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历史人物 >> 罗泌和茶陵(二) >> 阅读

罗泌和茶陵(二)

2013-07-04 09:36:41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94

                                             文/段立新


云阳山是茶陵境内一处名胜,李唐朝廷曾一度打算钦封它为南岳,故而云阳山有“小南岳”之称。至少从两晋时期开始,这里就因为道、佛两教的活跃而名闻遐迩;而在远古时期,这里曾经是古代帝王少昊氏在我国南方地区的一个主要活动中心。罗泌父子远赴茶陵,在考察炎帝陵及有关炎帝的史实时,还考察了云阳山及有关少昊氏的史实。经过考察,罗泌在《路史》中作了如下记载:
《遁甲经》云“沙土之福(‘福’,应该是‘浦’),云阳氏之虚(‘虚’,即‘墟’,故地之意)也,可以长往,可以隐处。”云阳之山,在衡山之阳,只今茶陵之云阳山也。予游衡湘,道其麓,见山川之灵秀,土膏水沉,方皇不忍去,亦意尝有异人者。自之西首山阜,丽倚皆西面,而北上朝衡岭矣。然考之《皇甫纪》,实为少昊之封。云阳氏之踪固在甘泉,甘泉之山本曰云阳,以故黄帝以来,每大祀于甘泉。则长沙之地,其亦为始封乎?虽然,丹阳曲阿,亦秦世之云阳岭也。《吴地记》录曲阿,正秦代之云阳岭。太史时言东南有天子气在云阳间,秦人于是发赭徒三千,凿云阳之北岗,曲之,因曰‘曲阿’,则今之丹徒也。昔吴岑昬凿丹徒至云阳杜野小辛间,而陈勲屯田凿句容中道至云阳西城,则今之破岗渎也。故杜佑以丹阳为古云阳,而学道传谓是茅山,若绛北之阳石者。非其正矣。载言之流以为仙者,盖知其异也。(见《路史》卷三)
云阳,今茶陵有云阳山,有青阳氏坟,盖即青阳,今长沙皆是。(见《路史》卷二十五)
罗苹注解说:“(青阳氏坟)在今茶陵之露水乡,攸县界。”“云阳,今茶陵西南十里有云阳山,少昊亦居之。又在甘泉,亦曰云阳山在冯翊云阳县,今 耀,非丹徒。”(见《路史》卷二十九)
综合《山海经》《逸周书》《左传》《世本》《孔子家语》《独断》《礼记》《纬书集成》《史记》《后汉书》《古史考》《帝王世纪》《晋书》《明一统志》《名胜志》《今本竹书纪年疏证》《帝王世纪续补》《史记志疑》《陕西通志卷七十一》《兖州府志》等古籍或方志的记载,不难看出,少昊氏是一个“集体名词”:首先,少昊指的是东夷部落中以鸟为图腾或部族标志的一支。其次,少昊又指少昊氏族部落的首领。换一种说法,少昊氏族部落及其首领都叫“少昊”。再次,少昊还指少昊氏族部落所在地及其统治者。少昊氏族部落一度迁徙到以山东曲阜为中心的地区,这里位处东乡,每天早晨,太阳从海域升起,到处阳光明媚。如此情景,在远古时期被描述为“青阳”,故而这里又叫“青阳”,它的首领也因此叫“青阳”,或“青阳氏”。后来,少昊氏族部落与炎帝氏族部落交融,这一个时期,它的首领叫蚩尤。再后来,这两个氏族部落之间爆发了涿鹿之战,战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氏族成员被迫四散迁徙,青阳被黄帝轩辕氏族部落所占领。黄帝轩辕氏委派他的子孙统治这一区域及这个区域残存的原少昊氏族部落子民。作为占领者,黄帝轩辕氏后裔中的质(又写作“挚”)、清、玄嚣(或者“元嚣”)等人对外继续以“少昊”自称。故而在《吕氏春秋》《白虎通义》等古籍中,少昊被列为我国远古历史上的“五帝”之一。而战败的炎帝和原少昊氏族部落子民,则主要向西、南两个方向迁徙。其中,原少昊氏族部落中的一部分向西至少迁徙到了山西、四川等地区,向南至少迁徙到了湖南境内。第四,少昊又指少昊氏氏族部落子民的迁入地。在古代文献中,少昊氏部落子民的迁入地多是以“云阳”“青阳”这两个名字出现的。最后,大约到春秋战国时期,五行理论定型以后,人们根据五行对应五方、五方各有一天帝、五方天帝对应五方人帝的理论,称位处西方的天帝、人帝为“少昊金天氏”;“少昊金天氏”具有兼称天帝、人帝的双重含义。
上面讲的是“少昊”在古代文献中的含义,现在说一说古代文献中的“云阳”与少昊氏氏族部落之间的关系。《皇甫纪》(即皇甫谧的《帝王世纪》,但版本不明)记载:“云阳为少昊氏之封,在甘泉,长沙云阳殆其始封。”云阳是少昊氏最初的封地,原本在汉代长沙国所在地,后来迁入甘泉这个地方,就是以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城北的甘泉山南麓为中心的地带。《皇甫纪》上述记载后面附有一段注解:“少昊氏亦称云阳氏。”就是说,因为少昊氏的封地在云阳,所以,少昊氏又叫云阳氏。与此相关,这一地带在历史上一度也叫做“云阳”,就是秦国所置的云阳县。早在周显王三十五年,也就是楚威王六年(前334年),楚国曾经在越地设置云阳邑,到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云阳邑改名为云阳县。《史记》等古籍记载的秦始皇凿断山岗以厌东南地区的天子气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也是后来人们所说的丹徒曲阿县。除云阳县之外,在我国南北还有两座云阳山:山东省曲阜城东北寿丘云阳山,山上有少昊氏陵墓;而湖南省茶陵县的云阳山,山上也有少昊氏陵墓(清末,这座少昊氏陵墓被毁,民间祭祀少昊氏的习俗也不复存在)。
还要讲一讲“青阳”与少昊氏氏族部落之间的关系。苏林在对《汉书•邹阳传》中句子“越水长沙,还舟青阳”作注解时说:“青阳长沙也,又名云阳,在云梦之阳,故青阳氏又号云阳。”这里所说的“长沙”大致相当于汉代的长沙国所在地。《战国策》《史记》等古籍记载说秦始皇二十六年,战败的楚国把青阳以西的土地割让给秦国,这里的“青阳”所指的也大致是这个区域,这就是《皇甫纪》所说的“长沙云阳殆其始封”。
罗泌的上述记载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证了茶陵云阳山和少昊氏与茶陵云阳山之间的关系:第一,茶陵云阳山留有一代少昊氏的坟墓,是少昊氏族部落南迁湖南地区的一个活动中心。第二,在考证云阳与战国时代的青阳及秦代云阳县、秦朝云阳县之间的关系的基础上,厘清了茶陵云阳山与青阳、甘泉及秦国云阳县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确认了以茶陵云阳山为中心、几乎包括今湖南全境的广大区域为少昊氏部落南迁之地的事实。第三,罗泌的上述记载为后代《茶陵州志》编纂者所采用,成为后人追溯云阳山历史有据可查的文献资料来源之一(相关记载见同治版《茶陵州志》卷十二之《古迹》)。
但是,罗氏父子在这方面所作的考证仍然留有两个没有处理好的“尾子”。《路史》卷三记载了远古帝王“云阳氏”:“云阳氏是为阳帝。盖处于沙,亦著甘泉。以故黄帝以来,大祀于甘泉,云丹徒绛北者非也。”云阳氏就是阳帝,作为远古时期的一个帝王,他的封地在汉代的长沙国一带,也曾居住在甘泉。因为这个原因,从黄帝轩辕氏以来,人们就在甘泉举行祭祀云阳氏的大典。有一种说法是云阳氏的封地在丹徒县绛北地带,这种说法是错误的。罗泌的这个记载至少为同治版《茶陵州志》(见卷十二之《古迹》)编纂者所采用。但是,即使是在古籍里面,“阳帝”这个名字也是十分生僻的。罗泌用“阳帝”这个名字,大概有三个原因:第一,“阳帝”是道教神谱体系中的一个神灵,罗泌沿用道教经籍的记载,故而有“阳帝”之说。第二,罗泌写作《路史》,有逞才之嫌,表现之一是好用生僻的词语来叙述记载,致使一部分读者原本并不陌生的人名、地名、 事物也让人感到陌生,“阳帝”就是其中一个例子。那么,阳帝是谁呢?依据五行理论推测,结合顾祖禹(见《读史方舆纪要》卷八十《湖广长沙府》)、陆廷灿(见《续茶经》)等人的记载,可以知道,阳帝就是炎帝。罗泌采用“阳帝”来指代“炎帝”,大概还有藏拙的考虑,目的是避免叙述上的矛盾(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自己去体会。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下一次再作讨论)。这是第三个原因。
罗氏父子在《路史》中没有处理好的第二个“尾子”是潞水境内到底有没有少昊氏的坟墓。根据罗苹的补注,少昊氏的坟墓坐落在露岭,这与潞水民间传说及《酃县志》的记载不符,也与《路史》的相关记载不符。露岭和云阳山前后相连,呈东北——西南走向,可以看作是一个山系中的两座山。罗苹之所以会在补注《路史》时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是罗苹将两座山当一座山来对待的结果。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参看同治版《茶陵州志》卷十二之《古迹》的相关记载。
罗泌对古茶陵地区炎帝陵、云阳山的考察,考证了远古时期的两代帝王炎帝、少昊及其氏族部落与古茶陵之间的关系,在客观上揭示了这个地区人口来源和文明、文化起源的相关史实,为我们考察和研究这个地区的经济、文化历史提供了可贵的文献资料。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8-07-23 11:05:40
2011-11-10 09:58:03
2018-07-23 11:04:38
2010-09-06 15:15:39
2011-11-10 09:57:08
2011-11-10 09:56:35
2015-04-05 10:41:57
2010-09-06 15:14:1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