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历史人物 >> 黄巢作客开利寺 >> 阅读

黄巢作客开利寺

2011-11-10 09:56:35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234

/苏绍泉


唐末,今株洲县太湖乡开利寺住着两位诗僧,一位叫释僧人,俗姓张,字号不详。另一位叫释齐己,俗名胡得生,湖南益阳人氏。是僧人的诗书知己。齐己出家大沩山同庆寺,复栖衡岳东林,自号“衡岳沙门”,是南国的大腕诗僧,著有《白莲集》十卷传世,清人将其收入大部头《全唐诗》。齐己常“挂单”开利寺,两人常在古卷青灯之间,吟诗对弈,琴棋书画亦样样精彩。为光大白居易的“新乐府运动”,两人还在寺内办起了“居士诗社”。一年秋天,二人结伴游泰山,路过曹州冤句县,以诗会友,结识了黄巢。黄巢承祖业,正做着武装贩运私盐的买卖。巢长于骑射,爱扶危救急,更爱读书吟诗,应进士考试,屡被抑不及第,正处失意之中。二僧在巢府作客,广涉国事、家事、心事,不几日工夫,三人便成知己。分手之日依依惜别,互道:“阿弥陀佛,后会有期!”不知又过了几年,直到唐僖宗乾符六年(879年)的十一月,二僧闻得黄巢自命冲天大将军,正率大军从广州北上进入湖南,如是日夜盼望,等着同黄巢会见。

乾符六年十月,南征驻广州的黄巢,发布讨唐檄文,宣告挥师北上,直捣唐王朝长安老巢。50万大军“甲骑如流,辎重塞途,千里络绎不绝”。大军进入湖南境,分乘木伐数千只,顺湘水而下。一日,先遣官向黄巢禀报:前方已抵达通往太湖开利寺的淦田镇大码头(今株洲县境内)!黄巢大喜,立即下令全军停航,沿两岸就地宿营,自己的统帅部则拉至太湖九狮冲扎营。是夜,湘江两岸连绵数十里,灯火阑珊,人唤马嘶,一眼望去,漫山遍野“尽带黄金甲”!黄巢刚刚坐定,就接到开利寺送来的大红请柬。

 次日一早,黄巢匆匆用过早点,带上几名贴身卫士,在弟弟思邺的陪同下,策马直奔开利寺。此刻,开利寺那边已是热闹非凡,山门洞开、佛乐齐鸣、爆竹冲天、人声鼎沸。忙乱之中,“百八钟”竟被小厮敲成109响!方丈僧人和释齐己都换了新袈,率众僧及诗社居士,早早恭候山门。身材高大、浓眉秀脸的黄巢,身披统帅盔甲,腰别祖传佩剑,突显飒爽英姿。他从高大的坐骑上一跃而下,紧紧抱住久别重逢的老友,“大师,幸会!大师,幸会”地喊个不停。二僧口念“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一时激动得热泪盈眶。稍顿,僧人开门见山:“本寺今日为大将军安排的日程有四:观光大庙,斋宴洗尘,了知战争,赋诗赐教”。黄巢连称:客随主便!于是在二僧的陪同下,黄巢流连忘返于殿、堂、楼、阁之间。将军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赞美声:“金碧摩娑,美轮美奂,真不愧为六朝古刹也!”

“滴漏钟”似乎比平日走得快,一刹那就到了中午时分,方丈把黄巢一行让至寺中供节日用的千人斋膳堂入席。桌上摆的是全席佛门斋品。除常规的饭菜、果蔬之外,大厨还上了几样本地特色佳肴。黄巢对“太湖卐字冬笋磨菇汤”、“明月山大毛栗炒南粉”、“银丝蚕豆粉”、“糖溜地瓜干”、“糯米蒸白猿”、“三栗结义”(毛栗、板栗、尖栗)等几样特别赞赏,尤称那盆“三栗结义”,简直是一种天才的创意!

膳毕,聆听将军“战事报告”的僧俗群众一拨一拨地进来了,厅中黑压压的坐了一大片。方丈请将军上前演讲,黄巢清了清嗓子,向僧俗招手,并深深地一鞠躬。接着便即兴作了“反唐战争形势报告”。

黄巢说:“唐王朝鱼肉百姓已达极至,种田人早已活不下去了!如今连食盐、喝茶、住房都要上税,老百姓啼饥号寒,挣扎在死亡线上。而高官韦宙庄园里的稻谷,仅露天囤放着的就有7000堆!宰相路岩亲信边咸,富可敌国,可供唐军吃两年!唐懿宗李崔在宫中花天酒地,每月举宴十几次。一个女儿出嫁,光陪嫁钱就花费500万贯。嫁妆豪华,连碗盆都用金银打造,新房门窗都一律镶嵌珠宝。如今朝庭又换上一个叫李儇的新帝,敲剥变本加厉,有增无减!国人饥寒交迫,皇室挥金如土,这就是今日的唐王朝!听听诗人们的控诉吧”!

李太白的怒火:“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撑如乱麻。”

杜甫的揭露:“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白居易的控诉:“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

敝人不是诗人,但形势逼得我也“喊”出了第一首诗:

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老乡们,敝人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被推上战争舞台的!”

“官府天天搞欺骗宣传,什么英君主呀!爱民如子呀!搞什么罪已诏呀!那是狗掀门帘全靠一张嘴,别听他们的!”

黄巢喝了一口水,把话推向新的拐点。他说:“若有人问我,起义军的战略是什么?回答是‘南北两铁帚’。南征,扫掉唐王朝那点‘余威’;北扫,把铁扫帚捅到长安城里去,要狗皇帝李儇的小命!告诉诸位一个公开的秘密:我们的新朝已在战争中组建完毕,宰相、仆射、提刑、翰林学士都配备齐全,国号定为‘大齐’,年号为‘金统’。我们的‘大齐王朝’驮在马背上随军前进,一俟拿下长安,我就让它落地行走。乡亲们,这已是指日可待了!”

那天的“战事报告”,振奋乡里,当场就有十几位青年农民报名参军,其中还有一位寺内青年武僧。

 “黄巢开利寺一日”最后一个“节目”是“赠诗留念”。黄巢正在兴头上,只见他走近桌旁,拿起一支8寸狼毫,走笔如神,眨眼工夫就写下一新一旧两首菊诗,旧作如前述,新作《题菊花》曰:

飒飒西风满院栽,

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

报与桃花一处开。

围观的诗社民间诗人们,个个举起大拇指,啧啧称道:“此乃气贯长虹的造反诗篇,北上长征的宣言啊!”

黄巢搓了搓手,向二僧一笑:“二位大师,也请来个‘二龙戏珠’如何?”齐己笑答:“老衲遵命!”僧人建议齐己用日前赠日本、高丽僧回国的两首七律,齐己却写下了五言《明月山》两首:

明月山

明月峰头石,曾闻学月明。

别舒长夜彩,高照一耕村。

颇乱无私理,徒惊鄙俗情。

传云遭凿后,顽白在峥嵘。

次明月山

山称明月好,月出山遍明。

要上诸岭去,无妨半夜行。

白猿真雪色,幽鸟古琴音。

吾子居来久,应忘我在城。

刚一落笔,黄巢击节叫好,诗社居士掌声四起。黄巢忙问明月山在何处?僧人告黄巢,此山就在附近的长冲乡,又名明月峰、高峰。两首五言是我和齐己“半夜行”的感怀,将军若有雅兴,可否“今夜行”?长冲农民为答谢二僧颂“明月”,将明月峰改为“和尚峰”。砖桥乡黄家垅老百姓为纪念黄巢扎营驻军,将黄家垅改为“大田营”,沿用至今,这是后话。

笔会刚一结束,黄巢接到催主帅回帐急报,便匆匆上马回营。山门话别,复互道珍重:“义军旗开得胜!”“后会有期!”可惜历史不能给黄巢机会,只是后人把他们两人的诗一同收在《全唐诗》中,他们才得以“见面”啊!

(责任编辑:骆晓会)


相关文章
2010-02-07 17:57:11
2010-03-30 16:20:00
2019-10-30 10:51:42
2012-02-02 14:01:43
2012-02-02 14:00:53
2012-02-02 13:59:26
2014-02-14 09:51:02
2014-02-14 09:50:1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