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历史人物 >> 血性茶陵 >> 阅读

血性茶陵

2011-02-05 13:49:1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412

/胡栋华

好几次想写茶陵,每每兴冲冲地提起笔来,又胆怯怯地不敢下笔,终惆怅怅地把笔放下。

       面对这样一个走出了100多名进士、崛起了4位大学士的州府,面对这样一处躺下去十几万须眉、伫立起几十位将军的县邑,面对这样一片在中国民族史上曙光熠熠,在中国农耕史上茶稻飘香,在中国文学史上声名赫赫的土地,我辈又怎敢轻言?何敢呓语?岂敢造次!

       茶陵,有如一位不避寒暑的老农——自从神农氏在这里教民耕织以来,就一直手不离耜,不辞劳苦地劳作着……

       茶陵,犹如一位不舍昼夜的书生——自从陈光问在这里灵岩夜读以来,就一直手不释卷,不舍昼夜地笔耕着……

       茶陵,更像一个不畏艰险的汉子——以他奔涌不息、腾沸不止的血性,打动着我,感染着我,震撼着我!

       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地?让神龙氏盘桓于此!让朱元璋迁怒于此!让毛泽东流连于此!

       这是一种怎样的血性?将一个穷乡僻壤打造成一个名冠三湘的刻书中心、书院群落、文化渊薮!将一个个穷酸小子打磨成一个个名动九州的能臣、名震五湖的悍将、名播四海的学人!

地处吴头楚尾的茶陵,颇有些偏僻,很有些蛮荒。勤耕是百姓们改善经济的唯一途径,苦读是士子们改变命运唯一出路。

唐朝,陈光问(唐天复元年进士)栖身灵岩石窟,借月光夜读,以69岁高龄中榜,授官秘书省正字,专司掌管校订典籍、刊正文字之职,为无数茶陵的莘莘学子点亮了第一盏明灯,为127位茶陵进士的鱼贯而出擎起了第一面旗帜。茶陵文脉由此而开,茶陵文风从此更烈。

南宋,欧海(南宋淳熙五年进士)拜杨万里为师,被认为汝器识远矣,文者未也!于是闭门苦读,废寝忘食,一年后,复见万里,被誉为子非复吴下阿蒙矣!

明朝,张治(明正德十六年进士)靠父母为人佣绩、劬劳百荼维持学业,借荒凉的旌忠庵发愤苦读,终于一举成名,高中会元,官至礼部尚书,名列文渊阁大学士。

清朝,萧锦忠(清道光二十五年状元)幼年家贫,无钱买书,借书抄录,装订成册,日夜苦诵,终于成就了茶陵历史上的第二位状元。

正是这种让明代大才子解缙都感到惊奇的五更尤闻读书声的浓郁读书之风,造就出茶陵历史上不仅进士成廊,而且兄弟同榜、父子蝉联、叔侄比肩的士林奇观,砥砺出茶陵大地上不仅书院成林,而且人文鼎盛、诗文昌盛、斯文兴盛的荒原奇迹!

        在封建时代,面对帝国最高统治者的无上威权,有多少高傲的头颅低了下去,有多少坚硬的身躯弯了下去。然而,来自茶陵的一个个京官们,却上演了一出出在真理面前不让步、在人格面前不低头、在强权面前不弯腰,叫人直冒冷汗、令人倒抽冷气、让人直竖拇指的政治剧。

       戏剧首先在北宋年间拉开序幕:兵部尚书谭仁京(北宋大中祥符五年进士)敢于触犯龙颜,被谪夔州潞泷都运判。

       剧情在明朝推向高潮:73以文学入朝的刘三吾成为最让人敬佩的主角。在那个以剥人皮始、以剥人皮终的恐怖朝代里,这位来自茶陵的翰林学士仍然为人慷慨,不设城府;在那个一言之失就会凌迟处死、一语不当就要株灭九族的如晦时代里,这位来自茶陵的坦坦翁依然不改其吐真言的本性,不改其说直话的本色;在那个让大臣们立于堂则胆战心惊、卧于床仍惶恐不安的暴君的血腥面前,这位来自茶陵的三老之一依然至临大节,迄乎不可夺;在立皇储这样关乎国家前途也关乎自己脑袋的大事上,这位来自茶陵的诤诤老臣面不改色地展示着他的血性,反复忠言直谏,终因忤旨降职;在南北榜这样关乎民族前途也关乎自己人格的大案中,这位来茶陵的耿耿老人一如既往地展示着他的本性,拒绝迎合帝意,终被发配戌边。

从大学士张治权臣不可有,重臣不可无这样切中时弊的策论,到大学士李东阳棰人重者为能吏,杀人多者为好官这样匡正时政的言奏,这种茶陵牛的血性继续演绎……

从光绪年间,两广总督谭钟麟(清咸丰六年进士)因慈禧太后将九龙、广州湾分别划入英法租界,遂告假闲居,不再赴任,到民国时期,总统府机要秘书尹铭绶(清光绪二十年殿试榜眼)因袁世凯善后大借款,挂冠而去,鬻字为生,这种茶陵人的血性仍在挥洒……

除了上面那些显赫的京官们,在更为宽广的地方政坛上,更多的茶陵籍官员展示了更丰富的茶陵牛性格。

北宋,潞水人谭世勣(北宋元符三年进士),面对把持朝政的权奸蔡京的威逼利诱,不仅始终不与为伍,还以惜名器、省浮费等六事上奏皇帝,抨击权奸,终被贬任婺州知州。张邦昌僭位后,也请他任职学士院,再次被他称疾拒绝。连高宗也称赞他松柏有心,岁寒始见。同样是北宋年间,另一位潞水人谭申(北宋政和五年进士),面对同一位奸臣张邦昌的高官厚禄的引诱,虽深处饥寒交迫之困境,却始终拒不到任,金兵掳捕钦、徽二帝后,他日夜号哭,至一目失明。

明朝,户科给事中罗鉴(明成化十四年进士)进言隆辅养、保初政、广储积三事,被皇帝采纳。任四川布政使,均赋役、练戌政、抚孤独,使吏戢民安。清查苏松漕粮,拒绝刘瑾索贿,被罢官;广西兵备副使龙大有(明正德十二年进士)因刚直得罪权贵,谪戌全州。浙江按察使廖希颜(明嘉靖十一年进士)犯颜直谏,奏请停建行宫。组织军民抗击倭寇,以劳累卒于任上,被人比作范仲淹。四川巡抚谭希思(明万历二年进士)以理学治蜀,诸弊剔除。任监察御史,冒杀头之祸,上《请改复祖制疏》,抨击权宦,得罪权贵,被贬。

清朝,大学士彭维新(清康熙四十五年进士)任地方官员时,恤民情、赈水灾、查积案、惩豪右,雷厉风行,不畏权势,任朝廷大员后,仍刚直不阿,不附权贵,几次遭诬陷,被革职甚至下狱,然复职后仍不改其性。山西道御史周焘(清乾隆四年进士)奉命稽察大同粮仓时,不畏权势,弹劾贪赃枉法者数十人,被贬。

      这样的人物不少,不一一呈述。      

       在污浊不堪的封建官场上,有多少曾经心地纯洁的人最终选择把心一横、将眼一闭,加入到为官一任,勒索一方的行列里去。在无可奈何的时代流俗面前,有多少曾经志存高远的人把儒家教义往身后一扔,把道家规劝往脚下一踩,跻身于鱼肉百姓、声色犬马的宴席之列。然而,来自茶陵的一个个官员们却选择了廉明仁恕的沧桑正道。

      仅以明朝为纲,其显著者即有:

      洪武年间进士陈谦,任泸州知州,推行社仓法,以备灾荒,受到百姓拥戴。九载任满,州民再三请留,获准留任,终因操劳过度而死于上。清理遗物,仅青布袍一件、米数升、《大明律》一部。无钱移柩回乡,只好客葬泸州。

      洪武二十一年进士刘伏隆,授攸县县令,在官无积蓄。

      成化二年进士谭公望,为政精敏,以除奸宄、兴学校为先务,政绩显著,颇得民心。

      嘉靖五年进士尹尚宾,受命管理被人视为肥缺的盐厂,不受贿赂,严惩奸商,其他官吏多受贿受惩,独尹尚宾一尘不染。

       嘉靖三十五年进士刘应峰,任南昌知县,均粮赋,省徭役,安民心,广获好评,后历任吏部侍郎、江西参议、广西参议、云南提学副使,均有贤声。

       万历二十三年进士周廷参,任海宁知县,平赋役、剖疑狱、杜私谒、缉大盗,深得民心,百姓专门为他立去思碑 

这样的故事太多,不一一罗列。

一代代的茶陵学子发奋苦学,本为改变命运,继而报效国家,造福苍生。然而 ,当时运不济,时局不明,时势不堪之际,一个个茶陵士子们,又能不留恋权势,不贪恋虚荣,不依恋名利,毅然下定归隐云阳之志,决然踏上回归故里之路。

这又是一个足以让我们默然而立、肃然而拜的名单:

南宋咸淳十年进士欧尹谦孙,拒绝为官,筑庐退隐,致力儒学,其诗被列为诗宗,其文被称为类贾长沙,其人被认为以宋张心胸行韩柳笔墨

元朝元统元年进士李祁,隐居云阳,明洪武初,朝廷开礼乐馆,征聘宿儒,他坚辞不从,蛰居穷乡僻壤30年,吟咏不辍,著诗千余首,被誉元末明初湖湘诗人第一。

元朝至正十五年进士周崇德,任江西都昌县知县,率民垒石为营,以御劫掠,并护朱元璋下江南。大明定鼎后,授元帅不就,携子隐居山中。

明永乐十九年进士谭隆,曾官至户部郎中、吏部主事,后辞官归里,致力讲学,门生很多。

清乾隆四年进士周焘,厌恶官场的阿承曲迎,辞官归里,先后主讲长沙岳麓书院和常德朗江书院,湖广名士多出其门。

清道光二十五年状元萧锦忠,不愿与奸臣共朝,以赡养父母为由,辞官回乡,主讲洣江书院。后,太平天国将领萧朝贵请他出山,曾国藩也请他襄办湘军,都被他谢绝。

 ……

从茶陵走出去的人,似乎身上总带着一种侠气。不用说那些披坚执锐的勇士,更不用说那些威震一方的将军,就是那些儒气十足的书生,那些文气彬彬的秀才,关键时刻,也总会冒出一股子豪气,让人眼前一亮,叫人心里一震。

南宋咸淳元年进士颜雷焱,任潭州佥判,元兵围困,劝他投降,颜雷焱对来人说的是:敌至而不武,非勇也;临危而二,非贞也。坚守七月,拒不投降,城陷之际,投水而死。

元朝至顺元年进士刘耕孙,任端州宁国路总官,乱兵围攻宁国城,刘耕孙在城门上写的是:身随士卒同甘苦,誓与高城共死生。城陷而身亡。

元朝延祐二年进士陈泰,一个被鲁迅称为第一个记载《水浒》故事的文人,授龙南县尹,当敌军来犯,毫不犹豫,率兵迎战,杀敌至死,年仅39岁。

清朝顺治九年进士尹惟日,任广东和平县令,当地盗匪挟官扰民,历任地方官惧之如虎,尹惟日上任后,单骑入溪峒安抚,平息战事,后积劳成疾,卒于任上,年仅27岁。

清朝道光十八年进士陈源兖,任吉安知府,主持修筑文天祥墓,为这位民族英雄平反冤狱,大得民心。任池洲知府,太平军攻城,陈奋不顾身,受伤落水。曾国藩为挽联曰:众口铄坚金,谁知烈士丹心苦。大江流日夜,长照忠臣白骨寒。

……

徜徉于茶陵城墙,抚摸着茶陵铁牛,曾想:

这样一片并不富庶的土地,为什么在人才的培养上,取得了如此的丰收?

这样一个偏于一隅的所在,为什么在人格的培育上,收获了如此的骄傲?

世界最大面积寒武纪龟裂石中国跨度最大天然石拱桥湖南第一男根石这样的景象一次次映入眼帘,当更多的岩峰、岩柱、岩窟、岩墙、岩沟和岩洞这样的地貌一次次闯入眼眶,我不禁恍然一悟:原来这片土地就是血脉愤张的,就是个性张扬的,就是桀骜不驯的!所以,它养育出来的民众是倔强的、是耿直的!所以,它涵育出来的民风是质朴的、是酣畅的!

从此,每次经过茶陵,我都祈愿:

当市场经济的洪流开始浸泡每一块洪荒的土地,愿这种倔强和耿直继续栉风沐雨,永立桥头!    

当人的欲望以一种更张扬的姿态在大地上行走,愿这种质朴和酣畅仍然披星戴月,傲立枝头!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1-07-18 23:47:35
2011-07-18 23:46:59
2018-01-29 22:09:44
2018-01-29 22:07:44
2011-07-18 23:46:05
2011-07-18 23:43:49
2010-04-18 21:52:34
2010-04-18 21:51:4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