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民俗风情 >> 我家的石碓和砻 >> 阅读

我家的石碓和砻

2018-07-23 10:52:26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网--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144


                                   文/吴羡华        
  爷爷是湘赣边境方圆50里有名的石匠,所以,我家除了有一座上好的石磨外,石碓也是特别的好。石材好,麻白麻白的花冈岩,是上等的猫脚花石,碓臼大且深,碓壁也厚实;两个碓槌,一重一轻,重的为油茶木质,轻的则不知是何木材,也许是枫树,也许是柯树,总之是木质较轻的一种木材吧。
  这砻吗,也是高质量的,是爷爷花工钱请有名的老砻匠即他的亲家公、我伯父的老丈人打造的。砻由砻甑、砻钩两部分组成。砻甑分上中下三部分,上是砻斗加砻手,中间是砻座加砻盘。下面是四横四竖交叉着的砻脚;谷砻是木工与篾工的杰作,当然不是木工与篾工共同制作,这是一种特殊的技术,往往是两种技艺集于一人之身。其制作材料有三,即竹、木、粘土;砻手、砻盘、砻脚是木材的,砻斗、砻座则是由粘土加几百片5毫米厚、两寸见方的竹片和篾丝组成。把篾丝织成两个宽50厘米、高分别为20厘米、50厘米的筒子,再把做好的砻手从侧面穿过长的篾筒子,把短篾筒子放在做好的砻盘上,把粘土分别糊在长、短两个筒子里,长筒上半部做成斗,中间留个眼,短筒糊实,中间装个宽3cm高7cn木桩,做砻心;然后把那些竹片围着斗眼和砻心呈放射型往外插进长、短筒子的粘土上,一展齐面露3毫米在外,待粘土风干,把上筒装在下筒上,套上砻钩,装上砻脚,一座完整的谷砻就做好了。
  在我们老家,20世纪60年代中期还没有电力,也没有碾米机和粉碎机,自古以来碾米用的工具都是土砻和石碓。土砻用来脱壳,而石碓则是通过碓槌抖(舂)击脱去米皮,使糙米变白些,变成熟米。这生活技巧的发明创造,充分体制了中国农民的智慧。可那年代之前,家乡农村还很穷困,百分之八九十的庄户还不富裕,象谷砻、石碓、石磨之类大一点的生活用具不是家家都能置办起的,因为是生活之必须,故而,往往是一家置有,则众家求用。在当地,我家是外来户,爷爷奶奶也为人和善,谷砻、石碓、石磨三大件放置于厅堂两侧,任人使用,来者欢迎;因人际关系好,所以土改时中农成份的爷爷能当上村农会主席。
  砻的功能是脱谷壳,石碓的作用除了脱米皮,则还兼具抖(舂)米粉和打糍粑等多种用途。“六月六,食碗粥;七月半,食碗饭,八月中秋,打爆碓臼;九月重阳,撑爆肚肠。”六月,青黄不接,喝稀粥;七月早禾成熟,尝新米;八月中秋,糯谷进仓,又是团圆大节,喜气连连,买月饼、打糍粑,赏月光,庆丰收,石碓无闲日;到了九月重阳节,各种农产品尽皆归仓,一年农事接近尾声,休养生息,仓里有粮,放心地吃,大快朵颐;这就是家乡农家生活的真实写照,虽然朴质得有点沧凉,但也还透着喜庆。
  谷砻、石碓与我的亲密关系,已经是20世70年代的事情了。那时国家正是轰轰烈烈的运动时期,我的家境也发生了很在的变化,弟妹们相继出生,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人多粮少,生活越来越困难。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候最短缺的就是粮食;我们生产队人口粮加工分粮人均300公斤左右,按如今这食量,应该是够了;但那时伙食上油水薄,大人们劳动强度大,孩子们又正长身体,食量都大,所以,人多粮少的家庭都不够吃,我们家每月大概要缺个吧礼拜的粮。怎么办呢?解决的办法除了各生产队错日分粮、相互借米之外,无外乎多吃稀粥、或房前屋后种点杂粮等等。如此,我与石碓的故事就发生了。那时,我们家除了在自留地里种大量红薯,还在房前屋后种了高梁。这高梁煮饭没有粘性,只做米果(饺)好吃,加上每次碾米筛出的碎米(那时已有碾米机了),每月至少要做两三次米果(饺)吃。本来,碎米也要煮粥用的,只是稀粥喝多了,自然生厌;米果(饺)肯定比稀粥好吃,加上又有高梁米,不如每月做几次米果(饺)吃吧;可是,“樱桃好吃,树难栽。”米果(饺)好吃,粉难抖(舂)呀!哥哥姐姐早辍学,要出集体工,弟弟妹妹年纪小,排上排下,就剩下我与小我一岁多的弟弟两人难逃此任了。那时的我兄弟俩十三、四岁,下午放学回来担水、做饭、煮粥或抖(舂)米粉,是必做的家务。抖(舂)米粉时,站在那厚实的石碓前,我拎重碓槌,弟捡拎轻碓槌,你一槌、我一槌,交叉着不停地使劲地抖(舂)。一会抖(舂),一会筛,米越来越少,粉越来越多。开始还好,抖(舂)到最后,只剩下一点点米时,是最难受的,那简直就是碓槌与石头的打击,硬与硬的冲击,所形成的震颤,使得我们的两手发麻,心里发怵,我们咬着牙,忍受着,因为有米果(饺)的美味在吸引。
  “大人望莳田,细伢子望过年”,春节是我们的期盼,可年关岁末却也是令我害怕的日子。那时家乡的日子虽然过得都很紧巴,但风俗所致,各家各户都要为过年准备充分的物资,蒸酒、磨豆腐、做“万茶”:花根、馓子、豆剌子、姜糖丝、玉兰片、米果(含蒸米果和油煎米果)等等,而各种材料都取自家,米(籼、糯米)、豆和茶油。如果说平时做米果抖(舂)米粉是厌粥情绪和米果(饺)美味的诱惑使然的话,那年关岁末的劳作对于我这个大小孩来说则有点勉为其难,或者至少是不很情愿的。原因是:兰花根、馓子、豆剌子、玉兰片、米果(饺)等各个品种都要得做十至二十斤,这一百多斤的米粉,靠人力手工抖(舂)至少要两三天,而这任务往往就落到我和弟弟的头上。那些年,一到岁末年关,为做“万茶”舂米粉,我兄弟俩的双手就要吃苦受罪,手臂酸痛不说,两个手掌一摊,不是茧子,就是血泡,这才是最难受、是最心悸的事情,此其一。其二吗,就是劳酬不对等,所有的“万茶”只在制作的这一天可以放开肚皮吃,过了这一天,母亲就会把它们用坛坛罐罐装好,锁起来用于春节期间装在七星盘里作为茶点招待客人,而我们由于口馋偷吃、或者在招待客人的时候放肆吃,则会受训斥甚至受责罚的。
  以上所述是我与石碓故事,至于谷因为在我记事的时候,家乡已经有水轮泵带动的碾米机,村民们除了蒸糯米酒要用它砻些糙米外,谷砻基本上失去了它的功能而闲置一隅。
     (责任编辑:钟莹峰)
相关文章
2010-03-12 22:16:54
2010-09-06 15:32:37
2011-11-10 10:10:29
2010-09-06 15:31:56
2011-11-10 10:09:48
2019-10-30 10:23:37
2019-10-30 10:22:37
2019-05-30 10:27:0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