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栏目设置 >> 民俗风情 >> 逝去的猎话 >> 阅读

逝去的猎话

2010-04-18 21:49:19 来源:湘东文化杂志 浏览:101

逝去的猎话

彭雪开

冬天里冷,过了小寒后,常常有小雪。先一天的傍晚,山风有点刺骨,天空,像罩着一个大铁锅,风呢,来得更猛厉了,像个孤魂野鬼,到处乱窜。山上的竹呀树呀,发疯似飞舞着。鸟儿不知藏在哪儿了。剩下几只老鸦子,铁铸一般,钉在剧烈晃动的树枝上。过了个把小时,山风停歇了,下起了冰冷的山雨。不一会,就砸着黄豆大小的冰雹了。刹时,山路上,树林里,就会发出“沙沙”的声响。鹅毛大雪,飘了多久,谁知道?等到山里人上床睡觉时,窗外就映着亮晃晃的白光,将山峦、小溪、菜地、柴垛、木屋、还有池塘、水井、住屋,照得如同白昼。

这是冬闲的日子,是喝茶聊天、读书看报、打牌玩耍的日子,这也是猎人们最好出猎的日子。在大雪天的早晨,罗老穿好风雨衣,然后挎上猎枪,背上网蔸,带上自家的猎狗,就向深山里进发了。

这时的猎人,并不要发太多的心思,只顾赶路。而猎狗呢!这鬼家伙,时东时西,到处乱窜,时而闻闻这儿,时而闻闻那儿,又贴在树蔸子下,“哗啦哗啦”地撒一泡尿。有时,它闻着闻着,就发出一种低沉的叫声,有些兴奋的样子,昂着头,不理别人,不停地追逐。它显然闻到了猎物的气味了,一个劲地往树林里钻。罗老双目紧盯着猎狗的一举一动,又不停地观察四周的动静,悄悄地取下猎枪,平端在手里,枪口略微朝下,猫着腰,脚步轻移。突然,猎狗不走了,快速地调转身,望着主人,脑袋一勾一勾的,不停地晃动尾巴。这说明,一只猎物就藏在周围的雪地的枯草丛里了。罗老向猎狗做一个手势,猎狗就朝着目标狂奔过去,发起攻击,大声地吠叫。倾刻,几只山鸡在一蓬雪堆里,猛然窜飞起来。刹那间, “嘭~”的一声吼响,整个山谷就“嗡嗡”地响了一会。一只山鸡击中了。它惨叫一声,翅膀一缩,就歪歪斜斜地栽落在对面的山坡上,罗老不停地吆喝着,猎狗窜飞起来,朝着对岸山坡狂奔而去……不一会,它叼着猎物,放在了主人的脚下,这时的罗老呢,正蹲在一块大石头上,慢悠悠地吸着烟喽。

这样的日子,经历了多少个年头,罗老自己也记不清了。反正当上村支书头几年,他还是这周围几十里的有名的猎人。那时,忙乎一天,他的网蔸里,总有一些斑鸠、山鸡、野兔等猎物。20世纪60年代后,罗老的家的索钩,就改成8号铁丝钩了。这铁丝索钩上,薰挂了多少猎物,连罗老都记不清了。

20世纪80年代,人们关注生态问题。政府宣传封山育林,全面禁猎。乡里一开会,罗老第一个上交猎枪和其它捕猎器具。当我问及上交猎枪有何感想时,罗老耸了几下长长的灰白眉毛,两只黑豆似的双目里,似乎转动了几下,松树皮的瘦脸上,有点无奈的情形。他说当时心里确实挻矛盾的,打了一辈子猎,猎人就与猎狗、猎枪,溶于一体了。但自己也觉得,山林破坏厉害,猎物越来越少了。过去打猎,多是养家糊口。上世纪90年代以后,村民温饱问题解决了,谁还想去打猎?那时,政府一号召,江口乡几十里范围内,全部将猎枪猎具上交政府了。

这几年政策好,山民们有饱饭吃,有衣穿,弄点山货土产,还有点零花钱。山里植被恢复了,野兽也多了。秋天的晚上,你在山路上,走着走着,路边的树丛里,发出“悉悉”的响声,正当你不介意时,噫!一只麂子,长着一身淡枣色的毛,两只尖翘的小耳朵,不停地扇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停地望着你。你发现了它,它也不慌张,低一下头,又抬一下头,然后晃动几下小脑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蹦跳几下,就钻入路边的山林里去了,倾刻不见了踪影,只剩下虫子的“唧唧”声,在有些昏暗的山谷里,唱着小夜曲。

(责任编辑:黄声波)

相关文章
2011-02-06 11:43:24
2011-02-06 11:42:14
2011-02-06 11:41:35
2011-02-06 11:40:53
2012-12-29 09:37:52
2012-12-29 09:37:30
2011-02-06 11:39:37
2012-12-29 09:36: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赞助商链接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联系邮箱:xdwh001@163.com - 在线QQ:1239336618
湘ICP备10019987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xdwhzz.com.