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历史人物 >> 他 从 东 方 来——徐霞客与高陇 >> 阅读

他 从 东 方 来——徐霞客与高陇

2016-01-10 10:26:15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75
 
文/彭运南


偶然看到《茶陵历史人物简介》,其中的“外籍名人与茶陵”篇章中介绍:“明崇祯十年(1637)正月初十至十七日,著名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自江西经过界化垄进入茶陵,游览了茶陵的皇雩仙、灵岩山、云阳山等名胜。”徐霞客真的到过界化垄吗?县市文化部门曾在去年组织过一次“重走霞客路”的活动,他们认定徐霞客到过界化垄,我听说后不以为然,以为那只不过是个噱头。我读过他的《楚游日记》,印象中,楚游日记中没有关于界化垄的记载。出于好奇,我再次翻看了《楚游日记》的相关内容。
“丁丑正月十一日,是日立春,天色开霁。亟饭,托静闻随行李从舟顺流至衡州,期十七日会于衡之草桥塔下,命顾仆以轻装从陆探茶陵、攸县之山。及出门,雨霏霏下。渡溪南涯,随流西行。已而溪折西北,逾一冈,共三里,复与溪遇,是为高陇。”十一日天气好转,因为与静闻和尚有约,十七日在衡阳的草桥相会,于是赶快吃了早餐,嘱仆人顾行轻装走陆路去探访茶陵攸县的名山。刚出门,又下起了小雨。渡河到了南岸,沿河西行,但不远溪流折向西北,过一山冈,约三里,又看到了刚才那条河,这里是高陇。《楚游日记》开篇写到了高陇,但却看不出进入高陇的具体路线。显然,“自江西经过界化垄进入茶陵”的说法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徐霞客到过高陇,那是肯定无疑的了。
其实,还有一个疑问:《楚游日记》从十一日开始,而他进入茶陵实际是初十日,为了查证初十日的行程,我又找出了他的《江右游日记》,“江右”就是江西,他在这篇日记的结尾处写到:“初十日,昧爽,由路江以二舆夫、二担夫西行。循西来小水,初觉山径凹豁,南有高峰曰石泥坳,永宁之界山也;北有高峰曰龙凤山,即昨所过龙山溪南之峰也,今又出其阳矣。共十里为文竺,居廛住房地颇盛,一水自南来,一水自西下,合于村南而东下路江者也。路又溯西溪而上,三里入岩壁口,南北两山甚隘,水出其间若门。二里渐扩,又五里为桥头,无桥而有市,永新之公馆在焉。分两道:一路直西向茶陵,一路渡溪西南向勒子树下。”这段话写的是初十日在永新的情况,这天天气阴暗,西行越过石泥坳、龙凤山,到了文竹后,徐霞客知道从江西入湖南有两条道:一路直西向茶陵,一路渡溪西南向勒子树下。那么他选择了哪条道呢?日记载明:“于是从西南道,溪流渐微,七里,过塘石,渐上陂陀。三里,登一冈,是为界头岭,湖广、江西分界处也。”他选择的是西南道,过塘石,界头岭,塘石就是现在的三板桥乡棠市村。原来他经过的是界头岭而非界化垄。
界头岭亦即“吴楚雄关”的所在地,但徐霞客只字未提吴楚雄关。“……不见雄关,分明是通畅的大道,分明是广阔的农田,分明是蓝天白云,分明是红花绿草……雄关何在呢?几千几百年来,什么样的名字不好叫,偏偏就叫了这么一个战云沉重、杀气腾腾的名字呢?不但称关,而且称雄!……确有雄关。它虽不见于今天,但确存在于历史。它虽不见于史志,但确流传于民间。千百年来一直流传于民间的传说是不欺人的。”曾任株洲市博物馆馆长的曹敬庄先生在对界头岭充分考察研究的基础上,写下了上述文字,让人不得不信。但是,徐霞客不信,或许是因为他没时间去研究去考证,便不想妄下结论吧。其实,界化垄和界头岭一样,都是吴楚交界的重要隘口,当年的马宏芳在高陇马渡的缽山上筑了一座马王城,这不是一座孤城,而是以马王城为大本营,在界化垄和界头岭分别还修筑了军事堡垒,互为犄角,构成严密的防御体系。当年的徐霞客若是“直西向茶陵”,那就必经界化垄,但他没有。
他之所以选择界头岭而非界化垄,可能是因为就近“皇雩仙”。“下冈,水即西流,闻黄雩仙在其南,遂命舆人迂道由皮唐南入皮南,去界头五里矣。于是入山,又五里,南越一溪,即黄雩下流也。遂南登仙宫岭,五里,逾岭而下。望南山高插天际者,亦谓之界山,即所称石牛峰,乃永宁、茶陵界也,北与仙宫夹而成坞。坞中一峰自西而来,至此卓立,下有庙宇,即黄雩也。至庙,见庙南有涧奔涌,而不见上流。往察之,则卓峰之下,一窍甚庳低矮,乱波由窍中流出,遂成滔滔之势。所称黄雩者,谓雩祝祈雨之祭祀之所润济一方甚涯也。”徐霞客由界头岭过皮塘往皇雩仙,道路也算翻山越岭迂回曲折,大致的方向应是沿溪水而上,石人峰只是远眺,而非攀越,皇雩仙则是亲临了,并且还“索饭于道士”,下午再“复由旧路”返还,“登仙宫岭。五里,逾岭北下,又北十里,与唐舍、界头之道合。下岭是为光前,又有溪自西而东者,发源崖子垅,在黄雩西北重山中。渡溪又北行三里,过崇冈。地名。又二里,复得一溪亦东向去,是名芝水,有石梁跨其上。渡梁即为勒子树下,始见大溪自东南注西北,而小舟鳞次其下矣。自界岭之西岭下,一小溪为第一重,黄雩之溪为第二重,崖子垅溪为第三重,芝水桥之溪为第四重。惟黄雩之水最大,俱从东转西,合于小关洲之下,西至勒子树下而胜舟,至高陇而更大云。勒子,树名,昔有之,今无矣。 ”黄雩仙亦即皇雩仙,石牛峰实为石人峰,现在也叫石峰仙。日记中显示,徐霞客主仆在皇雩仙“索饭于道士”,饭后原路返回,继续西行,到了光前、崇冈,这才是现在的高陇境内。也就是说,他们是在初十日下午到达高陇的。光前现在叫光泉,崇冈现在叫松江,小关洲和勒子树下现在还这么叫。从界头岭到勒子树下这段山岭中,共有四条“从东转西”流向的溪流,“惟黄雩之水最大”,“黄雩之水”就是“茶水河”。一路走来,地名地理完全吻合,只是个别字是同音字而已。这一带名胜故事颇多,但在游记中只字未提,这或许也是“不见于史志,只流传于民间”的缘故。
徐霞客初十日就到了勒子树下,《楚游日记》却是从十一日开始的,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初十日晚上他宿在那里?(十一日)“及出门,雨霏霏下。渡溪南涯,随流西行。已而溪折西北,逾一冈,共三里,复与溪遇,是为高陇。”从勒子树下过芝水,顺茶水河西行,“溪折西北”后越山冈,三里许“复与溪遇,是为高陇。”从时间上推测,他应该宿在勒子树下。是农家还是僧家?一般情况下,徐霞客在旅途中夜宿非寺即庙,勒子树下的茶水河边原有一座规模宏大的水府庙,毁于文革时期,遗址尚存,该庙面对小关洲,背依芝水桥,数百年香火鼎盛,自然也是他最理想的投宿地了。徐霞客走进高陇,呆的时间并不长,但他所记载的行程内容还是比较详尽的。翌日离开高陇,顺溪而下,在探访了火田境内的云嵝寺后,乘船直抵茶陵县城。

(责任编辑:钟莹峰)
相关文章
2012-02-02 14:01:43
2012-02-02 14:00:53
2010-03-11 14:09:30
2012-02-02 13:59:26
2012-02-02 13:58:53
2018-07-23 11:06:11
2018-07-23 11:05:12
2012-02-02 13:57:3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