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史海钩沉 >> 俯首甘为孺子牛 ——鲁迅先生与一个茶陵文学青年的故事 >> 阅读

俯首甘为孺子牛 ——鲁迅先生与一个茶陵文学青年的故事

2016-11-15 16:38:13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32


文/苏铁军

  先请看一组日记。
  1934年7月6日。午后,得冰山信并《作品》二本。
  1934年7月7日。下午复冰山信。
  1934年10月3日。得冰山信。
  1934年10月4日。午后复冰山信。
  1934年12月13日。得冰山信。
  1934年12月14日。上午复冰山信。
  1934年12月21日。得冰山信。
  1935年5月24日。得友生信。
  1935年8月31日。上午以友生信、片寄谷非。
  1936年10月7日。得友生明信片。
  这是鲁迅先生所写,关于他与湖南茶陵文学青年彭柏山之间的往来的一组日记,前后三年,一共10条。其中,“冰山” “友生”皆指彭柏山,“谷非”系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胡风。
  彭柏山(1910-1968),茶陵县秩堂乡人。青年时,先后入湖南第一师范和上海劳动大学就读。其间,受进步思想影响,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派往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参加武装革命斗争。后潜回上海,进行文学创作。1931年加入“左联”领导下的文艺研究会。创作、生活上都得到过鲁迅和胡风的极大关注与帮助。1934年因从事地下工作被国民党逮捕,1937年获释。后参加新四军,担任政治宣传领导工作。解放战争时,任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四军副政委。解放后任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副部长、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彭是最早从事根据地革命斗争题材创作的作家。著有长篇小说《战争与人民》、中篇小说集《任务》、短篇小说集《崖边》等作品。因“胡风案”被钦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主要成员,成为“胡风反革命集团”在党内行政职务最高的领导干部,受到残酷迫害,1968年含冤去世。
  《鲁迅全集》如此注释:彭柏山(1910-1968),原名丙生,又名冰山,日记中作冰山、友生。湖南茶陵人,作家,左联成员。1934年开始与鲁迅通信。1935年前后在狱中化名陈友生,通过鲁迅转信给胡风。
  以上所引日记,每条都是寥寥数字,简单至极,却真真切切地体现了鲁迅先生对青年才俊的关爱提携满腔赤诚。
  首先是在生活上关爱有加,不遗余力。
  1933年5月,彭柏山从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潜回上海,加入了“左翼作家联盟”。由于没有实际生活来源,彭柏山陷入了饥寒交迫的境地。当时,胡风是“左联”党团宣传部长,偶尔到柏山住处去联系工作,发现他饥肠辘辘,衣食难度,整天只能买几个烧饼,蘸点酱油充饥。胡风看了,十分同情,但也只能偶尔给他一两块银元,以解燃眉之急。鲁迅先生与彭柏山素不相识,但听了胡风的介绍,二话不说,当即交代胡风,从他每月捐给“左联”的20元钱中,拿出几元周济彭柏山,并且作为常例,长期照办。
  1934年,因为从事地下工作,彭柏山遭到特务抓捕,被处5年徒刑,打入苏州陆军监狱关押。身陷囹圄,彭柏山按捺不住思念之情,写了一张署名为“陈友生”的明信片寄给“上海内山书店 周豫才大人”。鲁迅先生收到后,茫然不知何人所寄。经胡风反复辨认,才确定是柏山所写。鲁迅先生随即嘱托胡风代为回复,并及时寄上衣服钱物、日常用品。柏山和难友遭到酷刑,受了伤病,先生嘱托胡风赶紧寄钱寄药以备治疗。
  创作上,同样关怀备至,倾力扶持。
  柏山从小爱好文学,读书期间就经常参加各种写作活动。后来投身革命根据地,亲身经历过严酷的革命斗争,拥有独一无二的创作条件。回到上海后,能够亲聆謦欬,得到鲁迅先生的耳提面命,彭柏山喜出望外,欢欣鼓舞,从此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并很快写出了现代文学史上最早反映苏区人民斗争生活的文学作品——短篇小说《崖边》。在文学刊物《作品》上发表后,他当即附上两本《作品》,高兴地报告了鲁迅先生。《崖边》受到了高度关注。在大型文学杂志《文学》的“书刊评述”栏中,著名作家茅盾特别提及柏山这篇作品,指出:“这是用了严肃的笔调,写了一件严肃不过的事。冰山好像是新人,他这一篇实在是写得不坏。”受到鼓励,柏山更是热情洋溢,一气写了《皮背心》《忤逆》《夜渡》和《枪》等数个短篇。
  1936年2月,日本《改造》杂志社社长山本实彦来华访问。在会见鲁迅先生时,他提请鲁迅先生,中、日两国交换彼此的创作。他与鲁迅先生商定,在《改造》杂志上辟“中国杰作小说”专栏,由鲁迅先生陆续介绍一些中国青年作家作品给日本读者。由于卧病,鲁迅先生写了《中国杰作小说·小引》,编选了第一期作品后,便交由胡风继续主持这个专栏。胡风接着便选了柏山的《崖边》等作品在《改造》上发表。
  精神上的关怀引领,是尤其重要而宝贵的关爱和教诲。
  柏山从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潜回上海,是由于在斗争策略上与根据地有关领导发生分歧,未经组织批准,擅自离队的。在有些人看来,他的行为完全可能是机会主义、逃跑主义的脱逃变节的举动,罪不容恕。事实上,他也受到了停止党组织生活的严重处分。对此,鲁迅先生采取的不是简单机械的说教,更不是金刚怒目、声严色厉的训斥,而是春风化雨式的关爱引导,使误入歧途彷徨徘徊的失足者,不至于怙恶不悛、自暴自弃,而是幡然悔悟、迷途知返。
  柏山被捕入狱,鲁迅先生对他密切关注。在《答徐懋庸并关于统一战线》一文中,先生面对各种流言谬论拍案而起,怒斥道:“又有一个青年,也同样的被诬为‘内奸’,然而不是因为参加了英勇的战斗,现在坐在苏州狱中,死活不知么?”文中这个青年,便指彭柏山。
  除了一应钱物用品,按照先生的嘱托,胡风还给狱中的柏山先后寄过《死魂灵》《复活》《茶花女》《包法利夫人》等大量书籍,给他以精神的关怀和写作的指导。在寄《忏悔录》时,还特地附上字条,特别叮嘱:“这是豫翁嘱咐寄给你的。豫翁说,卢梭是个流浪儿,要看他怎样成为思想家、政治家。”一个咳唾成珠的导师的关切扶持,对于一个无名小卒的成长,是怎样一种无与伦比的推动促进啊。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于1936年10月19日病逝。他的上述日记一直记录到了他逝世前十来天。对先生的赤诚呵护、帮助和引领,彭柏山刻骨铭心,没齿难忘,他衷心感叹:“我对鲁迅先生所怀的感激之情,即使长眠地下,也永远不会消失。有了他的教育和帮助,我才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4-08-10 10:23:01
2014-08-10 10:22:34
2014-08-10 10:21:59
2017-07-13 10:27:39
2017-07-13 10:25:51
2019-10-30 10:59:49
2019-10-30 10:58:31
2017-07-11 19:40:4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