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历史人物 >> 朱元璋与茶陵东山陈宁 >> 阅读

朱元璋与茶陵东山陈宁

2013-05-10 18:00:4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923



文/张华娇


“昨日江湖散客,今朝我国名臣。问是谁家之子,茶陵东山陈宁。”这是明太祖朱元璋为明初御史大夫陈宁题写的一首诗。
陈宁(?-1380),原名陈亮,元末明初湖广茶陵腰陂东山(今湖南茶陵腰陂镇东山村)人。“素抱经济,以世乱无所于事。会四方兵起,宁乃间关走江表,择真主以依。得太祖,遂杖策往竭(谒)焉。太祖见而用之,勋名日起,仕至御史大夫。”(明•嘉靖《茶陵州志》)
在元末农民起义的首领中,朱元璋无疑是一位无与伦比冠绝群雄的“真主”。他纪律严明,赏罚分明,礼贤下士,知人善任,一时间,“天下英雄尽入彀中”。
茶陵腰陂,是一个地灵人杰的胜地;而东山陈氏,则是茶陵一个以诗书传家的名门望族。元大德七年(1303年)创办的私立腰陂东山书院,以图书刻印取胜,档次高,影响大,不仅在元代茶陵各类书院中绝无仅有,而且在当时湖广境内也声名远扬。创办人陈仁子,其伯父陈兰孙为进士,父亲、长兄和陈仁子本人都是南宋举人,号称“一门三举”。宋亡后,这个名门望族誓不仕元。“绝意仕进,营东山书院居之,终身不出。”陈仁子“博学好古,著述甚富”,所编著的《牧莱脞语》和《文选补遗》均收入《四库全书》。他刻印的书籍为当时湖广境内三家私刻书籍中最著名的一家。所刻印的《文选补遗》和《续文选补遗》,现仅台湾国立中央图书馆藏有原本。所刻印的《梦溪笔谈》为印刷精品,海内孤本,经重金从香港购回,现珍藏于北京图书馆。
身为东山陈氏族人,陈宁颇通诗书,也不乏经世济民的志向。但是,身逢乱世,颠沛流离的他,最初只是一个江湖游客,靠充当门客幕僚,仰人鼻息,郁郁度日。直到投奔到朱元璋的队伍,才终于走上了“阳关道”。“陈宁,元末为镇江小吏,从军至集庆,馆于军帅家。代军帅上书言事,太祖览之称善,召试檄文,词意雄伟,乃用为行省掾吏。”(张廷玉《明史》)
陈宁代军帅所上之书,必定独具慧眼,出类拔萃无疑。举凡天下大势,战略大局,战术大计,都能高屋建瓴,纵横捭阖,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致使太祖异之,过目不忘,“览之称善,召试檄文”。
一如伯乐之于千里马,朱元璋对陈宁“一见钟情”。刚刚授任行省掾吏,很快就又提升为广德知府。从此,陈宁一路飙升,扶摇直上,历枢密院都事,浙东按察使,司农卿,兵部尚书,参知政事,直至左御史大夫。“预修《洪武正韵》,御赐赞曰:‘昨日江湖散客,今朝我国名臣。问是谁家之子,茶陵东山陈宁。’”由一个无所事事的“昨日江湖散客”,最终成为“今朝我国名臣”。朱元璋对陈宁的器重和恩宠,难以复加。
有了朱元璋的赏识、信任,陈宁得以纵横驰骋,大显身手。获任行省掾吏时,正处于朱元璋四方征战期间。军中各种文告战书应接不暇,陈宁却不紧不慢,打理得从容不迫,井井有条。“太祖益才之”,“擢广德知府”。
任广德知府时,恰逢广德遭遇多年不见的干旱。兵连祸结,哀鸿遍野。陈宁几次上书奏请减免广德民租,因为司礼监留中不报,奏请未得许可。陈宁十分不满,专程进殿,面见圣上。“宁自诣太祖奏曰:‘民饥如此,犹征租不已,是为张士诚驱民也。’太祖壮而听之。”也就是说:“灾荒年头,百姓嗷嗷待哺,我们不管不顾,仍然不停地催征租赋,这分明是将百姓民心拱手送给张士诚啊!”陈宁的上奏,言辞虽然尖锐,但却鞭辟入里,言简意赅,切中肯綮。朱元璋听了,愀然作色,最后不得不接受了他的请求。
洪武二年(1369),陈宁出为松江知府。他从严治政,使得松江府沿袭多年的贪腐弊政,很快得到革除,大有面貌一新,百废俱兴的气象。“寻改山西行省参政,召拜参知政事,知吏、户、礼三部事。”
朱元璋甚至帮陈宁把名字也给改了。陈宁原来的名字陈亮,与陈友谅的名字发音十分接近。而陈友谅恰恰一度是朱元璋旗鼓相当势不两立的劲敌。他们之间的征战还连累到茶陵,使得茶陵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深受池鱼之殃。
原来,在陈朱对峙期间,茶陵曾征集了一批数量达4万石的粮草。也不知道这批粮草是陈友谅,还是朱元璋,或是蒙元朝廷所征集,总之他们都知道有这么一批粮草。但在运送途中,东西被陈友谅得到了。群雄逐鹿,粮草谁不想要?朱元璋也不管是主动供奉还是被抢劫,他认定反正茶陵帮助了我朱元璋的大敌。从此,他对茶陵记恨于心,耿耿于怀。明朝建立后,他大幅增加茶陵的租赋徭役,使明朝成为茶陵租赋徭役最重的一个朝代。“官田一亩起科四斗,民田一亩起科一斗六升,比于附近衡永蕲黄宝庆等府县田粮起科三升、五升轻则不同”,茶陵高出五到十倍之多。“天下粮则,无有重于此者。”茶陵百姓不堪重负,大量逃亡。从明初到景泰三年(1452),十室九空,乡里设置从原来的100里缩并为27里半,另加一坊厢。到万历二十年(1592),茶陵人口从原来的56 563人锐减到25 399人。(清同治《茶陵州志》)
朱元璋对陈友谅如此纠结,有人却还是陈亮陈亮地叫唤,朱元璋怎能舒坦?“陈友谅早已经葬身鱼腹了,有人怎么还是陈亮陈亮地叫唤啊!”“陈友谅早已被陛下灭亡了,天下已经太平安宁了。”一番笑谈之后,朱元璋给陈亮赐名陈宁。
一次,朱元璋御临东阁,除下冠带,正在梳头。侍御史商嵩领着陈宁进殿来面圣奏事。朱元璋一见,赶忙叫人拦住陈宁。待自己移入便殿,梳理完毕,穿戴整齐,才宣他进见。原来古人以除冠见人为不敬,君臣之间更是非同小可。朱元璋以此表现出自己对陈宁十分看重。
朱元璋生性多疑,凶暴,狠毒,他最不能容忍臣下对他的欺瞒。但是因为器重偏爱,所以独于陈宁,几次偏袒姑息。
一次是在陈宁浙东按察使任上,一个差役举报陈宁隐瞒自己的过失。朱元璋亲自审讯,之后把他打入应天府天牢准备处斩。过了一年,最后关头,朱元璋想到人才难得。因为这一转念,陈宁死里逃生。“冬尽将决,太祖惜其才,命诸将数其罪而宥之,用为太仓市舶提举。”
洪武三年(1370),陈宁再次被人举报,也再次得到朱元璋宽怀眷顾。刚刚把他贬到苏州,不久即改为浙江行省参政,尚未赴任,因为丞相胡惟庸举荐,又召为御史中丞。
物极必反,或许正是朱元璋的器重偏爱和偏袒姑息,才使得恃才自傲的陈宁变得越来越严酷刻毒,越来越无所顾忌,以致最终走上了不归之路。在苏州,他用烧红的烙铁残害贫民,催征租赋。“吏民苦之,号为‘陈烙铁’”。担任御史中丞,他变本加厉,更加恶毒。到此,朱元璋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不满,曾对他特别加以申斥。然而陈宁仍然执迷不悟。儿子陈孟麟多次苦苦相劝,他怒不可遏,一气之下,竟把自己的儿子给活活打死。
朱元璋知道了,非常憎恶,说,“陈宁对自己的儿子尚且如此,对君父又会怎么样呢!”陈宁听了,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十分恐惧,于是死心塌地投靠丞相胡惟庸,串通作乱。
“宁闻之惧,遂与惟庸通谋。(洪武)十三年(1380)正月,惟庸事发,宁亦伏诛。”(《明史》)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7-07-13 10:39:39
2014-08-10 09:34:16
2014-08-10 09:33:43
2014-08-10 09:32:12
2014-08-10 09:31:31
2010-04-18 21:52:34
2010-04-18 21:51:40
2010-04-18 21:51:0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4,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