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往事如烟 >> 两次亲历日军投降仪式 ——记抗日老兵余沛南 >> 阅读

两次亲历日军投降仪式 ——记抗日老兵余沛南

2015-01-06 18:51:18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10

文/易伟仁


余高,市某机关单位的一名公务员,几年前,有一次因工作关系到怀化出差。办完差事,他顺道去芷江抗日战争胜利纪念馆看了看,拍摄了一些景点的照片。回到家中,余高拿出在芷江拍摄的这一组照片给他的父母亲看,并向大家描述一路的见闻。没想到88岁的父亲一看到芷江的照片,顿时眼睛一亮,情绪显得很激动。特别是看到受降纪念坊、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旧址等照片时,老人的眼眶湿润了,他用手不停地抚摸照片,仿佛想去触摸里面的每一件物品。
余高对父亲的举动有些纳闷,他知道父亲是一位老军人,1948年参加革命,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后来又参加了湘西剿匪的战斗。但是,芷江是1945年抗日战争的主战场,父亲怎么对芷江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父亲和芷江也有某种联系?带着疑问,余高试着和父亲进行交流,希望能够得到答案。
父亲抚摸着照片,良久没有说话,仿佛是一份尘封的记忆即将被唤起,而他却要竭力将它珍藏,不让人去惊扰它。终于,他还是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慢慢地讲述了出来。
父亲名叫余沛南,1921年10月出生。1943年,正是抗日战争进行到最艰苦的时候,22岁的余沛南毅然参军,加入了中国最精锐的部队国民革命军第5军新编第22师。余沛南刚入伍,就随部队被空运到印度的兰姆伽,在兰姆伽军营接受军事训练。余沛南回忆当时的局势,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由于英军的退却,导致中国军队溃败。第5军损失惨重,只有新22师保存较好,退到了印度整训,建立了中国驻印军。1943年初,国民政府从国内招募了一批新兵补充到印度,余沛南就是这一批补充的新兵。他还记得当时的军营由英国人提供食宿和后勤保障,由美国人提供武器装备和军事训练。经过将近1年的严格训练,部队的战斗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余沛南也由一个新兵成长成为一名上士班长。
1944年初,在美军将领史迪威的协助下,驻扎在印度的中国军队,开始了代号为“人猿泰山”的缅北大反攻。余沛南随部队从新平洋出发,向大洛发起攻击。中国驻印军由于有空军和炮兵的支援,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打开了孟拱河谷和胡康河谷,随后又攻克八莫和密支那。中国驻印军在取得密支那大捷后,将部队进行了改编,组建新编第6军。新6军组建完成后,全部换上了美式装备,成为中国军队中的王牌部队,余沛南便幸运地成了这支王牌部队中的一名步兵。
1945年4月,湘西会战爆发,国内战事紧迫,新6军被提前调回国内,驻扎在湖南怀化的芷江机场。作为湘西会战的总预备队,新6军是保卫芷江机场安全的最后一道屏障。芷江机场是中美空军的一个重要的基地,是盟军在远东开辟的第二大军用机场,该机场共计停了近400余架各型战斗飞机,驻扎了6000余名中美空军,是对日作战的主要空军基地。湘西会战的战略目标,就是保卫芷江机场。会战期间,余沛南始终随部队保持高度戒备,驻守在芷江机场。由于中国军队同仇敌忾,团结一心,日军付出了惨重代价,却始终未能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进入芷江机场一步。湘西会战以中国军队取得全胜而结束,此役成为中日军队的最后一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8年的艰苦抗争,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取得了伟大的胜利。8月21日,侵华日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中将作为谈判代表,乘飞机从汉口起飞,在盟军飞机的监护下,来到湖南怀化芷江机场,与中国军队举行洽降事宜,中国军队派陆军参谋长萧毅肃中将主持洽降仪式。余沛南作为新6军的一名士兵,奉命担任洽降期间芷江机场的警卫工作。
当日军洽降代表的飞机徐徐降落并在跑道上停稳后,余沛南远远地看见一个日军军官走下飞机。他就是日军洽降代表今井武夫。“只见他将随身佩戴的军刀摘下,弯腰并双手呈给中国军队的一名军官。”余沛南回忆说。随后,日军代表一行数人表情严峻地从余沛南身边走过,走向礼堂。
中国谈判代表将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备忘录第1至第5号交今井武夫,详细规定了中国受降的事项。23日下午,洽降会议结束后,国民革命军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召见了日本洽降代表今井武夫,并正式通知今井武夫,日军投降书签字地点定为南京,时间为1945年9月9日。召见结束后,日军代表离开礼堂,余沛南又目睹这一行日军灰头土脸地离开了芷江机场。余沛南说,和日本侵略者交战那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见到日军高级将领的真实嘴脸。
当天晚上,为了庆祝这一伟大的胜利,新6军军长廖耀湘将军对全军将士说:“孩子们,狂欢吧!”3万多将士同时朝天鸣枪,出膛的子弹将芷江的天空映得通红。那一晚,是余沛南和他的战友们最开心的时刻。70年过去了,但那一幕仿佛就在昨天,光荣和自豪,永远珍藏在余沛南的记忆深处,终生不忘!
芷江洽降会议结束后,中国政府积极筹备即将在南京举行的日军正式投降签字仪式。为展现中国军队的威严,震慑日本鬼子的气焰,新6军作为中国军队中最精锐的部队,奉命空运到南京,接受日军的投降。新6军也是自南京大屠杀以后,第一支返回南京的中国军队,余沛南以胜利者的身份,手握钢枪,随部队进入了首都。说起那段往事,余沛南依然显得非常的激动。
1945年9月9日上午9时,南京日军投降仪式在国民政府中央军校大礼堂正式举行。国民革命军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字,部分新6军有功将士有幸进入礼堂亲历日军投降仪式。余沛南所部新编22师第66团奉命在城区担任警戒任务。
很巧的是,签字仪式结束后,日军投降代表团的车队就在余沛南的面前经过,他看到冈村宁次坐在车内,脸色铁青、神情沮丧。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今天终于向中国人民低下头来。“当时真想冲上前去,一枪毙掉这个凶恶的鬼子,但最终还是抑制住了内心的愤怒和复仇的冲动。”余沛南说。他明白,这些罪恶的法西斯侵略者最终都会要受到世界人民的审判,无辜受害者的鲜血是不会白流的!
余沛南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士兵,两次亲眼见证了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向中国人民投降的历史时刻,这在株洲地区幸存的抗日老兵中,他是唯一的一位。
听完父亲的讲述,余高有些震撼,同时有些疑惑,为什么这段历史从来没有听父亲提起过,父亲不是1948年才参加革命的吗?
“那是因为新6军是国民党的部队,你父亲是1948年随部队起义过来,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才算参加了革命的!”坐在一旁的母亲终于忍不住发话了。“后来在文革时期,就是因为在国民党军队的5年经历,你父亲被打成‘伪军官’, 内查外调,挂牌挨斗,我一人上班之余,还要操持家务, 3年后你爸才终于从监督劳动中解放出来,但是落下了一身的病。”
在那个年代,谁有在国民党军队的经历,无疑就是罪状,谁还敢声张?如今好了,胡锦涛主席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客观评价了国共两党的军队在抗日战场上所担负的作用,承认了国民党军队老兵在抗战中的历史贡献,呼吁社会各界共同来关爱幸存的抗日老兵。
来到余沛南老兵的家里,见到老人精神矍铄,眼神中依然有一股英武之气。和他聊起当年参加抗日的历史,余老依然很自豪。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年过耄耋的老者,居然是两次亲历日军投降的见证者,这难道不是奇迹吗?
我向余老介绍了株洲地区抗日老兵的基本情况,当余老了解到还有许多老兵家住农村,生活贫困时,他当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里面装了1000元现金。余老说,这些钱就捐给那些农村的战友吧,他们更需要帮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撼了,我们甚至都无法拒绝,因为拒绝就意味着伤害。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这笔钱一个子都不少的用到老兵身上。我们的感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希望所有的抗日老兵身体健康,像英雄一样的活着!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5-04-05 10:19:49
2015-04-05 10:19:05
2015-04-05 10:16:29
2018-01-29 22:11:30
2018-01-29 22:10:14
2015-01-06 18:51:18
2015-01-06 18:50:25
2017-07-13 10:44:1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