进行时一颗炮弹忽然落在我身边,我傻乎乎的不敢上前,恰此时连长牛永祥在我身边,他眼明手快,一箭步上前捡起炮弹往外一扔就炸响了,好危险的。攻下6、7号障碍物后,我们迅急去攻打48号碉堡。在这次战斗中我的右脚下端中了一弹,我们的牛永祥连长负了重伤,我的老乡谢然瑞打断一只手。我被紧急送往医院给开了刀,拔出了弹头。由于我军顽强作战,几十个小时就解放了天津。我在医院养伤时,负伤的甚多,医院容纳不下,伤势略为轻些的大都住在老百姓家里。一个多月后,我的伤口愈合了,我又回到了原来的连队。这以后连长叫我担任通讯员。
  部队在天津一带稍为休整后,于4月在河南渡过黄河,南下作战,实际就是一路追击敌人。由于辽沈与平津战役的伟大胜利,国民党部队如同惊弓之鸟。有些战斗打不了几枪,敌军便放弃阵地,拼命逃脱。敌人加快了撤退步伐,我们更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一个月后,我们便到达长江边上,从一处名叫小石子的地方渡过长江。
  我部追击敌军至湖北沙市时,与敌军打了一次较为规模的战斗,虽有一些伤亡,但是取得了全面的胜利。战斗结束后,我们进入湖南石门县,日夜行军,几日后到达桃源县,那是1949年7月3日,我就在桃源加入共产党组织,正式成为一个共产党员。
  部队在桃源驻扎一段时间,主要是作好围攻长沙的准备。但事后经过谈判,国军将领程潜、陈明仁率部起义,长沙和平解放。我们部队便去了芷江、安江、洪江等县,接着又从会同县去了贵州。此时的战斗任务就是追击敌军第71军,在贵州境内一处叫长脑的地方,将71军击溃。我们连队在这次战斗中抓获600多个俘虏。
  在贵州消灭71军后,传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特大喜讯。随后,我部从贵州去广西,在百色、龙州、锦细一带参加剿匪。1950年剿匪完毕后,我部调往广东乐昌县开展农村土地改革运动,我在土委会任通讯班长。1952年初土改运动结束,我被组织上安排到乐昌县委组织部工作,被任命为组织员。工作两年后,组织上动员我们复员。复员时组织上给我考证,记了三次军功,负过一次伤,先后发有4枚军功章(东北解放、平津战役、西南剿匪、中南土改)。
  但我复员回家后当初的20多年间,没有得到任何待遇,其间受伤的脚部经常疼痛。回家时也没办理负伤一类的证件,所以伤痛和胃病发作都没有钱去住院治疗。1980年时民政部门落实优抚政策,将我作为双定补助人员,与那些抗美援朝老战士同等待遇。起初每月只8元,以后增加到15元,至2002年后每月才55元。自2006年后每年都有增加。2013年后我每年有了万把块钱的待遇。与我同辈的人,也即解放战争与抗美援朝的老战士,绝大部分已离开人世,比起他们我似乎算是满足了。我总感到国家对老战士的优待政策来得有点太迟了、太低了。我这样的人至今每月还不足1000元,而一般的县办企业职工退休每月都有2000元。我们这样的既流过血也流过汗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增加一些待遇呢?就我本人而言,90岁的人了,即使增加待遇,我又能享受多少年头呢?当然,过去了的事情就过去了,但愿上级继续做好老战士的优抚工作。诸如老战士的遗孀,按说也要给予一些优待,如此才能让先辈的血汗不至白流。
(责任编辑:钟莹峰)   
相关文章
2015-04-05 10:19:49
2015-04-05 10:19:05
2015-04-05 10:16:29
2018-01-29 22:10:56
2017-07-13 10:44:51
2015-01-06 18:51:18
2015-01-06 18:50:25
2017-07-11 19:54:1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